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八.横行铁军. 228.幸或不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中华汽车公司的决策正确,行动或者过急了.也许通过政府部门先向D方发出申请比较好,可他们堪称私自将一百二十辆汽车发往了D国试销,结果出了意外.之所以又是或者又是也许,是因为这个决策有好有坏,好的是,因为对中华公司的产品销路和知名度来说.这个意外占了便宜.不能说是运气,应该说高科技含量和新鲜少有的汽车受到重视.坏的是,在货船同过苏伊士运河以前,欧洲已经开战了.

事情的发生让我们从头说起.当中华公司在十二月初向D国发送一百二辆汽车时,八月底出发的四辆赠品汽车在此前已于中华帝国又一个友好国家的著名城市,意大利的威尼斯上岸了.因为是第一批在意大利靠岸的中华帝国船队,所以有意国外交部几位中层官员表示欢迎.当他们听说船上有中华帝国赠送给D国的珍贵礼物时,很礼貌的询问能否欣赏一番.汽车吗,就是出门使用的,那有什么不可以?

几名技术人员将汽车从船上开到岸上,顺便显摆了一下.对汽车的追捧从意大利就开始了.”哦,这也许是二十年后才应该出现的奇妙科技”.一个意大利外交官如是说.还真给他说中了,原史中,拥有[中华尊贵]如此技术水平的汽车,的确是在二十年后才出现.卡尔.本茨发明汽车后很长时间,发动机还是后置,乘客相对而坐.晚上无法使用,雨天无法使用,等等等等,只不过是具备了汽车的主要特点而已.而中华尊贵,直接就是一辆标准汽车.不算作弊的重兴皇帝,中华科学家本身的创造力才是关键.

当这份礼物穿意大利,越奥地利,还没进入D国,中华帝国发明并制造出舒适迅捷,不用马拉自己跑的自动车的消息已经提前传到D国.当搭载着汽车的火车抵达法兰克福时,普通人尚未深知发生了什么事,很多上层人物就跑到火车站以第一时间看到最新科技成果.当汽车驶下列车前,人们就开始惊叹它的美观大方.当汽车驶下列车时,D国人开始喝彩声不断,心急的开始打听汽车正式销售到D国的时间表.事实上,西方汽车风潮在汽车从威尼斯上岸就有了苗头,到了D国,已不可仰制的开始了.

十一月五日,小威廉王子与从紧张的战前忙碌中抽出身来的俾斯麦一起,接受了来自遥远东方的礼物,两人在简短的交接仪式过后,都上车进行了亲身体验,果然舒适快捷.下车后,两人对中华帝国的科技成就表示了由衷钦佩.威廉王子[威廉二世为人比较冲动,不善于隐藏心事]说:”汽车!哦,它真的很棒……”

而沉稳的俾斯麦首相则看到,随着科技进步,汽车工业有着无比光明的未来.D国既要追赶中华帝国,也要占据其它国家的领先地位.所以,俾斯麦决定将属于自己的汽车交给本国专家研究,并打算将威廉一世和毛奇将军的礼物要过来,至于与俾斯麦的关系不怎么样[威廉一世去世不久,俾斯麦即被解职]的威廉王子的专车,就由它去吧!

同时,俾斯麦盛情邀请六名中华技术人员为D国工作,并许以很高的薪金.结果,中华帝国来D首席专家回曰:”既然我国在汽车刚刚问世时就向贵国赠送,说明我国并没有隐藏技术的打算,因为汽车必将属于全世界.所以,中华公司甚至愿意在恰当时间支持贵国成立一家汽车制造厂,只是这产业标准与专利权不知首相阁下怎么看?”

“当然,我国不会与贵国在这方面闹纠纷,我国不也向贵国出口了专利技术了吗?汽车工业自然也一样.”

俾斯麦的思想基础谈不上时代所限,既然中华帝国提出了国际标准慨念,俾斯麦就会研究中华帝国的用意,想出了一些标准制订者的巨大利益所在,可他对自己国家的科技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华德两国间各有领先之处,没必要死争一个行业.但是,俾斯麦终究还是没想到,未来的汽车行业是那样一个巨无霸.当他也去世之后,中华帝国推行的国际标准为大多国家所接受,D国科学家不是没实力,但想摆脱国际标准则意味着产品只能自我消化.抛除政治因素,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为了打破一个个贸易壁垒.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就可以说是华德两国争夺国际标准制订权的战争.

