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谎言》(一个被记述下来的真实故事)

2





(一)


1976年的初春,瘦弱沉默的小翼跟随着从监狱中平反出来的父亲母亲,搬进了一个工厂大院,


这里是造飞机的工厂,军人,工人,工程师都住在一起。


父亲在这里做工程师,他总是很少说话,认真听广播看报纸,进出甚至很少抬眼看人。


不久,小翼长年患病的母亲回老家养病去了。


小翼被安排到这里的子弟学校一个班级念书,班长是个英俊能干的少年,军人子弟,身上带着一种没落贵族的气质,他叫小锋。


小翼的同桌小兰,纯洁宽厚,父母都是工人,她是小锋青梅竹马的朋友。


平日的下午,小翼总是一个人拿着一本书,像孤魂一样游荡。


一天,他游荡到工厂深处围墙边,看见一辆自行车靠在那里。


他翻过墙头,眼前的景象让他惊讶,一排矮房子前的一片荒草蔓芜的空地上,废弃着一架小飞机。


小锋正坐在飞机翅膀上抽烟。


他走过去,在旁边坐下。


小锋把烟递给他,他抽了一口,不住的咳嗽。


从此,小翼经常去旧飞机那里看书,奇怪的是,小锋很少再见,其它的孩子好象也不怎么到这里来。


一天傍晚,小翼在工厂图书馆门口看到两个人匆匆翻窗户出来,怀里抱了很多书。


这天夜里,他辗转反侧,最后拿了手电,决定去夜探图书馆。


黑暗的图书馆里一片混乱,但是封条已经揭开,到处是胡乱散落的图书。


小翼抱起画册,手电的光亮流动在画面和图片上,让他不知不觉陶醉。


从此,他每夜都去那里看画册,读小说,好象阿里巴巴发现了宝藏。


暑假来临,小翼终于可以安心的白天睡觉,晚上去看书了。


一天夜里,他正在图书馆里读书,突然沙石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从房顶落了下来。


小翼心中暗叫不好,是地震了,他急忙往外跑,慌乱中碰倒了书架,砸在了他的腿上。


他被压在下面正要呼救,突然看见一缕手电光照过来。


小锋跑过来,把书架搬起,把他拖出来,抱起被在背上,出了图书馆一路往医院跑去。


小翼伏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看着他脸颊上的汗水滴滴答答。


小翼的腿没有大碍,几天后已经可以下床走路,这时,大家都住在操场上各家的地震棚里。


小翼家的地震棚里漆黑又脏乱,他和父亲点着蜡烛凑合的生活着。


这天晚上,小锋小兰和另外几个班上的同学来到他家,每人带给他一件生活用品,小锋为他家的地震棚装上了电灯。


小翼看着小锋把电灯拧亮,瞬间,黄色的光撒在他的肩膀上,带笑的面颊上,还有他那一双修长的手上。


从此,小翼变的开朗快乐,经常和小锋小兰行影不离。


他们一起在旧飞机的秘密花园游玩,小翼总是把书上看来的外国故事,一大段一大段的讲给他们听。


有时候,他给他们背诵泰戈尔和普希金的诗歌,讲述细腻的情感。


小锋的特长总是能弄到各种各样的稀缺物品,甚至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本泰戈尔精装小册子送给小翼。


小兰常常坐在他们中间,她的笑容让人感到幸福宁静。


小翼的邻居小虎告诉他,那个有旧飞机的地方,父母说前几年关押过厂里一个将军,他在那里自杀了,大人都不愿意走近那里,


但是也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去的,因为那里是只属于这个院子的“头玩儿”,也就是小锋。


一天,他们三个躺在秘密花园的飞机上,小翼跟他们说:书上说,这世界上有三种颜色的谎言。


黑色的谎言是为了伤害别人而说,说了这样谎言的人,一生就像面对着没有星光的漆黑夜空。


红色的谎言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说,说了这样谎言的人,人生就像面对着自己通通跳动的心。


