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16、京城风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16、京城风云

“那将军怎么看日本人的行动?”蒋余一问李至道。

“我看是日本人脑袋进水严重!在没有完全消灭俄国人的太平洋舰队前,去正面强攻坚固、防备森严的旅顺要塞,以舰艇的百多门火炮和要塞的几百门火炮硬抗,看来日本人心焦的很啊!不过这一脚踢在铁板上,估计他们也该另外想办法的,毕竟那个儿玉源太郎还是算个没傻的参谋长,乃木西典也不是猪。”李至笑呵呵的回答到。

“那么现在日本人选择的地方一共三个,朝鲜方向,已经在进攻之中,不过隔着长白山,这里也不是什么好路,大连方向,可以完全切断旅顺与辽阳的联系,是个必争之地,为了威胁辽阳,营口也是一处好的登陆补给港口,不过日本人会不会对我们的葫芦岛感兴趣呢?”蒋余一分析道。

“我们给俄国人提醒了下,估计大连那块骨头没那么好啃,那么营口就成了必选,葫芦岛也可能进入日本的视线,所以要加强戒备!现在本溪和抚顺的防卫工事进行的如何?”李至问到。

张飞生站起来回答道:“我们有大量老百姓的支持,工事的修筑速度非常快,最多再一个星期就能完成,建立了三道纵横交错的防线,战壕内每隔50米就有采用钢板和圆木搭设的防炮洞,机枪阵地也有顶盖防护,在部分地段还修有地道。”

“那就好,要做好应对战争的一切准备工作,别到时候被打个措手不及就悔之晚矣!日本人是疯子,打起来难免皮痒。”

这时成阳进来向李至说道:“将军,朱全回来了,在你的办公室等你。”

李至看了下朱道和蒋余一:“走吧,一起去看看朱全,他搞的那个地火计划应该完毕了。”

等走到李至的办公室,朱道等三人看见灰头土脸的朱全坐在里面狠命的喝茶,不一时就将一壶茶喝光,还直叫不过瘾,再来一壶!朱道笑道:“朱全,你是不是去沙漠了?渴的那么厉害?”

朱全道:“和沙漠差不多,你们问李至,看他给安排的什么任务就知道了!”

蒋余一疑惑的问到:“什么叫地火计划啊?我和朱道兄好像都没听说过。”

李至歉意的笑下道:“不好意思,临时起意的,没有及时给你们说,这个地火计划就是埋炸药!我们不是撤出辽阳和奉天了么?连老百姓都动员走了,那两个地方基本上成了一座空城,不过就这样交给俄国人或者日本人太不礼貌了,怎么着也得给他们留点纪念,你们说是吧?”

朱道奇怪的问道:“埋炸药?埋那里,埋了多少?”

朱全接过去说道:“辽阳和奉天,选择适合做物资仓库和兵营的房屋,全都挖了地道埋炸药,特别是火车站附近,我们把原来的房东请走,装作打井的,整整挖了差不多一个月才挖到车站下面和仓库下面。挖出的泥土全堆房间里面,那几座房子差不多所有房间内被泥土给塞满咯!”

蒋余一道:“埋的什么炸药?能保证几个月都有效吗?埋了多少?”

“埋的是乳化炸药,不怕受潮的,雷管也是防水雷管,为了保证可靠性,每堆炸药都安置了至少四个雷管!数量也不多,辽阳埋了16吨炸药,奉天埋了14吨,只够放一次烟花的!引爆装置我们通过埋电缆的方式通到城外,在城内的隐蔽位置也留了两个起爆点,用手摇发电机或者电池起爆,呵呵,这个礼够大吧?保证俄国人和小日本都吃不了兜着走!”

蒋余一倒吸口凉气:“你们两个好大的口气!30吨炸药还当小事啊!足够把奉天和辽阳全城炸成平地,不过幸好里面的百姓都转移了,反正也炸不着我们的人,不管是倭寇还是老毛子,都炸他娘的个底朝天!哈哈,痛快!”