不过,不管怎么说,俾斯麦及其亲近同僚发觉了汽车工业的灿烂前途.其实往往是这样,越是没有什么越能发现其重要性,D国是如此,意大利也能明白,而YF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中华帝国研制出汽车的消息,YFD三国本来就差不多时间知道,汽车在威尼斯上岸,YF不比D国接到情报晚多少.汽车刚到法兰克福,YF驻D大使就接到了命令:想法搞到实物,不能就邀请中华帝国技术人员赴Y[赴F]……

这当然很难了,正准备交手呢,D国人好了谁也不能好了YF两国,哪怕中华技术人员愿往.就这样,YF的意图无法得逞,人和车都留在了D国,车留给D国工程师拆解,人当起了老师.如果重兴皇帝知道戴姆勒是学员之一,肯定会嘎嘎大笑.

D国迅速的专门成立的汽车研究所设在了幕尼黑,在同样新成立德意联合海军研究所附近,对”这便于接受军队保护”的说法,D国专家自然不会有任何多余想法,只要是国家投资并征集人才,研究员设在哪里也比自行研究好,何况幕尼黑也是D国中心城市之一.中华帝国专家也决不反感经常品尝最好的黑啤酒,就这样于十一月二十一号到了幕尼黑.

这些技术人员不知道落进了一个可能的阴谋当中.

只是,这个可能的阴谋对中华帝国是否有针对性呢?是画蛇添足还是高明呢?前者,D国决不会承认,也的确没有证据.后者,后世则众说纷纭,没有定论.只能说,如果前者是事实,那么,D国人的目的达成了,可是不是计谋的作用却很难说.但有一点比较肯定,那就是D国是在本来就热的灶上添了一把可有可无的火.

从来都郁闷于自身海洋环境和海军实力的D国一直想破坏YF的海军建设,也可以说有着强烈的学习目的,否则D国也不会在多年前就派人混进了YF海军相关部门,此历史不低于十年,可追溯到普鲁士时代.所以说,D国人要给YF造成一定破坏并不艰难.也许,YF如此对付D国也一样,可D国更想趁机改变现实.虽然,在西非的德意联军欺压着F军的怒火越来越旺,与对F国也没什么好心[F国在非洲有大量殖民地,Y国虽是第二,心里一样很不服气]的Y军磨擦不断,可以此开战,显得D国太霸道.

1877年十二月二十五号凌晨,D国人在YF两国同时开始了”圣诞礼物”行动.国家性格上就散漫一些的F国损失惨重,位于南特的海军研究所资料室在爆炸声中倒塌,随后的大火烧光了一切,至于D国人获得了多少,只有D国人自己知道.

性格更严谨的Y国人,军队直属部门的损失相对要比F国小很多,位于普茨茅斯的海军研究所守卫森严,D国人无法进行大肆破坏,只是提前偷走了部分研究资料.最重要的资料是中华帝国[研四]级快巡洋舰的发展研究.同时,D国人发现Y国人对潜艇的重视程度大大不如水面舰艇,不知Y国人怎么想的,另一种认识吧?

海军研究所虽未遭大难,可这并不是Y国人的运气,防卫相对薄弱很多的阿姆斯特郎造船厂资料室却被炸了个底儿朝天.因为历史的改变,虽然世界船舶工业在大型舰船之造上有所不足,但阿姆斯特朗造船厂还是提前十余年自主研发万吨级巨舰.可惜,早产的[无畏]舰研究成果却被毁于一旦.

可以上这些并不算D国的阴谋,真正的阴谋在D国国内.圣诞节刚刚过去,二十六号,同样是深夜,幕尼黑的德意联合海军研究所内发生了爆炸.当然,损失肯定不会令人痛心,而且[破坏者]被发现了,于是,卫兵展开了围捕.旁边的汽车研究所当然有提供帮助的义务,军人并不需要一群技术人员参与围捕行动,却需要那两辆完整的汽车.

