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5/


得到少帅的肯定和支持,我当即立下军令状表示一定会在滦河东岸严密布防,阻止直鲁联军残部越过滦河,不让一个直鲁联军士兵窜入东北祸害东北父老相亲。

“如此甚好!”少帅欣慰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长叹了一口气。

“少帅为何如此惆怅?”

“安国军撤回关内后,留下滦东作为与中央军之缓冲地带,彼时我军防守滦河,张宗昌曾多次要求东渡滦河退入东北,我则不允。张责备我见危不救,不顾友谊。我答复他说你的无纪律乌乱部队,在平时驻处,百姓皆不堪其苦,而况退败之余乎?此非私人情感互相授受的问题。我受东北父老之托,负责地方,保境安民。如我准你的杂乱部队入境,我何以对东北地方父老乎?父亲生前对张褚二人信任有加,对直鲁袍泽刀兵相见,实非我生平所愿,此乃不得已而为之。”

“少帅言重了, 继勋虽然才回国几天,亦已听说不少直鲁余孽在滦东为非作歹作奸犯科之事。当地民众不堪受辱,纷纷举家迁入东北。对此祸国殃民之辈,少帅此举顺乎民心天意,勿须顾虑其他。”我明白少帅的意思,他是害怕别人说他为掌握安国军的绝对领导权借此机会铲除异己,所以才让中央政府的军队担当此次肃清直鲁联军残部的主要任务,而安国军主要部署在滦河东岸防御,禁止其渡河进入东北。

“你到滦东之后捎信给张宗昌,说我愿意给他最后一次机会。看在我逝去父亲的份上,告诉他我有公私两全之策的两项办法,任他选择。一、将他的部队严加淘汰,按身体素质、军纪好坏和枪械状况进行遣散改编,经我派员点验之后,指定地点集中训练,训练完成划归保安司令部管辖。二、他的部队我给资遣散,如他仍愿带兵,我可指定东北军任何两军,编组一个军团,归他统率。”

““少帅……”

“他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他不义,至于他先前自行整缩时向我请求五十万元的经费,我就不予计较了。告诉他部队要么改编要么遣散,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接着少帅向签署命令,要求后勤部供给第七军枪三千支,机枪一百五十挺,手枪一百支,少帅还将他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缴获的一支勃朗宁手枪赠送给我。

安排好诸事后,少帅亲自将我送到总参谋部门口,嘱咐我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要让他失望。我信誓旦旦地向少帅保证绝对不孚他所望,一定会以最优异的表现来回报他,祭奠我父亲地下之灵。

“好好……滦河前线我给你临机专断之权,如果中央军越过滦河,你一定要予以阻止。如果可能的话,在滦河东岸防御绝对稳固的情况下,我允许你西渡与中央军合击直鲁联军残部。要打就要打漂亮点,不要让中央军把我们看扁了。”

“少帅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原来少帅还想敲山震虎,证明安国军并不比中央军差到那里去,如果中央政府想派兵进入东北,也得事先掂量掂量安国军现在还有三十万誓死捍卫东北父老的将士。

“好了,你去吧!”少帅对我挥了挥手,注视着我离去。

走出总参谋部没多久,一群人呼啦围上来,原来是黄绍宏他们。今天才授衔的他们显得格外的高兴,看到这里聚集了一群新授将校军衔的年轻军官,过往的老百姓纷纷侧目,不少胆大的小姐红着脸偷偷地看我们,眼光落在我们身上就移不开了。

“绍宏,铭九,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金铭九道:“我们等你啊!”

“等我?”

“是呀!”黄绍宏说道,“哥几个商量好了,明天我们就要到各自的部队去报道了,今天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一番喝个痛快,你不会反对吧?”

“当然不会。”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今后我们二十个人将很难再聚到一起了。

“我们已经商量号了,去你家的酒楼。”金铭九说道,“我们二十个人就你军衔最高,安国军第七军代理少将军长,不剥削你还剥削谁?再说以你的家当,一顿饭还不是小意思,就是满汉全席也不为过。”

“好,大伙想吃什么尽快开口,这顿饭我全包了!”我举起手向前一挥,“攻击目标,南大街春来大酒楼,大家跟我冲啊!”

我刚想往前跑,却被黄绍宏拉住了,“我的秦大军长,我们现在已经是军人了,没看见全大街的老百姓都在看着我们么?注意形象,不要丢咱们东北军人的脸。”

我脸孔一热,跑步站到队伍前面,大声喊道:“全体都有了,紧急集合,成三列纵队,立正、稍息、向右转,其步走!”

大家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因为我们身上穿的是崭新的军装,肩膀上挂的是才授的军衔,全奉天的老百姓都在注视着我们,东北军的脸我们丢不起。队伍在十秒之内整齐地站成了三列,我和黄绍宏走在队伍前面,带着队伍向奉天城南大街的春来酒楼走去。

奉天市民显然对我们这群安国军青年才俊刮目相看,我们走到那里他们的目光就跟到那里,他们的目光中包含了太多的希望与期待,我们绝对不能辜负他们。

“全体立定!”站在我身边的黄绍宏突然转身让队伍停了下来。

“绍宏兄,为何让队伍停下来?”我不解地问道。

“秦汉老弟,你难道没有看到全奉天的老百姓都注视着我们么?”黄绍宏压低声音对我说道,“我们复兴会最高奋斗目标是什么?是驱逐日本人恢复祖国的大好河山,消灭国内军阀混战,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不受到威胁,使他们能够在白山黑水之间过着安定幸福的生活。如果我们就这样在春来酒楼大吃大喝,你说奉天的老百姓会怎么看我们,他们会从心底支持我们吗?那是不可能的!”

“绍宏兄的意思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复兴会想要取得东北父老的支持,必须给他们留下良好的印象,必须以身作则让他们从我们身上感到希望,我们就这样跑到奉天最豪华的酒楼大吃大喝显然不是他们所期盼的,我建议取消这次饭局,大家吃顿便饭就可以了,顺便商量一下复兴会的发展大计,省下来的钱用来壮大发展复兴会。少帅刚才召见我,给了我一个重要的任务,今天晚上必须离开奉天赴任,大口喝酒是不太可能,小酌几杯倒是没有问题。既然大伙都不反对,那我就自作主张了。大伙今晚就到我家里吃一顿便饭,算是为我饯行,诸位意下如何?”

我的建议自然没有人反对,我原本也没有打算与他们离别的时候大吃大喝,中央政府已经电告少帅说政府军将在9月6日,也就是后天誓师东征,肃清直鲁余孽,我无论如何必须在明天赶到滦河前线部署防御。离别的时候我已经向少帅说我会今天晚上就动身,明晨到达滦河前线。如果今天傍晚的饭局喝趴了,怎么对的起少帅对我的殷切期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