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九章 重上战场 之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钢铁八团的指战员们各就各位,一班长抱着红旗和高长河等全连战士注视着兄弟俩,两人抱着机枪严阵以待,随着团长“冲!”的命令,全团战士如离弦之箭向敌人的阵地冲去,“冲啊!”的呐吼声响彻云霄,兄弟俩手中的机枪喷射出怒火,率领一连的战士们扑向敌人,前进的道路上必然会有牺牲,但奋勇当先的勇士们踏着烈士们的血迹不顾一切地勇往直前,复仇的火焰如同飞舞的长龙扫向敌人,战士们冲进了敌人的战壕,由下至上发起最后的冲击,敌人的子弹和手榴弹如同雨点般落下,但战士们无所畏惧地在纵横交错的战壕里对敌人采取了近距离的搏杀,敌人虽然没有后退,但正义和复仇的枪声将侵略者永远送进了地狱……

兄弟俩率领一连战士冲锋在前,机枪没子弹了,抽出手枪射击,然后又抓起敌人的枪支将侵略者送进地狱。攻击、攻击、向上攻击、将红旗插上主峰是一连的使命,前进、前进、这是中国军人永远不屈的信念;向前、向前、这是中国士兵永远拥有的军魂。一连如同锋利的剑尖直插主峰峰顶,两翼的战友们如同剑风将顽抗的敌人风卷残云般地消灭,剩下的残敌只能向另一面山坡败退,兄弟俩和战士们冲上主峰趴在战壕中向山下逃窜的敌人射击……

一班长高举着红旗向峰顶冲去,“哒哒哒”的枪声中,他扑倒在了峰顶前……

“班长!”高长河呼喊着冲上前,没有任何犹豫地从班长手中接过红旗,高举着冲上去插在了高高的峰顶,“哒哒哒”的枪声中,他的身躯微微颤动后屹立在了红旗旁,如同雕塑般永远微笑着、护卫着这面胜利的旗帜……

战士结束,枪声停息,老山主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高长河!”兄弟俩呼喊着冲上峰顶,抱起高长河和一班长放在一起,立正敬礼。王小伟忽然觉察到了山坡下的动静,猛地将哥哥推倒在地,“哒哒”的枪声中自己却扑倒在了哥哥的身上,战士们手中的枪口冲着一名装死的敌人射出了仇恨的子弹……

王大伟坐起身抱着弟弟呼喊:“小伟、小伟!”

“哥!”王小伟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小伟,弟弟!”王大伟抱着弟弟呼唤……

卫生员冲上来给王小伟检查,他前后腰间两个对穿的枪眼在冒血,卫生员迅速用纱布封堵住伤口,用绑带缠住。

战士们围上来呼喊:“排长,排长!”

团长他们冲上来急问:“怎么样?”

卫生员把着王小伟的脉:“心跳还有,赶紧送后方医院,我先给他打两支强心针。”

团长急促地:“通讯员,向师长报告,钢铁八团已拿下老山主峰,速派飞机抢救王小伟和所有伤员。”

通讯员立即发出了呼叫。

副团长:“快,快把他送下山。”

王大伟见卫生员已打完针,抱着弟弟奋力站起身,却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团长他们急忙抱过王小伟,同时向王大伟的脚上看去,他咬牙抱着左脚解开鞋子一瞧,脚后跟已经错位。

卫生员一看,吃惊地:“啊,脚后跟骨折。”赶紧给包扎……

王大伟:“别管我,快把小伟送下山。”

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跑了上来,团长抱起王小伟放在担架上叫道:“快,送下山,飞机就要来了。卫生员,把大伟也抬下去。”

卫生员抱起王大伟放在担架上,兄弟俩都被抬着向山上跑去……

团长:“把伤员和烈士都送下山,快!同志们,立即进入阵地,防止敌人反扑。”

战士们迅速进入了阵地……

救护人员将伤员抬到山脚下的一块空地前,王大伟坐着抓起弟弟的手呼喊道:“小伟,坚持住,我是哥哥,你一定要活下去。对了,还有秀梅,她在等着你回去。”

两架直升飞机飞来,盘旋着降落,李秀梅和医务人员跳下飞机,她一眼就看到了王大伟,跑过来喊道:“大伟哥,你受伤了。”

王大伟吼道:“快救小伟,”

“小伟?”李秀梅扑到王小伟跟前,哭喊道:“小伟,小伟!”