后来的事情特别简单,那群D国专家不会开车,只能由两名中华帝国技术人员开着车载着几个精干卫兵满大街追堵破坏分子.结果将四名[罪犯]堵在了一个巷子里.那四个人见逃无可逃,很配合的在枪口下选择了投降.他们并不需要担心杀人灭口,这本身就是个开战理由,根本不在乎事后暴露.

经过审问,破坏分子说他们来自F国.于是,D国政府向F国抗议,强烈的抗议,大提明知自己被嫁祸的F国根本不可能接受的索赔条件.但F国人知道难以独自对抗D国,可形式又到了非打不可的地步,所以F国人也不跟D国争辩,直接找上了Y国.因此,发生了国家交往史上最强硬最不可思异的威胁事件.

所谓痛定思痛,F国人的民族性格很难改,但普法战争的结果却是其切肤之痛.短短不到十年时间,F国自然逃不脱D国的欺压,还要对付国内的资产阶级风潮,可是在军事上却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改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F国也许没有骆驼那么雄壮,但打了一场败仗也不至于瘦死,终究还是少有的几个发达强国之一.以其科技基础,军队装备一向先进,改的是指挥机构,练的是应变能力,竟数年努力,完全可与D国一拼,可F国人除了实力未复之外,最大的缺点也许是自信心不足.所以,D国在调兵遣将,F国人一边加强防备,一边找上了Y国.

F国强烈要求Y国出兵帮助,态度之强硬另Y国人竟有弱国受到强国要协之感.只是Y国人一惯讲究礼节,忍着气没和F国人对着干,但故作姿态,推三阻四就就免不了了.先是”相信D国不会失去理智的”.再是”事情没有贵国想象中那样严重”.接着是”以贵国的实力并不需要惧怕D国”.再接着是”您知道,Y国和D国是亲友国关系.”见虽不出声却像斗牛一样的F国人,最后是”Y国还没有做好战争准备”.

Y国人一万句话也顶不上F国人一句话.一直抄手坐着,冷冷看着Y国人表演的F国特使终于开了口,立刻逼的Y国人不打不行.F国人说:”如果贵国不能向我国提供最直接的帮助,那么F国将彻底倒向D国.”

狗屎,恶棍,无耻,所有能想到的恶毒字眼在Y国人心里翻滚,可Y国人事实上就不能不管F国,F国坚持不住,下一个被殴的就是Y国了.”没有做好战争准备”这句话并不算拖辞,而是的确如此,但F国人豁出一切逼迫,Y国人不行也要行.

很快,F国人得到保证:Y国陆军的确没做好大规模战争的准备,但皇家海军可以立刻与F国联合作战……

这之前,在D国显露战争意图后,Y国加紧帮助E国摆脱了被群殴之危,并要求E国成为反华德联盟力助.但E国对刚结束战争就进入下一场战争心存顾虑,只同意在东线全力防备中华帝国.

F国也没闲着,同样在D国露出狰嵘之初开始极力拉拢老盟友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却在担心被E国背后捅一刀.幸有Y国帮着做保……

说起来好笑,由于战争形势进展很快,重新划分世界最积极的D国向最少要获得亚州主导权的中华帝国正式提出结盟也不过只有年余时间.所以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像是两个临时拉帮结伙的集团.像E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两个仇敌,就很可能为对抗华德意集团而成为暂时性朋友.

1878年一月初,D国渐次陈兵于F国边境,做好了随时进攻的准备.Y国海军则急忙忙向地中海调动,准备与F国海军一起封锁D国的战略物资进出.在西非,德意联军和英法联军也从磨擦渐渐转为大军对峙.既然干了,Y国海军是自信的,承诺自己为主力封锁D国在北海的出海通道.剑拔弩张中,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正战部分随时会开始.

突然袭击?

难啊!一战是场在战略上凸显突然性的战争.D国觉得必需抓紧E国新败,F国实力未复,或者也有M国的自顾无暇.面对这样难逢的大好时机,D国进行了最迅捷的战略部署,但在战术上,率先发动的D国一样准备不足,俾斯麦依靠的是对手准备工作更不好.

