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俺当通信员时还有一项任务那就是“兼”理发员。其实俺开始不会理发,指导员说,理发有什么难的?按照《内务条令》上要求的标准剪短就行,当兵的没那么多讲究。


指导员的头发很稀,又有些发黄,他洗头时总用肥皂洗,有时还用洗衣粉洗,看起来老是很干燥,他说结了婚的人了还讲究个啥?开始学理发就是在指导员的头上学的,理的时候很多人围着看,俺心里直紧张,越紧张就越出错,左边高了就把右边往上推,右边高了再把左边往上推,加上其他几个经常跟指导员开玩笑的老志愿兵总是抢推子捣乱,差点理成了光头,累得满头大汗后的“成果”真有些“惨不忍睹”,不过指导员还笑哈哈地说“不错!不错!比原来短多了”。


后来俺还真是潜心学习研究了一番,有时还利用外出的机会到镇子上的理发馆儿向师傅们学艺,理发技艺也大有长进,连队近一百号人的头俺几乎都理过。连长脸圆喜欢理寸发平头,副连长头发好喜欢理“三七开”的偏分,噢,副连长结婚时的“新郎官发型”还是俺给理的呢,连新娘子都说理的好,漂亮!他们照的结婚照片还送给俺一张作纪念呢。


副指导员已经调走了,连队再没有配副指导员。连里首长就只有连长、指导员、副连长三人了,司务长是由一名老志愿兵班长担任的。到了星期天天气好时,俺就把首长们的被褥抱出去晒一下,保证每个首长的外衣一个星期洗一次,床单两个星期洗一次,被子三到四个月,最长半年拆洗一次。


其实洗衣服并不麻烦,连队新买了一个单桶洗衣机由俺管着,洗起来很方便的。只是缝被子开始时不会,是连长教俺的。俺的被子第一次拆洗就是连长给俺缝的。开始先是俺自己缝,连长看俺缝得扭成了“麻花”样就直说俺“笨死了”,于是便亲手给俺缝,边缝讲技术要领:“一平二实三展四透五匀称”。“一平”就是要把洗净晒干的被套里朝外翻过来铺平,把棉絮在被套上也铺平;“二实”就是从被套闭口的一端开始将棉絮和被套卷在一起,要卷实;“三展”就是从被套开口一端把卷起来的被子反掏出来展开,也要展平;“四透”就是指引线要穿透,但不能拉紧,留出伸展的余地;“五匀称”是指缝时的针脚要远近大小匀称。


有一次给副连长拆洗被子时,他的被子里面有很多斑点,俺用手使劲儿搓还是洗不掉。那天副连长的对象来看他了,她帮着俺套被子,俺说不知怎么回事,里面的点点怎么使劲儿也洗不掉。她说那就洗不掉的。这时旁边的副连长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朵后面,翻过被子瞪着俺说胡说什么哟,俺说就是洗不掉嘛。结果连他对象的脸也红了,俺还不知咋回事呢。过后副连长问俺,“你是故意出我洋相还是真不知道?”俺说真不知道,他就说“你小子,那是‘马’。”“马?”哈哈,后来知道了,那就是战友们常说的“跑马”。哈哈。。。。。。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自己幼稚好笑。


还有一次,也是俺闹出来的笑话儿。


那是指导员家属从河北老家来探亲,说是下午就到了,指导员说他不住临时来队家属院,就住连部,让文书搬到连部另一间空房子里住,让俺把他的床给调个方向横过来然后再加一张床进去,他去接嫂子了。俺费了好大劲才把床给调过来,在旁边又安了一张床,铺上了洗干净的招待被褥,但两张单人床却没有并在一起。指导员接到嫂子回来也没有说什么,过了不一会儿指导员的一个在机关里当参谋的老乡来了,进屋一看就把俺给训了一顿:“你这个笨蛋,床都不会支,为什么不把两张床并在一起?”连长副连长也刚好从外面回来,一看也跟着起哄。于是俺赶紧重新搬动。哈哈。。。。。。俺可不是故意的,真的。俺是不是真的很笨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