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二、

一辆槐荫市政府派出的面包车和一辆军用卡车组成的小车队,在天擦黑的时候返回跳伞队营区。免了乘卡车的风吹日晒,姑娘们的情绪很高,唧唧喳喳说笑着跳下面包车自动在罗娜面前列队,等着讲评。

面包车司机故意驾车从罗娜身后缓慢驶过,侧目观察肃立的女军人,他有些不相信这些姑娘怎么就敢从天上往下跳。

罗娜微微侧头,看着身后缓缓行驶的中巴车,对兵们喊:“鼓掌欢送!”

女军人们立刻把目光投向司机,齐齐地拍手说再见。司机慌了,又是鸣笛又是招手,赶紧踩了脚油门,逃似的出了营区。

罗娜简单地讲评了两句,说了声解散,姑娘们一哄而散。罗娜看看灯火通明的宿舍楼,又看看车棚中她那辆红色的摩托车,犹豫一阵,拿出手机把电话打到梁伟军办公室,接电话的是他的公务员。小战士听出了她的声音,甜甜地叫着嫂子,告诉她团长带队去驻训了。

罗娜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不由自主地向摩托车走去。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既想见到梁伟军,又不想见他,她还是有点生气,什么样刻骨铭心的感情,让他至今念念不忘。罗娜明白她爱着梁伟军,也曾想不把那个虚幻中的女人当成对手。所以梁伟军被停职后,她回到他身边尽了一个妻子的责任。但梁伟军的焦躁不安让她愤慨。我才是你的妻子!罗娜无数次想这样对梁伟军吼。但她明白她永远不会吼出口,她要的是梁伟军的心而不仅仅是梁伟军的人。

姑娘们嬉笑着涌出宿舍去洗澡,罗娜连忙跑进车棚发动摩托车,跳上去驶出营区大门才想起没戴头盔。罗娜想回去拿,刹了车回头见姑娘们正在列队,想了想索性作罢,心里说着全当吹风吧,一拧油门向S师一团驻地驶去。

跳伞队地处郊外,一条宽不过四五米的公路与城区相连,平时行人车辆稀少。罗娜经常往返与此,对路况极其熟悉,所以摩托车开的很快,车头大灯射出的雪亮灯光就像一把利剑,快速切割着夜幕。

路况良好,车速平稳,心乱如麻的罗娜不禁又想起梁伟军那天的倾诉,他对那段经历还是有所保留的,始终没有说出那个女人的名字,更没有提到折刀和丝扣的下落。

会不会还留在那个小木箱里?罗娜气哼哼地加了把油门接着想,那个女人为什么不嫁,难道是为了梁伟军?可他为什么要找到我,是逃避还是其他原因?罗娜仔细回忆她与梁伟军相识相恋的经历,否定了她的想法,心说他爱我只是不会表达……

“嘀-”刺耳的汽笛声惊醒了罗娜,一辆卡车亮着大灯像头怪兽一样充满了她的整个视野。

“啊!”刺眼的灯光照的罗娜眼前白茫茫一片,她本能地踩刹车转向躲避。疾驶的摩托车冲出路面,撞在路边石上翻倒,罗娜被甩了出去连打了几个滚,重重地撞在一颗大树上昏死过去。

摩托车的油门被锁死,发动机轰鸣着推动后轮飞速空转,雪亮的大灯照在血流满面的罗娜身上。

“天!是个女的!” 坐在副座上的一名中年男人倒吸一口冷气,问吓呆的司机“撞上了吗?”

“不……清楚,应该没……没有!”司机战战兢兢地跳下车,检查了一下车头说:“没擦痕,没撞上她!”

“那就好,她自己摔得不关我们的事儿,走!”

司机惊魂未定爬上车拿出手机说:“报警吧,她要是死了,我们可是过失杀人啊!”

“你把手机号告诉警察,找倒霉啊!”中年男人想了想说:“不能在这儿报警,我们调头返回市内住下,通知货主就说车坏了明天把货送到,然后找个公共电话报警。”

“听你的,你说得对!”司机心慌意乱,卡车在公路折腾了一阵不但没调过头,反而憋灭好几次火。中年男人烦躁地推开他,驾车调头向市内驶去。

卡车快要开上外环线时与一辆吉普车擦肩而过,中年男人探头看了一眼吉普车的车牌加快了车速。司机指着路边喊:“停停车,那里有个电话亭!”

“不用了,刚才过去的是部队上的车,他们肯定会学雷锋!”

中年人加速驶上外环,向市内开去。

吉普车停在轰鸣的摩托车边,两名身着陆军军装的军人跳下车,伏身试试罗娜的鼻息连忙把她抱上车,调头向市内开去。

“去哪儿?”司机侧头问。正在撕破衬衣给罗娜包扎的少校头也不抬地喊:“去空军S师野战医院,他们距离这儿最近!”

“明白!”司机打开警示灯,狠狠一脚油门踩下去,吉普车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奔驰起来。


繁星满天,梁伟军注视着夜色中的茫茫群山。

突然,一发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耳机里同时传来孙庆宇的声音:“鹰穴,小鹰一号,完成战术任务,空降场附近制高点全在我掌握中,部队正在抢修工事准备迎敌。8分钟后,电子分队开始全频道干扰敌方通讯。”

“小鹰一号,修建多道纵深工事,兵力梯次配置留足预备队。小鹰二号,不惜一切代价按原计划实施穿插。完毕!” 梁伟军低头看表满意地大笑起来。

一名守在电台前的通讯参谋突然站起来说:“团长,嫂子出车祸了……”

“什么?”梁伟军惊诧地回过头,脸色苍白。

“嫂子在S师医院抢救,魏峰参谋长命令你尽快赶往医院。”

梁伟军望着黑漆漆的夜空,腮帮上的肉突突抖动。他咬牙说:“知道了,命令小鹰三号,携带轻型火炮在小鹰二号右翼建立阵地,策应小鹰二号迂回前进。团指随小鹰二号行动……”

秦川突然说:“执行团长命令,现在开始我代理团长职务!”

“政委,我……”

秦川挥手打断梁伟军说:“你什么也不用说,我知道你担心部队。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阵亡了这支部队怎么办?我能不能带,参谋长能不能带?”

梁伟军第一次见秦川发这么大的火,愣愣的看着他。

“现在我以党委书记二团政委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去医院。”秦川对担任警戒任务的一辆伞兵突击车上的士兵吼:“你们就地移交武器装备,开车把团长护送到S师医院。”

“你也上车,保障通讯畅通!”秦川把一名通讯员吼上车,对司机交待说:“不急不慌,车速适当,保证安全,明白吗?”

“明白!”司机发动车辆。

秦川扭头对梁伟军吼:“上车啊!”

“老秦,我……”

“上车,有什么事儿回来再说!”秦川把梁伟军推上车说:“我已经命令无线连放起中继台,保证你我的通讯畅通,走吧,这边的情况我会随时向你通报!”

“老秦,谢谢,我……”

“费什么话!”秦川挥手打断梁伟军,对司机摆摆手:“出发!”

伞兵突击车打开大灯蹦蹦跳跳地向一座小山包冲去,梁伟军扶着前风挡站起来向秦川敬礼。

伞兵突击车沿着山间小路疾驶,在车灯照耀下张牙舞爪的草木、怪石一掠而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