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1979 老兵:1979 第八章 走火

zqhj417620 收藏 3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6/[/size][/URL] 月亮上来了,如水月光笼罩在丘陵沟壑,山野陡然开阔了许多。 两个人影从山上下来,沿着两旁长满齐腰深茅草的一零一小道,拖着长长短短的影子,一前一后迎面走来。这是两个刚刚换哨的越南士兵,黄绿色军服敞开怀,倒挂着长枪,一副下岗后懒散拖沓的模样。他们越走越近,领章上的军衔在溶溶月色中隐约可见。走在前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6/


月亮上来了,如水月光笼罩在丘陵沟壑,山野陡然开阔了许多。

两个人影从山上下来,沿着两旁长满齐腰深茅草的一零一小道,拖着长长短短的影子,一前一后迎面走来。这是两个刚刚换哨的越南士兵,黄绿色军服敞开怀,倒挂着长枪,一副下岗后懒散拖沓的模样。他们越走越近,领章上的军衔在溶溶月色中隐约可见。走在前面的是个高个子上等兵,走在后面的估计是个新兵,个头偏矮,不时东张西望。

我轻轻打开保险,抬起枪口,将标尺调到五十,蹲姿瞄准,准星牢牢地锁定在走在前面的上等兵的胸口上。我知道小道的另一边有另外一支枪口正在对准矮个子新兵,瞄准的人是胡建国。

越境前,特务班就根据任务需要进行分组:李立功、邱连金和刘去桂为捕俘组,负责突袭俘虏目标;我和胡建国为掩护组,在必要时用精准的单发点射击伤目标,防止可能对捕俘手的伤害;廖洪明、王雷鸣和金昆利用五六式冲锋枪的火力优势组成火力组,担任外围警戒,在敌情突如其来时提供火力保障,阻击外围援敌;就这样,里中外三层的捕俘网拉开了,一旦目标落入网中,插翼难飞。

越兵越来越近,“噗啦噗啦”,肆无忌惮的的军靴拖踏声在安静的小路上异常响亮,我知道,只要他们在往前走多十几步,捕俘组就要收网了。

突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走在前面的高个子兵仿佛预感到什么,疑心重重地停下脚步,回头冲新兵喊了几句,便摘下肩上的AK47突击步枪,“咔嚓”一声顶弹上膛,然后端着步枪警惕地瞵视着小道两旁茂密的茅草丛。矮个子兵吃了一惊,忙不迭赶了上来。虽然距离还有二十来米,可我已经能够感觉到高个子越兵忐忑不安的警惕神态。这里是米西山口下坡处,高地山麓,各种野生灌木非常旺盛,就是两米身高的大个子潜伏其中,只要不发出身响,也很难发觉。

难道我们的埋伏出现了什么纰漏?

但到口的肥肉是不可能让他溜走的,如果出现了敌人掉头就走的情形,李立功的微声冲锋枪会毫不迟疑地开火,击伤抓捕。当然这是被迫之举,背负一个受伤的俘虏越境返国,难度可想而知,这要比我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伏到米西山麓麻烦多了。

上等兵的枪口向左,新兵的枪口往右,从小道边的岩石到藩茂的草丛,一点点移动。

我的呼吸几乎停止了,唯恐细微的气息都惊动这两个如老鼠般谨小慎微的越南兵仔。这是个非常辣手的时刻,越南兵还没有进入布置好的口袋,距离过远,不利于捕俘组突然袭击。因为这样目标有足够的时间反应,不管哪一方抢先开枪,都会惊动山上越南边防哨卡的守军。如果一零一小道被高地火力封锁,仅凭区区几把五六式冲锋枪,是难以全身而退的。

事前在特务班捕俘分工会上,廖洪明再三强调,捕俘行动能否成功,关键在于能否做到隐蔽,隐蔽潜伏,隐蔽接近,隐蔽抓捕,隐蔽撤退。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许抢开第一枪,哪怕是被流弹击倒。

高个子上等兵又小心翼翼向前迈进一步,突然枪口压低,指向瞄姿潜伏在草灌深处的我,几乎和我半自动步枪上仰的枪口对准成一条直线。

我头“嗡”地炸响了,心跳狂乱,遂屏气敛息,按在板机上的食指一点一点发力……越南士兵黑洞洞的枪口慢慢移开了,朝小路前方指去。我勾在扳机上的手指也松弛下来,冰凉的夜里却感觉到豆大的汗水从“哏哏”跳动的鬓角滲流下来。

