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 第五十三章 强奸事件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4/




“请讲。”沈涛听出了对讲机里队长的声音。

“因为今天凌晨有很多人在总部闹事,街上也有人游行,所以联L团司令命令我们加强警惕,还要暂时看管这个罪犯。”袁剑稍微放松一下说。

“明白。”

“这是你的早餐。”吃饭的时候,刘一南给高个递上压缩干粮和罐头。

高个看了看,一转头,眼神里带着不屑一顾。

“不吃是吧,你就饿着,我们想天天吃罐头没有呢。”

刘一南拆开属于自己的压缩饼干,拿出一块慢慢嚼起来。

中午,一般吃的是炖的干菜和馒头,高个还是没有吃。

晚上,还是压缩饼干和罐头,对了,还有煮的方便面,这是袁剑特意嘱咐炊事员做的,给高个,可是高个继续不领情。

“看你挺到什么时候?”刘一南嘟囔着。


晚上,起了大风,整个院子一片沙尘,小楼没有窗户和门,自然有些冷。

刘一南浑身颤栗了一下,李二拿也是一样。

李二拿,对,就是他,在医院取出子弹后,绷带都没缠,就回来了,总统的车送回来的。

“谢谢你,中国士兵。”总统非常干季的对李二拿说。

“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样吧,这些小意思,不成敬意,收下吧。”随着总统的话语落下,走过来一个拿小盒子的卫兵,卫兵打开盒子,“请看。”

“我的妈呀。”李二拿凑上前一看,白花花的钻石,晶莹透明,人影都可以在上面找出来,太美了。

“对不起,总统阁下,我不能收,保护您是我的职责和使命所在,您现在安全了,我算是完成了任务,这些东西我不会要的。”李二拿虽然看着钻石心动,是啊,让谁都得心动,可是心动贵心动,原则还得坚持。

“拿我就把这个送给你吧。”见李二拿坚持不要,总统拿出了自己的佩刀。

“这个可不能再推拖。”李二拿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接过来。

“我还要赶回去复命,总统再见。”

“好吧,卫兵备车送客。”总统回头冲那个卫兵说。

不到半个小时,李二拿回到驻地,休息了一天,到晚上他就接了沈涛的班。

深夜,风还没有停的意思,高个在屋里睡着,不过渐渐的缩成了一团,看来是冷啊。

“我去拿床被子,别把那家伙冻死。”刘一南对李二拿说。

说着,走了,不到五分钟回来,走进小屋,轻轻地给高个盖上。

风还在继续刮着,刘一南和李二拿也偶尔打着颤栗,只有高个睡得那么香。

“给我点吃的吧,什么都行。”还不到凌晨6点,高个终于熬不住了。

“压缩饼干,罐头,什么都行。”看着高个祈求的样子,刘一南好想笑。

“怎么样,在我们这里还习惯吧?”袁剑走进来问高个。

“还可以,就是当了你们的俘虏,有些不甘心。”

“奥,那我们有空再打一场。”袁剑笑笑说。

“有得,只要你坦白交待。”

“我有什么好交待的,反动罪,没几天活头了。”

“我看不这么简单。不要自己往坟墓里钻。”袁剑抛下一句话走了。

高个有些愕然。

已经6天了,每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东西,吃饭,睡觉,这就是高个的日程表。

“哎,兄弟,你叫什么?”高个终于客气的打破几天以来的尴尬局面。

“我啊,中国人。”

“中国人,奥,你叫中国人,有意思。”高个自我陶醉。

“多大了?”高个有问。

“20多岁啊。”

“那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看来高个这几天憋坏了。

“父母,弟弟。”

“那你当兵几年了?”

“8年。”

“是那个部队,都做什么?”

“保密。”刘一南看他想套话,及时打住。

“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你不说我就不问了。”高个此时很知趣,其实几天以来,高个对中国军人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他开始喜欢和中国人接触交流。


晚上王三娃正在门口站岗。

中国维和部队驻地的大门前面非常热闹,在这条通往海边的必经之路上,路灯虽然残缺不齐,但发出的微弱光芒足可以让人不摔跤。路边一些男男女女,或勾肩,或搭背,偶尔男人还摸一下女人的屁股,女人就咯咯的笑个不停。


仔细看看,这些男人都是军装打扮,对,就是对面的尼日利亚大兵。听维和警察说,很多国家的军人都在当地找了一个女人,有的甚至有了孩子,不过只是限于这里,回国时,没有人会带回去的。他们会每个月给女人10美元,虽然钱不多,可对于深处苦难中的当地人,这就是救命钱,其实好多维和军人也不是全为了玩,好多人都和当地方的女人有了深厚的感情。国外军队的管理很自由,每天也是八小时,不过八小时外自由活动,做什么都可以,因为这里,也就是中国驻地营门前,是市中心所在地,而且部队比较集中,于是这里也就成了一个小型的“红番区。”


这时已经是夜里凌晨两点,但一些女孩,也就是没有被人带走的,还不肯离去,开始冲着中国的士兵走来。


起初,只是抛媚眼。


正在执勤的王三娃也看见了,但是他没有动。


过了一会,有个女孩突然撩开上衣露出乳房,面朝王三娃伸着红舌头。

“我们中国军人不会被一点美色轻易俘虏的。”王三娃暗想。


女孩穿着及其暴露,下身一个裤头、上身用作料很差的丝布肚兜挡住乳房。


也许这样的装扮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甚至不屑一顾,可是在L国,这样打扮的人有两种,一是非常有钱的人,再就是这些女孩——靠卖身体赚钱的女孩。


女孩越走越近,“请止步,不要再前进。”王三娃说。


但是女孩不停,依然前进。


“不要再向前走。”王三娃喊叫,同时端起手中的枪。


枪本来是对准反动分子的,可是现在迫不得已。


女孩仍然没有停的意思,王三娃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开枪,不现实,只好伸出胳膊阻挡,可是他忘了,女孩本身穿得就很少,而且是一直撩起衣服,半露着乳房的,王三娃身手的同时,女孩迅速放下衣服,遮住了他的手,王三娃顿时感觉碰到一对软绵绵的东西,同时他也听到了女孩的叫喊:“中国军人强奸我。”


正在帐篷里待命的人听到了沉寂夜空里的这一声叫喊,王三娃听到这话更是大吃一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