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1979 老兵:1979 第三章 泡病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6/


每天凌晨起床号一吹,军营里的小伙子们都像上了弹簧一样从木板上蹦起来,动作迅捷,叠被,洗漱,如厕,着装,出操……统统在二十分钟内搞掂,偌大的兵营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只有训练场里整齐的队列传来此起彼落点名报数的吆喝声。

“一班报数!”

“一!” “二!”“三!”……“十!”

“二班报数!”

“一!” “二!” “三!”……“十!”

“三班报数!”

“一!” “二!” “三!”……“九!”

罗排长的脸沉了下来,将眼光转向廖洪明:“三班长,谁没出操?”

一向果断迅猛的廖班长却显得有点无可奈何:“报告,还是胡建国。”

我愣了一下,又是这小子,胆子不小啊,全班就他一个人躲在营房里不出操训练。胡建国在三号床铺,屋子的中间位置,和我位于墙旮旯的床位隔着好几个睡铺,平时也没怎么留意他,只觉得他个性比较孤僻,而且隔三差五病病蔫蔫的,总能找个理由赖在床上,似乎大战临近秣马厉兵的紧张气氛和他毫不相干。

罗排长皱起了眉头,看来对胡建国并不陌生,问道:“他肚子痛还没好?”

“报告,昨天的肚子痛已经好了,他说今天是头疼。”廖洪明悻悻说道,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队伍里哄然大笑。胡建国泡病号,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就为他的“病情”,连队卫生员蔡小锋和副指导员周凯最近频频光顾我们的营房。

“笑什么?”罗排长黑着脸吼道,“有什么好笑?”

“立正!”廖洪明迅速扫了一眼有点凌乱的三班,厉声吆喝道,“向左看——齐!”

大家噤若寒蝉,挺胸立正,队伍里一片鸦雀无声。

罗排长怒犹未息:“三天病两遭,还当什么屌兵?!三班长和我回营房,三班副带领新兵继续训练。”

队列慢慢散开,一天艰苦的步兵体能和战技训练又开始了。我盯着罗排长和廖班长远去的背影,心里啧啧称奇,真是人不可貌相,想不到个子矮矮墩墩的胡建国竟能让二排的两位大哥一个头两个大?不过又不免替他担忧,这场南疆烽火已是不可逆转的历史事件,部队参战也是迫在眉睫,如果在这宝贵的有限时间里没有学会最基本的战术动作要领,到了战场无疑将是一个活靶子,难道胡建国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打靶归来,却见到指导员胡书怀坐在胡建国的床头边,似乎正在和他谈心,坐在一旁的还有排长罗水生和三班长廖洪明,他俩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大家愣了一下,赶紧端正衣帽,准备敬礼。廖班长冲大家摆摆手,归营的战士们互相吐了一下舌头,放轻了脚步各自走向自己的床位。

胡指导员抬头看看这些浸透汗水和裹满泥巴的小伙子,一个个晒得皮肤黝黑,练得筋疲力尽,但却龙精虎猛,显得特别有战斗力,顿时动了感情,对病病恹恹躺在床上的胡建国说道:“建国啊,玉不琢不成器人,铁不炼不成钢,部队就是个革命的大熔炉,一定要树立起把自己锻炼成一块革命钢铁的信念才行。你看看你们班的杨少廷战士,在训练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掉下山沟后不但毫不退缩,还主动要求归队训练,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这是什么斗志?这就是保家卫国的革命斗志!”

我听得一清二楚,想想之前不是通宵泡吧就是溝女蹦迪的日子,顿觉汗然。

胡建国还是一副烂泥巴扶不上墙的模样,蒙着被子闷声闷气地应答到:“指导员,我真的不舒服,头晕,恶心,还胃疼,我打小就身体不好……其实我也挺难过,不但辜负了首长的关心爱护,可能也打不了战了。”

胡书怀的脸终于沉了下来:“胡建国同志,有病可以医治,但如果病根出在思想上,那就不是几粒药片的问题了。你先休息吧,好好想想我刚才说过的话。”说完戴上解放帽,大步流星地走出兵营。

罗排长赶忙站起来跟上去。

廖洪明霍地站起来,指着胡建国,气得脸都出现了猪肝色:“你,你……你把三班的脸丢尽了,你这是在给一连的红旗抹黑!”

气咻咻地来回几趟之后,廖班长对胡建国吼道:“你明天到连史室去,去看看二营一连那些革命英雄的名字和照片,再看看你自己,配不配做一名英雄连的战士?!”

