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五节 鏖战乌岭关

天目飞龙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女扮男装的小伎俩被龙天轻易地识破之后,“野蛮女友”很不情愿地从队列里站了出来,对着龙天敬了个礼,小嘴巴里轻轻地嘟囔了几句。 “全顺姬,不是让你守在军营里的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龙天这次并不想带“野蛮女友”出战,毕竟她是军营里唯一的女性,带着她打起仗来有些不方便。 全顺姬低着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女扮男装的小伎俩被龙天轻易地识破之后,“野蛮女友”很不情愿地从队列里站了出来,对着龙天敬了个礼,小嘴巴里轻轻地嘟囔了几句。


“全顺姬,不是让你守在军营里的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龙天这次并不想带“野蛮女友”出战,毕竟她是军营里唯一的女性,带着她打起仗来有些不方便。


全顺姬低着头,被龙天训得脸都红了,不过鼓足勇气之后,她又扬起了头:“报告首长,我是武警战士,必须时刻要和队伍在一起”,说完之后偷偷地看了一眼,静待龙天的反应。


“好,入列”,没想到龙天突然间又改了主意,因为这次的乌岭关之行,李忠贤仓促间竟然忘记给龙天配朝鲜族翻译了,无奈之下,龙天只得同意了全顺姬的参战请求,这也是他刚刚才想起来的。


乌岭关位于汉城以南60公里,朝鲜京畿道和忠清道的交界处,一条并不宽敞的官道穿山而过,这条官道是通往汉城的必经之路,乌岭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一旦拿下了乌岭天险,进则可长驱直入汉城,退则可扼住南北间的咽喉要冲,在乌岭关的南面是忠清道的首府清州牧,从乌岭关往东越过小白山脉,就是忠清道的另一战略要地忠州牧,忠州牧踞忠河天险,两处天险遥相响应,互为犄角,只要守住了乌岭关和忠州牧,就等于保住了朝鲜王国的半壁江山。


龙天率领一百五十名武警战士,以急行军的速度朝着乌岭关快速前进,而钱江则与李忠贤一道,也在马不停蹄地赶往忠州牧,时间显得异常急迫,他们现在就是在与倭寇抢时间。


据最新得到的情报显示,南面的松下康夫和山田铃木所部约三万人已经攻破了清州牧,正在往乌岭关方向奔袭而来,而东面的龟木一郎所部一万两千人,也在攻破了庆尚道的尚州牧之后,迅速地朝着忠州牧挺进。


敌我双方都深知乌岭关和忠州牧的战略地位,也都在玩命似的地往两地分兵挺进,谁提前赶到并抢占天险,谁就能在未来的战争中赢得胜利,而且是彻底的胜利,双方都在与时间赛跑,与对手赛跑。


“快,快,快”。


这一路上龙天都不知道已经重复了多少遍了,反正六十公里的路程武警战士们基本上就没有停下过脚步,跑跑走走,除了武器弹药之外,该扔的基本上都扔掉了,部队一直在轻装跑步前进,本来李忠贤已经给龙天备下了一匹快马,不过龙天并不领他的情,他必须要与战士们同甘共苦,用一双铁脚板来征服这六十公里的距离。


警卫连的战士都有一副好身板,龙天的身体素质也很棒,不过娇弱的“野蛮女友”就惨了,这一路上基本上都是龙天连拉带拖,就差点儿背着她跑步前进了,还好在战士们的互相帮助之下,“野蛮女友”虽然累得脸色煞白,但总算还没有掉队。


从日出时离开汉城,到了晚上掌灯时分,龙天一行终于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乌岭关,与镇守乌岭关的三千朝鲜守军顺利会合。


乌岭关的城墙是用大小不等的花岗岩垒砌而成,关墙高7米,有两个门洞,东西各一扇关门,关门高5米,宽4米,门洞深5米,关墙向两翼山脊延伸,左右各约50米,两侧的山坡上设有戍所,关城东西与两边的高山相连,南北有曲折狭窄的山路沟通,关内山高谷深,接岫连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乌岭关之险峻令人叹为观止,难怪会成为锁钥咽喉的战略要地了,这一路上龙天一直都在细心观察着两边的地形,默默地盘算着作战方案。


