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六节 夜袭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妈的,跑得还真快,一个个都他妈属兔子的”,看着如潮水般撤退的倭军步兵,龙天恨恨地骂了起来。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等消灭了关内的倭军骑兵之后,他就该领着大队人马向关外发起冲锋了,这是最后的决战,为此他很是期待着能亲眼目睹“宜将剩勇追穷寇”的豪迈景象,没想到他刚刚把队伍组织起来,倭军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

王小柱恰在此时触了个霉头,他跑到了龙天面前请示道:“首长,追不追呀?”。

“追?追你个大头鬼啊,你要是属老虎的你就去追吧”,龙天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泄呢。

谁知王小柱真的就是属虎的,一听龙天发话,他抄起冲锋枪,招呼着警卫连战士就要往外追,结果又被龙天臭骂了一顿,心里感到十分委屈,“首长的命令还算不算数呀?”,王小柱低下头轻声地嘀咕着。

整个乌岭关战斗中只有一个序列的武警没有参加,那就是带来的五十名侦察中队的战士,本来根据龙天的作战计划,他把这五十名战士安排在了关口两侧的树林里,为的就是防止倭军步兵爬坡迂回攻击,没想到倭军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就在机枪班的火力打击下自行撤退了,为此侦察中队的战士们也很委屈,眼看着关内关外热闹得和过年一样,而他们却只能呆在树林里休息,眼巴巴看着机枪班的战友在卖力地开火,几个试过AK47的侦察兵非常“友好”上前要求替换他们,不过都被客气地拒绝了。

这场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的乌岭关保卫战,随着夜幕的渐渐降临暂时告一段落,晚餐是面饼加马肉,马肉管够,反正关里的山道上有的是,随便拿刀割一块就行了,吃过晚饭之后,龙天安排了两道警戒哨,然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卫所里总结白天的战斗。

“首长”,王小柱又跑了进来,还是满脸兴奋的神情,看来是白天的霉头还没有触够。

不过这次龙天并没有骂他,下午那次他是被倭寇气晕了头,所以现在看见王小柱进来,龙天很真诚地向他道歉,听得王小柱眼泪汪汪的,感动啊。

“首长,张小海回来了,你猜猜他有什么收获?嘿嘿”,王小柱兴奋地说道。

张小海是侦察中队的副中队长,随着龙天一块儿到乌岭关来的,晚饭后龙天安排他出关,去侦察一下附近有无敌情,也是刚刚才回来,他找不到龙天,不过正好碰到了王小柱,立即就将侦察到的情况说了一遍,王小柱才匆匆忙忙地赶到龙天这儿来了。

龙天眼前一亮,看见王小柱异样的眼神,他感觉其中必定大有文章,所以不由分说带着王小柱立即赶到了关隘上,找到了张小海。

“首长,好消息啊,白天的那股倭寇正在十公里外的地方安营扎寨,估计应该是在等援兵呢,我们要不要。。。。。。”,张小海做了个砍头的手势,然后和王小柱一样,两人眼巴巴地等着龙天的反应。

龙天先是心中一喜,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了下来,他当然想收拾掉这股轻装冒进的倭寇,不过毕竟白天的战斗这股步兵并没有多大伤亡,机枪班的火力也并没有损伤他们的元气,三千步兵至少现在还有两千五六百人,要吃掉他们谈何容易啊,朝鲜兵?龙天怕是指望不上了,自朝倭开战以来,他对朝鲜士兵的战斗力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让他们上不坏事就已经要烧高香了。

不过如果仅仅用自己手中的一百五十名武警战士,想吃掉近三千的倭寇,这胃口也未免太大了点,弄得不好吃不下又吐不出,会活活被撑死的,想到这里,龙天一个人沿着关墙在踱步,脑子里一直在默默地思索着。

“有了”,龙天突然眼前一亮,顿时计上心来,因为他看见了警卫连战士身上带着的“秘密武器”,情急之下竟然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张小海,这回得看你的了,你必须要给我打头阵,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否则整个计划就得泡汤了”,龙天拉过张小海,在他的耳边低声地嘱咐着,张小海连连点头,满面笑容地集合队伍去了。

