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10


学员被分成3组,两组扮演进攻方,一组担任防御,讨论结合图上演习。几场讨论下来,共识取得,问题和意见的范围大幅缩小了。

首先是必须充分分散。一个营集中在一百个平台上要用100发精确打击消灭的话,分散为1000个人,就要用1000发炮弹才行。由此大家明白己方要尽量分散,而希望敌方尽量集中,一个营集中成一团被我们一枚大当量气爆弹灭了最好。分散了怎么行军?与速度矛盾,机动平台至少可以取得部队的运动速度,于是大家还是承认使用机动平台行军,不过这些机动平台不应集中成群成队列行军,许多人悟出以最小机动平台为单位分散行军的道理,由此也悟出对运动之敌的远程精确打击的厉害。远程精确打击不止是针对运动之敌的,留在军营里的敌人,集结起来的敌人,进入明确而坚固的阵地的敌人,进攻中的敌人等等,都相对易于被远程精确打击消灭。为了求得远程精确打击,要发展远程精确制导武器系统,远程与精确矛盾,中间有一个信息薄弱环节,远程不利于信息传递,而精确要求充分数量和足够准确的信息。为此要发展信息支持系统,到这里,就是美军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作战思想。对方则要从信息这个薄弱环节入手破解远程精确打击,信息战于是展开。中方不得不设想破解美军远程精确打击的信息支持系统中的某个薄弱环节,典型的例子就是攻击卫星,卫星这个领域的“地形”是易攻难守的,但是美方研究的结果,到2010年就得出明确结论:在太空领域的竞赛,中国最后是比不过美国的,硬要干的话,难免走上苏联被星球大战拖垮的老路。另一个被人热衷追捧的例子是计算机网络攻击,不过问题不是想象得那么简单,作战形式不是通常黑客的计算机网络攻击那一套,一辆装甲车在跑的时候不会为了给黑客大侠们留面子而拖上一条电话线连接到互联网络上。无线攻击的攻防手段在于无线的硬件。电磁波也是一个地形上易攻难守的领域。于是人们自然而然想到传统电磁波以外的地方,例如激光。地面之间,地面与卫星之间使用激光传递信息,容量大,速率快,易守难攻。破解激光通讯环节要用硬碰硬的东西。中岳集团提出的方案之一在“遏制咽喉”大战开打之后付诸实施——“强迫收视”计算机病毒是通过美国卫星传过去的,而传给美国卫星的手段则是我方一颗卫星变轨,在新加坡地面站与卫星的通讯激光上“一掠而过”,以此硬件手段,结合特种部队在新加坡地面行动的配合,才把病毒硬塞给美国人,让夏延山控制中心的一面面屏幕换成了电视节目。至于那份强迫收视计算机病毒本身,倒不是高明的重心所在。在实战中,计算机网络攻击成功是很困难的,可以利用,不可夸大,不可依赖。

走过了很多的路,其中美国人帮着大家做了大量的实验。最后大家发现无路可走,战争胜负似乎就是取决于国力的比拼。逼到这里,李中岳就提出了国力上能够以弱胜强的“以数量制质量,以简单制复杂,以模糊制精确,以经济制军事”的24字方针。

在实验步兵作战这个领域,刘教官转达了老大的一句话启发大家——

如果你要用全军对付我的一个营,那我拿出两个营你怎么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