白色的谎言是为了爱护别人而说,说了这样谎言的人,就像捧着一根洁白的羽毛。


大人的世界里,不知包含了多少的谎言,小兰说。


小锋的目光里充满仇恨,没有说话。



一个梦一样的暑假过去,9月来了,大家回到学校。


课上,小翼趴在桌子上,侧头看着窗边小锋的侧脸。


夏末的阳光,透过窗帘,均匀的洒在他穿白衬衫的身上,这个低头看书的美少年,仿佛发散出微微的光芒。


课后,小翼和小兰两个人在飞机边见面,小兰要听小翼讲故事,小翼大段的背诵起了名著中对爱人的描写。


小兰陶醉在那醉人的词语中,小翼的脑中,伴随着浮现出下午小锋在窗边的画面。


他自己吃了一惊,匆匆离开。


晚上他来到图书馆,发现大门紧锁,他的宝藏也同时消失了。


这天起,他故意在院子里躲着小锋,可是在课堂上,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望向他,甚至连老师叫他也没听到,被叫起来当众羞辱。


他发现自己爱着小锋,自己是个精神病,他异常的痛苦,不可自拔。


一次偶然,他和小锋路遇,他鼓起勇气想要打个招呼,却发现小锋异常冷漠的走开了。


小翼坠入了痛苦的深渊,他向小兰寻求安慰,两人经常约在旧飞机花园。


一天,他给小兰背诵《罗密欧和朱丽叶》里面的台词,当他说出最后一句:“我是我命运的仇敌。”之后,泪水簌簌而下。


小兰坐在他身边,握起他的手,小翼靠在她的肩上哭泣。


小兰告诉他:她能够理解他的感情,因为自己也有这样的感受。


并且她告诉小翼,自己认为小翼的内心纯洁而美丽,小翼倍感安慰。


小翼突然想到,问小兰知不知道,在后面的房子里自杀的将军是什么人。


小兰低头,说不知道。


晚上回家的时候,小翼被一群突然冲出来的孩子毒打了一顿,还抢走了他的《泰戈尔》诗集。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小翼在校门外遇到小锋,小锋站在那里,看着他受伤的脸,眼神复杂。


小锋塞到他手里几本外国小说的手抄本,然后转身进了学校。


小翼幸福的快要昏过去了,他坐在座位上,傻笑的看着小锋的侧脸。


一时灵感来袭,小翼写了一首诗,细细描述他与小锋相识相知的感受。


写完后,他叫身边的同学传给小锋。


同学一个传一个,交给了小锋,小锋接过去打开,低头看。


这时的小翼开始后悔了,他心里砰砰乱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锋看完没有回头,也没有抬头。


一只手伸向小锋,男老师的声音说:交给我!


老师一把把信抢过去,打开看了一遍,举起来问:这是哪位写的?!。


小锋坐着不抬头,老师说:好,不知道是吧,我帮你查。


他问小锋身边的同学:你写的?


“不是不是,他传给我的。”


老师一个个顺藤摸瓜,小翼当时的心里只求一死。


小兰站起来说:老师,是我写的。


老师愕然。


这时,窗外集合做操,体育委员提醒老师。


老师说:今天这操咱们不做了。


老师把信拿到小兰面前“你写的是吗?去,到讲台上念一遍给大家听听。”


小兰走到讲台上,低头站着,一会,她把信打开,开始朗读。


窗外传来广播体操的音乐,伴随这小兰的朗读的声音,深情动人。



傍晚,小翼在学校门口的树丛里。


他看到夜幕里,老师出来片腿骑车回家了。


后面,小兰慢慢低头走了出来。


他迎上去,小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两人一起走回去。


在家门口,小兰停下。


她说:“今天的事情你可不要放心上,其实,我也喜欢小锋。”



没过多久,小兰就转学了,小翼的父亲回原单位工作,小翼一家离开了这座大院。


小锋和小翼再也没有说过话。




30年后,2006年


同学聚会的饭馆里,一群人高声寒暄。


四十多岁的小翼走了进来,有人勉强认出了他。


小翼寒暄着,在人群里寻找熟悉的身影。


他看到了坐在一边的小兰,别人说,她后来成了小锋的妻子。


小翼在想,那么当年她说的是什么颜色的谎言。




(二)


