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十六计”中有“美人计”之说,且历代兵家屡试不爽。中国还有句古话叫“红颜祸水”,自古以来因为女色而误国的君王比比皆是,从烽火戏诸侯到从此君王不早朝,真是不胜枚举。不过这一切一直都只是人们的经验之谈。最近,加拿大的心理学家却根据实验证实了这个长期以来对于漂亮女人的偏见:男人们可能真的会不理智到不爱江山爱美人。

生物学家一直以来都知道,比起以后才能获得的巨大利益,动物们更喜欢那些眼前的既得利益,即使这些利益比起未来可能获得的利益小得多。这种被称为“未来利益折现”的选择过程,也同样存在于人类活动中,并且是很多经济模型的基础。对于个人来说,一件事物的价值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比如说,可以马上拿到手的现金,比未来才会到手的同样多的钱要“值钱”(这就是为什么银行会付给我们利息,而一次性付款比分期付款总额要小得多的原因)。不过如果未来能到手更多的钱,等待可能就是值得的。这种逻辑就是所谓的“理性”折现。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不是“理性”而是非理性折现。比如对于吸毒上瘾的人来说,他们宁愿今天得到2克的海洛因,也不想等到第二天得到5克,虽然5克比2克海洛因更能满足他们的需要。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的马格·威尔逊和马丁·戴利决定研究这种折现行为,想了解一下这种理性思考在人们面对异性吸引的时候会不会同样适用。他们的实验结果发现,在受到美色诱惑时,男人们往往变得“短视”:在给男学生看过漂亮姑娘的照片之后,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短期的较小利益,而不是等待未来会得到的更大收获。


威尔逊和戴利发现那些看到相貌平平的女性照片的男学生,他们的反应符合常规的“折现曲线”。这说明他们做出的是理性的确定。在男性实验者看了漂亮姑娘的照片之后,他们“不理性”地降低了未来回报的价值:他们会选择第二天获得的支票,而不会等待以获取更多的钱。与此相反,参加实验的女学生们不论看到的是青蛙还是帅哥,都会做出差不多的决定。


“我们还没能找到能够解释实验结果的心理学机制,”马格·威尔逊说,“不过我们假设观看美女照片会温和地刺激那些与性选择有关的神经机制。”但有的进化论者则认为这种现象和性选择有关:为了获得更多更有吸引力的伴侣,男人们要冒更大的风险。因为风险系数加大,所以他们在考虑未来回报时会降低回报的价值。


不过,不论最终的解释如何,男人们又为自己犯错找到了新的辩护依据,也必将引起女权主义者的大力声讨。这些科学伦理上的讨论我们暂且放在一边,如果真是这样,爱江山还是爱美人就真的是个鱼和熊掌不能两全的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