苏哈托和泰隆两个侍卫悄悄的潜伏回京城,偷偷摸摸的溜进城内到晚上夜深才来到拜把兄弟徐泰开的聚金茶楼,两人紧张的敲门之后,徐泰批着衣服把门打开,看到两人,大惊失色道:“你们不是在奉天么?怎么回来了?难道有什么变故?”

苏哈托连忙道:“大哥,别说了,先让我们进去,此事说来话长,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

徐泰见两人神色慌张,以为两人出了什么祸事,连忙开门让他们进去,然后自己伸头出去左右张望下,见没有跟踪的,也没人注意这边,关了门把两人让进卧室,点着了油灯,打量下两人问道:“你们去年不是说奉太后旨意,去奉天看着那个关东将军么?怎么回来了?难道那里出了什么变故?那个汉人真的反了?”

“关东将军没有反,大哥,事情是这样的,”苏哈托喝口茶道:“我们在守卫瀛台的时候,受皇上所托,寻找忠心为国、匡扶正统的忠臣良将,要解救皇上,恢复大统,强盛国家!我等二人平日都在京城,与那些地方督抚将军也没交情,也不敢擅自离京,所以事情就一直拖下来。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被点中去护卫关东将军,实则监视!我两人观察数月之后,发现这关东将军和皇上在位时推行的新政一样,都是变法图强的,于是就秘密回了趟京城,通过相识的太监问了皇上口信,带了圣旨去见那黄将军,却被他一阵好吓!如今想起来也后怕不止。”

泰隆也沉脸道:“那些做将军督抚的果然都是厉害角色,不是我等只知舞刀弄枪的武夫所能比!”当下就把被李至关了一个多月,吓的半死的情况说了一遍。

徐泰道:“你们两个幸运!幸好是遇到黄将军,要是遇到袁世凯这样的奸人,不但你们二人性命不保,还连累了皇上啊!只是如今你们回来准备邀请人一起行事,可有合适的人选?万一事情不密,泄漏出去,可就是惊天巨祸啊!太后的手腕可不是一般的毒辣,当年为变法的事,杀的杀,关的关。”

苏哈托考虑下道:“在京城内,那些手握实权的大臣和军将,都是替太后办事的人,我们若是去联络朝廷中的大臣,怕是自寻死路!那些大臣这些年给太后玩弄于股掌之间,对太后可是忌惮的很,恐怕是没有胆量的!这样的话,如何是好呢?”

徐泰道:“你们回来之时,何不向那关东将军借些精锐军士,秘密营救皇上出来就是,何必自己伤脑筋?”

泰隆道:“大哥所言差也!若无皇上圣旨,地方军将擅自入京可是杀头的谋反大罪!万一事情不成,反给太后一党口实,只是朝廷大臣靠不住,我们又找谁呢?”

徐泰也捋的胡须考虑半天,突然道:“有了!”

苏哈托和泰隆立即问道:“大哥有什么妙计,快快说来参详下!”

“你们两人可记得康熙爷时伪朱三太子造反的事么?你们只需将皇上救出京城,又不是要在京城变法,故不找那些朝廷大臣也可以,我们只需要找几十个勇猛豪杰之人,收买城门官兵,然后在侍卫、太监里面找些内应,在合适的时机潜入瀛台,救了皇上带出来,不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吗?”

泰隆拍掌道:“如此甚好!就不用担心机密泄漏了,而且牵涉面也没那么宽,事情好办些!只是我两人不敢在京城露面,这找人和收买的事,就要拜托大哥了!事成之后,你我等都是扶正有功之臣,贵为王侯也是举手之间!”

徐泰道:“你们两个和我几十年的兄弟,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了,富贵险中求,如今天助我等成功!外有兵马接应,皇上只要出得了京城,等高一呼,必定天下响应,到时候太后一党想不从都不行!只是,你们确定那个关东将军实力在武卫军和袁世凯之上?”