“王小柱,重头戏还得你来演啊”,龙天又拉过王小柱,照旧耳语了一番,王小柱也是眉开眼笑,下关集合警卫连去了。

“还有你,野蛮女友”,龙天突然间笑了起来,因为他想起了下午和她打的那个赌局,很明显龙天赢了。

不过他这一笑倒把全顺姬羞得满脸通红,在她看来下午的赌局她输了,既然输了就得认罚,一听龙天叫她,全顺姬以为是要她履行“赌约”了,所以迟迟不肯走到龙天的身旁,等她终于鼓足了勇气,微闭着双眼走到龙天面前的时候,却发现龙天并没有要吻她的意思,而是让她去找崔连忠,让他尽快集合一千名强壮的士兵,带上弓箭跟随队伍出发。

乌云遮住了月亮,山风呼啸而过,掠过了山林间的草木,发出了烈烈的响声,乌岭关外的官道上,悄然行进着一支长长的队伍,他们保持了高度的缄默,没有一个人说话,只听见因急行军而发出的沉重呼吸,偶而也会传出一两声低沉的咳嗽,不过他们的行踪还是被敏锐的夜鸟察觉了,“扑楞楞”地从树上飞起,发出了凄厉的鸣叫。

十公里外的无名山脚下,矗立着两片连绵的营帐,两片营帐隔着二十几米的距离,营帐内闪动着火光,还有或坐或立的人影,营帐布置得井然有序,各帐间相距都在两米左右,东西南北中的五个方位上点着熊熊的火堆,将夜幕下的无名山脚照得通亮通红,每个方位都设置了双岗,挎着长刀的哨兵在警惕地望着四周,还有两队巡逻的士兵在各帐间来回地游走着。

趴在小土坡上,龙天贪婪地用望远镜在观察着倭军营帐,一边看一边咂巴着嘴,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了,在他看来,今天晚上又有一道“盛宴”要开席了,要不是时辰尚早,他早就想敞开肚子“大吃一顿”了。

小土坡下蹲着一千多人的队伍,所有人的心都在嘣嘣直跳,有人兴奋,有人担心,也有人害怕,不过害怕的都不是武警战士,在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求战的渴望与激情,看得出来下午的战斗战士们还没有打过瘾。

“差不多了,张小海,看你的了”,龙天抬手看了一下手表,夜光表的时针指向了午夜两点,再看远处的倭寇大营,基本上已经没有亮灯的营帐了,估计经过一下午的折腾和惊吓,倭军们都已经睡得七荤八素了。

张小海没有说话,他坚毅地点了点头,手一招,五十名侦察中队的战士弯着腰身朝着倭军大营在悄然行进,距大营还有五十米的距离时,侦察中队分成了两拨朝着各自的目标在匍匐前进,尖兵一直趴在了倭军哨兵的眼皮子底下。

龙天的心开始剧烈地狂跳起来,握着望远镜的双手也开始有些颤抖了,心提到了嗓子眼,今晚行动的成败在此一举,如果侦察中队的行动被倭寇察觉,那么整个夜袭计划将立即取消,龙天会果断地率军返回乌岭关。

天上的几朵乌云缓缓地飘动着,慢慢地将月亮揽入了怀中,整个大地顿时又暗了下来,红外线望远镜里突然出现了几十条迅猛的人影,他们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着各自的目标猛扑过去,捂嘴抹脖,这是龙天亲自传授给他们的,很显然侦察中队的战士们都已经领略到了其中的精华所在并运用自如,他们悄无声息地用匕首快速解决了大营外的哨兵,然后朝着营中的倭军巡逻队扑了过去。

“王小柱,看你的了”,龙天用肘部轻轻碰了碰身边的王小柱。

王小柱也点了点头,手一挥,八十名警卫连战士沿着侦察中队行进的路线,快速地朝着大营直插过去,也是分成了两拨,每拨对付一片营帐,到了这个时候,龙天已经不再担心什么了,望远镜里非常清晰地看到了最令人激动的时刻。

