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岁小佳宁捡仨月瓶子攒了3.7元给妈妈两元买白菜

扎一个简单的马尾辫,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背着一个拉不上拉链的书包,一身普通的蓝色校服,一双明显大一号的运动鞋,侯佳宁怯生生地站在了记者的面前。侯佳宁过了元旦就快七周岁了,她现在是金州区南山小学一年一班的学生,据她的大队辅导员老师介绍说,佳宁的老家在吉林省四平的一个农村,她很小的时候就随着打工的爸爸妈妈来到了金州。

全家一个月的饭钱只有100元

侯佳宁的家本来和许多农民工的家是一样的,爸爸妈妈有一份不算稳定的工作,靠力气挣钱吃饭,租住在一个月120元钱的出租屋里,每天为了能在城里讨份好生活拼命地工作着。可是,三个月前一切都变了,侯佳宁的爸爸侯伟被确诊为胆管细胞癌并且已经扩散到了肝部,而且属于晚期。佳宁的爸爸病倒了,妈妈韩素云为了带爸爸四处看病也把工作辞掉了,家里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而且为了治病,三个月来,佳宁的家已经欠了六万多元的外债。

放学后,小佳宁带着记者来到了位于金州城郊苏家的家。从佳宁的家到学校,有四公里的路程,爸爸妈妈几乎没有送过她,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这段路程很远,而且要横过几条马路。韩素云就一咬牙,每个月花70元钱,让佳宁坐“宝宝接送车”上学。后来,司机知道了佳宁家的情况,主动给她免了10块钱,这样一来,不算学费、书本费,每个月光佳宁就固定花销160元钱(还有每月的午餐费100元)。

佳宁的家住在一个大杂院,里面住着15户人家,都是农民工临时租住的。佳宁的家是西面的第三家,打开房门,记者仔细看了一下,这是一个仅十平方米的小屋,被隔成了里外间,里面是一个炕,下了地一步之遥就能跨入外间,外间里有一个炉灶,一个橱柜,再不能放下其它的东西。佳宁的爸爸侯伟蜷曲身子躺在里间的炕上,妈妈韩素云见记者来了,连忙下了地。

这个房子的房租每个月120元钱,韩素云告诉记者,房东是个好心人,看到他家的这个状况,虽然欠了几个月的房租了,也没有赶他们一家走,要不然真的会露宿街头了。现在家里没了收入,就靠着住在附近的老人接济一点,一家三口每月用于吃饭的钱少得可怜,就只有100元,艰难地过着日子。记者在屋子外间的碗柜里,就看见一盘白菜炖粉条,还有一盘辣椒末,这是佳宁家几乎每天都吃的菜。

捡矿泉水瓶为妈妈挣买菜的钱

“佳宁是个懂事的孩子。”韩素云说起佳宁来眼圈就红了,“她爸没生病以前,我是做饮乐多推销员的,一个月能挣个500多元钱,有的时候会给佳宁留一瓶,她从来都只喝小瓶的,她说大瓶的不好喝,其实我知道,她知道大瓶的贵,一个大瓶的钱够买两个半小瓶的。”

“她爸这一生病,我们去了金州县医院、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虽然确诊了,但我们却拿不出看病的钱。我们平时没有多少积蓄,我借遍了亲戚朋友,后来没钱了,我只好带着她爸回吉林老家去治,就是寻思着那边看病能便宜点,可就是这样,钱还是花光了。现在,她爸连打止痛针的钱都没有了,看着她爸疼的那样,我只能忍着。背着她爸,我哭了好多次,佳宁就问我,‘妈妈你为什么老哭啊?’我就对她说,没事,妈是担心你爸爸。可孩子知道,爸病了,得用钱。有一天,我手里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佳宁一下子从她的小钱包里倒出了三块七毛钱,她对我说,‘妈,这是我捡矿泉水瓶、还有铁丝卖破烂挣的钱,给你。’我当时忍着泪,拿出了两块钱,把剩下的一块七毛钱好好地装进了她的小钱包里。”

在记者的要求下,佳宁想了好半天才把自己藏起来的小钱包拿了出来,认真地数着里面的钱。记者看到这里面最大面值的钱是五角钱,剩下的都是两角和一角,拿给记者看后,佳宁确定没有人偷看后才小心翼翼地把钱包又藏了起来。佳宁无限憧憬地对记者说:“我想攒100元钱,到时就能去看看小企鹅了。”

千金不换的“水精灵”

每天放学后,佳宁都会蹲在外屋的小桌前写作业,因为屋里暗,开灯又浪费电。写完了作业,佳宁会跟院里的小朋友一块玩会儿。

记者问她:“你们有玩具吗?”“有啊!”说着佳宁从窗户下面的白菜堆后面拿出一个矿泉水瓶,里面装着一半水,水里面有一些红色的、白色的亮晶晶的小球,佳宁告诉记者说,这是她的宝贝,叫“水精灵”。

“你快看,它们在水里动,还能变出不同的颜色呢!”佳宁拿起“水精灵”冲着太阳,对记者喊。水瓶中折射出的七彩阳光,真的很好看,难怪佳宁当它是宝贝。记者对佳宁说:“我拿50块钱跟你换,行吗?”佳宁想都没想,说:“不行,就是给我一千个一百块我也不换,它是我唯一的玩具。”

听着佳宁的话,韩素云难过地别过了头。好半天她才对记者说:“真的很少给她买玩具,上学后,我曾经给她买过两本课外书,把她乐坏了,可是买完之后又觉得太贵了,就又退回去了一本,她虽然不舍得,却什么都没说。我真的是愧对孩子,可我也没有办法啊!”

在记者离开前,佳宁悄悄地对记者说:“我希望爸爸的病能快点好起来,那样的话他就能陪我玩了,而且还能和我一起剪喜字,以前爸爸经常剪,一长串的喜字,可是爸爸生病后就再也没给我剪过了。”

多说一句

做记者这么多年,已经记不清采访过多少个贫困家庭,但是当看到侯佳宁蹲在灶台边小小的桌上学习的身影,看到她拿着她唯一的玩具——“水精灵”玩耍时,记者的心像被人狠狠戳了一下,很痛。

不禁会问,当你握着自己孩子那温暖而又柔软的小手时,可曾想到住在低矮而又不挡寒风的出租屋里的佳宁;当你给孩子买全了变形金刚的各色模型玩具时,可曾想过妈妈把她仅有的课外书退掉时,佳宁那不舍的眼神……他们是同龄人,他们同样是祖国的未来!

也许你会问,捐钱就能帮助农民工走出困境吗?是的,一次捐助并不能解决什么,但至少会让他们感受到来自这个城市的温暖。我们还可以帮农民工做点实事,比如说,给他们的孩子提供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岗位等等。

仔细想想,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来源:大河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