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九章 重上战场 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四月二十八日凌晨一点,师长和团长、政委、副团长率领团部人员来到一连阵地,师长举着一面红旗激昂地:“同志们,我们师收复老山的战斗即将打响,你们一连将做为全师的尖刀连,在清晨六点我们的炮火准时向前延伸时,立即对敌人的阵地发起冲击,收复被敌人侵占的国土,打出我们的军威。这面红旗是我们全师指战员胜利的标志,也是你们钢铁八团向‘老山’主峰发起最后攻击的信号,祝你们一鼓作气,在中午十二点以前把红旗插上主峰。一连长,接旗。”

一连长上前立正敬礼,庄重地接过红旗。

团长说;“钢铁八团团部将随你们一连行动,军、师首长将攻占老山主峰的任务交给了我们八团,这是我们的光荣,同时也面临着考验,在我们的前面有三道外围防线,而且一道比一道险恶,我们的作战方案是,第一道防线以排为单位对敌人发起冲击,第二道防线以连为单位组织突破,第三道防线以营为单位发起重点攻击,然后全团对主峰进行最后的攻克。一连长,你们连将由谁来担任先锋,负责将红旗插上主峰?”

一连长举着红旗庄重地:“一排长,我命令你们排为全连的先锋,你们攻击的首要目标是中间的这座山头,二、三排在你们的左右翼同时向另两座山头发起攻击,攻下山头后,我们一连做为全团的先锋,共同向前推进,直至将全师胜利的红旗插上主峰。王小伟,接旗!”

王小伟大步上前,双手接过红旗。

团长走到他跟前严肃地:“小伟,你是战斗员,更是指挥员,全连和全团、甚至全师指战员都在关注着这面红旗,她向前飘扬的速度就是我们前进的速度,希望她以最快的速度插上主峰。”

王小伟坚定地:“一排,跟我宣誓,坚决完成任务,一定把红旗插上主峰!”

一排战士齐声吼道:“坚决完成任务,一定把红旗插上主峰。”

王小伟将红旗又交给一班长,叮嘱道:“记住,你们第一小组举着红旗跟在我身后,其他各小组在左右以最快的速度向山头攻击,一往无前地拿下我们的首要阵地。”

“是!”一排战士响亮地回答。

师长:“好,我等待着你们胜利的消息。”

王大伟稳重地:“师长,我建议全师提前五分钟对敌人的第一道防线发起攻击,因为我们阵地前沿都有约三百米的冲击带,当炮火准时向前延伸时,我们就已经到达山头下,这样就可以趁敌人还没回过神来时,迅速拿下第一道防线的小山头。”

王小伟:“对!这如同就是偷袭,打他个出其不意。”

师长称赞道:“这是个大胆的方案,我会立即向全师下达命令,攻击时间提前五分钟,各连自行掌握时间,提前发起攻击。”

团长和连长他们应道:“是!”

师长走后,团长他们和一连的战士一起趴在战壕上静静地等待着……

凌晨五时整,我军炮火向敌人的阵地发起了最后的怒吼,炮弹雷鸣般在山头上爆炸,飞起冲天的火光,团长看着手表,当指针到达五时五十五分时,他果断地:“出击!”

一连长迅速率领战士们向前方的三座小山头扑去……

王小伟带领一排向中间的小山头冲去,一班长一手抱着红旗、一手握住挂在脖子上的冲锋枪紧随其后,高长河如影随形地跟在班长的身旁,当他们在爆炸声中到达小山头下时,炮火正好向前延伸。王小伟手一挥,各战斗小组迅速分散向小山头上扑去,他端着冲锋枪第一个冲到了敌人的战壕前,从枪口中喷出的火焰扫向趴在战壕里躲避炮火、刚刚抬起头来的敌人,战士们都已冲上山头,愤怒的子弹将还没回过神来的敌人全部消灭在了战壕里,顿时,整个前线几乎同时响起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冲啊!”的呐喊声响彻云霄……

王小伟大声地:“冲下山同连长他们会合,继续向前攻击!”他带领战士们冲下山,同左右两侧山头冲下来的王大伟和连长他们会合,全连一起向前面的山头冲去……

一连战士们冲上山头时,敌人已经清醒过来,枪声中,手榴弹和手雷飞下山来,连长呐喊道:“各战斗小组散开,分头向上冲击!”

战士们迅速以小组为单位,利用地形向上跃进,兄弟俩各带领一个小组相互掩护、在一块块大大小小的岩石间、在枪林弹雨和爆炸的硝烟中向上冲击,一班长抱着红旗紧随在王小伟的身后,高长河同另两名战士在运动中利用地形跟随着排长冲在最前面,渐渐地接近了敌人的战壕。王小伟大喊道:“哥,我们一起投手榴弹,掩护我冲上去。”

