财迷抗日记 第一部 1929年 第十五章 黄琪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4/

这时,欧美西方国家的经济萧条风潮开始显现,在上海的西方商行都在低价甩卖机床,财迷手里又了有点钱,所以乘机买了一些机床,办了个机械加工车间。

大龙的师傅孙玉田的铁匠铺,也就是打一点农具、火钳什么的,生意很不好。孙玉田钳工活干得不错,机械加工车间也要个煅打的工序,所以财迷把他和二个大龙的师兄,都要过来,当了机械加工车间的员工。

让田家旺出面,挖了他的几个师兄弟过来干机床。原来要外加工的机械活中,只有铸件还是外协,其它都成了自己生产了。

买机床时,财迷还考虑了生产枪械的需要,买了点相应的机床。

美亚财团常有人来关心化工厂的进程,对财迷的工作还是满意的。看到财迷机械厂、陶瓷厂二处跑,杨副董事长就说,有事让财迷打电话问公司有没有轿车空,有空车可以让公司的车送他。

公司里轿车倒多,只是司机不够。财迷说,如果有车,他自己就会开车。当时的大老板们没有一个自己开车的,但既然财迷这么说了,杨副董事长就把一辆车拨给了财迷。

财迷一了解,原来这时是“买轿车容易,养司机难”!轿车只要一千元左右一辆,便宜的几百元就能买到。而司机至少要八十元一个月,轿车司机一般都上一百元,高的二、三百元的也有。不光是因为会开车的人少,而是这司机往往有保镖的意思。有车的都是富人,是黑社会流氓抢劫、绑架的对象,而司机是保镖,往往是事件中首先被打死的人。

原来开轿车是高危职业!财迷只好每次开车都带上手枪,这样心里才觉得安全了一点。

财迷的徒弟周玉复,绍兴人,“祖上也阔过”,但到他祖父一辈家道中落。可他好学,常在学堂前偷听,老师见他聪明乖巧,让他进学堂读了二年书。他也给老师送点菜,过年送只鸡,表示感谢。

但二年后,他十五岁时,因为穷,家里还是送他到上海的一个远亲处学生意,那亲戚是开中药店的。

干了二年后,因为这亲戚吸鸦片,把店给搞垮了。周玉复自己决定留在上海,就进了美亚化工厂。别看只读了二年书,那一笔字写的,可以让百分之九十九的后代大学生们自觉惭愧!

周玉复不光字写得好,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记忆力特别好。财迷对厂里的一般工人,往往只觉得面熟,叫不上名字。而玉复就个个能叫上名。所以财迷把他当秘书一样带在身边。

现在财迷开车到银行、商行办事,人家都对车上下来的周玉复等人(他常还带着大龙、二龙等小孩坐汽车,作为听话的奖励)客气得很,而把财迷晾在一边。周等人拼命解释,这些人还是用疑惑的眼光看财迷。毕竟没有老板为属下开车的。以后有这种情况时,财迷只好在离目的地远一点就找地方停车,多走几步路,以免误会。另外是教周玉复、大龙他们开车。

…………………………

瑞恩和汉斯医生分别又介绍几个病人来找财迷,都是要抗菌素。有的穷一点的病人,财迷就收少一点钱,也有阔气一点的主,会多给一点,平均也就是三百元一粒的样子。

这事还给财迷带来一点麻烦。有个叫任震宇的游方郎中,找上门来硬要拜财迷为师。

任震宇二十一岁,原来的师傅就是个游方郎中,二年前在安徽游医时老死了。所以任震宇只能自己杠起了师傅的小旗,干上了这一行。

他太年青了,所以生意不好,流浪到上海后,也想再继续学艺。现在西医有点吃香,而中医正在受政府打压,所以想拜个西医为师。谁知没有西医肯收徒弟的。他在广慈医院帮住院的人当护工,想找师傅,同时想偷偷学点东西。知道了财迷,就求上来了。

这家伙走南闯北多年,会哄人,脸皮厚,没几天就住进了财迷的家了。

财迷说自己是工程师,不能收他,但还是对他讲了一点西医常识。让自家的小孩们也一起听,有点医学常识,总是有用的。结果,任震宇就以财迷的徒弟自居了,在他家吃饭、睡觉了。

这时也有人听说财迷会看病,就找上门来。财迷一般是不在家的,任震宇就以“才弥先生“的徒弟身分给人看病,好在没出什么差错。财迷有点害怕了,这万一有点什么事,谁负责?

财迷只好以同意他在家里吃住为条件,介绍他无偿给汉斯当护士,天天去汉斯诊所上班、学习。

但好景不长,任震宇还没学到多少东西,八月中旬,汉斯就来找财迷。他在德国一个开医院的叔叔死了,要他回德国去继承遗产。他回去的路费和诊所欠的房租,至少要三百七十元钱。他想把他诊所里的东西卖给财迷。诊所里值钱的只有一台蔡斯显微镜,化验用的;再下来就是一张铁床、桌子之类的。零零碎碎的还有手术器械、体温表、听诊器、红药水、药棉、一点西药等。

财迷给了汉斯四百元,感谢他不要钱给大华人看病,包括以前给小凤看病没要钱。

汉斯还把他的宠物:一对白老鼠,留给了财迷。这是他养在店里哄小病人用的,有二个铁丝笼子,里面有转轮什么的,供老鼠玩。他说二个老鼠要经常分开养,以免繁殖太快。

五凤和小凤见了老鼠,喜欢得不得了。西洋人是白人,西洋老鼠也是白老鼠!财迷就把老鼠交给她们养着玩。公的老鼠起名叫米奇,母的起名叫米娜。

八月二十一日,汉斯上船的那天,财迷开车送他到码头。白瑞德神父和瑞恩医生等人也到码头送汉斯。一个汉斯的朋友向汉斯介绍一个华人,说这是已故孙大总统的夫人孙夫人的秘书,要托汉斯带封信给德国的一个华人。

这个秘书叫黄琪翔,信是带给叶挺将军的。

叶挺将军?是不是北伐军……?

