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周春茂、阎毓民主持发掘了位于西安市临潼区零口村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其中的一座单人墓葬,使常年跑野外、发掘过许多墓葬的考古人震惊了:墓葬中,一具少女骨骼上共有35处损伤。12年后的今天,当考古专家们看到由省考古研究院编写的考古发掘报告——《临潼零口村》时,禁不住潸然泪下。

身受重伤的“零口姑娘”

1995年冬,考古工作者在临潼零口村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清理了一座单人墓葬(考古编号M21)。这座墓坑呈圆角长方形,长1.60米,宽0.60米,深0.40米,墓葬中一具骨骼保存基本完整,但受到严重的损伤。尸骨上共有35处损伤,其中骨叉损伤12处,骨笄损伤15处,骨镞损伤2处,致伤物不详的损伤6处。这些损伤分布于颅骨、脊椎骨、盆骨、骶骨及肢骨等许多不同的骨骼、不同的位置、受力于不同的方向。保存在尸骨内的凶器共18件,其中骨叉、骨笄各8件,骨镞2件。

考古报告中详细记录了骨器损伤的朝向(骨器射来的方向),分别是:前右方9处,前左方12处,后左方2处骨叉伤。合并后为右面15处、左面14处、前面22处、后面7处。以上骨骼损伤的位置、朝向、形状、大小、严重程度等都不相同,不是自杀者或一个人所能做到的。专家初步认定:死者是被多人以暴力残杀,骨骼损伤均未见愈合迹象,表明受伤者很快就死亡了。经鉴定,死者为女性,年龄仅有15-17岁,墓葬的年代距今6450-7300年。

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研究员张在明说,1996年1月,我们震惊地看到了这位少女的部分椎骨,并把她写入了《中国文物地图集·陕西分册》。当时是这样写的:“在其12号墓(当时的编号)中,一具少女骨架的3根肢骨被扭断,左手无存,从头骨到盆骨插有17件骨镞或骨笄,有的还穿在骨骼之中,极为罕见,从中可见当时惩罚手段之残酷。”看了发掘报告,才知道错了,凶器不是17件,而是18件。

7000年前原始部落的“盛大节日”

考古工作者发掘了这位少女的墓,并用文字、图表、照片记录了墓地、死者骨骼和骨器的情况,忠实地反映了远古的那一页历史。在读完《临潼零口村》的考古报告后,从事了几十年考古工作的张在明和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的刘彦博心潮起伏,思绪仿佛一下子回到了7000年前渭河之滨那个部落的“盛大节日”。

场景一:日出时分,少女被带了出来,她可能是一位极美或极丑的人,也可能是一位残疾人(民族学资料显示,许多原始部落认为,这类人最有可能被魔灵附体,给部落带来灾祸)。

场景二:几个男人用木棒和石斧打。这时的少女尚未被捆绑,她抵抗着,用双手护着头。粗大的木棒和石斧打断了她双手的手腕、双臂和双腿。

场景三:几个男人按住少女,用锋利的石刀割下她的左手,捧给坐在高处的酋长。酋长念着咒语,将沾满鲜血的手掌用石锤砸扁,投入火中。

场景四:少女被剥去衣服,捆绑在一根木柱上,几个男青年在不远处用鹿筋弓向她瞄准,十余支箭射中了少女。男青年上前拔出骨箭,有2支箭秆被折断,骨镞留在了少女的胸内和腹内。

场景五:血肉模糊的少女还有气,她还没有死。酋长一声令下,除过孩子,整个部落的男、女、老、少群起上前,男人用骨叉,女人用骨笄,戳刺少女的头、脸、身体和四肢。由于用力过大,至少有18件凶器折断在少女体内,其中用力最猛的8件深深地插在骨骼里。

现场可能还唱着,喊着,一幅多么熟悉的画面。

哪里来的那么大仇恨

“在7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早期,锋利实用的骨叉、骨镞、骨笄还是比较珍贵的。在原始部落,除过骨镞外,一个成年男子的武器,一般每类也就两三件,打猎时,刺入动物体内的骨矛、骨叉、骨镞一般都会拔出来重复使用。”专家分析认为,18件骨凶器折断在少女的体内,甚至插在骨骼里,除过证明用力之猛、仇恨之深,还说明伤害少女的凶器要远远多于18件,行凶者要远远多于18人。考古报告称,少女尸骨上共有35处损伤,这仅仅是可以看到的骨骼损伤。除此之外,少女受到的肌肉损伤应该有数百处,参与行凶的可能有近百人。

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研究员张在明说,从报告看,当时的零口人住在比半坡还要简陋的半地穴式的草拌泥房子里,以农业种植谋生,也饲养一些猪,歉收时,就进行打猎(主要是鹿)和捕鱼。墓葬的随葬品不多,也谈不上珍贵。这个距离阶级的门槛还有两三千年的部落还远不富裕,这就是这幕悲剧的大背景。

关于少女的死因,考古报告作了一些推测:宗教祭祀、战争的俘虏、违背婚姻等方面的族规、情杀或仇杀、割体葬仪等。其实原因并不重要,退一万步讲,就算少女因为宗教(原始宗教)、部落战争(杀了人)、道德等原因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她就该遭受这样的惩罚吗?没有任何理想高尚到可以去伤害一个人的心,更不要说去剥夺一个人的生命。

“贫穷和愚昧,带给人们更多的是仇恨,这样的历史延续、其中的原因,能有多少人看透?”专家说,《临潼零口村》考古报告仅仅印了1500册,读到的可能就是文物考古界的几千人。如果有可能的话,应该让所有人都知道世界东方的这位少女!

专家呼吁进行DNA鉴定

“限于当今的考古科技水平,我们无法知道这位少女的身份,也永远不会知道这一酷刑的直接原因。”专家呼吁,以“零口姑娘”为标本,追朔酷刑的根源,进一步对少女的骨骼进行鉴定,包括DNA鉴定,确定少女的人种、遗传基因,乃至身高、胖瘦等体貌特征、疾病史等等,并将少女的头骨复原,为少女塑像——如一座纪念碑般使其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