王大伟和四名战士趴在一块大岩石后,他们迅速抓起手榴弹,同弟弟他们一起将手榴弹投进了敌人的战壕里,炸哑了敌人的一挺机枪,爆炸的硝烟中,王小伟冲上去跳进了战壕,手中的冲锋枪扫向敌人,高长河他们和王大伟他们趁机也冲上来跳进战壕,向两头的敌人扫射,敌人顿时就乱了,顾前又要顾后,连长和副连长也带着两个战斗小组冲了上来,同兄弟俩他们会合,在战壕里对敌人展开了近距离的绞杀,一个个战斗小组也趁敌人慌乱之际,从其它地点攻入了战壕,多点开花使敌人只能丢下阵地向山下逃去,指导员和全连战士都冲了上来,向逃窜的敌人射击,一班长立即将红旗插在了高地上……

团长和政委、副团长率领团部人员跑上山来,兴奋地:“一连长,你们真是好样的,但我们前面还有一道敌人的防线,只有攻下它,我们才能看到老山主峰,那里才是我们钢铁八团最后的攻击目标,也是全师注目的焦点。立即补充弹药,准备向敌人的第三道防线冲击。通讯员,问一下各连的进展。”

“是!”通讯员立即对着话筒喊叫……

一连长他们立即从战壕里捡起敌人丢弃的弹药,兄弟俩都抱起了一挺机枪,王小伟把冲锋枪交给了高长河,并冲他笑道:“长河,好样的,跟在我身后一步也没落下。”

高长河笑道:“排长,平时我听见你都是叫二排长为大伟哥,今天却把前面两个字都省了,只叫哥啦。”

王大伟:“你小子,听得这么清楚,你们排长是抢时间,能省则省嘛。”

王小伟:“就是,少说两个字,肯定会抢到一秒的时间,一秒钟我至少能往前冲一米,也可能是这一米,决定了我们的胜利。”

团长走过来高兴地:“大伟,小伟,你们俩的连、排作战策略终于在实战中应用成功了,不仅抢得了时间,更减少了伤亡,而且是在你们亲自带领下成为了范例,可喜可贺。”

兄弟俩开心地笑了,这时,周围山头的枪声也已经停止,只有远处还在响起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通讯员喊道:“团长,各连已经占领敌人的第二道防线,正准备向我们前方的第三道防线冲击。”

团长:“好!一连长,立即下山同一营长他们带领的二连、三连会合,对敌人的第三道防线发起冲击。”

“是!”连长率领战士们向山下跑去,一班长收起红旗和高长河紧随在兄弟俩的身后……

团长欣慰地:“政委,我们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冲破了敌人的两道防线,按照作战计划,我们团前面的第三道防线是三座易守难攻的险要山头。这样吧,政委,你去二营,副团长,你去三营,我们主峰下见。”

“是!”政委和副团长带着警卫员左右分开朝山下跑去……

团长率领团部人员追上一连,在山下同营长他们带领的二、三连会合了。团长命令他们快速向前挺进,战士们一路飞奔,很快就到达了一座山岭下,营长下达了攻击命令,一连长和指导员、副连长带领全连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又冲在了前面,当部队利用地形冲击到距离敌人阵地只有三十来米时,敌人的火力突然增强,子弹雨点般扫了下来,手榴弹和手雷也同时丢了下来,将冲在前头的一连长他们扫倒在地,战士们也被压在山坡上无法前进。指导员大腿受伤,他扶着同样大腿受伤的副连长躲在一块岩石后,瞅着不远处牺牲了的一连长,咬牙急喊道:“一连战士听着,我是指导员,连长牺牲了,我和副连长都受伤无法再指挥战斗,请大家服从王大伟和王小伟的指挥。”

营长趴在地上吼道:“王大伟接替一连长,王小伟接替副连长,指挥全连。”

“是!”兄弟俩趴在相距不远的地方,相互扭头望着对方,同时抱着机枪向中间的一块岩石后滚去,又几乎是同时到达岩石后。王大伟咬牙道:“小伟,现在全营都压在山坡上,我们连在最前面,我看只能攻击一点,你命令全连一齐向敌人阵地的中段投手榴弹,然后向两侧的敌人射击,我带领二排拼死向上冲击。”

王小伟:“哥,你指挥全连,我带一排去。”他迅速又滚回到一排战士们跟前喊道:“一排战士听着,当我喊冲时,立即不顾一切地跟我向上发起冲击,除非全部牺牲,谁也不许退后一步。”

“是!”战士们迅速做好了冲击准备。

团长也冒着枪林弹雨冲到了山坡上的一块岩石后,他看到和听到了兄弟俩的交谈和喊叫,马上喊道:“我是团长,全营暂时服从王大伟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

王大伟立即吼道:“全体战士听着,向敌人阵地的两翼开火,一连准备手榴弹,目标,正前方敌人阵地的中段,投!”