岗哨和巡逻队都已经被侦察中队的战士解决掉了,处理得干净利落,而后这五十名战士又快速地朝南面开进,并迅速抢占了制高点,堵住了通往南面清州牧的道路,王小柱领着八十名警卫战士快速地插进了大营的外围,每人手中举着一个正在冒烟的黑不溜湫的家伙,一掀帘门就往里扔。

松下康夫今晚的心情很不好,白天的战斗丢了两千骑兵,又伤亡了五百多步兵,更让他气愤的是竟然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到,半个小时的战斗下来,带来的五千兵力折损了一半,想起来就让他恼火,恼怒之余又非常疑惑,那道树立在关外的“火网”他一直想不明白是什么东西,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非常厉害的“火器”。

虽然有过下午的惨败,但松下康夫并不想撤回清州牧,只是派出了使番到清州牧向山田铃木求援,根据他的估计,乌岭关守军的人数并不多,还不至于发动大规模的反击作战,所以松下康夫现在只能等,等后续的重装部队赶上来,他们拖着为数不少的火炮,对付火器当然必须要用火器,“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嘛。

想着想着他的倦意上来了,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之后,他准备宽衣就寝,不过就在他准备吹灭烛火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帘门动了一下,随后一个冒着白烟的不名物体“咕噜噜”地滚了进来,一直滚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东西?”,松下康夫顺手捡了起来,只见这东西甚是怪异,一根圆形木柄,头上还包着一圈铁皮,木柄的尾端还在“咝咝”地冒着白烟,借着烛光,他放在眼前准备仔细观察一下这个不明物体。

这是松下康夫在这个世界上所呆的最后一夜,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轰”一声巨响,松下康夫从此便与这个世间挥挥手,极为不甘地说了一声“撒幼那拉”。

给松下康夫“送别”的是王小柱,当他率领警卫战士插入大营时,意外地发现有一间帐篷内还有火光,王小柱偷偷地往里瞄了一眼,发现这间大帐篷里只有一个人,“应该是个大官啊”,王小柱心中暗道,所以想都没想就把松下康夫给“超度”到地狱去了。

手榴弹,这就是龙天的“秘密武器”, 这是一种能攻能防的小型手投弹药,由弹体、装药和引信三部分组成,它使用广用量大,在战场上能大量杀伤敌方的有生目标,而且手榴弹由于体积小、质量小,所以携带和使用起来都非常方便。

从二月初战备令发出之后,龙天就一直在研究手榴弹的制造问题,主要还是山洞里那成箱的TNT炸药提醒了它,老让TNT躲在山洞里睡觉也不是个事儿,所以龙天找来了木匠、铁匠,他先在电脑上绘制出了手榴弹的图纸,而后再与工匠们精诚合作,很快就把弹体给弄出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马雯婷和小梅等兵工厂的同志了,反正临出发前,一千颗手榴弹就已经装箱出厂,警卫连的一百名战士在扔了七天的教练弹后,终于很荣幸地每人扔了两颗实弹,剩下的八百颗全都带到了朝鲜,本来是为了防身用的,没想到在今晚的夜袭中派上了大用场。

“轰,轰,轰。。。。。。”。

手榴弹在倭寇的大营里此起彼伏地炸响,营地里燃起了一片熊熊的火光,火光照亮了半个夜空,耳边到处充斥着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衣不蔽体的倭军士兵在火光中狼奔豕突、夺路而逃,不过通往清州牧的道路已经被侦察中队给堵死了,五十支唧筒式马枪、五十支54式手枪,构筑成了一道要命的火力网。

张小海领着五十名侦察战士切断了倭军的退路,一通火力招呼之后,将南逃的倭寇又给挡了回去,茫茫夜色中倭军慌不择路,被战士打死的、拥挤踩踏而死的不计其数。

警卫连根据龙天的指示,每人扔完了四颗手榴弹之后,又快速地撤回了小土坡,一个个大呼过瘾,战士们磨拳擦枪,恨不得立即重新又杀将回去,不过接下来的任务是朝鲜士兵的,崔连忠根据龙天的命令,在倭寇大营炸响后,立即就在北面摆开了弓箭密集阵,一千名朝鲜士兵抡圆了胳膊,满满地张开了铁弓,铁制的箭头在月光下闪着逼人的寒光。

