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15、203高地

会议完之后,参谋长蒋余一走进来对朱道说道:“司令,楚天放的突击队侦察分队已经分别到了鸭绿江边和旅顺,这是观察到的情报。”

朱道接过看下,对李至道:“俄国人在鸭绿江边上安置了三万人沿江防守,在旅顺的军队人数增加到9万多人,物资储备也够守一年多的,看来在旅顺是做好了长期的作战准备,不过在鸭绿江边上的力量就太薄弱了,根本防不住日本的黑木第一军六万人!看来在这个方向,日本人能打过来。”

“这个方向交通不便,我们的公路网也没有修过长白山,俄国人增加力量只能靠海军运输,力量薄弱在情理之中!不过上次通过蓝云告诫俄国人主意大连方向,据报大连那里不再是原来的一个师,现在是三个师!俄国人有东清铁路,装备和弹药都准备的比较充分,相反日本人渡海而来,现在还没有可靠的后勤补给码头,打起来吃力哦!通知陶海,主意葫芦岛的防御,难免日本人不会打那里的歪脑筋!海军独立防守那里有难度,把空军部队调六架飞机过去支援!只要日本人敢打那里的算盘,就干净利落的切掉他们的狗爪!”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参谋进来道:“将军、司令,日本人在旅顺开始第一次进攻了!我们侦察小组潜伏在那里,正观察战争进程!”

朱道说道:“哦,这么快,看来小日本也是急了!现在的态势是俄国人拖的起,日本人想速战速决!叫侦察小组密切主意战争的过程和细节,参谋部要对这些细节做出分析,看日俄双发的表现,也要考虑我们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该如何应对!”

“是!”参谋答应着出去了,朱道走到沙盘前思考,李至也走过来,看着旅顺附近的地形,见朱道双眼盯住203高地,便说道:“这个高地是关键所在!不拿下来,日本人无法取得旅顺,俄国人守不住,就只有投降的份!”

“是,不过俄国人在203修建了很多永备工事,还有很多要塞炮,日本人准备怎么攻下这里?”

旅顺外203高地右侧的一个小山包,侦察小组的10战士潜伏在那里,山顶就是俄国人的防御工事,他们能清晰的听见俄国人喝酒和大声说笑的声音。

小队长王全安带着四个人潜伏在一条狭窄的石缝里面,在最深处掏出了较大的空间,勉强安置下无线电收发报机和手摇发电机,其余的几个战士潜伏在石缝附近,身上的杂草和树枝把他们遮掩的非常严密,在几米外就看不出异常。从前天晚上潜伏到这里已经过了差不多二天,终于通过望远镜看到海面上舰队烟囱冒出的黑烟!

一个战士压低声音问道:“队长,你说小日本会不会占这个山作为依托呢?”

“不会,这个山包完全在203高地的火力覆盖之下,除非日本人想死!这里地形也不利于防守,俄国人随时可以居高临下的进攻,占了也守不住,别说话,日本人要开打了!”

没过多久,日本舰队在海面放慢了速度,排好阵形横着船身,舰艇上黑洞洞的炮口直对着203高地和港口,片刻之后,从炮口腾起巨大的黑烟和喷出强烈的火光,连海面都被映红!桔红色的炮弹在天空中划出圆滑的弧线,一头砸到海滩上,“轰隆隆――”巨响之后,海滩腾起几十团冲天的烟尘!

203要塞的岸防炮也差不多同时开火,巨大的轰鸣声在天地间回荡,冲天的黑烟之后,巨大的炮弹飞行几秒落在日本人舰艇的前方,海水冲天而起,在天空中飞舞,化作细密的水雾蔓延到周围。日俄两边试炮之后,日本舰队重新调整距离摆好阵势,正式开始对203高地的炮击,“轰隆隆――”的巨响此起彼伏,在海面连绵成几百米长的黑舞萦绕在日本舰队周围,同时还有炮台射出的炮弹,不断的在舰队附近腾起巨大的水柱,惊天动地的炮声回荡在海天之间,平静海面也被冲击波振荡出细密的波纹。

