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诺言 第九章 重上战场 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一九八四年三月二十六日,兄弟俩完成了一天的训练后洗完澡刚回到寝室,副团长开车赶来接两人去团部,说有人要见兄弟俩。来到团部办公大楼,走廊上站着很多的警卫和干部,他们的表情透露出一种神秘的气氛,走进灯光明亮的作战室,好久不见的军长、师长、及团长和政委都在,兄弟俩立正敬礼,齐声地:“首长好!”

副团长进来后关上了门,作战室除了五位首长外,就只有兄弟俩。

军长平静地走到中间的沙盘前,用指示棒点着两座山岭轻声地:“这是老山,这是者阴山,是我国的神圣领土,也是极其重要的战略高地,现在却被敌人重兵占领。去年你们毕业前曾对我说过,我们迟早会收复自己的国土,并且表示愿意再次走上战场,才要求回到老部队的,当时我答应了你们的请求。可我年纪大了,心中却有了牵挂,这里除了你们师长外,没人知道我和老头子的关系,你俩也从来没有炫耀过我这个军长是你们的叔叔,这让我很欣慰。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想问你们兄弟俩,为国而战是军人的光荣,但生命只有一次,你俩已经经历过战争的考验,如果我将你俩调离钢铁八团,愿意吗?”

团长、政委、副团长在惊讶的同时,也和师长一起望着兄弟俩。

兄弟俩相识一笑,哥哥冲弟弟眨了下眼睛。王小伟微笑地:“军长,如果我们想调离钢铁八团,去年我和大伟哥就不会要求再回老部队,自从老头子在信中说,我们这支部队有可能重上战场后,我们兄弟俩就时刻准备着再次为国而战。”

军长笑了,欣赏地:“微笑着重上战场,我为你们骄傲,更为我们当代军人自豪。”

师长走到兄弟俩跟前笑着说:“大伟,小伟,俗话说,朝廷里有人好办事,可你俩却不在此之列。据我了解,你们那批学员在其他部队都是副连长或连长了,只有你们兄弟俩还是排长。这十个月来你俩的表现又非常的优秀,年初本来想重新任命一下职务,但军长不同意,他对我们开赴前线早就有了作战方案,此次收复老山和者阴山我们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大大小小的山头上都驻守着敌军,所以作战的初始阶段将主要以连、排为作战分队攻占各个山头,还你俩是我们师排长里头唯一两个参加了自卫反击战的人,有着别人无法体会的战争经验,我和军长要求你们根据山地的特点,制定出一套以连、排为作战方针的进攻计划,两天内完成任务,交给我们审核。”

“是!”兄弟俩立正答道。

师长面对团长他们威严地:“奉上级命令,我们师将担负起收复老山的作战任务,这是首长对我们的信任,也是对我们的考验。我命令,钢铁八团做为全师的先锋团立即做好开赴前沿阵地的准备,我们将再次为国而战。”

“是!”团长他们激动地立正。

军长上来拍拍两人的肩说:“你们兄弟俩就先在这里研究一下,等会陪我们吃顿饭。团长、政委,我们去讨论一下你们的作战方案,走吧。”

团长他们和军长、师长走进了一旁的会议室……

王小伟开心地:“大伟哥,我们又可以重上战场了,只是这几个月我们怎么就一点没感觉到部队要上前线的迹象呢?”

王大伟走到沙盘前认真地边看边说:“这几个月来部队一直在附近的山岭丛林中进行对抗演练,其实就是部队要开赴前线的信号,只是我们没有去多想。我们这几个月来对抗演练的地形同老山、者阴山差不多,星罗棋布的小山头阵地根本无法让大部队展开行动,否则伤亡太大,只能以连、排为作战体系形成多点而又全面的进攻,才能达到目的。”

王小伟仔细地瞧着沙盘说:“多点进攻不仅仅是整个作战初始阶段全面发动冲击的手段,在炮火的强大支援下,各连、排向各自目标冲击中,更要组成约干个战斗小组,两人或三人、最多四人,采取多种形式和分散的攻击方式,同时向上快速发起冲击,使敌人顾此失彼,还我军只要能突破一点,进入敌人的阵地,就能打乱敌人的整体布局,一动还牵累整个体系,我军各小组就能趁机而入,进而全面开花,分而合之,形成整体优势,歼灭守敌,阵地必将在我军之手,胜利却到来之。”

王大伟乐啦:“小伟,你不仅说出了以连、排为进攻手段的作战方案,并且如同战略家似的说出了动听之文采,妙也、奇也,我们就来仔细研究之吧。”

“哈哈!”兄弟俩笑着在沙盘上指指点点,讨论着、思索着,然后坐在桌前,拿过纸、提起笔,王小伟动手,王大伟动嘴,作战方案跃然纸上……

天黑了,军长他们走出会议室,看到兄弟俩头碰头地在认真看着几页纸,便不动声色地站在那笑着,兄弟俩感觉到了首长们的出现,立即起身,哥哥推了弟弟一下,王小伟上前立正道:“报告首长,连、排进攻作战实施方案已经起草完毕,请审阅!”

“哦,这么快?”军长惊悦地接过作战方案,认真翻看后交给师长,走到沙盘前思索着。师长看过后又交给团长,也来到沙盘前思考,团长他们看完方案后相识一笑,来到沙盘前小声地与军长、师长交流……

兄弟俩紧张不安地站在那望着首长们……

首长们最后欣悦地笑了,军长接过作战方案,从口袋上抽出钢笔签字,转身冲门外喊道:“刘科长!”

刘科长推门进来立正:“首长,请指示!”