战士们迅速向两翼敌人射击,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趴在最前面的一连战士们纷纷奋不顾身地抬起身将手榴弹向敌人阵地的中段投去,在连串的爆炸声响起的同时,王小伟已经怒吼道:“冲!”抱着机枪就向上冲去,一排的战士们也吼叫着向上猛冲,手中的枪口喷射出火焰,一些战士倒下了,但活着的继续不顾一切地冲向前,王小伟带领剩下的一班长和高长河等二十来名勇士冲进了敌人的战壕,复仇的火焰扫向两侧的敌人……

“冲啊!”王大伟和营长率领战士们从王小伟他们打开的缺口冲了上来,向疯狂的敌人射出仇恨的子弹,近距离的搏杀在战壕中和山头上展开,狭路相逢勇者胜,战士们已经被牺牲战友的鲜血激怒,不放过一个敌人,团长率领团部人员也冲上山来,举着手枪射杀一个个顽抗的敌人,一班长将红旗插在了最高处,高高飘扬的红旗更激发出战士们的斗志,直至将敌人全部歼灭,敌人的死尸铺满了阵地周围。

救护人员和一大帮民兵抱着担架冲上来抢救伤员,王小伟的左手臂也受了伤,坐在战壕上让卫生员包扎,王大伟跑过来焦急地:“怎么样?”

王小伟摇了下头:“没事,只是伤了点皮。”

战士们将牺牲的一连长等二十多名烈士摆放在山坡上,团长和战士们默默地站在烈士的面前敬礼。兄弟俩瞧着牺牲的战友,紧紧地咬着嘴唇,然后抱起一连长擦去他脸上的尘土,将他放在担架上,这位爱听战争故事的连长,这位给予两人无限关怀的兄长,这位重上战场的勇士,将自己最后的一滴血洒在了祖国的土地上。

高长河流着泪来到王小伟跟前:“排长,我们排牺牲了十三个人,还有六个人受伤。”

王小伟坚强地:“长河,不要哭,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更残酷的战斗还在等着我们。”

“嗯!”高长河抹去热泪。

团长和兄弟俩来到受伤的一连副连长和指导员跟前查看,两人都是大腿受伤,又安慰了一下受伤的战士们后,让救护人员将伤员和烈士抬下山去。直升飞机的轰鸣声响起,两架飞机在山岭间的空地上降落,一些医务人员跳下飞机,立即帮着将伤员送上机舱……

团长走进战壕,用望远镜注视着远处那座高高的山峰,头也不回地:“小伟,几点了?”

王小伟看了下手表:“九点半。”

营长跑来:“团长,大致清点了一下敌人的尸体,没想到他们竟然是一个营的兵力,超出了我们的战前估计。”

团长一愣:“通讯员,问二营和三营的情况。”

“是!”通讯员迅速呼叫。

王小伟听着两边山岭传来的激烈枪声和爆炸声说:“二营和三营恐怕也遇上了麻烦。”

王大伟:“敌人的战斗力非常的顽强,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连续二十六天的炮火轰击,他们都还能坚持下来,说明这也是一支打过硬仗的敌人。”

通讯员急促地:“团长,二营和三营被敌人压在了山坡上,根本无法发起冲去。”

团长神情一震,命令道:“二连和三连立即支援二营和三营,从后面向敌人阵地发起攻击,行动要快、猛、狠。”

“是!”“二连跟我来!”“三连跟我来!”两名连长分别率领战士们从山头前面跑下山,向两侧山岭的后面奔去……

团长瞧着兄弟俩说:“大伟,小伟,前面就是老山主峰,你们一连还能坚持吗?”

兄弟俩一齐地:“能!”

团长看到王小伤左手臂上的纱布:“小伟,你能坚持吗?”

王小伟:“我能!”

这时,猛烈的爆炸声和激烈的枪声从两侧山岭传来,通讯员兴奋地:“团长,二连和三连在敌人阵地后方发起了攻击,敌人腹背同时受到我军的进攻后慌了手脚,二营和三营趁机攻上了敌人的阵地。”

团长:“命令他们速战速决,立即向老山主峰挺进,全团在主峰下会合。走!”

王小伟:“一班长,扛起红旗,向主峰挺进。”

“是!”一班长抱着红旗和高长河等战士们跟随着团长、营长和兄弟俩向主峰进发,大家谁也没说话,只是默默地大步向前,表情却非常的坚韧。当来到一座小山头上时,主峰近在咫尺,团长趴在地上用望远镜观察着敌人的阵地,整座山岭从下至上都有敌人的战壕,纵横交错地连成了一体,敌人的兵力也布满了整座山岭,趴在战壕中虎视眈眈地盯着这边……

政委、副团长率领战士们赶来:“团长,全团都已到达。”

团长退下山头,看了下手表说:“现在是十点,拿下主峰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可敌人的防御体系连成一片,易守难攻,但这也是一个弱点,只要我们攻入战壕,凭借他们的工事,多点向上进行突破,打乱他们的防御体系,我们就能最终赢得胜利。”

兄弟俩和营、连长们齐声地:“团长,下命令吧。”

团长威严地:“一营在中间,二营在左,三营在右,半个小时后向主峰冲击,一鼓作气占领主峰,让全师指战员看到我们胜利的旗帜在主峰上飘扬。”

“是!”指挥员们一齐立正。

团长:“通讯员,请求炮火向老山主峰进行三十分钟轰击。”

“是!”通讯员迅速请求炮火支援,我军的炮弹立即飞来,老山主峰上的爆炸声惊天动地,硝烟弥漫着整座山岭,火光烧烤着侵略者罪恶的灵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