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弟弟去嫖妓提倡以人欲为本明朝“狂圣”

双子座的猫 收藏 2 195
导读:在传统印象中,当哥哥的对弟弟总是友爱备加、循循善诱、温良敦厚,哥哥的手在任何时候都是有温度的。而且,就人生影响力来说,为兄者可以说是除了父母老师之外最具潜移默化的人物。难怪古人这么说:兄弟者,天伦也。为兄者当知所以教,为弟者当知所以率其教。兄不知教,则谓之不兄;弟不率教,则谓之不弟。 但是,就有这么一个当哥哥的,不仅教弟弟去嫖娼,而且在弟弟无法接受后,还振振有辞地说出一大堆道理威逼利诱,并上纲上线立言以此为基点构建和谐社会。他,就是明末狂圣李贽。 我曾实地考察了他的出生地福建泉州故居

在传统印象中,当哥哥的对弟弟总是友爱备加、循循善诱、温良敦厚,哥哥的手在任何时候都是有温度的。而且,就人生影响力来说,为兄者可以说是除了父母老师之外最具潜移默化的人物。难怪古人这么说:兄弟者,天伦也。为兄者当知所以教,为弟者当知所以率其教。兄不知教,则谓之不兄;弟不率教,则谓之不弟。



但是,就有这么一个当哥哥的,不仅教弟弟去嫖娼,而且在弟弟无法接受后,还振振有辞地说出一大堆道理威逼利诱,并上纲上线立言以此为基点构建和谐社会。他,就是明末狂圣李贽。



我曾实地考察了他的出生地福建泉州故居和他在北京通州的墓地,埋头研究了一通李贽生平。他的简历是这样的:李贽,字宏甫,号卓吾,又号温陵居士、百朱居士、龙湖叟,自称李长者、李老子等,历任南京国子监博士,刑部主事,员外郎,郎中,姚安知府,嘉靖六年生于福建泉州,万历三十年春自刎于皇城监狱。



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李贽泼口讥讽朱熹“顾不在乎夷狄、中国之强弱也,则又何贵于正心诚意为也”。怒骂程颐“胡说甚”。斥责孟子“不深考其所自而轻于立言”。公然呼吁不可“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



李贽的行为更超前于当今的所谓行为艺术家。他造型:上光头发作和尚模样,下穿道士长袍,中留三簇胡须乃家传***俗习。他读书:或边读边笑,或边读边哭,或边读边大叫,或边读边乱舞,或边读边打滚。他书法:动笔之前,捋长袖,摇晃脑,捶天顿地,狂喊乱叫。他业余爱好:酗酒,逛青楼,领一班和尚与歌女载歌载舞载酒载色,醉生,梦死,狂妄,不羁。



李贽所创立的“童心说”,与中国历代思想强调的“修身观”相反,其所要阐述的是对人性“真本”的肯定,提倡的是“人”要善于释放自己的各种身心需要,为自己的“私心”而活,这种追求自我的极至就是成圣之道。然后总结说,此即所谓天地之“童心”。这在当时讲究“三纲五常”的年代,不啻为惊世骇俗之论。然其理论也受到世俗认可,影响力达到了“一境若狂”的程度,民间草根疯狂追星,各界名流拜其门下,政府高官专程请他开坛讲学,学术界举国以他为靶子。至于当今易中天、于丹之流红虽红,但我看在质量上根本就不能与他相比,以前余秋雨那种“妓女身上三样宝‘口红、避孕套、文化苦旅’”的境界还可以勉强沾点边。在中国文学史上有一定地位的晚明文坛“公安派”,其核心理论“独抒性灵”即直接传承李贽学说。他还被利玛窦誉为——“中国人中罕见的典例”。



话说回来,李贽劝他弟弟嫖娼的事发生在万历十三年,当时他寄居在维摩庵,他弟弟从福建泉州远道而来看望他,并落下脚来照顾他。一段时间后,他叫弟弟去寻花问柳放放松。弟弟很难为情,拗头不想去。李贽很生气,板起脸孔以兄长之令强迫弟弟脱裤子嫖妓去……



有乡贤知道这回事后,上门质问他:你这当哥哥的怎么搞的?你这是为兄之道吗?



李贽笑笑回答:我弟弟抛妻别子从千里之外来探望我,而导致他长期禁欲。我这个做哥哥的,要以人为本,换位思考,从他的立场去体会他的感受。你说说,他一个生龙活虎之壮汉,又有过长期性生活的经验,现在一下子让他没了正常房事,叫我于心何忍?




那乡贤遂哑口无言。



不仅如此,李贽还从理论的高度加以充分阐述,上书庙堂,认为治国者应承认人皆有七情六欲,为政之道当创设条件满足这些正常的欲望。只要做到这些,自然人心思定,天下平安,也就达到了王道的境界。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