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往事

童年,是上帝的仁慈,给了每个来到这个世上的人一段欢乐时光。上帝又是那样的公平,让每个都有少年不识愁的快乐。我也不例外,虽然生在农村,但我的童年同样不失天真和欢快。

和城市的孩子们比起来,我们儿时基本是没有玩具的,所有的玩具都是自制的,上学以前最爱玩的就是泥巴,抓一把黄泥,和上水,象揉面团一样使劲的揉,揉成好以后就开始作自己想要的东西,作汤圆、月饼、馒头、包子。这些都是我们平时难得吃上的东西。作出来以后还真的就象模象样的吃起来了,有的小伙伴还吃出了口水。要不就作各式各样的玩具,手枪,小汽车,反正就是要什么就作什么,连房子都作。作出来以后并不是马上就可以玩的,而是要拿到太阳下晒上大半天才行。

大概到上学的年纪,就开始帮家里干活了,通常作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打猪草,割牛草,放牛。现在看来,我们的童年在某种意义来说还真的比现在的小孩辛幸福。那才是真正的童年,不象他们一整天都扎到各式各的的学习班里去了。打猪草是最不好作的活,因为猪草是比较精细,不象牛草,什么都可以捞到筐里,只是嫩的就行。猪草就不行,得跟大人学上一段时间,学会认得各种猪草,都是叫得出名的才敢要,什么灰灰菜,豆渣菜,马尾巴,酸浆草……,否则弄不好会让猪生病。在那个年代,一家人就养一头猪,到快过年的时候才杀。

薰成腊肉后要吃一年的,所以养猪是非常小心。其实我看到现在好多吃火锅时上的菜就是小时候我们打的猪草。想想那时吃的猪肉才是真正的绿色食品。

记得第一次割牛草时,是在初冬时节,山上植物大都枯黄了,也不知道老的茅草牛是不吃的,大人吩咐我上山去割草,我看一大片黄黄的,长得高高茅草,高兴极了。三下五除二就搞定。高高兴兴背着就往家走,到半路遇上我妈,我妈说: “儿啊,这种草牛是不吃的,只能拿来垫牛圈,作牛粪。要找嫩的,绿的草才能喂牛”。只好又重新上山去慢慢找去。初冬时节割草,确实是件不易的事。要是在春夏季节就好办了满山遍野一片葱绿肥,你要多少就有多少。所以我对第一次割草记忆最深

最好玩的就是放牛了,我们上小学时是半日制,上午11点上学,下午4:30放学。所以每天的早上和下午就是放牛的时间,也是我们最自由的时光。几个小伙伴一起,在放学前就商量好去放牛的地方。放学回到家里放下书包,有的就直接背着书包,赶着自家的牛,能骑的就骑在牛背上,前呼后应的上山了放牛了。如果在第二天上学有要背的课文,那他们在牛背上就开始大声诵读了,我们那时朗读课文还不是普通话,是用的方言,并且还是唱读,有点像以前的私塾里的学生,偶尔还摇头晃脑的。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有意思。

牛赶到地方后,它自己会去找吃的,只要看住不让它吃庄稼就成。一般都是每个轮流去看所有的牛,其他的就一起玩,变着法的玩各种游戏。有时候也偷着拿家里的食物去山上作来吃,你拿盐,我拿油,他拿米,菜嘛,山上地里有的是,水是真正的山泉水。那才是货真价实的野炊。到夏天时,就把牛赶到河边,家乡的小河就成了我们戏水的天堂。但是也有让牛受委屈的时候,那就是我们贪玩,长时间把牛赶到同一个地方,牛没草吃了,就只有喝水了。回来的时候大人看到牛的肚子扁扁的。就会问你们是不是又把牛赶到某个地方去了?但我们的小嘴还要狡辩,说没去那里。大人们一笑了之,会叫我们把准备好夜料喂给牛的。

这就是我的儿时记忆,许多年来在烦心时经常莹绕脑际的一丝轻松。常常在梦里回味的地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