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抗日记 第一部 1929年 第十四章 承包化工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4/


六月二十五日,吴经理来工厂了。与吴经理一起来的还有财团一位姓杨的副董事长,以及财迷入厂的介绍人,孙同庆先生。孙同庆对财迷在厂里的表现很高兴,认为是为他脸上增了光。

杨副董事长主持召开了管理层会议。工厂的管理层只有五个人:经理,管事(财务、人事),二个工程师(生产、技术、兼车间主任),襄理(供、销、仓库)。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设法提高化工厂的产量。财迷发现,现在化工厂的产品是卖方市场,很多人在等着买产品。他们的产品真正是“替代进口,供不应求”,根本不用打广告。

财迷管理的二个车间的产品,财迷接手二个月后,产量上升了不少,杨副董事长表示满意。但产量还不够,所以有想追加投资、扩大生产的意向。当然,现有设备也要挖潜增产,提高生产率。最终目的,是提高工厂经济效益。

由于财迷工作出色,上层有让他领导黄查理,管理全厂技术和生产的意思。黄查理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杨副董事长让他们议一下,要提高产量一倍半,大概要追加投资多少?财迷心算了一下,提出需要投资五万元,半年后可以达产。

这时,黄查理跳了出来,他说这绝不可能。他有各国进口设备价格数据,就算是买捷克货(便宜?),也不止要七万元!而且订货、设备生产、运到国内、最后安装调试,没有一年下不来!光之先生在信口胡说!

财迷是按在上海自己生产设备的价格,还放了好大的余地,提出了五万元投资。听了查理黄的话,财迷说他可以来承包化工厂。

“啥叫承包?”

财迷解释说,就是让他来经营管理这个厂,他就保证完成刚才说的任务。如果达不到目标的,他来负责;如果达到或超过了,要与公司分成。

美亚财团的工作效率真高:二天后,公司就同意了财迷的提议。同时,吴经理和黄查理都调到别的厂里去了。第三天,首期追加投资款二万元就到工厂账上了。

财迷有钱了!


陶瓷厂的债务有二百三十多元,现有的瓷土和产品等,价值五百四、五十元。财迷经谈判,给了陶瓷厂老板一千八百元,就把陶瓷厂买了下来。等于是一共用一千五百六十多元,买了厂里的设备和厂房。陶瓷厂的地是租的,厂房是竹子搭的竹棚,生产设备主要是二个窑。

买陶瓷厂的钱都是以设备订金的形式从化工厂拿的。

陶瓷厂老板拿了钱就要回景德镇去,财迷让他帮忙联系买瓷土,可以让他提点佣金。

财迷把陶瓷厂改名为“科辉化工公司”。他停了碗和缸的生产,改做陶瓷管和阀门芯。联系机械加工厂,做阀门体。


现有陶瓷窑必须改进,温度要用仪器测量。向德国订购铂—铹铂热电偶。真贵,而且看说明书,还是用手动电桥平衡式的!真落后。还要一个半月才能到货。

财迷决定先在窑壁外装一个双金属片温度计。他用做铅字的合金打成片,与铜片铆合在一起;由于这二种金属热涨系数不同,各温度下弯曲不同。用杠杆放大其变形,传到指针上,就是温度计了。虽然具体数字不准确,但有个依据,比用眼睛看、经验估计好多了。


同时,财迷制作了玻璃纤维生产设备。他用简陋的“陶土坩埚生产工艺”,生产玻璃纤维。他用废品回收店收来的碎玻璃加入适量高岭土作原料,熔成玻璃球;用耐高温陶瓷做成漏板,拉出了玻璃纤维。虽然这玻璃纤维的质量比较差一点,但也可以让财迷生产玻璃纤维增强陶瓷了。

有了玻璃纤维增强陶瓷,就可以生产中压反应罐了。这样,整套化工设备基本可以自己生产了,除了机械加工和电机等还要外协和外购。

大龙是个爱好机械的人,财迷就把他带到陶瓷厂。他一下子就被这些技术吸引了,以后就天天到这儿上班。财迷把玻璃纤维生产交给他负责。


财迷在田家旺的带领下,来到有他好多师兄弟的“金鑫机械厂”。当时上海机械加工设备的简陋,也吓了财迷一跳:机械厂里用的是简陋的皮带传动车床,而且是平皮带!不是三角皮带。二组宝塔式皮带轮,和一条平皮带,就是车床的皮带调速装置。

这一人高的大皮带轮组就在操作工人的边上,也不用皮带罩罩起来,工人的手随时可能被卷入。问为什么不用安全罩,工人反问:“啥体要罩子?没听讲过。而且罩起来调速勿便当。”

财迷甚至看到工人为了赶时间,在不关电机下,就用手扒还在转的皮带调速!工人们还自以为“艺高胆大”,得意得很。真是反映当时“大华人死都不怕”!

这样的车床!这样的操作!财迷不到这个时空的话,是怎么也想不到的!


财迷的工资按以前吴经理的,每月三百八十大洋!家里的伙食标准再一次提高!

