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山了 一 第八章 鬼子进山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大虎舒舒服服地躺在土地庙对面小山顶上的一片草地上,手里拿着个野果子,咯吱咯吱地,啃得可开心了。在他的旁边,黑塔、小生、小巴啃得比他还要狠,果皮吧、果核啊什么的扔了一地了。二虎正在草地上方的树上,一边采野果子往下扔,一边在树杈上晃来晃去的玩得可开心了。不远处,铁柱和闷蛋趴在草丛里,只露出了一个头,全神贯注地盯着涧对面的那唯一一条可以上山的路。地上,扔了五筒箭和五把弓,闷蛋和铁柱一向小心谨慎,一直都把弓箭背在背上,弓箭的旁边,则是各人的拿手武器。大虎的武器是一把砍刀,重十斤,是他老爹为他订做的;二虎的武器则是两把闪着冷光的短刀,才一尺半长,二虎身手敏捷,最擅长近身搏斗,这样的两把短刀最适合他了;小生的武器,是一杆白蜡枪,枪上扎着红缨,按小生的说法,扛着长枪,最是英俊,符合他那李家堡第一美男子的身份;黑塔的武器,是一把铁棍,重二十八斤,家传的棍法,一棍打死个把老狼,跟喝水一样简单;不过,黑塔的棍虽重,比起铁柱来,还是差了一点点,铁柱的武艺也是家传的,他拿的是一杆三十八斤重的狼牙棍,一棍下去,老虎的头骨都能打碎,那上面的一根根可怕的狼牙,冷森森的,挨着就伤,擦着就残,可不是闹着玩的啊;小巴和闷蛋一样,都是五斤八两的单刀,不过,闷蛋的腰里,多别了一把弩箭,二十根小小的箭矢,就挂在弩箭的旁边,这玩意儿,射程比弓箭大了一倍不止呢,穿透力更强,唯一的遗憾就是,装箭矢的时候,费的时间长了一点,以闷蛋的本事,搞个偷袭什么的,在两百步之内,十拿九稳;小巴的腰上也插着一排东西,那是十八把仅两寸长的小飞剑,小巴的指劲大得惊人,最适合练这种小飞剑了,而且,跟大伙儿一样,小巴的小飞剑上,也涂上了一层毒药,山上采着的毒草和着毒蛇的口水提练而成的东西,见血封喉,碰伤了一点点皮,就可以送鬼子下十九层地狱。这些个小家伙,平时跟着父辈们练出了一身的本事,再加上三天两头地总会打上一两架,实战经验也是丰富得很呢。只是,平时打架的时候,都是闹着玩的,总不可能拿着这些铁家伙出来吧,那样会要人命的,这回是要真正拼命了,这些铁家伙正好派上用场。

“我说大虎哥,鬼子到底会不会来啊,这不,都三天了,别说鬼子,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见着,那个新四军,会不会是蒙我们的啊?”黑塔一边啃着野果子,一边不满地嘀咕着,他的脚下,果子核最多,不愧是七个愣头青当中的独一份,吃得多干得少啊。本来现在应该轮到他放哨,他倒好,愣说自己拉肚子了,没办法,铁柱和、只有顶上他了。不过,看那一地的果核,怎么也不象是一个拉肚子的人啊。对此,大伙儿也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也懒得去说,要不然,他在放哨的时候睡着了,耽误了大事,就更加不妙了,倒不如让他偷懒得了。

“妈的,我倒是希望鬼子不要来呢,咱们去小镇上也好多回了,大伙儿都知道,鬼子可不是他妈的人生的啊,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呢,他们要来我们堡,我们堡一定要遭殃了,天知道得死个多少人呢。”小生也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了一把梳子,正在认真地梳理自己的头发呢,整个李家堡中,带梳子的男人,也就小生一个了,要不是他的一面小小的漂亮的菱花镜被气得半死的小生他爹当着众人的面扔到飞云涧下面去了,他一定还随身带着,有空的时候照上一照呢。

“鬼子一定会来的,一旦他们知道,闯王他老人家的坟墓是在我们李家堡,他们爬也要爬过来抢的啊。别看我们平时调皮捣蛋的,遇上正事儿,咱们都得听太叔公的话,他老人家吃的盐,比我们吃的大米还要多呢,精得很,他判断鬼子会来,那鬼子一定会来的,他说我们可以相信那个新四军,那个新四军就一定是个好人。再说了,你到小镇上打听打听,新四军是干什么的啊,他们一个个,都是专打鬼子的顶天立地的汉子,而且做事的时候一向替咱们老百姓着想,他们说鬼子会来,那准没错儿。”大虎蛮不在乎地啃着野果子:“不过,咱李家堡也不是好惹的,堡里的人,就算是一个丫头片子,也都是三岁开始练武的,鬼子如果人来少了,不够我们李家堡的人砍的。”