王大伟:“别哭了,快抬上飞机。”

救护人员把兄弟俩送上同一架飞机,其他伤员全部送进机舱后,两架飞机先后起飞,离开了四周还有枪声的老山前线,向医院飞去……

机舱内,一名医生给王小伟检查后,翻看了一下他衣服口袋上写着的血型,急促地:“快,AB型血浆。”

李秀梅打开一只药箱拿起一包包血浆观看,急得:“没有了。”

王大伟挽起衣袖叫道:“我这里有呀,快呀,直接输给他。”

医生:“你是AB型?”

王大伟:“我身上的血都是他的,他是我弟弟。”

李秀梅从药箱里抓起输血管,一针就扎进了哥哥的血管,然后又抓起另一头的针头扎进了弟弟的血管,哥哥血管里的热血直接输入到了弟弟的血管中……

医生:“控制时间,不能超过400CC。”

王大伟:“他要多少给多少。”

“要多少我知道,看看你的伤。”医生查看了一下他的脚伤说:“你的伤也很重,到医院后必须马上手术。”

王大伟急得:“我又不会死,你先救他就行了。”

李秀梅抓着王小伟的手,坚强地:“小伟,我是秀梅,你不会有事的。我爱你,我永远爱你。小伟,你听到没有?”

王大伟叫道:“小伟,我是大伟哥,我是你哥哥,你要活着,听到没有?”

医生惊异地:“你俩就是五年前的战场兄弟?”

正在给其他伤员检查包扎的两名医务人员也惊奇地望了过来。

王大伟流下了热泪:“医生,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活他。李护士,他不会死的,他深深地爱着你,你叫呀,你快叫他呀。小伟,你的秀梅在这里,哥哥也在这,你一定要活着。”

李秀梅流着泪:“小伟,我和大伟哥都在这,你一定要活着。”

二十分钟后,直升飞机降落在师部医院的坪里,由于兄弟俩的输血管相连,两人被一起送进了手术室,重新输上血浆后,才拔下哥哥手臂上的针头,两人同时做手术。医生检查王大伟的脚跟时却吃了一惊,结论是骨头破裂,需装上钢钉,他可不管医生在自己脚上做了些什么,躺在手术台上偏着头瞧着医生忙碌着给弟弟动手术,并急得直问有没有危险,医生最后告诉他,弟弟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时,他才松了口气。望着弟弟被推出去后,他才想起自己的手术怎么比弟弟用的时间还要长,急得他如同热锅里的蚂蚁,好不容易熬到手术做完,坐上轮椅就赶紧让护士推自己去弟弟病房,来到弟弟的病床前,见他昏睡着并没醒来时,忙问含着泪守候在一旁的李秀梅:“李护士,小伟真的没有危险吗?”

李秀梅抹掉泪说:“小伟被两颗子弹击穿了肺部,经过手术后已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只要不感染,就会没事。大伟哥,你的脚怎么样?”

“医生说,给骨头上装了两颗钢钉。”

“啊,这么严重,那你一定要小心,千万别留下后遗症。”

“没事的,我这点伤同小伟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这时,护士来催王大伟去病房打针,但他就是不去,要打针就在弟弟的病房里打。李秀梅就让护士帮下忙,把他们兄弟俩安排在一起,经医生同意后,将另一位伤员调出了病房,兄弟俩就躺在两张床上吊点滴。院长和以前认识兄弟俩的医生和护士都陆续来看望,那些被王小伟叫过姐姐的医生和护士望着昏迷中的他都哭了,当王大伟说出弟弟是为了救自己还受伤的经过后,大家为兄弟俩两次同上战场、相互为了对方愿意献出自己生命的行为而感到崇敬。同时,王小伟和李秀梅的恋爱关系已经传开,同事们便让她专门照顾兄弟俩。指导员和副连长也坐着轮椅同连里一些受伤后还能走动的战友一起赶来探望,听王大伟介绍攻占主峰的情况后,欣慰之余也深感悲痛,在这次战斗中做为尖刀的一连是伤亡战士最多的,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数字,但至少牺牲了三分之一,大家都流下了热泪。

