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药师:我终于失去了你

无量 收藏 2 125
导读: 我叫黄药师,熟悉我的朋友称我为东邪。 [1] 我成名于每年一度的华山,那一年我打败了几乎所有的高手。只是决赛的时候输给了王重阳。本来我是能赢的。但是那天来了两个漂亮妹妹,其中一个是王重阳的相好,落在下风的他忽然象只疯狗一样要咬我的耳朵,我只好投子认负,我不想做霍里飞“耳朵”。 我投子认输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因为王重阳和他的相好,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一个能让我放弃霸业可以朝闻夕死的女人,她叫做阿蕖,是我未来的老婆。

我叫黄药师,熟悉我的朋友称我为东邪。


[1]


我成名于每年一度的华山,那一年我打败了几乎所有的高手。只是决赛的时候输给了王重阳。本来我是能赢的。但是那天来了两个漂亮妹妹,其中一个是王重阳的相好,落在下风的他忽然象只疯狗一样要咬我的耳朵,我只好投子认负,我不想做霍里飞“耳朵”。


我投子认输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因为王重阳和他的相好,是因为另外一个女人,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一个能让我放弃霸业可以朝闻夕死的女人,她叫做阿蕖,是我未来的老婆。


看着她白衣飘飘地下了山,我的魂都飞走了。我忘却了疯狗一般扑过来的老王。我只是扬起手,没有用我的成名绝技:弹指神通。我只是很酷地说了句:stop!


然后就去追阿蕖去了,去他妈的天下第一。


我从华山下来的时候,欧阳峰正在玩一种叫做蹦极的游戏,突地冒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我顺手给了他一耳光。正好被新闻界的朋友们看到了。大肆渲染我是如何和西毒鏖战了八天八夜后以一耳光的微弱优势赢了欧阳。我遂封东邪!这也是以后一直渴望成为东毒的欧阳一看到我就想和我拼命的主要原因。


阿蕖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我发誓找不到她,我就不回我的桃花岛。无论她是在北京,还是伯明翰。


当你要追求一个女孩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条路是不平坦的。以后的日子有人把我的故事编纂成东邪爱情历程,东邪爱情之我见,东邪文摘...之类的,那是后话,暂且不提。[靠,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每天都有编辑失业吗?我得替他们想想]


阿蕖在北京工作,她所在的写字楼叫做富华大厦。为了让我绝望,她在她的办公室门口树起了一块牌匾:药师与狗不得入内。我终于承认这个世界有我经受不起的武功:它叫做失望。尤其是当你喜欢这个女人的时候,这种寒冷象极了西毒的寒蝉掌,不同只是威力差异而已。


[2]


我聪明,我自负。自小我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我的字典里没有挫折和绝望。


我也曾想用我的小聪明,把药师与狗这个或式双重条件句理解成主谓句。然后带着一只猫堂而皇之地去她的办公室。但是这个想法很快被我否决掉了。


要获得一件东西,你就得表现出你的诚意。我决定等,等她出来。我于是就着块青稞坐在富华大厦门前。有不少武林同道来看我,他们很慷慨地在我面前得小碗里投下一毛或几毛得硬币,其间还有人摇头惋惜:这个老红军,真可怜!


她终于出来了,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不高故作很英俊的样子还带着高高的帽子。看得出并不是中土人士,我是从路过朋友得窃窃私语里知道他的名字,他们说:“瞧,那个老外。”


原来他叫老外!很土的名字。


“小子。你给我滚。”他的京片子味很浓,我承认他的胆子很大,一般而言,敢跟我这样说话的人不多,仅有的几个说完后再也不能说话了。使我郁闷的是在心爱人的面前,我又不能表现得太粗鲁和没有礼貌,我的落英剑举起来又放下了。


于是我很gentleman地暗中给了他一记弹指神通。他“嗷”地一声爬在了一硕大甲克虫的身上,象一头受了重伤的野兽。还鬼摸鬼样地掏出了“四大叔”胶囊。说自己的胃不好。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之后,转进呀甲克虫一溜烟跑了。那怪物的速度几乎可以媲美我的轻功。但还差那么一点点,别忘了我是东邪!


“有什么事吗?”我的阿蕖终于和我说话了。


我压抑住心头的第二次狂喜,我的第一次狂喜已经是很远的三年前了,那一次我用落英剑法把叫做阿七的那小子劈了尿裤子。


我向她作揖:“阿蕖,你是否愿意和我回桃花岛。”我向来就是这么直接。凭着我23年的丰富经验,这样的设问对女孩子最具有杀伤力。


果然她脸颊一红,毫不犹豫地作了回答:“神经病!”然后身手很敏捷地跑了。


只可惜我心爱的女人,她居然不知道我是东邪!


一个很有思想的小青年跑到我的面前,对我说:“年轻没有失败”,我暗暗点头。这个小子叫做郭劲,今年三岁,拍过黄金搭档的广告,在我眼里他是个杰出青年!


我拍了拍他的头表示友好,他回应得很深刻:乖乖,真的有效!


