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良:市场化改革不能突破人类文明的底线!(下)

huihuiyu 收藏 8 195
导读:中国经济是知识精英、政治精英、经济精英三方制衡的官僚买办经济

问:你在文章中说现在的中国经济是知识精英、政治精英、经济精英三方制衡的官僚买办经济,你基于什么原因做出这样的判断,这种官办经济又是怎样作用影响中国经济的?




答:现在还不能说中国经济就是官僚买办经济,中国的精英集团虽然控制了中国经济,但是还没有控制中央的政治路线,因此中国经济还只是在转型的十字路口上,政治和经济相分离,是目前中国新的国情特点,也是中国左派和右派分别寄予最大希望和最不满意的地方。可以说,中国知识精英、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三种社会力量的形成已经不是个逻辑判断问题,而是一个基本事实。这种情况很有些类似早期欧洲那种皇权、教权和知识分子三足鼎力的局面,欧洲三权分立的历史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但是与欧洲历史发展完全不同的是,中国这三种社会力量不是相互制衡,形成民主的生长空间,而是互相勾结起来形成铁三角共同掠夺社会欺负百姓,这也反映出中国根本搞不了西方发达国家的集团政治模式,只能走大众政治道路。在中国,别说搞两党制不管用,就是搞上三党四党甚至一百个党,也仍然是联合起来欺负老百姓,当初的军阀割据不就是多党制衡吗,结果是老百姓血流成河,中华民族差点儿亡国灭种。




所以,就目前来讲,解决中国的问题还得需要中国共产党的一党领导,道理很简单,精英集团打着改革的幌子抢劫了那么多资产,只要有共产党在,他们就随时都会有被“共产”的危险,共产党共产党,本来就是共产的,只有打掉共产党或者把共产党改革成社会民主党,他们才能吃得香睡得稳,才能富的踏实。这种情况使目前中国出现了一个十分奇特的现象:那些在共产党领导下发了大财、开宝马坐奔驰的人,回过头来要千方百计毁掉这个党;相反那些被剥夺干净只剩一辆破自行车的人,却泣血呼号地在捍卫这个党。这很有点类似当初拿破仑称帝后的欧洲状况,当时拿破仑为保住法国大革命的政治成果,毅然实行独裁当上了皇帝,欧洲所有最黑暗的反动集团都联合起来反对拿破仑,而那些贫苦百姓却扔掉斧头锄头山呼海啸般跟着皇帝闹革命,因为法国老百姓心里很清楚,无论你的旗号是专制还是民主,只要皇帝被推翻,他们的利益也就完了。目前中国也一样,一旦共产党这块牌子被砸掉,老百姓不仅不能夺回已经失去的利益,甚至连现有的利益也会彻底丧失。这是就铁三角的历史性质来讲的。




就铁三角的形成过程和作用机制来看,铁三角最初是从双轨制发展起来的,所谓双轨制就是一个商品两个价格,计划价格很低市场价格很高,如同今天股票双轨制一样,外国人买很便宜中国人买很贵,由于计划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差价十分巨大,便出现了“官倒”现象,官员运用手中权力把资源低价批给商人,商人再拿到市场上高价变现,然后双方坐地分赃,形成了最初的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中国民营资本的第一桶金就是这样产生的。由于“官倒”只是倒商品,虽然能发财但是速度比较慢,后来主流经济学家为代表的知识精英便提出了产权改革这种可以迅速发大财的主意,也就是不再仅限于倒卖商品,而是连生产商品的企业一起拿走,如果说“双轨制下的官倒”还只是抢劫鸡蛋,那么后来的产权改革则是连下蛋的母鸡一起抱走,最初产权改革的对象还只是公有制企业,后来包括矿山、山林等自然资源也都纳入了产权改革的范围,越来越成为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的私有财产,一时间中国富豪纵横天下,奢华生活超过历史上最糜烂的皇帝,由于这一切都是由知识精英设计的,自然要分一部分利益给知识精英,由此形成了知识精英、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组成的铁三角利益联盟。




中国铁三角利益联盟的运作机制有两种模式:陈良宇模式和郑筱萸模式。陈良宇模式是建立在社会分工基础上的利益联盟,即由知识精英提供抢劫理论,政治精英提供抢劫工具,经济精英下手直接抢劫,然后三家坐地分赃,形成利益共同体。上海最为典型,由上海滩那几个学术流氓和文化瘪三设计改革方案,政治精英陈良宇运用权力把资源交给经济精英周正毅张荣坤之流,周正毅张荣坤再把生产变现的巨额资产分个其他两个群体,据说目前已经查出的陈良宇集团的资产就达9百多亿!在这个利益铁三角中,经济精英利益最大,政治精英风险最大,知识精英风险最小甚至是零风险,每年都有许许多多的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落马,可是至今没有任何知识精英出事,因为知识精英具有其他两类精英不具备的后台老板美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他们培育的中国知识精英集团倍加呵护,其中任何一个人出事都会立刻找中国政府严正交涉,当初百万大军京城戒严,可就是不敢动一个方励之,因为有美国人保护,最后只能乖乖按照美国人的指示将其送去了美国,甚至连一个普通的北大青年教师焦国标都不敢动,焦国标写了一个《讨伐中宣部》,美国之音连续广播三天,然后就由美国大使馆接去了美国,去了比北大还牛气百倍的哈佛大学。所以目前中国无论做多大官发多大财都仍然要千方百计弄一张文凭或学术头衔,主要就是能得到美国的保护。郑筱萸模式则是建立在家庭内部分工基础上的一种贪腐类型,属于通吃,由自己家庭成员分享全部利益,不给其他精英集团利益均沾的机会,集团内外都比较招人痛恨,案子一发就丢了性命。




