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现实社会的弱者---公安民警无法有效保护自己

公安民警一向被社会认为是社会的强者,这是因为“公安机关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是武装性质的国家治安行政力量,肩负着打击敌人、保护人民、惩治犯罪、服务群众、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要使命。”看到这,你能说公安机关不强大吗?是很强大!那么,作为公安机关一线的基层民警,他强大吗?回答是否定的!他们不但不强大,而且是迫切需要法律、法规和社会舆论保护的弱者。您不相信吧?请听我讲两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2004年10月的一天下午,我所在派出所接到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指令:XX街XX号有一女子报警,一男子持枪进入其室内,对其进行威胁。接警后,民警立刻就处于两难的地步:一方面上级早已下达命令,要求接警后五分钟内到达现场,否则将视情节受到批评、纪律处分、直至辞退、开除公安队伍。另一方面象这样的持枪暴力犯罪,公安民警应携带武器装备前往处置现场。但是我们当时都没有武器,在基层派出所,根据武器管理规定,当时短时间内不可能取到枪支。没办法,为了保护人民、惩治犯罪,也为了我们自己的饭碗(有实验结果:某市刑警大队几十名民警因素质差在劳动职介所找不到工作),于是我们五位民警赤手空拳前往现场(个别同志手提一根细钢管)。后虽经查实这是一个假警情,但如果是真的呢?那间平房地形复杂,有六、七家出租屋,我们必须逐屋检查,如果这时有持枪歹徒向我们射击,我们将如何应对:迎着枪口往上冲,英勇受伤、牺牲成为烈士,但值得吗?或让歹徒追着四处逃跑,那么法律的尊严何在?警察的荣誉、职责又何在?我们的饭碗何在?


第二个故事:2005年1月19日下午15时许,我单独一人着警服在自己管辖的警务区XX路XX号登记租赁私房,我当时已经45周岁了,受到党、军队和公安机关几十年的教育,知道如何爱护老百姓,说老实话也早已经没了棱角,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辖区对人都很平和,从不会轻易发火,因此是很有礼貌的敲门,里面有人应声,然后推开门查看,室内床上睡着一男青年,坐着一女青年,就向其要身份证登记,回答说:丢了。向其要男青年的身份证,回答说:他喝酒多了,我给找一找,你等一会。于是我关上房门,查旁边另一家租房,敲门未应,待回头,女青年已在门外等着,说:他的身份证也找不到。我就从提包内拿出登记表和钢笔说:我先给你们登记一下,有空回家补办身份证,或开一个户口证明,到派出所办理暂住证。至此,一切正常。突然,那男青年在室内叫骂(可能是房门没关冻醒了),后又窜到屋外冲着我叫骂,我严正地告诉他:我是警察,正在执行公务。但该男青年反而更加暴躁,嘴里喊着警察有什么了不起的,朝我连打带抓。当时我手中还拿着纸笔和皮包,根本没有思想准备,待我反应过来扔下纸笔和皮包,将其放倒制住,脸上已被抓伤,眼睛、头上也被打中几下。看他没再反抗,我就松开他,警告他不要动,掏出手机给所里打电话要求增援。那青年看我打电话,就更加疯狂地冲上来乱打,并从地下捡起一整块砖头朝我击打过来,完全疯狂变态。这时我真感到了恐惧,感觉到了死亡,但又不能束手待毙,于是扑上去将其抱住摔倒,砖头擦着我的头皮飞出。至此,我要感谢今年的大练兵活动,它提高了我的身体素质,在近十分钟的搏击中,45岁的我没有瘫软。也要感谢两位路过的见义勇为男青年,他们在我筋疲力尽时上来帮忙,共同按住嫌犯。但就在我掏出手机准备再打电话思想稍有松懈时,左腿又被嫌犯咬住,试想我穿着保暖裤、毛裤、冬季警服仍被其咬伤,外裤被咬烂,一帮忙的男青年手指也被咬伤,稍后两位增援民警赶到,在两位青年的帮助下好一会才给其戴上手铐,期间还挣扎着左右乱咬,其是多么的疯狂啊。


这个故事讲的较长较细,我只想问大家,遇到这样的事,我该如何保护自己:1、向其认输逃跑?但以后我将如何在辖区工作、如何面对群众,警察的荣誉、职责又何在,这是我不能也不敢做的(也丢不起这个人,社区群众都认识我)。2、为保护自己将其击昏,但如用力不当,将其打伤、打死,法律会保护我吗?社会舆论会保护我吗?现在,警察和群众发生冲突,舆论、甚至公安机关内部一些人一般都认为是警察的毛病。这是一种倾向:认为警察在社会上是强者。还有一种惯性思维:警察审案老辈就是喜欢打人,平时也喜欢打人,因此是警察惹的事。这是不公平的!据我所知,经过多年的民主、法制教育,1996年以来我市公安机关在审案时已经鲜有打人者,而更不可能在社区里袭击人民群众。歹徒(特别是醉酒者、精神病患者)可能使用一切极端手段、物品袭击警察,不顾他人死活。而警察在制服他们时却不敢过分使用武力,因为一旦造成嫌疑人身体的伤害或死亡。警察很难找到证人做证(特别是社区民警,一区一警工作,现场少有目击者),而说不清楚就要负法律责任。那是我们所不愿的,我们还想保住自己的饭碗。特别是我,已经快退二线了(更不敢失去工作),那么就只有被动挨打了,还好,这次伤的不太重。法律事后也许会给我们公道(也可能得不到),但我们所受到的伤害,值得吗?


因此,对人民警察正当的工作和执法既有相应的法律、法规的保护,也应该有正确的舆论导向。人民警察在执法时,经常遇到暴力抗法,上面两个故事的同类情况在实际工作中也是经常发生的(如市区某派出所民警在市里医院处警遭袭,负重伤),人民警察在不断遭受着伤害。中国社会的民主在不断改善着,也引进了不少西方的民主,那么,能不能引进一些西方的好的警察制度、西方的对警察的保护的法律、法规(我曾看过重庆电视台一华人美国警察介绍的美国警察执法的法律规定、原则和习惯),也给人民警察一点民主,给人民警察多一点保护。当然,不可能照搬,但应该可以参照。如担心警察滥用强力手段,是否可随身配备一些非致命装备,譬如:网枪、麻醉枪等。这样人民放心了,人民警察也稍宽心了。



(转自一名老警察的论坛手记)

本文内容于 2007-11-25 22:42:35 被陇上居士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