出示了尚方宝剑,龙天很顺利地接管了乌岭关守军的指挥权,随便用了点晚饭,在关内外安排好警戒哨后,战士们便迫不及待地进入了梦乡。


天刚蒙蒙亮,龙天便开始勘查地形,布置拦截火力,战士们则按照龙天的布署挖战壕、布置拦阻线,龙天并没有选择在关墙上设置火力,而是选择了关外两侧的山坡上,他把机枪班分为两组,每组五挺AK47在关外的两侧组成了交叉火力,封锁住入关的唯一通道,这一忙就忙了一上午,派出去的侦察员带来了大批倭军正朝着乌岭关开进的消息,一场大战即将在乌岭关展开,刚刚端起饭碗的战士们每人拿了一块面饼迅速进入了各自的阵地。


“你,过来,让你的手下埋伏在关内的两侧山腰上,呈散线布置,准备一些石头,越大越好,还有弓箭,越多越好,听我的号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违令者斩,明白了吗?”,龙天把镇守关隘的守备崔连忠叫了过来,“野蛮女友”连忙把龙天的话翻译成了朝鲜语,崔连忠听得连连点头称是,欣然领命而去。


龙天带着“野蛮女友”把所有阵地都检查了一遍,才满意地点点头,接过野蛮女友递来的面饼嚼了几口,由于太饿了咽得太急,面饼噎在嗓子眼里差点憋过气去,要不是野蛮女友及时地给他喂了几口水,说不定他这“一号首长”就将成为乌岭关保卫战中第一个非战斗减员人员了。


“谢谢,谢谢”,龙天摸着胸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首长,你说我们能打赢倭寇吗?”,野蛮女友显然还是不太放心,毕竟敌我双方的力量相差太悬殊了,再加上龙天布置的诡异阵型,让她总是看不明白龙天这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龙天神秘地笑了笑,然后凑近了野蛮女友说道:“这样吧,咱们打个赌,如果此仗打输了,我就从乌岭关的关墙上跳下去,而且是从关楼上往下跳,如果打赢了,你。。。。。。”,龙天故意奸笑了两声,眼睛又开始直勾勾地盯着全顺姬的脸上了,他嬉皮笑脸地装出了一副十足的色狼模样。


全顺姬脸刷一下就红到了脖子上,头很快就低了下去,羞涩地说道:“首长,你别再拿我寻开心了,如果打赢了,我,我,我随你怎么处置”,说完之后,头一转背对着龙天不再吭声了。


“嘿嘿,那么咱就说定了,如果打赢了,你让我亲一下,嘿嘿,要求不过分吧?”,龙天继续拿野蛮女友开涮,殊不知他有心在开玩笑,但全顺姬可是当真的,只见她的脸变得更红了,脚步一挪飞速地跑开了,不过龙天隐隐听见了她发出的一声“嗯”。


王小柱不偏不倚地跑了进来,刚刚龙天和全顺姬的对话他可是尽收耳中,“嘿嘿,首长,嘿嘿。。。。。。”,王小柱傻笑个不停,笑完了之后突然间脸色一变,“首长,侦察报告,倭寇已经到了关外两千米的地方,正在向这边派出侦察骑兵,打不打?”。


“打什么打?几个侦察兵而已,不用理他,好戏上场了,走,看看去”,龙天接过了王小柱递来的AK47,猫着腰快速地往阵地上跑去。


为了抢占乌岭天险,在攻占了清州牧之后,松下康夫亲自率领两千骑兵和三千轻装步兵,朝着乌岭关快速奔袭而来,下午三点左右,五千人的大军就已经开到了乌岭关外,在作了短暂的停留和修整之后,两百倭军骑兵朝着乌岭关口发动了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关内的守军在作了象征性的抵抗之后,很快就弃关而逃,沿着关内的狭窄官道往北狂奔而去,或许是逃得太急了,连关门都忘了关紧,两百倭军骑兵轻而易举地就杀进了关内,然后登上了关墙频频地挥动着倭国军旗。


或许是这种弃城而逃的现象在朝倭之战中太普遍了,早已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松下康夫对此已经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在急功近利的心理驱使下,松下康夫毫不犹豫地长刀一挥,狂叫一声“兔子嘎嘎”,两千骑兵撒开马腿,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乌岭关,然后沿着山间小道一路紧追猛赶。


五公里的山道上随意丢弃着朝军的军旗和兵器,一群衣冠不整的朝军士兵撒开双腿在没命地往北逃窜,场面混乱不堪,倭军骑兵高扬太刀,纵马穷追不舍,从他们得意的笑容中可以看得出来,此时没有人会想到这竟然是精心布置好的一个圈套,一个足以把两千骑兵“包饺子”的圈套。