下午,护士送来洗漱用品和病号服,端来热水准备给兄弟俩擦洗身子和换衣服,王大伟忙说自己来,李秀梅也让护士出去,她自己给王小伟小心地脱下衣服,握着他胸口上佩戴的小玉佩哭了。哥哥坐在轮椅上和弟妹一起给弟弟擦澡,换完衣服才去卫生间给自己擦洗,出来时却看到弟妹将脸贴在弟弟的脸上边哭边小声地呼唤着,他深深地感受到弟妹对弟弟的感情真是一往情深。

傍晚,军长和师长赶到医院,在院长的陪同下看望过其他伤员后来到了兄弟俩的病房,瞧着昏睡的王小伟忙向院长了解情况,得知只要能在两天内醒来就会没事时才放了心。军长查看了王大伟的伤势后问起一连长牺牲的情况,得知是在带领战士们冲锋在前而阵亡时,他含泪点点头,默默地同师长他们离去。

这一夜,王大伟和李秀梅都没有睡,一直守候在王小伟的病床前,握着他的手轻轻地呼唤,希望他能早点醒来,真正地脱离危险。哥哥腿上的麻药过后,他痛得受不了时就赶紧让弟妹给自己打止痛针,但绝不离开弟弟身边。

第二天上午,兄弟俩都继续吊着点滴,哥哥却坐在轮椅上一手打针、一手握着弟弟的手焦急地和李秀梅轮流呼唤。王小伟终于从昏睡中醒来,他瞧着眼前的哥哥和心爱的女孩笑了,哥哥和弟妹都欣喜地松了口气。他忙费力而又茫然地:“大伟哥,你怎么也在医院里打针,是不是也受了伤?”

王大伟开心地:“上次我住院是你陪我,这次你住院哥哥也得陪你才行呀。”

李秀梅笑道:“大伟哥的脚后跟骨头扭裂了,装上了两根钢钉,还挺严重的。”

王小伟吃惊地:“啊,那一定是我推的,哥,是不是?”

“你推的那一下救了我的命,摔裂根骨头算什么,只是害得你差点丢了命,这下我们两个扯平了,你不欠我的了,我也不欠你的了,你给我的血我也还给你啦。”

“真的,那我的身体里也有你的血了,今后我也就能多听些你的心里话了,等你给我找个嫂子时,我一定也会知道。”

“到时我不激动你就听不到,不告诉你。”

“哥,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理你啦。”

李秀梅好笑地:“你们哥俩谈吧,我去叫一下医生。”

王小伟马上轻叫道:“哎哟,好痛,痛死我啦。”

李秀梅和哥哥一惊:“怎么啦?”

王小伟调皮地:“秀梅,你别走呀,你一走,我的心就痛儿。”

王大伟急忙地:“我去叫医生。”他忙摇着轮椅想出去,可瞧着手臂上的输液管又无可奈何地:“小伟,我想让你和弟妹亲热一下,可我走不了啊。这样吧,我背过身闭上眼睛,你俩干什么,我都看不见。”他真的背过身闭上了眼睛。

李秀梅羞笑着低头在心爱的男人脸上亲了一口,赶紧跑出去了,一会领着医生进去给王小伟检查,得知已完全脱离了危险时,三人都笑了。院长和女医生、护士们、及受轻伤的战友们得知王小伟已醒来,都赶紧跑来祝福,一祝他早日康复,二祝他和李秀梅爱情甜蜜。他羞笑着叫着这个姐姐、那个姐姐地表示谢谢,病房里顿时充满了欢笑。

下午,副团长风尘仆仆地走进病房,看到王小伟平安无事时松了口气。兄弟俩忙问部队的情况,当副团长告知两人,老山主峰昨天晚上已经移交给兄弟部队,钢铁八团今天上午已撤回营区,但在昨天的战斗中,全团共牺牲了九十七名战友,还一连就倒下了三十六位烈士时,兄弟俩如同雷击般哑然失色,欲哭无泪,李秀梅却趴在墙上放声悲哭。副团长含泪激动而又悲壮地静静站在窗前,待心情平静后叮嘱兄弟俩好好养伤,才出去探望其他的战友。此消息在医院传开,全院上下都深深地震憾,钢铁八团是老山前线的主攻团,而一连又是全团、甚至全师的尖刀连,为收复国土他们冲锋在前,在短短的的六个小时内接连攻克敌人三道防线后又迅猛攻下主峰,将胜利的红旗插在了峰顶,使其他阵地上的敌人闻风丧胆,夹起尾巴就逃,为全师顺利完成收复整个老山地区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他们无愧于是真正的钢铁战士。