中国铁三角精英集团对中国社会发展巨大的历史负面作用,就是既打垮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又没有培养出资本主义私营经济,而是创造了中国封建社会独有的经济怪胎——官办经济,其主要标志就是把中国国有企业变成了官办公司。国有企业和官办公司虽然表面上都是国家所有,但是其本质和历史作用都完全不同。国有企业是为社会创造财富的生产性集团,不以盈利为目的,主要功能是保证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和提供人民生活福利,以往社会主义国家国有企业的这个功能最为完善,包括所有西方发达国家的国有企业也都是执行这个功能。而官办公司则是掠夺社会财富的寄生性集团,采用垄断行业垄断市场垄断价格的方法,把社会各个角落的财富都集中到官办公司手中,然后再以高薪、期权、管理层收购等各种改革的名义,将其私有化为极少数个人的财富。官办公司犹如一座巨大的财富抽水机,一方面把巨大的财富吸管插入社会各个行业各个层面,拼命抽取社会财富,另一方面又通过私有化的管道集中喷射到少数人腰包,无论社会创造多少财富都能抽取的干干净净,从而决定了无论经济怎么高速增长,老百姓都会被牢牢锁定在贫困的牢笼中,没有丝毫翻身的机会,这是中国老百姓在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越来越被压在新的“三座大山”下的根本原因。




同时,官办公司也形成了腐败最深厚的经济基础,官办公司的老总和政府公务员都是国家任命的干部,官办公司老总每年几百万上千万的收入,连周末都飞到国外去度假,那些掌握官办公司老总命运的政府官员不可能不腐败,况且大家都知道,中国官办公司完全凭借行业和价格垄断赚钱,与个人经营能力没有任何关系,即便在老总位子上放块石头来坐镇公司,垄断利润照样滚滚而来,让谁干不让谁干完全是凭借官运决定,所以只要官办公司老总每年获取上千万元收入,中国就不可能解决腐败问题。




问:你可以评价一下自建国以来各个阶段的经济改革么?中国的经济改革是否有可以依存的路线?




答:目前要想对中国建国以来各个阶段的改革进行比较评价十分困难,主要是没有通用话语的障碍,在中国改革精英那里,改革一词的含义已经被锁定了,被锁定为否定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一系列变革,其他都不叫改革。因此从建国到79年期间中国发生的所有变革都不是改革,或者是灾难或者是浩劫,只有79年以后的私有化、下岗、剥夺社会福利等才是改革,久而久之,老百姓也接受了改革就是剥夺的概念,所以现在老百姓一提改革就打哆嗦,当官的动不动就用改革威吓老百姓,目前当官的最常见的口头禅就是“敢不听话?下一轮改革就让你回家!”可以说,在整个汉语词典里,没有任何一个词比改革让老百姓更加恐惧的了。目前中国许多名词都被锁定了特殊含义,很难再从一般意义上进行评论了,改革成了剥夺的代名词,精英成了骗子的代名词,小姐成了妓女的代名词,廉洁成了傻冒的代名词,爱国成了粪青的代名词等等,整个社会在是非善恶真假美丑方面完全失去了通用话语,这是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失去通用话语的现象,失去通用话语的社会是最危险的社会,没有通用的真理彼此还可以通过话语交流去寻找,而没有了通用话语则意味着话语交流已被堵塞,剩下来的就只有暴力交流了,所以没有通用话语比贫富两极分化更加危险。




至于中国改革有没有可依存的路线,答案是否定的,肯定没有。但是,虽然没有可依存的路线,却有可依存的原则,一是毛主席生前一直倡导的人民利益的原则和民族利益的原则,二是去年中央六中全会提出的公平正义的原则。公平正义的原则,是现代所有国家共同遵守的基本原则,是人类文明不可突破的底线原则。最近针对社会日益高涨的公平正义的呼声,右派出现了一种说法,就是改革没有可依存的现成路径,因此发生的一切都是自然的合理的不可避免的,这是一种极端无耻的流氓逻辑,没有现成路径就可以胡作非为,如同说没有对象就可以强暴妇女一样的荒唐。不知道怎么干是一个经验问题,但是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则是一个基本品质问题,是一个文明底线问题,是一个人和野兽的本质区别问题。把工厂的主人赶出大门,然后宣布工厂为自己所有,这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把人家一家老少赶出家门,扒掉房子盖高楼,然后再高价卖给人家,这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以“老百姓不造反为底线”的价格掠夺和福利掠夺,也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把成千上万亿资产转移到国外个人户头上,也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把13亿中国人民数十年艰苦奋斗创造的国有资产廉价卖给外资获取个人利益,也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把股市普通股民的资金几万亿几万亿地划到少数个人腰包里,也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把罢工自由连同四大自由等公民基本权利从宪法中删除,这也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抢了老百姓的东西,还命令全国所有法院拒绝接受老百姓诉讼,这也是一个改革路径问题?改革精英们天天叫骂改革前中国的封建因素,请问中国二千多年封建社会中有哪朝哪代禁止过老百姓打官司?如果说中国改革的结果就是要退回到封建社会的政治文明以前,那这种改革还有什么进步意义!




所以,你可以不知道改革依存的路径,但是你必须知道人类文明的底线;如同你可以不知道找对象的方法,但是你必须知道不能强奸;你可以不知道发财的方法,但是你必须知道不能抢劫;总之,你可以不知道做什么,但是你必须知道什么不能做。




改革可以摸着石头过河,但是不能踩着老百姓尸体过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