1976年的初春,瘦弱沉默的小翼,搬进了造飞机的工厂。


小锋在院子里干活,看着这个男孩,对小兰说,看他很眼熟。


小翼来班里报道这天,小锋看着他,不知为什么就笑了。



这天下午,一群孩子聚集在旧飞机的荒地,小锋和院子里的“头玩儿”在这里单挑。


打完以后,小锋告诉躺在地上那个:离这地方和小兰远点儿。



一天下午,小锋正坐在飞机翅膀上抽烟。


小翼他走过来,在旁边坐下。


小锋把烟递给他,他抽了一口,不住的咳嗽。



一天傍晚,小锋和同伙从图书馆匆匆翻窗户出来,怀里抱了很多偷的书。


跑过转角,他回头看见小翼站在那里。


这天夜里,他怕小翼去报告,就在外面转悠,果然看见他拿了手电出来。


他跟着他到了黑暗的图书馆里,小翼抱着画册,彻夜的看,早晨的时候,一本不拿的回家去了。


从此,小翼每夜都去那里看画册,喜欢夜游的小锋经常看见他。



暑假来临。


一天夜里,突然地震了。


小锋从睡梦里惊醒,愣了一下,一跃而起,抄起手电,冲向图书馆。


小翼果然被压在下面正要呼救。


他跑过来,把书架搬起,把小翼拖出来,抱起来背上,出了图书馆一路往医院跑去。


小翼伏在他的肩膀上,呼吸的气息在他耳后。


过了几天,小翼的腿没有大碍,但他家的地震棚极其简陋。


这天晚上,小锋叫上小兰和另外几个班上的同学来到他家,每人带给他一件生活用品。


小锋为他家的地震棚装上了电灯,他把电灯拧亮的瞬间,黄色的光撒在小翼看自己的笑脸上,宛如天使。


小翼开始和他与小兰经常一起出去。


他们一起在旧飞机的秘密花园游玩,小翼总是把书上看来的外国故事,一大段一大段的讲给他们听。


小翼在这时候就像一个穿越时间来到身边的作家文豪。


有时候,他给他们背诵泰戈尔和普希金的诗歌,讲述细腻的情感。



小锋在周日的地下跳蚤市场上看到一本泰戈尔精装小册子,他把它弄来送给小翼,小翼如获至宝。


小兰的笑容让人感到幸福宁静,小翼给人的感觉像闪着五色光芒的梦想。


小锋对这两个人深深的依恋。


一天,他们三个躺在秘密花园的飞机上,小翼跟他们说:书上说,这世界上有三种颜色的谎言。


黑色的谎言是为了伤害别人而说,说了这样谎言的人,一生就像面对着没有星光的漆黑夜空。


红色的谎言是为了保护自己而说,说了这样谎言的人,人生就像面对着自己通通跳动的心。


白色的谎言是为了爱护别人而说,说了这样谎言的人,就像捧着一根洁白的羽毛。


小锋看着飞机后面的一排小房,心中涌起仇恨。



一个梦一样的暑假过去,9月来了,大家回到学校。


开学后,小翼好象变的如惊弓之鸟,叫他出来,经常推脱有事。


一天上课的时候,老师叫小翼,小翼却不答应,小锋回过头,看见他趴在桌子上发愣傻笑的看着自己,最后,被老师拉起来当众羞辱。


课后,小锋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阴阳怪气的对他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告诉他要珍惜自己的前途,不要让老师告诉他的母亲。


一次偶然,他和小翼路遇,小锋故意冷漠的走开了。


小锋不知道小翼是不是和自己遇到一样的问题,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翼也很痛苦,他和小兰经常闷闷不乐的约在旧飞机花园。


小锋在远处看着,心中却有嫉妒引来的愤怒。


一些院子里的孩子对他说,小翼在诱他媳妇小兰,他说:“你们他妈少废话,那不是我媳妇。”


一天,他在花园墙外看见小翼落下泪水,小兰坐在他身边,握起他的手,小翼靠在她的肩上哭泣。


小锋突然愤怒的离去,碰到了院子里的一些孩子,他们问小锋为什么生气,小锋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这些孩子趴在墙头,看见了小翼和小兰。


