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风敲柴扉紧

雨打芭蕉咽

只见得雷声入耳炸连声

难闻云遮电闪


轻啜杯中苦酒

绪飞狂荡少年

徒装扮风流潇洒人前跩

仅余你我两相怜


昔日西京折柳去

今朝北地盼君还

再从头对酒当歌论今古

廖济兄弟心底寒


真的打油,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