夜色来临,兄弟俩还没完全从悲怆中缓过来,却又让出现在病房门口的四人惊呆了,王小伟的父母和哥哥、及军长夫人来到了病房,他们胸戴白花、臂挽黑纱、神情悲壮、眼含热泪地同兄弟俩默默地拥抱,连爱唠叨的妈妈都只是抱着儿子的脸流着泪、却没有开口说话。李秀梅呆呆地站在一旁,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王小伟醒悟过来,惊愣地:“爹,妈,哥哥,你们怎么来啦?婶婶,您也来啦,我和大伟哥都好好的,你们、你们这是……”

王大伟也呆愣地:“王伯伯,伯母,大哥,婶婶,快请坐,出了什么事?”

老头子悲痛地:“大伟,小伟,是你们婶婶昨天下午打电话让我们来的,本来只说你们兄弟俩受了伤,我们今天中午就到了,知道你俩已经没事,可没想到,你们的一个哥哥却牺牲了,我们去看了下他……”

王小伟:“哥哥?我、我哪还有一个哥哥?”

老头子:“就是你们一连的连长,他是你陆叔叔的小儿子。”

王小伟:“一、一连长,他、他不姓陆啊。”

军长夫人悲伤而又坚强地:“他随我姓,部队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军长的儿子,他非常崇拜他的父亲,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军人,可他爸爸从来没说过自己的故事,说的最多的是你爹和牺牲的战友们。五年前,他知道你是王伯伯的儿子后,就喜欢听你讲老头子和陆猛子的故事,可没听完,你和大伟就读书去了。去年你俩回来后,他又从你嘴中知道了他爸爸的过去,回家总要开心地讲给我听,并把你们兄弟俩的情况告诉我们,说小伟弟弟很可爱、大伟弟弟很忠诚、两人又都很聪明,今后一定能当将军,他也很想叫你们一声弟弟,但又怕公开自己的身份,受到别人的关注,只能把对你俩的兄弟之情默默地躲在心里。当他知道部队要再次开赴前线的消息时,第一次求他父亲希望能将你俩调离钢铁八团,因为他不想看到你们兄弟三人一起同上战场,没想到你俩却拒绝了,他们父子都深深地受到了感动,说好等从前线回来你们兄弟三人一定要在家中相聚。小伟,大伟,你俩能平安地回来,婶婶为你们高兴,祝你们早日康复。”

兄弟俩一切都明白了,王大伟悲怆地:“婶婶,哥哥是在带领全连向敌人发起冲击时倒下的,随后我们代替了哥哥的职务,率领部队胜利地攻上了主峰,完成了他未能完成的任务。”

王小伟伤感地:“婶婶,我和大伟哥曾最后抱着哥哥擦去了他脸上的尘土,他肯定能感觉到两个弟弟对他的崇敬,他是一位真正的勇士。”

军长夫人:“我都知道了,谢谢你们,是你们勇敢地带领战士们完成了他的遗志,把胜利的红旗插上了主峰,你们的哥哥会含笑九泉的。”

老头子:“小伟,大伟,让大哥留下来照顾你们,我和妈妈去陪着婶婶和陆叔叔。”

王小伟:“不用了,你们都去照顾婶婶和叔叔吧。秀梅,叫爹妈、婶婶和哥哥。”

李秀梅抹去眼泪,尊敬地:“爹、妈、婶婶、哥哥。”

四人都一愣,立即明白过来,婶婶和妈妈上前抱着她含泪说:“秀梅,辛苦你了。”“孩子,他们兄弟俩有你照顾,我们也放心了。”

老头子和哥哥含泪同李秀梅握了下手,四人又问了一下兄弟俩的伤势,然后放心地告辞,王大伟坐着轮椅和李秀梅送出去,直到四人离去才转回病房,兄弟俩又沉静在了对一连长的回忆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