高个子兵终于收起枪,挎回肩上,挥手冲新兵喊道:“等色!等色!”(越南话:不用怕),然后掏出纸烟和火柴,“唰”的点上一根,美美地吸了一口。

我松了口气,暗暗庆幸没有鲁莽开火,否则一切情形都将发生逆转。至于刚才高个子兵为什么变得那么敏感,到底是他发现了异常的动静,还是平常人所说的危险即将来临时的第六感觉?这我就不得而知了。战场上的事千变万化,防不胜防,只能随机应变了。

矮个子新兵却未像上等兵那般完全放弃警戒,依旧模仿着他刚才的动作,举起长枪上下晃动,朝对面的野草丛里四处寻找瞄准点。然后,也一个定格,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十几米外一块黑岩石旁那一簇茂密的灌木林。我心一紧,那里正是胡建国潜伏的方位,事前他和我一左一右埋伏在小道两侧,和目标形成一个攻击夹角,戒备掩护捕俘组的抓捕行动。但随即我就放松了,因为我看到,高个子兵还在贪婪地享受着卷烟的味道,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啪!”

一声枪响划破了长长夜空,在我的耳膜里却犹如晴天霹雳一样震撼。

这是谁开的枪?还没收网谁开枪?该死,这会彻底暴露我们行踪的。

越南新兵哀嚎起来,左手捂住腹部,呻吟着弯腰趑趄两步,用枪托撑住地面勉强站稳了,五官都拧到一块,面目狰狞,非常可怕。高个子兵触电般扔下烟头,手忙脚乱地从肩上取枪。

受伤的越兵幡然醒悟,想跑却跑不动,便用右手吃力地举起步枪,但无法瞄准,便慌乱开枪,顷刻枪口喷火,“哒哒哒”的子弹咆哮着划向夜空。

情况紧急。

我毫不犹豫地将枪口移到新兵身上,扣动了板机。“嘣”的一声,我感觉到枪口火光一闪,微微震颤了一下,越兵的胸口喷出了一束血花,几乎同时,草丛里火光喷发,“咔咔咔”的短点射将上等兵打成了马蜂窝,但枪声没有我的步枪声音大,有点沉闷,估计是捕俘组的微声武器开火了。可惜迟了一步,如果第一枪是他们发出的,或许就就是另一种结局了。但这怪不得他们,根据预定的计划,必需是目标进入口袋以后再实施抓捕,确保万无一失。但既然已经有人打响了第一枪,兼又引发了越兵疯狂的乱射,早已暴露了捕俘企图,此时不果断开枪更等何时?草丛里的火光尚未熄灭了,茂密的茅草便如波浪般“泼辣辣”分开,捕俘手如猛虎下山直扑向我这一侧惊慌失措的越南上等兵,首先跃出的正是李立功。

所有的情形都在一瞬间发生,尽管高个子越兵摘抢的速度很快,但李立功的速度更快,顷刻间已经扑到达他面前。

我立刻松开扳机,停止瞄准。在这时候,只有看捕俘组的表现了。

由于敌方还没有进入捕俘网,这时候冲出来抓捕活口是很危险的,只要对方训练有素,绝对有能力在三秒半钟的时间内完成摘枪、打开保险、上膛和击发的全部动作,而越兵距离捕俘组隐蔽的空间直距,足足有二十米之远,三秒半的时间,能接近就不错了,要想在目标开火之前制服对方,这是要冒极大风险的。

看样子李立功已经奋不顾身了,突如其来的走火,打乱了整个捕俘的进程,为了制止矮个子兵胡乱射击惊动高地边防哨卡的越军,李立功被迫击毙了他。但如果第二个越兵被击毙,整个捕俘计划便告流产。

就在李立功接近目标的一瞬间,一串火焰向他喷射而来,但仓促间枪火晃动不定。李立功摇晃一下,继续扑上,勾拳、掰腕、错骨、锁喉,擒拿动作凌厉迅猛,瞬间控制住了上等兵。越兵疯狂挣扎,哇哇嚎叫,邱连金补了上来,在他下巴用力一托,“咔嚓”一声,越俘下颌脱臼,顿时半张着嘴直哆嗦,口水和血涎不断从嘴角流出,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除了火力组成员继续在外围警戒外,所有的人都迅速聚拢过来,将俘虏反手捆住,然后和死尸一起迅速拖入茅草丛中。但现场已经无可挽回地暴露了——枪声,越兵的嚎叫,还有小道上喷溅开来的血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