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一母亲背儿艰辛求学13年 路程近万里

11月22日,记者在洛阳理工学院计算机系见到了该院2007级大学生常鹏飞。常鹏飞的右腿绵软无力,成S形,他的左腿也开始弯曲,面部已经变形,身体的整个骨架在畸形生长。由于行走不便,常鹏飞是靠母亲背着求学的,这一背就是13年,13年当中,常鹏飞母亲背着他求学走过的路近万里。她,就是洛阳市汝阳县上店镇东街村农民郭桂莲。

郭桂莲:背起孩子求学13年

郭桂莲和孩子现在租住在洛阳理工学院附近的民房内。这是一间10平方米的单间房子。由于在一楼,房间显得黑暗和潮湿。“房租每个月120元,水费10元,电费另计。”郭桂莲说,“这对于我家来说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了,鹏飞从3岁开始生病,家里如今已经欠外债14万余元。”

记者就在郭桂莲租居的民房内进行采访。讲起往事来,郭桂莲几欲落泪,但泪水始终没有掉下来。这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中年妇女,46岁的她看上去有60岁的样子,头发早全白了,她不得不把头发染成了浅红色。

常鹏飞1987年出生,老家是洛阳市汝阳县上店镇东街村。在他3岁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达40℃,之后鹏飞就经常说自己腿疼。父母带着鹏飞到医院进行了检查,医生说他大腿部位的骨头中间有一道缝隙,属于骨折。医生告诉他们,孩子还小,慢慢就会长住了。郭桂莲和丈夫常中信带着孩子到许多医院进行检查,“都是先拍片子,之后说要做手术,就是都说不清楚是啥病。” 郭桂莲说,手术也没有做过,孩子的病因始终没有找到。

常鹏飞7岁那年第一次骨折,“骨头齐刷刷地折了,开始拐着走路了。” 郭桂莲说,“我们到处带着孩子求医问药,医生的诊断说法不一,有的说是脆骨病,有的怀疑他患的是骨纤维异常增殖症,但所有的治疗似乎都没有显示出什么疗效。”

从常鹏飞7岁那年开始,郭桂莲开始背着孩子上学。小学和初中都是常鹏飞家附近上的。郭桂莲通常是背着把他送到教室,然后自己下地干活,放学的时候又准时赶到学校把常鹏飞背到家。

2004年,常鹏飞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汝阳一高。汝阳一高距离鹏飞家有8公里远,鹏飞的学习生活问题很现实地摆在了全家人的面前。那个时候,郭桂莲决定在学校附近租一间房子,陪同孩子读书,继续背着孩子上学。

郭桂莲一边为孩子做饭、背孩子上下学,一边在县城做零工补贴家用。星期天母子两个回老家,郭桂莲不舍得花路费,就借一辆人力三轮车把孩子载回家去。这一个来回,就是16公里。

常鹏飞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上学时哥妹俩年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可是哥哥小学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妹妹初二没有上完也辍学了。他们现在都在外地打工供养这个家庭,他们说,和鹏飞相比我们有健全的身体,只要勤劳都可以自食其力。而鹏飞必须通过上学学到知识,自己才能够养活自己。

2007年8月15日,常鹏飞接到了洛阳理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这是常家供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因为鹏飞的残疾,这个消息让全家人更加感到兴奋。

郭桂莲与常鹏飞一起到大学报到,一起租住在学校附近。民房内除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外,一无所有。他们吃的东西都是从家里带来的,菜主要是白菜和萝卜。他们早上和晚上都吃馒头,中午吃面条,几乎从不改变。

“肉太贵了,我们家已经半年没有吃过肉了。” 郭桂莲说。她觉得很对不起孩子,孩子正在长身体,却吃不好。

22日下午16时50分,记者驱车赶到常鹏飞的家乡汝阳县上店镇东街村,一提起常鹏飞一家,村民都赞不绝口。村民申桂叶说:“这家人在附近是出了名的困难,但是一家人太好了。常鹏飞是个十分坚强的孩子,鹏飞的妈妈是个伟大的母亲。”村委会主任亢渊说:“说句实在话,在农村残疾的孩子非常多,象郭桂莲这样一直背着孩子求学的人很少见。郭桂莲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郭桂莲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不仅有血压高、血脂稠、腰间盘突出、胃病等症状,而且还时不时地感到大脑不清醒。但是她始终没有为自己看过病。“鹏飞太需要照顾了,我必须为了孩子打起精神,自己身体的问题还顾不上考虑呢。” 郭桂莲说。

记者问郭桂莲:“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再也背不动儿子了,怎么办?”郭桂莲哽咽着说:“只要我能背得动他,就一直背下去!鹏飞现在考上大学了,以后,我相信他能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

常鹏飞:努力学走路,努力离开妈妈的背

常鹏飞是个十分要强的孩子,在他的脸上记者没有看到一个残疾青年的自卑和悲观。郭桂莲告诉记者,鹏飞常说:“妈妈,我可以吃得不好,穿得不好,但只要能让我上学就可以了。”

从7岁开始,常鹏飞至今已经骨折了13次。常鹏飞的奶奶心疼地说“孩子每一次骨折后都很坚强,从来没有流过眼泪。”

常鹏飞求学的经历比同龄的孩子艰难了许多。鹏飞每天都不敢喝水、不敢喝稀饭。“早上吃一块馒头就可以了,怕的是会频繁地上卫生间。” 郭桂莲说。

常鹏飞说,他现在要努力学着走路,要努力离开妈妈的肩背。“学校、家庭和社会给予了许多爱心,我必须要回报,要偿还家庭为我欠下的14万元巨债。但是我有现在的学习机会很不容易,我必须把握住现在!”

常鹏飞的症状被很多医生研究过,最终没有找到一个明确地答案。“如果有医院肯尝试治疗,我愿意冒这个险!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我从此失去双腿”。常鹏飞现在学习的是计算机专业,他打算创办一个破解疑难杂症的网站,帮助自己以及像他一样遭受病痛折磨的人解除痛苦。“网站上面既可以供病人发布自己的病情症状,也能查找治疗信息,同时也会吸引名医前来交流,那时,许多顽症说不定都能在这里很快得到解决”。

来源:大河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