炮台不断的被舰队的炮弹击中,混凝土的炮台被炸的石屑横飞,山体的岩石也被炮弹击中,松散的岩石顺着山坡滚下,不时在炮弹的轰鸣声中哗啦啦的向山脚掉落。石缝内的王全安拿着望远镜稳如泰山,在惊天动地的炮战中观察双方的表现。

炮战整整持续了近二小时,舰队的火力渐渐稀落下去,几艘被击伤的舰艇也转头向海面退去,要塞炮台的俄国人见日本舰队逐渐出了射程,也渐渐的停歇下来,被击中的设施和房屋燃着大火,冒着浓烈的黑烟。炮战之后的要塞变的千疮百孔,工事和堡垒塌陷不少,设在海滩的障碍物也被炮击破坏的七零八落。

日本舰队稍事调整后,重新进入战线,向俄国人炮击,双方又开始了激烈炮战。停在炮台射程外的运输舰放下登陆艇,无数的日本士兵像蚂蚁一样上到登陆艇,再编队,然后向海滩猛扑过来!日本人的登陆艇后面,挂着一排排的木船,在隆隆炮声中向滩头冲击,俄国人见日本开始登陆,射程近一些的小口径大炮开始射击,在日本人密集的登陆船队中炸起连续不断的水柱。

侦察小组躲在石缝里面,在炮战中被震动掉落的灰尘和石屑弄的灰头土脸,见日本人开始登陆抢滩,立即来了精神,全神贯注的用望远镜看现场情况。在望远镜中,不时有日本人的登陆船被击中,船内的日本士兵像破口袋一样被高高的抛起,鲜血把同时腾起的水柱都染成红色,那些士兵的尸体和和被击碎的船板一起,四分五裂的飞开,漂浮在蔚蓝的海水之上。

失去登陆艇牵引的木船上,日本士兵们拿出船桨,不断的划,向滩头缓慢前进,这些速度慢的船成为俄国炮兵最佳靶子,炮弹不断的落到周围,很多木船被炮弹掀起的巨浪打翻,那些日本兵也落入水中,很多人被身上的枪带着一起沉入冰冷的海底。

在炮火的轰鸣中,有十几艘日本人的登陆艇牵引着木船靠到海滩,几百日本士兵从船下跳进冰冷的海水中,拼命的向岸边跑来,原本本炮弹炸浑浊的海水更加的发黄,此时的日本人已经进入俄国人要塞炮台的射击死角,没有了炮火的打击,日本人精神明显好了许多,冲上岸边的士兵在各军曹的带领下,嗷嗷叫着向海滩上俄国人的工事冲去。俄国人原本躲在工事内躲避日本人的炮击,见已经冲到海滩,碉堡和工事内的马克沁重机枪“哒哒哒哒――”的怒吼起来,枪口发出长长的火光,高速选择飞行的子弹在空气中划出若隐若现的弹道,像钢鞭一样对着日本人冲锋的队伍扫过去!俄国步兵也趴在掩体内,用步枪向逐渐逼近的日本人射击,枪口纷纷此起彼伏的跳动一下,“啪――”的一声后,子弹飞速奔出枪口。

很多冲锋的日本兵被子弹击中,身体以各种各样的姿势向地面栽倒,湿漉漉的沙滩上顿时变成血红一片,日本士兵伤亡惨重却不得不继续冲锋,在光秃秃的沙滩上没有任何可隐蔽的地方,不冲锋也是给俄国人当靶子的命。正当沙滩上枪声响作一团的时候,正在观察的战士捅了捅王全安的身体,他随着那个战士指的方向看去:俄国人从两个隐蔽的山洞内推出六门57mm山炮,摆放好后向冲击沙滩的日本登陆艇开火射击,桔红色的炮弹带着尖啸砸到沙滩上,发出巨大的爆炸声!日本士兵在机枪和山炮的打击下,渐渐的难以支撑,不过剩余的几十个士兵还是拼命的向俄国人的阵地冲锋,受伤倒地的日本士兵也努力的射击,不时有俄国士兵被击中头部,一下趴倒在掩体上,身体抽搐几下就没了动静。当冲上滩头的日本士兵最后一个站立的都倒在距离俄国人工事不到30米处时,整个海滩除了400多具日本士兵尸体和哀嚎的伤兵外,再没其他的动静。海面上还有十几艘搭乘木船的士兵在奋力划船向岸边靠拢,俄国人见沙滩上已经没了威胁,把山炮前推到工事后,瞄准那些木船轰击,不时有木船被炮弹击中,变成漫天飞舞的木板,乘船的士兵也变成了渤海鱼虾的美食。

