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两个人很不幸的爱上同一个人,而这个当事人又不知该如何选择时,离开的往往是更爱他的那个人。


有人说,只有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上对的人,爱情才能修成正果。不幸的是,爱神的箭总是偏了方向,我们的爱情总是来的太早或者太晚,我们爱上了我们不该爱的或者不属于我们的爱情。


爱是自私的,是讲究平等的,只有付出的爱与得到的爱等同时,我们心里才会感到平衡,因为平衡才会感觉幸福。可是,如果我们爱上一个不爱我们的人,或者不能够爱我们的人时,爱就只有付出,却没有收获,这样平衡就会被打乱,这种失衡与不公平会让我们感觉受伤与痛苦,而我们因为不甘失败而有失尊严的一味纠缠,我们的爱会变成他的负担,我们的爱最终变成恨。而这一切,绝对不是我们最初想要的结果,既然结局会是这样的狰狞,那还不如让我们微笑着退出,成全别人,同时成全自己。


其实,爱一个人有很多种方式,爱他并不一定非要得到他,长相守的爱,固然美丽,但会因为岁月的淘洗,终会淡去,可是如果爱在最高峰时激流勇退,在最爱他的时候和他说再见,那么保留在彼此记忆中的爱,一定是最完美的样子。所以,成全不是意味结束,而是另一种永恒,另一种完美。


爱一个人,希望他快乐,只有他快乐,我们才会感到快乐,只有他幸福,我们才会感到幸福。因为爱他,所以我们舍不得他难过,为了不让他难过,我们只有选择自己难过,所以在我们决定退出的那一刻,就证明我们比另一个人更爱他。尽管和他说再见时,一定会心如刀绞,可是只要想到,从今天起,心爱的那个人将不会在被烦恼所困扰,那么所有的付出都有价值了。


才女林徽茵传奇的一生,除了徐志摩,还有一个让人萧然起敬的男人,叫做金岳霖。一个真正深爱林徽茵的男人,他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这个世界上谁才是最爱她的人。为了爱她,终身未娶,甘愿忍受百年孤独。虽说金的做法对自己过于残酷,太不人道,可是又有谁能够象他那样有勇气正视自己的感情,与其让自己和一个不爱的人朝夕相处,度日如年,这对自己对于别人何尝不是一种折磨?这样的折磨是不是更不人道?这样苟活,还不如把对她的那份爱情,当成信念一样坚守着,远远的看着她为人妻,为人母,心里默默的关心她,爱护她,做她最忠诚最坚实最有力的支持者,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终有一天,我们会老去,我们会老成像杜拉斯的小说[情人]里面的那个老男人和那个老妇人那样,希望我们老的时候,还能够在心里保存一份爱,那份爱就像珍藏了多年的老酒那样,只要轻轻的开启,便弥漫着无尽的芳香。


我们就有勇气对他说:我认识你,而且我一直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很多人叫你美人,但是,相比年轻时候的你,我更爱现在你被岁月蹂躏过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