龙天背靠着一棵松树,望远镜一直就没有离开过眼睛,山道上的倭寇骑兵尽收眼底,他一边看一边在低声地计算着:“一百,两百。。。。。。一千。。。。。。两千”,等他数清楚入关的倭军数目之后,山那边传来了排枪的声响,枪声并不密集,但由于有了山谷的回响,清脆得有如炒豆一般,一想起香喷喷的炒豆,龙天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龙天从警卫连中抽出了两个排六十名战士,放在了离关口约五千米的山道上,由于山道实在太过狭窄,两个排的兵力根本无法施展排枪阵型,所以真正排成阵型的只有一个排,另一个排则埋伏在两侧山腰上策应,以防不测,同时为了阻止骑兵的快速突破,在阵型前还放置了两排半人高的木拒马,以迫使倭寇的骑兵放慢速度。


警卫连的三十名武警战士排成了三段阵型,静静地等候着倭军的大驾光临,随着密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每一名战士的心情开始激动起来,一场屠倭盛宴即将闪亮登场,手端马枪的战士们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啪,啪,啪。。。。。。”。


头前开路的倭兵突然发现了设在路中央的木拒马,还有拒马后的三十名手持“短铁棍”的士兵,惊诧之余急忙勒住了缰绳,还没来得及作出后续反应,也就是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枪声骤然响了起来。


一轮排枪过后,骑在马上的倭寇纷纷中枪落马,由于山道实在太窄,武警战士们根本无需瞄准,十人一排只要枪口微微上抬一扣扳机就成,狭窄的山路和设置的拒马,让倭军挤在了一起,暴露在马上的士兵成了绝好的活靶子,没人朝着马匹开枪,因为马上有的是目标。


“啪,啪,啪。。。。。。”。


一排打完,第二排上,第二排打完,第三排上,周而复始,武警战士们快速地开火、退弹、装弹、再开火,忙得不可开交但井然有序,清脆的枪声一直就没有中断过,埋伏在侧翼的三十名警卫战士也不失时机帮帮场子,用枪声替山道上的战友们多赚几声吆喝。


渐渐地木拒马前停留了一大长溜子空着马鞍的战马,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的尸体,死得异样惊讶和痛苦,尽管骑兵有铠甲护身,不过子弹还是毫不留情地穿透而过,钻进了他们的身体,鲜血从尸体上汩汩地往外流淌着,路边的野草不失时机地在贪婪地吸吮着,相信来年它们一定会长得更为茂盛。


山那边的排枪声响起之后,龙天快速地向埋伏在山道两侧的朝军发出了攻击指令,野蛮女友挥动着军旗,用朝鲜语在叽哩呱啦地传递命令。


“嗖,嗖,嗖。。。。。。”。


居高临下的朝军士兵们弯弓搭箭,山道上顿时下起了阵阵箭雨,锋利的箭头毫不怜悯地飞向倭军的人和倭军的马,给本已惊慌失措的骑兵们造成了更多的伤亡,以及更大程度的恐慌,山道上人仰马翻,幸存的士兵纷纷跳下了战马,企图用马匹作他们的“挡箭牌”,部份倭军开始攀爬而上,挥动长刀朝着山上的朝军攻了上来。


“轰隆,轰隆,轰隆。。。。。。”。


山坡上传来了滚石的声响,大小不一的山石纷纷沿着山坡奔腾而下,发出了杂乱而又低沉的响声,硕大的滚石造成了更大程度的恐慌,几个已经爬上山坡的士兵被滚石击中之后,自己也变成了滚动的物体,带动了后面的倭军一同滚下山去。


“叽哩呱啦,叽哩呱啦。。。。。。”。


这是朝鲜族的士兵们在高声呐喊,他们在卖力地射出仇恨的弓箭,掷出愤怒的山石,心中所有的愤恨此时都化作了声嘶力竭的怒吼,然后借助石矢无情地发泄在侵略者的头上。


“啊,哇,哦。。。。。。”。


这是山道上传出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其中也不乏战马的哀鸣,在经过马枪、弓箭和石头的三重打击之后,此时的倭军已无心再战,如何在猛烈的打击之下苟延残喘才是眼前当务之急的大事。


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没有了它你就没有了一切,但人的生命也是最为廉价的,在乌岭关的战场上,一条命只值一粒子弹,它的成本只有十文钱,不过这已经是卖出高价了,更多的生命则显得一文不值,他们死于这山上遍地可寻的石头,最多值两滴搬动时汗水而已,所以作为倭军来说,此时能死于马枪之手是非常幸运的,将来到了天堂,不,侵略者的灵魂只能下地狱,将来到了地狱里,几条鬼魂在一起交流时,肯定有鬼会说:“瞧,我好歹还值十文钱,你呢?被石头砸死的,一文不值,真是掉价啊”。