后面观察的日本舰艇指挥官见第一次冲击滩头阵地失败,立即指挥舰炮向海滩后面的俄国工事射击,巨大的炮弹狠狠的砸到工事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连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碉堡都在巨大的爆炸种动荡不安,那些来不及撤回掩体的俄国士兵像纸人一样被巨大的冲击波抛向空中,靠近弹着点的士兵更是化作一团飞灰,爆炸之后只看见几片燃烧着的军服碎片从空中飘飘荡荡的落下。

炮击平息后,观察的王全安等人从厚厚的灰尘中抬起头,通过望远镜看去,那些巨大的舰炮炸出了二米来深的弹坑,周围的岩石、杂草等全都被摧毁向周围放射形的摆着,弹坑周围的俄国人尸体都向外边倒地,身体上的衣服已经被炮弹的冲击波吹走,只留下赤裸裸毛茸茸血肉模糊的尸体!

边上的战士倒吸口凉气说道:“队长,这是什么大炮啊?这么厉害?”

“大口径舰炮!最大的舰炮一颗炮弹就差不多接近一吨重!”

日本人的第一波登陆攻击失利,可又无法压制住要塞岸防炮的火力,只好转头向大海开去。常春丸上,一直在观察战况的乃木西典面色沉重的放下望远镜:“一个大队的大和勇士就这样捐躯了!不过,他们的血不会白流!我们一定能攻下203高地的。”

跟在后面观看的南村师团长南村近一道:“军团长,看来这样进攻不行,俄国人要塞炮的威力太大了!我们的登陆艇很难靠近岸边,许多登陆艇被击中,失去动力的木船只能被动挨打!”

乃木西典道:“我知道!这样正面的进攻是很难攻下,我们先回去,和儿玉源太郎参谋长阁下汇报,看能不能想另外的办法。”

“报告,军团长阁下,海军司令发来电报,由于俄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还在,为了舰队的安全,我们将暂时撤往台湾。”秘书小木向乃木汇报道。

乃木西典萎靡的站了下,沉声说道:“那就去台湾吧!这些勇士的尸体,就让他们长眠于大海吧,愿天照大婶带他们回家。”

在一旁观战的王全安见日本人退了,叫报务员把看到的情况发了出去,等到天黑之后,小心翼翼的从潜伏处,溜到海边,挖出藏在沙子下的二艘橡皮艇,用打气筒打满气后,悄无声息的推进海水里面,用木桨划着绕过俄国人的岗哨视线,向旅顺后方划去。

报务员接到王全安发回的电报,拿着去找到朱道和蒋余一道:“司令,参谋长,这是侦察小组从旅顺发回的电报。“

朱道拿起一看:日本人于中午11点开始炮击,下午一点二十五分开始登陆进攻。本次进攻失败,日本方面在沙滩损失约340人,在登陆艇上损失约200余人。俄国人损失不详,据估计在阵地损失约60人。

蒋余一也看了下电报,说道:“看来日本人选择正面进攻,吃了个大苦头啊!俄国人在旅顺苦心经营几年,203高地更是建设的固若金汤,还有几百门大炮,日本人想从正面进攻,除非能完全摧毁或压制住俄国人的岸防炮,不过用十几艘军舰和几百门岸防炮对射,怕也讨不了便宜去!”

朱道笑道:“日本人也不是傻瓜嘛,没有硬去碰的头破血流,这不跑了么?还是我们以前分析的,日本人应该会想办法避过俄国人的要塞炮,所以从大连登陆是势在必行,另外为威胁辽阳,也可能会同时选择在营口登陆,就看俄国人如何应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