胡建国哼哼道:“班长,明天头不疼我就去看看。”

碰到这样的窝囊兵,魁梧威武的廖班长也是束手无策。吃饭的时候,他居然要求我去做做胡建国的思想工作。

“我?”我吃了一惊,连指导员都说服不了的思想政治工作,岂是我一个毛头小兵所能胜任的?

“如果是半个月前,我不会叫你去的,”廖班长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说道,“可自从你那次受伤以来,你他娘的就像脱胎换骨一样,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不但枪法突飞猛进,说话做事也挺有主见,你去试试,我不会看错人的。”

“再说了,”班长看看饭堂密密麻麻埋头吃饭的战士,压低声音道,“现在形势逼人,大家都在写请愿书,个个豪言壮语要上前线杀敌立功,就胡建国一个人在拖后腿,这样下去迟早会成为部队的反面典型的,如果搞出个全连通报他娘的这三班的丑就丢大了。”

我顿时豪气勃发,拍胸道,“班长,你不用说了,这事就包在我身上!”自从变成杨少廷加入三班以来,这位德、智、体、纪、技全面优秀的老班长以其一贯严整的军容、令人叹服的作战技能早已成为了我心中的偶像,今天我的偶像如此寄重于我,怎么说我也义不容辞。

海口是夸下了,可怎么做倒是让我费了一番思索。

在部队,有三种兵是让人头疼的:一种是剌头兵,这种兵不怕领导,不守纪律,敢提意见,但大都有军事技术好,兵龄长、勇敢耿直的特点,平时部队不好管却又不能不留着用;二是高干兵,这种兵的毛病很多人耳熟能详,他们有背景,有前途,平时优越感强,说话做事往往不将基层官兵放在眼里,还不时嘲笑一些乡下来的农村兵;三就是窝囊兵,这种兵说白了就是胆小鬼,贪生怕死,吃不了苦打不了战,大都是抱着混混的态度来到部队,一听到艰苦训练流血牺牲就成了缩头乌龟,任凭怎么敲打都没什么反应。

以上逐一分析,胡建国就属于窝囊兵的这一号。我又了解了他的一些家廷背景,胡建国在家是独生子,这位来自河北石家庄的兄弟家境蛮不错的,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烧了一口砖窑,还雇人跑运输。

难怪会这样。我暗忖到,他分明就是未来老板的接班人,换成是我,说不定也是这副屌样,都巴不得早点退伍回家当少爷去了。

找到了病根,就要对症下药。我考虑再三,还是在一个飞霞满天的傍晚,约了胡建国来到营地外小溪边的那块大青石板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聊起家常。

都是兵仔,彼此也没什么戒心,一来二去,话匣子就打开了。

胡建国倒也直言不讳,说道,杨少廷,我也明白你的意思,说句老实话,我可不想当什么战斗英雄,也不想整天过这种爬摸打滚的日子,家里就我一个独子,生意又忙得不可开交,我想早点回家帮帮忙。

我担心道,你这样做恐怕会被连里通报批评的,弄不好还会捅到营部,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无所谓啦。胡建国吹出一个烟圈,满不在乎地说道。我揣摩到了他心里有句没说出来的话:再怎么处分,也比死在战场上强。

我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说:“你想过没有,部队里吃军粮的有你这种想法的何止一个?谁不想回家娶媳妇养老人?可要是装装病耍耍赖就能得逞那部队就没人打仗了。俗话说,枪打出头鸟,你猜猜,如果我是部队首长,我会怎样处置你?”

胡建国怀疑地看着我:“怎样处置?”

“第一个派你上战场,”我说,“一来惩一儆百,做到令行禁止;二来用实战锻炼你,火线成才。”

胡建国的脸抽搐了一下,被我的话吓了一跳:“不会吧?”

我冷笑一声,说道:“有什么不会?越怕死的人越先死,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再说了,你现在不抓紧时间学点作战本领,一旦上了前线怎么办?恐怕你和兄弟们凯旋归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胡建国将烟头狠狠地摁熄在石板上,抱着头没吱声。

该说的话都抖搂干净了,即便没效果也算尽力了。我心里一阵轻松,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胡建国霍地站起来,追了上来:“杨少廷,明天我出操,出操!”

我大喜过望,立刻搭着他的肩膀往回走。

不经意间见到胡建国的脸色有点苍白,心里头突然有些不安,暗想:第一个派他上战场?我也是说说而已,应该不会出口成真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