从那一天起,我再也没有见到我的阿蕖。但我没有放弃寻找。


荷西都等了三毛n年,who怕who呢!又是一年过去了,我的弹指神通越发厉害了,现在我看电视基本上不用遥控。就这么顺势一点,基本上画面上就是哼哼唧唧n男与n女在苦练降龙十八掌的场景...让我讨厌的莫过于视频上那几个小字:少儿不宜。这是不客观的。据实践分析:看过此片诸多少儿最多不适而已。而“不宜”则有些象香烟上的有害健康四大草字,皆属累赘可撤消文字。


终于又要华山论剑了。比武的过程是不公开的。虽然王重阳一个劲地指责我们家里藏有核武器,我们还是坚持着不让核查。哪怕他赌咒发誓要炸平我的桃花岛。


我只是很诚恳地告诉他:家里的农田好久没翻种过了,多谢帮忙。他哇地吐了一口血,我轻轻地慰问了一句:好功夫。他想揍我,被裁判拉开了。


比武共八天八夜,在一个秘密的基地举行。那个地方叫做:白驮山。先交代主场,然后大家不难发现欧阳坐了天下第一把交椅的内幕。[略过全真派嘶哑着嗓子喊了七天七夜的黑哨不提]我和阿七,老段还有欧阳斗了三天地主搓了四天麻将洗了七天桑拿喝了250桶冰镇啤酒...在最后一天新闻界来采访的时候灌醉了王重阳,然后懒洋洋地摆了几个pose.为我们的fans签了名之后。我们离开了白驮山,离开的时候替我们按摩的几个小姐还在后面客气着:欢迎下次光临。


老远的时候,听到西毒的狂喊:老子天下第一。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叫了一声:kao!


下次论剑因为电视转播的缘故被推迟了三年。老段表示他要回云南开个妓院做点小生意,以免三年后没钱坐火车来华山;阿七在西祠开了个讨论版叫做交叉点。他还是坚持要把比大户话坚持到底,我呢?我当然还要去找我的阿蕖。


哪怕她在天涯--一个比我心更远的地方。


[3]


我的管家叫做:梅嘲讽,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小姑娘。


她把桃花岛经营得很好。葱郁的椰树,美丽的大海,细细的风暖暖的太阳,这里成了度假胜地。我本着好客的原则,提供的服务一律免费,也因此交了不少朋友!他们在桃花岛进行了开发,兴建了酒吧,网吧和浴城还有宾馆...


自从小梅把老崔请过来题字:“人面只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之后,桃花岛就一举成名了。很多的老外来和我洽谈业务,他们要把桃花岛变成:东方夏威荑。要变就去变吧。


我并不在乎我这个小老板的身家,要知道我是东邪,一个历史上很有名的绅士。


我专心于我的琴艺。每当我面对那“桃花依旧笑春风”几个字的时候,都不免心中凄凉。我迎风高歌: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靠”声此起彼伏,一块一块的砖头向我抛来,我落荒而遁...


我是不喜欢谈判的,又生意的时候,通常是小梅主谈,我扮演着一个不让凳子空着的角色。


两个人若是有缘,那么终究会是要相见的。


那天我在谈判桌上发现我对面的居然是阿蕖。我断然打断了阿梅的介绍和合作开发意向。


我握着阿蕖老板的手:“对不起,我并不是这里的主人。”


在他回答kao之前,我斩钉截铁底告诉他:桃花岛我已经送给她了。我指着阿蕖,一个惊诧不已的女人。


她哪个pose我等了一万年.尽管她还是坚持着说了句“神经病!”后暴怒状离开。留下我独自尴尬,但是我知道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我维护着东邪式的潇洒哈哈大笑着离开,留下傻忽忽的象被我点了穴的对方...哪个傻比老板以为我对他们起初的计划投入不满意。又加了5000万的开发基金,并留下阿蕖做全权代表和我继续谈判...


阿梅对我大为佩服:老板就是老板,出手不凡。i服了you!


要知道我是个君子,我绝对不和商品谈判。阿蕖那时是被当作“使用品”一样地被她老板留下来,而绝对与信任无关。我爱她就不能与那样的她谈判。我坚持把价格提高两成。


阿蕖在老板的喝骂中离开了,但是我看懂了她眼中的敬意。


我想她也懂了我对爱情重视的方式...


冬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终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我实践了我的诺言。成功的那一天,我告诉我自己我是东邪,无所不能的东邪。她惬意地躺在我的臂弯,幸福呀,曾经离我就那么近...


男人的幸福要被划开裂口,一定是事业所为。


桃花岛和白驮山都成了工业界,防地产业,it产业的巨头,竞争也是无所不在。西毒卑鄙地打击我的事业。不惜用杀手打瞎了小梅的眼睛。


还纵火烧了我驻白驮地区的大使馆。那时阿蕖已经怀了蓉儿。我们在她出生前就想好了名字。


东邪一辈子就混蛋过一次,就这么一次让我一生孤独。我居然放任了阿蕖去盗白驮山叫做“九阴真经”的营销计划书。


阿蕖成功了地潜进,用了两天时间背上了所有细节。却因心力交瘁难产而死,我永远也忘不了阿蕖的话:药师,你知道吗?我爱你,就爱你可以为我放弃一切。放弃天下第一,桃花岛和我在一起,我只想做你的小女人...她象平常一样,安详地把头枕在我的胸口,嘴角一丝迷人的微笑...


我抱着阿蕖的尸体痛哭,假如上天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日子还是一天天过去,我向阿蕖的坟墓发誓,我一定要拿到天下第一然后回来陪她。


最后一次华山论剑的时候,我终于赢了西毒,着实打了八天八夜![王重阳由于过度沉迷酒色,已不堪一击]我拿着天下第一的牌匾失声痛哭,我自废武功发誓一生再不用剑。


我一把火烧掉了桃花岛的所有产业。


我的一生就将在这个枯岛上陪伴我永远的妻子--阿蕖。


为了她我曾经痛快地放弃了天下第一,我曾经无比清醒过。但是最终还是逃不过名利的纷争。我知道将为之痛苦,但我始终没有想到:这个痛苦居然以失去我最爱的女人为代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