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6日 07:29:45 来源:北京晨报



昨天早上开始,更多的媒体聚集到朝阳医院京西分院。死者李丽云的母亲身边不断变换着采访者,她悲痛欲绝,一遍遍地向询问者讲述自己的遭遇。肖志军也被记者们簇拥着,神情呆滞,机械地回答着问题。当肖志军得知李母已经到派出所报案时,只是淡淡地说:“我后悔没签字,如果判我杀人,我认罪。”今天,李丽云的父亲将赶

到北京。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相关专家,他们对事件走向预测不一。


肖志军精神已近于崩溃


昨天早上,记者在朝阳医院门口见到了肖志军。和三天前相比,他像变了一个人;目光呆滞,眼角挂着污物,脸上很脏,带着几道抓痕。他的背更驼了,因为没有一点精神,显得异常憔悴,整个人仿佛脱了人形。


肖志军准备去吃早饭,但在医院门口就被记者截住了,是刚从外地赶到北京的记者,依旧追问他为什么不在手术通知单上签字。肖志军机械地回答着问题。旁边围了不少路人,对着他指指点点,多数是在责备,有的甚至是咒骂。肖志军有时转头看看旁边的人,目光很茫然。


大约半小时后,两个自称是肖志军朋友的人将他拉出人群,并请求大家不要再追问,让他休息一会儿,随后两人将肖志军带走。


下午,记者再次见到了肖志军的两个“朋友”,这两人亮出了真实身份,他们竟是南方某报的记者,将肖志军带走后专访了几个小时。事后肖志军说,自己在北京无亲无故。


死者母亲到派出所报案


因为李丽云的父亲要第二天才能赶到,李母一个人面对突然的变故和媒体的轮番采访有些不知所措。


昨天下午,在采访的间歇里,李母向周围的人咨询如何起诉肖志军。有人无意说了一句:“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李母说不知道,每次都是肖志军自己来,不知道他在哪儿,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联系。说完这句话,李母好像猛然想到了什么,大叫:“他不会跑了吧!我要警察抓他。”李母忽然决定去派出所报案,她要警察控制住肖志军。当别人问告他什么罪时,李母愣了一会儿才喃喃道:“他害了我女儿。”


昨天下午两点,李母来到鲁谷派出所报案,经了解,事发地属于八角派出所辖区,遂来到八角派出所报案。“应该让警察控制住他。是他拐骗了我女儿,害我女儿死了。”李母已拟出一份起诉书,准备起诉肖志军和朝阳医院京西分院。起诉书上说:“那个自称是我女儿丈夫的人,很明显是不合法的,而且一看就知道我女儿是被那个男的拐骗或者要挟的,我女儿根本不可能喜欢或嫁给那种男人。我认为应马上追求(究)他的刑事责任。最主要的是只要他签字,我女儿就不会离开人世,这是最可恶的事,其性质就是杀人。”


昨晚7点钟,经过5个小时的陈述,李母终于走出派出所。她告诉记者,警察收下了她的起诉书,说调查后会给她电话答复。派出所的外宣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此事比较复杂,警方还需要详细地了解相关情况,准备好材料后再视情况决定是否受理此案。


母亲回忆


拿200元买彩票


挨打骂离家出走


昨天一整天,李丽云的母亲一遍遍地哭诉,如果当初不把女儿赶出门,就不会发生今天的悲剧。据她讲,李丽云擅长歌舞,一直想当演员。为圆自己的梦,她考入了长沙电影学校,但仅仅一年后,因承担不起实现演员梦的巨大花销,她退学了。“我们让她像父亲那样当一名老师,她不听,先后花了1万多元也没有个眉目,我们一个月才收入七八百呀。”李母说,家里因为李丽云把1万多元打了水漂,因此对她都有些情绪。


梦想破灭后,李丽云去南方打工,但很快两手空空地回来。后来李丽云又偷拿了家里200元去买彩票,结果全赔了进去。“我气急了就打她,那是我第一次打她,打了1个小时。”李母说,她打过女儿后,丈夫回来后又骂让女儿滚,结果女儿就真的离家出走了。这是2004年的事,不想这次分别竟成了一家人的永别。


肖志军称愿意代妻尽孝


李母告诉记者,她一直认为是肖志军骗了女儿,并胁迫女儿不让她回家。“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我就认为他是个骗子,他说我女儿死了,我说你胡说。”李母说,当时她不能确定肖志军说的话是真是假,在火车上还向警察求助,直到到了北京,看到报纸才知道竟然是真的。“我女儿不会找他这样的人,是他骗了我女儿,我见一次就想打他一次。”


昨天下午,肖志军数次徘徊于李母所住宾馆的楼下,但没敢上楼。“我从来没想过害死她,我愿意替她给父母尽孝。”肖志军对记者说。(记者 王歧丰 刘珏欣 文并摄)


记者手记


另类的煎熬


从昨天早上记者见到肖志军开始,他就被各种媒体记者不停地追问着。同样,李丽云的母亲也在媒体的包围下一天没有吃东西。被采访一次,她就会拿着女儿的照片哭倒在床上一次。到后来,已只有哭声没有泪水。


两人在无数陌生人面前不停地复述着令自己伤心欲绝的事,渐渐变得麻木了,其实是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之中。


当我们以人道的名义谴责肖志军和医院的时候,又为满足自己的窥探欲而不断消费别人的痛苦,这是否同样违背了人道主义精神呢?


就在这两位当事人在痛苦中受尽煎熬的时候,李丽云静静地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风雨都被挡在了外面。也许我们在为死者惋叹,欲为她讨还公道的同时,也该为生者考虑一些。特别是肖志军和李丽云的家人,他们需要向别人倾吐心中的苦楚,更需要关心和温暖,支持与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