可这一切,和D国的阴谋是否对中华帝国有针对性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首先,既然这是个悬案,我们就假设D国的确针对了中华帝国,那么,D国人对于政治心理学的把握令人钦佩.要知道,大国之间的相互猜疑是十分严重却又正常的.因为中华帝国人意外的参与了D国人的贼喊捉贼行动,那 YF自自然然的怀疑中华帝国与D国共同策划了这次栽赃行动.因为中华帝国的确是无辜的,两国当然找不到证据,一时也怀疑自己的判断.但时间却让中华帝国与YF的又一轮直接敌对行为越来越明显,YF同样自然而然的越发肯定自己的判断,时至与中华帝国必然免不了开战阶段,YF的报复也就到了.

当然,报复行为不是在近期,F国要全力应付D国,Y国连家门口的战争准备都有所欠缺,两国更不谈与中华帝国的亚州决战了.因而,YF绝对不想现在就将中华帝国拖入战争,其联合海军在封锁中,允许华德两国订到1878年五月一号前的贸易合同正常完成,只做必要检查,不予以拦截.

中华帝国怎样与YF交涉?那却是下一步的事,因为有单独对外贸易授权的中华汽车公司的决定在此之前.

由于经销商的争取,中华汽车公司发往D国试销的汽车降到了一百二十辆.可这是单方面行为,没有贸易合同.所以,货船在驶入苏伊士运河,尚未进地中海以前,那是1878年一月十二号,大战尚未开始,只是驻西亚的Y国舰队已接到了封锁令,自然,也强调不能与中华帝国翻脸的必要.所以,船队被Y国海军拦住.结果,多种货物中该放行的放行,该扣押的扣押,这批汽车就是唯一被扣押品.

又是那句老话了,强国公民就是有强国赋予的胆量.这胆量,清朝人没有,中华帝国人有.中华汽车公司副总之一的凌尚志先生恨不得揪住那个Y军上校说理:”你们凭什么扣押我们的货?凭你们手上有枪有炮吗?”

“对不起,密斯特凌,贵公司神奇美妙的产品一定会让欧洲富人疯狂,可它没有正式的贸易合同,您不能将其发往D国,我们已接到了最高层的命令.”

凌尚志自然不听这一套,接着据理力争:”不管您接到什么规格的命令,起码需要一定时间才能生效,您昨天接到命令,今天就开始拦截检查.而我们在海上怎么知道这些,贵国还不是蛮不讲理吗?”

可凌副总说干了嘴,Y国人也不生气,只不放就是不放.最后也没辙了,货船终斗不过军舰:”好吧,杰弗林上校,您到底想怎么样?”

见凌尚志无心再争了,杰弗林上校说出了他的想法:”密斯特凌,我刚才说过,贵公司的产品会使欧洲富人疯狂,您听清了吗?我说的是欧洲,并不是D国,并不是只有D国才有富人.密斯特凌,向贵公司这样有实力,通常是没有人愿得罪的,所以,我有个建议……”

“嗯,您说.”

“没有贸易合同,说明这批汽车可以销往任何国家,那么,您可以将它们运到Y国.我想,您会受到热烈欢迎的.”

“上校,我不能说这建议不好,如您所言,这批汽车并不是非要销往D国.可是,计划改变颇有些麻烦,贵国如有意,我公司一定会专门安排的,您觉得呢?”

“您既然属于一个生产销售产品的公司,我当然相信贵公司不会慢待客户,只是您能看出来,错过此次,下次什么时侯能得到贵公司的汽车,也许要几年以后了.密斯特凌,我是无比坦诚的,并不想隐瞒您这种明白人,我国想得到汽车,以不落后于D国.而您不必担心中华帝国的影响力,我们将对这批汽车进行政府采购,价格上不会亏待贵公司.”

“我没有其它选择吗?”

“我想……是的.密斯特凌,我不否认有些强买的意思,但除此之外,一切均会按照正常的商业程序进行.”

所谓形势比人强,Y国人客气中透着强硬,凌副总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同意将这批汽车转售Y国.可是,有那么容易到Y国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