排枪声、滚石声、呐喊声、惨叫声,通过山风的传递,声声传入了龙天的耳中,他闭上了眼睛在细细地聆听着,在他看来,这绝对是一曲华美而动人的乐章,乐曲的名字叫“战争进行曲”。


松下康夫并没有跟随骑兵追击,而是带着后续的三千轻装步兵在慢悠悠地朝着关口进发,在他看来,接下来他所能做的就是坐在关墙上即兴高歌一曲,欢庆这唾手可得的胜利。


不过很快他也听到了山道上传出的“战争进行曲”,对他来说,这首曲子就是一道催命的符咒,两千骑兵进入关口之后,竟然没有一匹马跑出来。


“不好,中埋伏了”,松下康夫快速地闪过这个念头,脸上的汗紧接着就冒了出来,这毕竟是两千主力骑兵哪。


“兔子嘎嘎”,松下康夫再次抽出了战刀,对着身后的三千步兵发出了冲锋的指令,“救援关内的骑兵,救出多少算多少”,这是他的第一念头,他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当然他更加没有后退的念头,作为职业军人,松下康夫满脑子都是进攻,在他的字典里根本没有撤退这个名词。


倭寇骑兵的快速突击,和步兵的缓慢前进,这其中打了一个时间差,这个时间差绝对不超过十五分钟,但也就是这关键的十五分钟时间里,战争的天平已经朝着龙天这边倾斜了,当望远镜的视野中出现了倭寇步兵的身影时,龙天的脸上已经开始写着“胜利”两个字了。


“机枪班,开火”,龙天毫不犹豫地大喝一声,然后手中的冲锋枪朝天打了一个短点射,这是开火的信号。


关外两侧山腰间的草丛突然间被掀开了,露出了两道半人深的战壕,十挺AK47支起枪架,装着100发子弹的弹鼓形成了交叉火力,在乌岭关外形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火网”,将攻击关口的倭寇步兵死死地压制在离关门五十米距离的官道上,关外再次响起了倭寇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这道“火网”的威力非同小可,碰上它非死即伤,即使偶而它停了下来(换弹鼓),冲过去的步兵也没有一个活着的,因为关墙的控制权此时已经易手了,守在关墙上的上百名倭军士兵被王小柱带人轻易地消灭干净,消灭了关墙上的倭军之后,战士们将枪口对准了关外,朝着冲过火力拦阻线的倭寇一通开火,龙天手中的AK47准确地将靠近关门的倭军逐个清理干净。


“首长,要不要冲锋啊?”,王小柱指了指关内,刚刚有十几个倭寇骑兵退了回来,不过都被王小柱用冲锋枪收拾掉了,山道的南北出口均已被堵死,山两边的三千名朝鲜士兵还在不遗余力地往下射箭、扔石头,眼见着惨叫声越来越小,声音也越来越微弱,王小柱有些急不可耐了。


“没问题,野蛮女友,发信号,出击”,龙天这时才发现野蛮女友的双腿竟然有些颤抖,他走过去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


别说是野蛮女友了,战斗打响的时候,连龙天的两腿都有些发软,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指挥这么大的一场战役,也是生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上战场,这和在台湾时打倭寇也不完全一样,相比之下,今天的乌岭关之战才是真正的战斗,才是真正的血与火的战场。


十挺AK47暂时用火力封锁住了关外十几米宽的官道,不过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带来的子弹是有限的,等打光了子弹倭寇步兵就会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所以眼下当务之急是尽快地消灭关内的倭寇骑兵,然后合力向关外的步兵发起最后的冲锋,所以龙天很快就向三千朝鲜士兵发出了出击的命令,不过这也仅仅是面向朝鲜士兵的,武警战士不属于出击的序列。


关内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两千倭寇骑兵全部被歼灭殆尽,北出口两个排的战士也都已经赶到了关墙上,“机枪班”的枪声戛然而止,并不是没有子弹了,而是倭寇自行退兵了,眼见着救援关内骑兵的希望越来越渺茫,面前又有一道莫名其妙的“火网”,松下康夫生平第一次领略到了现代化武器的强大威力,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如果此时再不跑,等乌岭关守军发起反击的时候,他的下场会和关内的两千骑兵一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