晚上回家的时候,小翼被一群突然冲出来的孩子毒打了一顿,还抢走了他的《泰戈尔》诗集。


这些孩子骑车到了一个仓库里,大声的嘲笑着小翼的懦弱谈论着自己的厉害。


一个孩子打开诗集,捏着鼻子念起来,众人一片哄笑。


“啪”的一声,诗集被小锋一把夺去,接着一脚把他踹在地上。


“锋哥,锋哥锋哥,误会了”被打的孩子一顿求饶,但是小锋像被惹怒的狮子一样攻击。


这些孩子没人敢上来拉他,一会儿,小锋停下,转身出去。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小锋站在校门等着小翼。


小翼走过来看着他,小锋看着他受伤的脸,眼神复杂。


小锋往他手里塞了手里几本外国小说的手抄本,然后转身进了学校。


小翼幸福的快要昏过去了,原地跳了起来。


老师推着自行车,在远处看着他俩。


课上,小锋坐在座位上,他回过头,看见小翼傻笑的看着自己。


过了一会儿,身边的同学传给小锋一张纸条,小锋接过打开,低头看。


看完没有回头,也没有抬头。


一只手伸向小锋,男老师的声音说:交给我!


老师一把把信抢过去,打开看了一遍,举起来问:这是哪位写的?!。


小锋坐着不抬头,老师说:好,不知道是吧,我帮你查。


他问小锋身边的同学:你写的?


“不是不是,他传给我的。”


老师一个个顺藤摸瓜,小锋握起拳头,心里想如果快问到小翼,他就把老师打翻在地。


小兰站起来说:老师,是我写的。


老师愕然。


这时,窗外集合做操,体育委员提醒老师。


老师说:今天这操咱们不做了。


老师把信拿到小兰面前“你写的是吗?去,到讲台上念一遍给大家听听。”


小兰走到讲台上,低头站着,一会,她把信打开,开始朗读。


窗外传来广播体操的音乐,伴随这小兰的朗读的声音,深情动人。



傍晚,小锋徘徊在学校的楼道里。


他听到了老师在里面说:


“你不说是吧,你们以为我真不知道是谁写的吗,明天我们来比对笔记,我让他自己站出来,你的问题性质可也就不一样了。”


小兰慢慢低头走了出办公室。


小锋看四周没人,快步走进了老师的办公室。


老师看见他有些意外,他对老师说:“您能不能放过他。”


中年男老师走过来,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摩挲。


“能啊,你说的还不能。”


小兰走到教学楼门口停下,转身回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她听见里面桌子发出摇晃的声音。


她从门缝里看一眼,突然转身靠在墙上,手捂住了嘴,落下一行眼泪。




30年后,2006年


同学聚会的饭馆里,一群人高声寒暄。


四十多岁的小翼走了进来,小兰看着他。


他也看到了小兰,点头示意。


聚会结束,小兰和小翼走在冬天北京寒冷的路上。、


小兰询问着这些年小翼的生活。


小翼是个作家,还没有结婚。


到了车站,他们告别,临走时,小兰给了他一个纸口袋。


回家后,小锋打开口袋,里面有一封信,一本老旧的《泰戈尔》诗集。


打开信,小兰在信中对自己说,是她安排小锋来同学聚会的,没想到这些年过去。见了面还是难以启齿,这封信还是用上了。


“还记得那个有飞机的荒芜花园吗,你曾经问我,在那花园后房子里自杀的将军,那是小锋的父亲。


小锋后来参军了,我们结了婚,结婚两个月,中越开战,小锋上了前线,没有回来。


这本诗集曾经是小锋很珍爱的东西,从越南前线带回的遗物,是应该属于你的。”


小翼打开诗集,陈年血迹斑斑,里面夹着烧成一片片的信件。


回到1980年的中越边境,小锋躲在猫耳洞里,用钢笔写信。


信中他追忆着小翼他们一起的快乐时光,倾诉着自己对他的思念。


他请小翼原谅自己,本来,他们该拥有更好的时光。


小翼的泪落在诗集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