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乌龙山原创(老兵,祝福)

当广播中传来“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当凛凛寒风,吹浓了军营内的离别愁绪,我知道一年一度的老兵复退又要开始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服役期满的战士们即将脱去这身国防绿,回到地方要重新投入到社会中去的时候,我只想说一句“兄弟们一路走好。”

人说男儿有泪未轻弹,只是未到伤心伤,也许当兵的人常说流血流汗不流泪,但确确实实当兵的人最伤感的就是每年的十一月底,离别的时候泪水哗哗地随风流淌,就要离开自己朝夕相处亲如兄弟的战友,就要离开这生活了几百个日日夜夜的绿色营房,这种心情是怎样的,相信每个从军营中走出来的男子汉都深有体会。我记得55年授中将的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在战友离别即将奔赴新的工作岗位上时,写的一句话,“我们在一起工作,你们对我很多的帮助,一下子与你们分别,我像掉了一只手一样”。当你们这些兄弟踏上返乡的路途时,留在军营的这些兄弟肯定也会这样一段时间特别地想念着你们。多少个摸爬滚打、风雨兼程的日夜已经成了这绿色军营的回忆,还记得我们一起在野外驻训时半夜豪雨帐篷进水,起来排水时满身泥水的窘样,还记得雨天下披着雨衣野餐时仰脖喝雨的情形吗,还记得当为完成一一次任务发出的一声声怒吼,而每一次会餐放最大声地喧泄出心中的“干”字应该是我们这些兄弟最宝贵的回忆了,当兄弟们喝醉了酒一起放肆地大声谈论着女人这个话题,虽然我们当中大多数还不了解女人,也许你哭了为了那个爱你或者不爱你的女人,眼上的泪痕衬托出你的纯真。夜里也许那时的故乡就有个她在那里翘首期盼着你的归来,正如歌中唱到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不说话,家乡月就抚摸我的头”,而白日里通过辛勤的劳动,刻苦的训练,得来的一面面锦旗、一张张奖状,不正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最好铨释吗!

回头望着来时的路,或许你曾豪情万丈立志在军营建功立业,或许你也曾怀着为国杀敌的满腔热血,然而和平鸽能够平安飞翔的蓝天才是我们这些兄弟存在的最好理由,正因为有了我们的存在,商人才能努力赚钱,学生才能安心上课,人们才能幸福生活,你们即将脱下国防绿的兄弟可以为自己守卫的这片土地的祥和感觉到欣慰和自豪。平凡的岗位做出不平凡的奉献,这就是你们我的好兄弟。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当兄弟们脱下这身国防绿摘下领花肩章的时候,请不必颤抖,就象你当初毫不犹豫的走进军营的时候一样,你可以无怨无悔地把自己从军几年的得失成败、欢笑和泪水一起打进了返乡的背包,在以后的人生旅途中细细品味,面对复杂的人生和社会你更加自信,因为我相信兄弟们踢过正步的双腿迈出的步子必将更加坚实有力,站惯军姿的笔直脊梁必将会撑起那方属于自己的天空。也许从军的几年你错过了许多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但兄弟们你们还是可以自豪而骄傲地对旁人说,我曾是共和国的一名军人,这里教会你们如何独立去思考、生活,这里教会了你们如何面对困难与挫折,培养了兄弟们不怕苦不怕累的作风,让我们抹去眼角的泪花一起为兄弟们祝福吧,不要停留在这个悲伤的时刻,我们还是要笑着重逢,来年相见,必将看到你们新的成功为这依然的风吹,依然的岁月,和兄弟们依然年轻的笑容。让兄弟们再紧握一次双手,为注定的分别和意外的不意外的相逢再唱唱那首战友之歌吧,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到一起,你来自边疆、我来自内地。。。。。。

(好多年我都不曾去送老兵了,我不愿也不敢看到我的兄弟们流泪,更不愿他们看到我这个老大哥流泪,现在我最想的反而是我的第一任班长,自打他退伍就没再联系上了,我真的好象知道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本文内容于 2007-11-25 23:21:57 被wx7412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