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益 南岸区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5岁青年男子翻墙进入亿万富翁的别墅行窃,却把守屋的工人当成富翁,索要4万元现金。工人面对脖子上的砍刀,没有慌张,从凌晨2点到上午11时,他与抢匪长谈做人道理。


这不是港片里的情节,而是发生在我市南岸区一个小区里的真人真事。


昨天,南岸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李益透露,该男子在11月16日被南岸区法院以入室抢劫(未遂)罪判刑3年。


嘉宾感言


一个值得同情的抢劫犯


这是一起典型的入室抢劫案。从整个犯罪过程看,牟思维是盗窃的犯意,但在具体实施犯罪时,又使用管制刀具对受害者行抢。


因为得知受害者不是老总,从而放弃抢劫。所以从犯罪形态讲,可以理解为犯罪中止。如果被定性为犯罪中止,法律规定可以适用缓刑。但司法界另一种观点还是认为是犯罪未遂。抢劫未遂在量刑上就不能适用缓刑。


入室抢劫在性质上比一般抢劫要恶劣,量刑也比一般抢劫要重一些。所以法院的判决理由是,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持械入户盗窃未果后,采用暴力手段在户内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属入户抢劫,构成抢劫罪。牟在对“王总”行抢4万元过程中,得知自己的抢劫对象并非王总而未抢劫成功,属于犯罪未遂。所以法院对其判刑3年。


从情理上来讲,我同情牟思维,并为他感到惋惜、痛心。这起抢劫案明显不同于我办理的其他抢劫案。其他抢劫案的犯罪分子一般都比较凶、狠,有的甚至很残忍,别说进的是富豪家,就是进寻常老百姓家里行抢,也要抓一把“灰”走。牟思维是因为贫穷,因为高利贷到期,并在港片和不劳而获思想影响下,做了错事。我从办案中了解到,牟本质不坏、不恶,应该是一个可以挽救的青年。


但是,法不容情,感情、同情不能赎罪,不能冲破法律的底线。任何人触犯了法律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愿他在高墙内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借废弃水管爬进别墅区


7月16日晚9时到次日上午11时的14个小时里,对青年男子牟思维来说,每一分钟都是非同寻常的。


当晚9时许,牟思维在大腿上绑了一把30厘米长的砍刀,坐车来到长江大桥南桥头,摸进了游乐园。观察一番后,他发现可以通过游乐园里废弃的一根水管,爬进紧邻的别墅小区。


他看过不少香港电影和电视剧,知道别墅区里住的是有钱人,而且里面有监控系统。为了不被监控摄像拍下右嘴唇下边的黑痣,他摸出事前准备好的胶布,把黑痣盖住。一切准备就绪后,牟翻上围墙爬进了别墅区。


几番周折后躲进衣帽间


牟思维走到靠围墙较近的那栋别墅。借着夜色,他看见别墅后门只是一扇纱门,便用砍刀划破纱门。当他试图打开门时,却发现里面还有一扇玻璃门。于是,他放弃了这个目标。


这时候,周围几栋别墅里的狗“汪汪”狂叫起来,牟思维迅速钻进路边的树丛里。几分钟后,天突然下起了大雨,雨声很大,能够盖住行走的脚步声。他起身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他来到一栋没有门牌、没有任何标志的独栋别墅前。透过夜色,他看见一楼有个房间窗户是开着的。大门院墙不高,他从门柱翻进墙,然后用刀划破纱窗,钻进屋。进屋后,他发现房间里有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一个书柜。他想,这里应该是书房。


看见桌上有个公文包,他迫不急待打开,结果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又拉开抽屉四处翻找,里面全是一叠一叠的文字资料,没有一分钱。


突然,从另一个房间传来说话声和人走动的声音,他胡乱抓起一叠资料,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见二楼一片黑暗,他蹑手蹑脚爬上二楼。


推开离楼梯最近的一个房间,借着月光,他看见这个房间很大很空,左边有个衣柜,大得足以躲一个人,就钻了进去,把门拉上,然后拿出手机,借着手机亮光翻看手中的资料,希望能够从资料中看出这家主人是否有钱。