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北伐名将!财迷问了黄秘书,果然是他!他现在住在德国?德国军事学院进修?

不是,在开中餐馆谋生。

开中餐馆?真是可惜人才了!

黄秘书看上去不像文人,倒有点像军人?一问,果然!以前也是当兵的。是叶挺将军的朋友?是的,好朋友!原来孙夫人、黄秘书和叶挺将军都住在德国,今年五月,南京孙总统陵完工,孙大总统移陵,孙夫人与黄秘书才回国的。

这件事办得挺隆重,财迷也从报纸上知道了。

送行汉斯的人中,大华人不多,而财迷有心结识叶挺将军,所以就与黄秘书聊了起来。当时国人最关心的事,就是罗苏入侵东北的事了,他们也聊这事。

东北的罗苏人入侵大华事件,是因为东北的张学亮将军在中央政府的蒋中才支持下,想要收回东北中东铁路的路权,发生了“中东路事件”。结果罗苏国派军入侵东北,与东北军打起来了。

这几年大华还是收回了一些租界什么的,如武汉的英租界。也谈定了一些如九江等租界收回时间。蒋中才在二九年年初还号称要在三年内废除所有不平等条约。罗苏的前领导人曾答应要把中东铁路还给大华的,但现在已经不肯了,而张学亮又年少气盛,在收回中东铁路谈判被拒后,便抓捕罗苏的“中东铁路“办事人员,搜查罗苏领事馆,就有了这事件。

财迷周围的人们对中罗之战有点担心,怕罗苏国会像八年前侵占外蒙一样,要打入东北。“罗苏人太坏了,拿了阿拉嘎多地方了,还要欺负阿拉!才弥先生,侬讲伊拉咯趟会不会再打进来?”张庆发问财迷。

作为理工科大学生,财迷对财迷连另一时空的“中东路事件”都不知道。“应该勿会咯。”因为二个时空还是有点像的,而财迷从来没听说过这场仗。

出乎财迷的意料,或者说财迷的历史知识太差?要不因为时空不同?七月下旬,中苏边境就开始打起来了。开始仗打得不大,东北军避战,打打谈谈。可这几天,罗苏军越来越深入,仗也打得大了。

财迷同学与黄秘书谈中苏战事,说东北军面对有飞机、战车、军舰的苏军,不应该总打正面防御战,可以诱敌深入,多打其侧背。要主动出击,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打夜战、打近战、打偷袭,打敌人的运输、后勤……。什么运动战、游击战,反正是纸上谈兵,反正财迷前几个月刚抄写过游击战术,所以说得象模象样的。

黄秘书也是内行,对财迷的战略战术表示同意,对一个化工厂的经理有这等军事水平,实在惊讶。

汉斯的船开走后,财迷就开车送黄秘书回家。黄秘书住在法租界,也算顺路。财迷留了名片给黄秘书,让他如果有事尽管去找。黄秘书也留了名片,表示很高兴交了徐光之这么个朋友。

回家后,与周玉复一谈,才知道自己让对这个新时空太不熟悉给害了!这黄琪翔,也是大名鼎鼎的北伐名将,与叶挺并称“北伐双杰”!光之先生怎么会知道叶挺,而不知道黄琪翔?!

黄琪翔与叶挺都是广东客家人,都是保定军校六期出身,同乡加同学。黄后来留校当教官,是陈诚的老师。

黄琪翔一九二二年到广州投奔革命。一九二六年的北伐时,黄琪翔与叶挺都在北伐铁军:第四师中。二人都是团长,二个团都娄建奇功。汀泗桥之役后,黄琪翔因战功升为少将团长!北伐军中获少将衔的团长只有叶挺,黄琪翔二人,所以人称“北伐双杰”。不久二人都升师长,黄升任这主力师,第四师的师长,而叶到另一新师,十一师当师长。后来二个师都升编为军(四军,十一军),二人又都升为军长。

黄琪翔与叶剑英是广东梅县同乡,关系非常好。黄当第四军军长时,叶剑英当四军参谋长。第四军驻在广州时,黄让叶剑英负责广州城防。这时,从南昌起义失败后来到广州的叶挺,与叶剑英、张太雷等一起,发动了广州起义。黄急调部队“平叛”,平定广州后还到处问叶参谋长怎样了?有没有被叛军所伤?结果有人告诉他,叶参谋长就是起义的指挥官之一。

国大党追究黄琪翔“掩护和引用劳动党”,导致广州起义的责任,要抓他。他因此逃到国外,碾转来到柏林。

叶挺在广州起义失败后,去到莫斯科,受到红色国际不公正批判,一气之下,脱离劳动党。叶也从莫斯科去到德国,“北伐双杰”于是在德国相聚。

不知道黄琪翔,其实不能怪财迷。你问问二十一世纪时空的人,有几个不知道叶挺的?但又有几个知道黄琪翔的?

(各位读者,如果您也是知道叶挺而不清楚黄琪翔的话,请您投宫沉泗一票。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