“崔连忠,你还等什么?”,野蛮女友将龙天的指令翻译成了朝鲜语。

崔连忠叽哩咕噜了两声之后,手中宝剑一挥,“嗖,嗖,嗖。。。。。。”,箭风夹带着山风呼啸着刮向了北逃的倭军士兵,耳边又响起了绝望的惨叫声,弓箭密集阵的威力非常惊人,丝毫不亚于龙天的排枪阵,箭风所到之处,有生目标纷纷倒下,朝军摆成的弓箭“密集阵”又将北窜的倭军给拦了回去,场面顿时乱作一团,无数倭寇死在自己人的踩踏之下。

经过这一连串的突然打击之后,倭寇终于醒悟了过来,他们发现北面的力量是最强大的,无论如何也不可逾越,而南面的枪声则要稀疏许多,估计堵截兵力相对要小得多,于是在经过了短暂的惊慌失措之后,狡猾的倭寇终于将南面作为突破口,上千倭军士兵对着侦察中队的防线发起了自杀式的冲击。

乌云又一次遮住了月亮,天空顿时又黑暗了下来,由五十人组成的防线终于没能挡住如潮水般涌来的倭寇,在打光了随身带来的子弹之后,侦察中队选择了回避,当然这也是事先就安排好的,只要打光子弹就撤,给倭寇让出一条逃生的路,龙天并不想一口吃光全部的三千倭军,留一部分人回去传递一下乌岭关的战情,可以起到威慑和迟滞敌方后援的作用。

龙天派了二十名武警战士,象征性地追击了两三千米,才得胜返回,打扫战场的任务又一次落在了朝鲜士兵的身上,武警战士们则忙着擦枪和休息,象打扫战场这种“简单任务”朝鲜军还是可以胜任的。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回程的官道上,响起了嘹亮的歌声,歌声划破了夜幕中的宁静,歌声也惊起了林间的飞鸟和走兽,凯旋而归的武警战士们唱起了胜利的歌声,而在他们的身后,一千朝鲜士兵正忙忙碌碌地打扫战场,忙得不亦乐乎,忙得热火朝天。

野蛮女友拉了拉龙天的衣袖,两人有意磨磨蹭蹭地掉了队,看着队尾战士的背影,龙天找了块路边的石头坐了下来。

“野蛮女友,怎么了?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龙天被全顺姬的举动给弄糊涂了。

全顺姬低着头,缓缓地走到了龙天的身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终于羞涩地开了口,“首长,你赢了,这儿没人,你,你,你可以。。。。。。”,话音刚落她闭起了双眼。

月光下的全顺姬真的非常漂亮,非常迷人,明眸浩齿,亭亭玉立,皎洁的月光柔和地披洒在她苗条的身材上,龙天不禁为之怦然心动。

“先欠着吧”,龙天突然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此情此景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另一个世界的女友钱艳薇,心情顿时一落千丈,四个字说完之后,掏出口袋里的香烟,埋头抽了起来,口中吞云吐雾,心中浮想联翩。

等龙天和野蛮女友慢腾腾地回到乌岭关时,时间已接近凌晨时分了,王小柱焦急地等在关外的路上,刚刚得胜返回的时候,王小柱由于兴奋过度,竟然把自己的警卫职责给忘到爪哇国去了,打听之后才得知龙天与野蛮女友在一起,王小柱本想派两个警卫战士沿路寻找,不过突然间他想起了下午龙天的那个“赌局”,再与眼前两人的“意外掉队”一结合,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

“嘿嘿嘿,还不好意思哪”,看着龙天和野蛮女友并排走来,王小柱嬉皮笑脸地说道,月光下他很清楚地看到野蛮女友一脸的羞怯。

“去,去,去,瞎起什么哄,滚回去睡你的觉去,小毛孩子”,龙天忍不住开口训了几句。

“是,首长”,王小柱敬礼之后一溜烟地跑开了,“嘿嘿。。。。。。”,他边跑边笑,很快就溜进了关门里。

“这小子,以后再收拾你”,龙天轻轻地骂了一句。

转头再看身边的野蛮女友,被王小柱一番嬉笑之后,她把头低到了胸前,双手情不自禁地捂住了火烫的双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