“也是,大虎哥说得对,咱们可不怕那些不是人生的鬼子,他们有枪有炮,咱们有武功,地形熟悉,又人各种各样的陷阱,还有大量的可以藏身的山洞,更关键的是,时间在我们这一边,还怕他个头啊。就算咱们什么都没有,也要跟鬼子拼了,遇事溜着走,可不是咱们李家堡人的风格。”二虎从树上跳了下来,手里拿着几个鸟蛋:“可惜,现在就算有火种,也不敢点火,要不然,烤几个鸟蛋吃吃,也不错啊,这几天,天天啃干粮,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再难受也得忍着,现在是啥时候了?鬼子随时都会出现的,你在山上生火烤鸟蛋,要是鬼子来了,准被他们发现,一发炮弹过来,咱们几个就全完了。”小巴拍了拍二虎的肩膀,说了几句,顺手就从二虎的手里,抢走了一个鸟蛋,打破了,倒进喉咙里,他的手挺快的,凭二虎的身手,竟然没看清楚他的动作,只能随他去了。

正打闹间,铁柱忽然低低地叫了起来:“快来,鬼子来了。”几个人一听,连忙停止了打闹,跑到铁柱的身边,朝着对面的小路望去。今天的天气挺好的,万里无云,阳光普照的,几个人的眼睛又都是不错的,看得一清二楚。在离土地庙四里处的那个山路的拐角处,先出现了一杆旗,不大,白晃晃的,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刺眼,旗子的中间,有着一个更加刺眼的红色的斑点,感觉好象是什么人随手涂上去的一样。这旗,哥几个熟悉得很,在小镇鬼子的炮楼那边,也看过几回了,每一次看到,哥几个都要往地上吐几口口水呢。一会儿,白旗下面的东西也露了出来,远远的,看不大清楚,只能看到,那是一个穿着浅黄色狗皮衣的鬼子,把旗举得高高人,头上的钢盔,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冒着绿光,身后的那杆枪,也已经上好了刺刀,白晃晃的,在阳光下刺眼得很。那枪,大虎几个听人说过,叫什么三八大盖,是鬼子干坏事的利器,听说能打个二里远呢,妈的,够远的了,他们几个人的弓箭,顶多打个四五十丈而已,就算闷蛋手中的弩箭,也不过能打到半里左右,差了大老远了。

二虎轻轻地问到:“哥,要不要立刻给太叔公他们报信啊,太叔公他们正在祠堂里等我们呢。”

大虎摇了摇头:“等一下,太叔公说了,得看清楚鬼子来了多少人之后才能回去报信的。再说了,现在从土地庙到绳索桥,还有个三里路呢,那儿到处都是陷阱,起码耽误鬼子一个小时以上,时间够用了,不急的。”

才一会儿的时间,鬼子就走了半里路了,可是,还没有个头,看得大虎几个咂舌不已,妈的,怎么来了这么多的鬼子啊。这些鬼子,走得不是很快,中间的间隔也不大,小路又窄,只能一个挨着一个地走,大虎算了一下,大概一丈之内,就有三四个鬼子,半里路,已经有五百多个鬼子了,对付李家堡这一百多户人家,用不着这么大阵势吧,据大虎所知,县城里的鬼子总共也就一千多号人,小镇上的更少,只有三五十个呢,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个,太夸张了点吧。那些鬼子们都把枪背在身后,挺随意的样子,一点儿也没有防备,根本就没有把堡民放在眼里,有一些鬼子还扛着一些重家伙,好象听人说过,是什么歪脖子机枪和小钢炮吧,总共五样,远远的也不知道有几挺机枪,几门小钢炮。

直到最后一个鬼子出现在拐角处的时候,大虎几个才倒吸了一口冷气,好家伙,一千出头的鬼子啊,摆了整整一里多路,也太看得起咱李家堡了。不过,重家伙就前面的那五样,大虎注意到了,后面的五百多个鬼子,除了身上的三八大盖外,手里还拿着一些东西,好象是铁铲之类的东西吧,绝大部分鬼子的背上都背着一些袋子啊箱子啊什么的,估计是子弹、炮弹等等,应该还有粮食吧,要不,就是炸药吧,看样子,鬼子真的是来挖闯王坟墓的啊,连工具都备得这么齐全呢。

“快,二虎,你跑得快,立刻回去报告,告诉太叔公,鬼子来了一千左右,有五样大家伙,叫他们快把绳索桥砍断,我们几百号人,挡不住鬼子的。”大虎一连价地叫了起来:“小心点儿,这儿离对岸不远,别让鬼子看到了,一发子弹,就要了你的小命了,我们几个都在这儿盯着。”

二虎也不答话,点了点头,捡起了地上的弓箭,一溜烟地跑了。离李家堡也就三里路,凭二虎的身手,半柱香的功夫就可以到了,太叔公他们也就多了一些准备的时间。

一会儿,堡中就出现了一股浓烟,浓烟挺大的,大虎呆这里,看得清清楚楚的,他知道,太叔公是在告诉所有隐藏起来的堡民们,鬼子势大,要做好一切准备,同时也是告诉现在仍然在对面山上的黑塔他爹,把该干的事情干完后,快点儿回来,砍掉绳索桥,挡住鬼子。

大虎看了看闷蛋:“闷蛋,你的弩箭能不能打到对岸?”

“打是可以打到,可是太远了,准头不行。”闷蛋少见地说了一句长话,大虎发现,闷蛋的手心里,湿湿的,正流着汗呢,他自己不也是一样么。大虎想了想,说到:“不行,不能在这里跟鬼子斗,鬼子的枪打得远,我们比不上的,我们在这里盯着他们就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