军长:“立即将这份作战策略以我的名义下发全军,做为各部队在进攻中的参考方案,没有参战的部队也要认真讨论,并上报军区司令部。”

“是!”刘科长上来接过作战方案转身出去了。

兄弟俩轻松地出了一口气,笑了。

军长喜悦地:“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这几年书没有白读,理论与实际经验相结合,很完整地体现了小组作战与整体优势的相互配合。”

师长说:“军长,在即将开赴前线之际,他们俩的职务……”

军长严肃地:“不,保持不变,作战策略现在还只是理论上的东西,我需要他们兄弟俩在战场上用实践证明它的价值。”

兄弟俩一齐立正:“是!”

军长笑道:“等会把饭端到这里来吧,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同这两个小子的关系,老头子要是知道了,我们三个都吃不了兜着走,那就倒大霉啦。”

“哈哈!”大家愉快地笑了。

兄弟俩陪首长们吃完饭,副团长开车送两人回到一连。路灯下,指导员和副连长正在指挥战士们在救护车前排队抽血和填写表格,高长河从队伍中跑过来激动地:“排长,我们要上前线啦。”

王小伟笑道:“长河,为国而战是军人的最高荣耀,希望你能奋勇杀敌,为国立功。”

高长河立正道:“是!我一定要向你们兄弟俩一样,为国立功。”

王小伟:“好,快去抽血吧。”

“是!”高长河赶紧又跑回去排队。

“小伟,大伟哥,你俩上哪去了?”李秀梅穿着护士服笑着跑过来。

王小伟惊喜地:“秀梅,哦,李护士,你来了。”

王大伟轻笑道:“弟妹,千万不要妹妹找哥泪花流喽。”他赶紧走开了……

王小伟急忙地:“秀梅,快去忙吧,别让人知道。”

李秀梅:“我就跟你说一句话,注意一点,我等你回来。”

王小伟深情地:“我会回来的。秀梅,我真的很爱你。”

李秀梅拉着他的手,坚强地:“保重!”

王小伟:“知道,再见!”他大步向哥哥走去……

李秀梅抹去即将滚出眼眶的热泪,上前继续给战士们抽血……

兄弟俩来到连部,连长在接电话,他放下电话后盯着两人长叹一口气,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说:“大伟,小伟,你们兄弟俩真让我感到骄傲和敬佩,抛开我是连长不说,我比你俩年长几岁,真希望能做你们的哥哥。哎,不说了,既然已经决定要重上战场,就让我们并肩战斗,完成我们应该完成的任务,去战场上接受考验吧。”

“是!连长。”兄弟俩立正答道,但又迷茫地相互瞧了一眼,连长好象似乎知道两人同军长他们的谈话,但不允两人多想,连长已将指导员他们叫进来,一起商量战前准备和思想动员等各项工作……

在随后的五天里,连长他们和兄弟俩认真地给战士们讲述战场上机智勇敢的战斗故事,消除年轻战士心中的紧张感,引导战士们在思想上进入战争状态,强调战场纪律和注意事项。并将各班实行新老搭配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在山上训练场进行小组冲击和整体配合的战术演练,由于已进入临战状态,大家的各种战术动作快捷而又规范,各小组之间的配合非常的默契。休息之余,战士们也紧张而又兴奋地整理个人用品,给亲人们留下告慰的家书,观看各种战争纪录片,接受战前动员,检查武器装备,领取弹药物资,做好了开赴前线的一切准备。

三月三十一日,钢铁八团在大操场集合,师长下达了开赴前沿、接管阵地防务的命令。兄弟俩腰佩手枪、胸挎冲锋枪和全团指战员一起登上卡车,飞速奔赴前线。一路上,我军的大炮群和机动火箭炮群威武地挺立在各处阵地上,炮口直指西方。当晚,钢铁八团从兄弟部队手中接管了前沿阵地,瞧着含泪撤离阵地的战友,兄弟俩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年在大战即将开始时奉命撤出阵地的心情,情不自禁地立正向这些在阵地前沿坚守了几个月的战友们敬礼,向他们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同时得知,全师都已陆续到达前线,攻击目标就是海拔一千四百多米、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老山”。

四月一日清晨,阵地前方几百米外的“老山”清晰可见,兄弟俩趴在观察镜前注视着一座座山头上的敌人阵地,不论大小山头上都有侵略者的身影。高长河他们也希奇地挤过来观看,由于有了王小伟偷看被子弹击中钢盔的经验教训,战士们对战场纪律执行得非常认真。这一天是在平静中度过的,枪声只是提醒战士们这里是真正的、你死我活的战场。

四月二日凌晨,黑暗中的“老山”一片沉静,忽然,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军的炮火越过前沿阵地上空飞向“老山”,收复领土的战斗打响了,成千上万发炮弹带着复仇的火焰如同惊雷般倾泻在敌人的阵地上,将侵略者笼罩在正义的火海之中,使他们无处可逃。同时,炮火又将敌人埋设的地雷引爆,顿时“老山”方圆几十里范围内火光冲天,爆炸声响彻云霄,远处的“者阴山”也是爆炸声接连不断地响着,火光连成一片……

一连的战士们趴在战壕上兴奋而又紧张地注视着“老山”上的敌人在炮火中东逃西躲的身影,等待着出击的命令,但直到炮火都停止了,出击的命令并没有下达,便都奇怪地瞧着连、排长们。连长他们和兄弟俩告诉大家,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我军暂时不会出击,只是先期用炮火彻底摧毁敌人建立的牢固工事和埋设的地雷,同时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一旦时机成熟,我军将一鼓作气,收复被敌人侵占的领土。

我军的炮火整整持续了二十六天,每天分早中晚三次对敌人实施轰击,敌人也真够玩命的,一批又一批地向阵地上增兵,妄图做垂死挣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