这时,有人又向他塞钱来了!汉斯医生有一个叫瑞恩的朋友在大医院:广慈医院当医生。这医院有个住院的小伙子,发高烧几天不退,快不行了。汉斯说起财迷有神奇的药,病人父亲马上开了小轿车,与汉斯一起来找财迷。财迷带上阿莫仙林,坐上轿车到了在金神父路的广慈医院。

广慈医院的医生对大华土医生和中医中药一点不相信,但看在汉斯和他朋友瑞恩医生的面上,加上他们已经对这个病人基本判了死刑,所以在对病人强调了责任自负后,才让病人用了这“土药”。“死马当活马医”吧。

去到广慈医院后,财迷就确定,这就是后来的瑞金医院,以后也是上海最大的医院之一。那么,金神父路就是以后的瑞金二路?

当时的细菌抗药性差,抗菌素药到病除。病人一天后退了烧,三天药吃完,炎症全消。家属奉上一千大洋请“神医徐先生”笑纳,连汉斯也另有打赏。

这个病人一共吃掉了三粒药,每天一粒分四次吃。阿莫仙林每盒24粒,只要人民币几元钱,现在八分之一盒就卖了一千大洋!

财迷清点一下,他带到上海的抗菌素一共有三盒阿莫仙林,另有一盒头孢拉定(先锋霉素)。而记得在衢州的陶瓷球里,还有他带上海来的好几倍,发财了!


财迷又带二龙去了一次上海交大,想问清楚他的哥哥李敬儒在什么部队,但是没人知道。

财迷也顺便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劳动党,因为在上海,大家都说劳动党都是青年学生。

财迷在交大校园里,听到几个学生在大声叫骂,骂另一个学生团体,骂校党部。说是他们联系好的某丝绸厂工人夜校,让另一个学生团体给抢过去了。原来那工厂有二个工会!二个学生团体分别联系了其中一个,最后那边二个工会与工人商议只办一个夜校,他们就白联系了。“没办法,谁叫他们有校党部撑腰呢!”一个学生说。

二边争生意?财迷就过去问了一下,他们去教工人要多少钱?不要钱!分文不取!完全免费!

一定是找到劳动党员了!免费为工人上课,还要争着去。

这些学生们听说财迷是美亚化工厂的经理,正有意给厂里的工人办个工人夜校,高兴得很!财迷确实有过这个意向,不过怕请教师太贵,暂时没有实施。

现在看大学生的样子,他不光不用付钱,叫学生倒给他点钱都是有可能的。他就提出,要给“黄包车工人的子弟”们也办个白天的学校,也请大学生们当老师。学生们也同意了,还是分文不取。不过不能每天去人。行,有空去人教,没人教时就自习。

可惜得很,他们不是劳动党员,这个学生团体,只是几个比较进步的学生,成立的想互相学习、并为这灾难深重的祖国多做点事的小团体。

现在国大党中除了分“西山会议派”、“改组派”和“宁派”(蒋中才派),都是“宁派”的人中还分了帮派,很复杂的;互相争权夺利,打打杀杀,这让一些学生对此反感,不想加入国大党。

当时的大学生很多都有视天下为己任的精神,而且走上社会,以实际行动来改造社会,也是学校当局提倡的。所以学校里这个社、那个会的小团体,还是挺多的。很多人抱着要为民族多出点力的想法。

热血青年啊!曾是大学生的财迷觉得惭愧:当年自己是大学生时,大家的觉悟可没这么高。

这时儒教的传统影响还是留了不少,凡是被称为知识分子的,好多人都有点视天下为己任的精神。而当时,只要是小学毕业的(号称:高小毕业!),就被认为是知识分子了。

上海的劳动党员也确实多数是青年学生,但当时都已经转入地下,而且数量也不是很多,毕竟抓到了是要杀头的!

常来教他们厂工人和他的小孩的有二个大学生,一个叫赵志高,一个叫钱国琛。

他们教的不止财迷家的十三个孩子。附近车夫们的孩子也有不少来听课,晚上也与他们一起玩,直到睡觉才回家。财迷让教书先生和附近孩子们一起吃中饭。附近孩子们家里是没有中饭吃的,所以,不管能学到多少,孩子们都坚持来学习。而自己的十三个孩子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开始,财迷让不知道自己姓的小孩跟他姓徐。后来,所有十三个小孩都说自己姓徐了。

工厂的工人夜校也办了,当时工人要学习可真是不容易:化工厂的工人是二班倒的,也就是每天上班十二个小时。但工人中不少人,都很珍惜这学习机会,挤出时间学习。


财迷用陶瓷厂的第一批产品:陶瓷管和陶瓷阀门,把化工厂现有的设备上的管道换了一下。设备维修周期大大延长,化工厂的产量和效益就提高了。把这部分设备款从化工厂支了出来,交给了陶瓷厂,也就是他自己的手中,他资金上就更松了。而且,亚美公司也看到了“科辉化工公司”产品质量好,更放心地同意采用国产设备。


卖了抗菌素得了一千元后,财迷手头更松了。财迷让孩子们提高伙食费,买家具。自己也买了手表,这是当时成功人士的必备。

估算了一下以后可能在化工厂得到的分成,加上现在的工资,财迷怎么也能算是成功人士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