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蜂 第一卷 喀喇昆仑 第六章 孤狼

巴朗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size][/URL] 狼是可怕的动物,什么狼最为可怕?草原狼?极地狼?高原狼?群狼?不!都不是,最为凶残的是一只狼,一只孤狼。当它决心与你周旋时,不到断气绝不停止。这就是孤狼。老金他们背后跟着的就是一只孤狼,它是刚才狼群的狼王。子弹使它只能用三条腿着地,它依然不屈不挠的跟在身后,胸前的狼毛被狼血浸湿一大片,矗立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


狼是可怕的动物,什么狼最为可怕?草原狼?极地狼?高原狼?群狼?不!都不是,最为凶残的是一只狼,一只孤狼。当它决心与你周旋时,不到断气绝不停止。这就是孤狼。老金他们背后跟着的就是一只孤狼,它是刚才狼群的狼王。子弹使它只能用三条腿着地,它依然不屈不挠的跟在身后,胸前的狼毛被狼血浸湿一大片,矗立着,象把剑一样插入它的胸口。它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不动声息。从那闪着绿光的双眼,可以看出它的坚毅、残忍。因为它知道前面的猎物也已经精疲力竭,唯一等待的就是机会。

老金他们三个丝毫没有察觉后面的孤狼。喀喇昆仑山的风象刀子一样拉着他们的脸,吹的人生疼生疼的。“老金,你感觉好点没有。”田娜问道“离胸口还远呐,这点伤不算啥。”老金吹牛皮的说道。高杨看着这个老兵心里暗自钦佩,这种在逆境中依然乐观的精神深深感染着他。“糟糕,药箱忘在车里了。”田医生叫道。“还要个屁呀,上山再说。叫老王给我打两只野兔解解馋。”老金道。田娜虽是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快到哨所。

她扭头望了望后面,忽然发现不远处的亮眼。她扯了扯老金道“快看,那是?”她张大了嘴巴。老金和小高两人回头一看,一双幽绿的眼睛在百米开外紧紧的盯着他们。

“狼。”

老金眼里露出恐惧,现在他们三人都再也没有力气去抵挡任何一只野兽的侵袭。“快走。”老金催促着。高杨和田医生驾着老金,加快了脚步。狼王不紧不慢的跟着,伤痛只能让它发起最后一次冲锋。现在只需要静静的跟着,三人加快了脚步,“哎呦”一声,田娜摔到在地,她恰巧踩在被雪覆盖的石头上。

“你怎么了”连带一块倒地的老金问道。“我的脚崴了”田娜痛苦的说道。“还能不能走”老金问道。“我试试”田娜试图站起来,可是她做不到。高杨在旁边束手无策的站着。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

幽绿的眼睛渐行渐进。

“把枪给我”老金叫道,他毕竟不放心高杨的枪法。手臂的伤疼使他很难握住九五,他艰难的举起枪。黑漆漆的夜根本看不清目标,唯见一双亮眼。老金瞄准那对狼眼心里发毛,他的手放在扳机上久久不敢扣动,五发子弹,只有五发子弹。“叭叭”老金终于点射了出去,黑暗中火光一闪,狼王像是预料到一般,恐慌的停住了脚步,子弹擦着耳边飞过。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确认无事后,又开始缓行。它知道敌人已经筋疲力尽了。“妈的”老金狠狠的骂道,他已经无力在开第二枪了。“瞄准了再射,还有三发。”老金嘱托道。

三发子弹关系着三条人命。

高杨的手在发颤,这种情况根本不适合在瞄准设计,只能越瞄越不准。狼王继续前行,它远远盯着倒下的两个人,还有一个摇摇摆摆的病人。贪婪的用血红的长舌舔了一下嘴唇。“叭叭”两枪,在它脚下激起了雪花。它看了看打枪的人,低吼一声,发力飞奔过来。“叭”最后一颗子弹从枪口中射出,以每秒900米的速度前行,弹头划过黑暗,直入狼王的胸脯。“噗”飚出一朵炫丽的血花。狼王发疯似的,不顾伤疼扑了上来。“啊”一声惨叫,锋利的狼牙死死咬住高杨的胳膊,此时的高杨头晕目眩倒了下去。他能清楚的听到狼牙撕开衣袖的声音。“呀!”老金高叫着,手中的刺刀挥舞了过来。锋利的九五式刺刀瞬间在狼侧颈上划开了道口子,狼血嗖的喷了出来。狼王吃不住疼,松开了口,嘴里“唔~嗷”的叫着向老金要来。

高杨原本模糊的意识被这叫声唤醒,他奋力扑了过去,抱着狼打了几个滚,翻到一边,把狼王重重的压在身下。狼王嘴边满是白沫,它发疯了,张口就咬。高杨下意识的拿胳膊一档,正档在狼的下颚上。狼低声的怒哼着,一双眼里充满着愤怒,瞳孔里尽是高杨的影子。狼爪在高杨身下拼命的扒着,尖尖的狼爪扎透了军裤,前爪撕掉了高杨脖子上的皮。鲜血顺着高杨的脖子流了下来,冰凉冰凉的。高杨用体重压住这只受伤的狼,一点也不敢放松,唯有这样,才有生机。狼王拼命的扒着,眼看高杨就要抵不住了,那只抵住下颚的手越发不听使唤。老金刚才那一刀划开了狼王的脖子,狼血染得满地都是。高杨本能的用嘴狠狠地朝刀口咬了下去,狼王“唔”的在下面叫着。先前的中弹已使得它失血过多,而刚才的搏斗,消耗掉了很大的体力。高杨并不尖锐的牙齿透过刀口,咬在了血管之上。一股腥腥的液体,从高杨的口腔进入食道。高杨只觉得一阵恶心,可是他不能,也做不到呕吐出来,抵住下颚的手丝毫不敢松劲,牙齿越发用力。

狼血喷在高杨的脸上,热热的,高杨感觉到整个世界那么的寂静,夜是那么美。他已经感觉不到狼爪的伤疼,一切都在旋转,自己也在旋转。剧烈运动后的高原反应与喝下去的狼血产生着美妙的化学反应。终于,结束了,高杨只觉得眼前一黑,他感觉到灵魂出窍,在喀喇昆仑上空飘荡。“妈妈!”他看见了日夜操劳的母亲,看见了笑着朝他挥手的小玉,还看见了一双大手紧紧把他抱起,爸爸,是爸爸。他笑了,甜甜的笑了。

他听到老金、田姐的叫声。

“高杨!高杨”

梦,一切都是梦。就好像他上大学时,早上起来回味的无数个梦之一。他慵懒的睁开眼睛,试图起来,和美丽的小玉一起在林荫道上晨读。“别动”一张清秀的脸映入他的眼帘。这是那里?他疑惑的看着,白的墙,白的大褂,白的帽子。

“你终于醒了”洋溢着青春的笑脸说道。“小玉”他脱口而出.“我不是小玉,我叫秦芳”年轻的护士眼中很快闪过一丝不快。“噢,对不起。我头有点晕。”高杨歉意的说道。

把一个漂亮女孩叫成另一个女孩的名字,总会让人觉得尴尬。

“这是那里?”

高杨这时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脖子上缠着纱布,胳膊和腿也被全副武装起来。“这是三十里营房医院。”一个迷人的微笑,露出甜甜的酒窝。

“小高”病房的门被推了开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