苏哈托听了,从腰上取出毛瑟手枪递给徐泰道:“大哥你看,这枪如何?我秘密打听了,这洋枪都是关东将军自己生产的,比从德国买的还好!如今的形势是谁办洋务谁就有洋枪洋炮,谁就有大把的银子,有了洋枪洋炮和银子,还愁没军队?听说奉天那里的连普通士兵都是一人一把这种手枪,还有长枪!你看袁世凯的新军,连长枪都不齐,这样的德国洋枪连协统都没有,你说这能比吗?”

徐泰接过去看了看,递给苏哈托道:“那个黄将军我也听说过,上次他下跪求婚的事现在还传的沸沸扬扬呢,和洋人的关系也非同一般,连死了100多个俄国人的事都能摆平!闹拳匪那年,才死几个洋人这八国联军就把京城都占了,在黄将军那里,屁事没有,我信得过,跟黄将军干,肯定能成!这到手的富贵还有往外推的道理?你们二人先在我房间内躲下,我白天联络下看看。”

泰隆道:“大哥,我们这里有十万白银,是将军给我们用度的,还要派人来联系我们,送金银和洋枪,要是来人,你可小心接待了!”

徐泰听说李至如此大方,喜出望外,不但能得富贵,还能发财的事怎么能不做?想必是这黄将军怕自己是汉人招朝廷忌讳,所以营救皇上弄个奇功,好把官当的更稳当!于是更加殷勤的招呼两人。到第二天,把生意交给店小二打理,自己出门去拜访一些破落的满人。这些满人原本在武卫军和巡防营,自从八国联军走之后编练新军,很多人都被淘汰下来,衣食无着,均是满口怨言,穷困潦倒之下,杀人放火的事都敢做。徐泰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四十多个有胆量有些拳脚的人,也不说什么事,就说要受人所托,要办动刀枪的事。徐泰原本在这些破落户中就有些名气,如今相邀,都动了心,徐泰也不着急,用苏哈托带回的钱经常大鱼大肉的招呼着。

蓝云派的情报人员也通过徐泰找到苏哈托和泰隆两人,四人商量之后,那个情报人员道:“你们的办法甚好,不要怕没钱,我会按时送来的!枪械在行动之前也会给你们送来,不过要保密,现在事情只能由我们四人知道,等行动的时候才告诉他们,愿意一起干的发枪,不愿意干的当场给毙了!”

徐泰在京城也是个手眼宽广的人物,很快联络了些被联李莲英欺负过的太监,还有些同情光绪的太监,随时探听宫内的动静。苏哈托和泰隆也联系了三个一同守卫瀛台的侍卫,知道后也同意一起行事,就等情报人员通知时机合适的时候下手,从皇宫内强行带出光绪!

乃木西典带着日本第三军退到台湾暂避,同时商量对付旅顺炮台的办法。

“诸君,我们已经看到旅顺要塞炮台的情况了,大家有什么意见没有?”乃木先问到。

下面的日本军官门窃窃私语,可对防守严密,火力凶猛的要塞炮却没办法,海军的舰炮虽然能打击到炮台,可对有厚厚钢筋混凝土保护的炮台效果并不理想,那些纵横交错的战壕和星罗棋布的碉堡也是难啃的骨头!

商量半天后,一个少将站起来道:“听海军说,俄国太平洋第二舰队还没有出现,所以无法全力的协助我们攻击炮台,而且军舰和工事严密坚固的岸防炮对射是非常吃亏的事,所以我们无法获得火炮支援!我们在登陆抢滩的时候,最难的就是从军舰到海滩的这段距离,敌人有凶猛的大炮,我们登陆太困难了!”

南村也站起来道:“军团长阁下,我们登陆的部队数量少,而且不连续,无法对俄国人的阵地形成连续强大的压力,即使有了突破口也很难扩大!我们要想取得攻击的胜利,必需想办法避开俄国人岸防炮的攻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