当看到“装修费好几十万”、“某典当行”、“王总”等字样时,他判断,这家主人应该是典当行的老板王总。这是个新发现,牟思维有点兴奋。他想,自己家里的装修问题可以解决了。


不知不觉中,牟思维在衣柜里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刀掉了下来,响声惊醒了他,他顿时冒了一身冷汗。他想看时间,但手机的电在看资料时用完了。


想抢劫老总却抢到工人


确认屋里没有动静后,牟思维摸索着走到负一楼,厨房开着灯,但无人。他突然感觉饥肠辘辘,但冰箱里空空如也。


牟思维折回一楼,客厅亮着灯,一个男子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此人肯定就是王总了。”


过了大约两分钟,牟弓着腰走到男子头部位置,右手捂住男子的嘴,左手用刀架在其脖子上:“王总,把钱拿出来。”


那男子问:“你要好多钱嘛?”


“4万,我只要4万。”他说。


听到开价,男子说:“我不是王总,我是帮王总看房子的工人。”


牟思维顿时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就把刀从那人脖子上拿开。该男子趁机按住牟的肩膀,并说,有事坐下来慢慢说,看能不能帮忙解决。


归案后,牟思维告诉办案人员,当他听说被抢男子是工人时,他想,同样是个打工仔,就不想抢了。而且当时突然后悔,只想快点走人,再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


事情没有朝他设想的方向发展。


工人急生智控制住抢匪


知情人士透露,王总身家过亿,搬进别墅前,每天住在酒店。案发时,王总的别墅刚装修好,尚未入住,就安排一名姓秦的工人帮忙照看。


秦回忆,当天他睡得很香。大约凌晨两点多钟,他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觉脖子冰凉,并听到牟思维要他拿钱的声音。当牟思维把刀拿开时,当过联防队员的秦明显感觉到牟的眼神无力,比先前少了许多凶光。秦心想,面前这个抢匪虽然比自己高大、魁梧,但只要能把刀拿过来,自己就能够控制住他。此外,牟是不是长期跟踪王总,想对王总下手呢?秦决定问个究竟。


秦拿来一瓶矿泉水,稳住了牟思维的情绪。牟求秦放了他,秦说:“你把纱窗弄坏了,我怎么向老板交代?”


秦问他,怎么要走这条路。牟就说,自己是“农转非”,做超市生意被人骗了五六万元,去年买了一套房子,还差4万元。他就以房子为抵押,借了1万元高利贷,每月1000元利息,放贷者拿走了他的房产证。后来,他找不到这些人,对方留的电话也打不通。作案当天就是高利贷到期的日子,他无力还钱,加上父母有病,才动了抢的念头,想抢4万元。


牟边说边给秦磕头作揖,请求放他一马。当牟倾诉时,秦暗中把刀拿到手。


想跑没跑脱最终被擒获


听牟思维讲起父母,秦也想起自己六十多岁的双亲,他也好久没有回丰都老家孝敬父母了。秦动了恻隐之心,但转念一想,老板这边怎么去说?何况,牟的话是真还是假?


牟思维见走不脱,起身去翻客厅阳台。就在牟一条腿跨出阳台后,秦一个箭步上前把牟拽了回来。于是,两人又坐下来摆谈了10分钟。牟起身说想走动走动,然后第二次翻上阳台。秦眼疾手快,在牟双腿翻出后还是把他拽了回来。


眼见牟思维三番两次想跑,秦指责他:“男人做了事就要负责。如果我这次把你放了,你以后可能会再去抢人、杀人,到时法院将对你数罪并罚,还要被重判。我不让你走,是给你一个机会。”


牟哭了,不停下跪求饶,磕了很多头。秦教训他:“男儿膝下有黄金,要有尊严,只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绝不能向其他任何人下跪。”


两人一直交谈到凌晨5点多。秦所在公司的一个负责人接到电话来到别墅,听了详细经过后,就给了牟思维200元钱,还不断开导牟思维不要走极端。因王总电话关机,直到上午11时许才赶到别墅。王总了解详细情况后,权衡再三,还是报了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