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征文]再议“宋江”[版主已阅]

再议宋江!!!

水浒后期,在宋江的威望下,力排众议,强烈要求朝廷招安,而招安后,虽然上下一致,本着为国效力,护国安民的思想,却逐步成为社会与政治的牺牲品。从而导致了最后悲惨的结局,不少人对宋江不感冒,以为他没有多少江湖老大的气势,甚至“奴才”“投降派”云云。其实宋江本身就是一个“逢人便拜、见人便哭”的窝囊小吏,招安是古人忠义思想的体现,也不能简单的视为变节投降。


先看宋江的长相:“眼如丹凤,眉似卧蚕。滴溜溜两耳垂珠,明皎皎双睛点漆。唇方口正,髭须地阁轻盈;额阔顶平,皮肉天仓饱满。坐定时浑如虎相,走动时有若狼形。……”走路迈的是小碎步,上身笔直不晃,一个小心谨慎、精明干练的郓城小吏。宋江给人的感觉是谙于世道,对当时之世似有不平之意。说起生辰纲一事,感慨道:“世道不平,国无宁日,就是寻常百姓也难免铤而走险。”宋江这样的小吏,见多识广,性情圆滑,有底层经验,对江湖上的事情明明白白,对基层政府的运作清清楚楚。知道如何瞒上欺下,如何结交三教九流,如何化解风险。


宋江素有“及时雨”的美名,说他仗义疏财,喜欢扶人之困,喜欢救济别人,所以就好像需要雨的时候,雨就下来了。所以就把他比喻成及时雨。还有人叫他呼保义。说保义就是南宋时候武官的一个名字,叫保义郎。保义郎是宋代武官的名字,这是一种解释。另外一种解释呢,说保,就是保持的保,义就是忠义的义,保持忠义,呼,大家都那样叫他。那么“呼保义”这个词实际上讲的是宋江对待国家的态度,对待朝廷的态度,对待皇帝的态度。这是宋江一项得人的资本。如在柴进庄上,酒席间相慰武松,“既是喜事,可庆可贺,宋江今日也无亲无故,深知此情。我与柴大官人与兄弟共饮一杯,愿你们兄弟早日团聚。”一番话即令生性高傲的武二郎感动不已。为武松送行,送了又送,最后目送,直至望武松不见。如此重情重义,如何不受众人爱戴!觉得此时宋江还是很人性化的!宋江的生存之道更是精彩,宋江刚上梁山,晁盖即以寨主之位相让。宋江此时是志得意满的,但当他看到刘唐及三阮的表情不对劲,脸上笑容就挂不住了,(猛然酒醒)坚辞道:“兄长不避刀斧,救我性命,如何把寨主之位让与小弟?仁兄长我十岁,你看我无功无禄,在兄弟们面前岂不羞死宋江?”将双手一拱,“哥哥,你再提此事,宋江情愿去死!”最后又笑着把晁盖扶到交椅上。大家要知道,此时梁山的第一把交椅已非晁盖的私人钱物,可以私相授受,即使宋江当时真有心取而代之,也不能贸然接受。对宋江而言,当时的第一把交椅是个火山口,他不会傻得寸功未立,仅仅因为自己对晁盖有恩就坦然做老大,那他还想不想在江湖上混了?可见宋江的眼界、智谋都远远高于晁盖。数日后,宋江便要在梁山竖一面“替天行道”大旗,并陈词:“兄弟们,我们哪个生来就是强盗?……”言辞激昂,情状逼真。此一番,既是宋江从残酷现实中挣得性命出来的感情宣泄,不能在官府给朝廷尽职,只能借“替天行道”为朝廷尽忠,又是宋江趁机招揽四方好汉、扩大自身影响的开始,之后江湖草莽无不冲着“山东及时雨”和“替天行道”而来。打祝家庄之前,杨雄、石秀两人投奔梁山,说起时迁偷鸡之事,晁盖怒不可遏。先后有朱贵、戴宗劝说,此时宋江很冷静。待晁盖怒气略消,他就站出来说话了:“上至达官显贵,下至三教九流,只要有一技之长,就能为我梁上所用,多多亦善。”“自小弟上山以来,见兄弟们个个立功心切,却无所事事,日久天长,必然丧失斗志。讨伐祝家庄正好让兄弟们借机一试身手,扬我梁山神威。”晁盖听说,也要带兵征讨,宋江即以一句“哥哥是山寨之主,岂可轻动!”将其阻住,并保证“哥哥放心,不讨平祝家庄,宋江誓不回山。”一番慷慨陈词。大家知道,宋江攻打祝家庄,一是为了积累资本,二是扩大自己在一线将士中的威望,三是尽量避免和晁盖的近距离相处。晁天王一乡间不读经史的匹夫,面对宋江这番太极拳,竟束手无策,坐失良机。随后宋江利用卢俊义,把寨主之争的局面由多极简化为两极,最终做上寨主!可见宋江是个是个城府很深且才干之人!他的一身走借反抗谋招安的升迁之路,为实现忠的理想,而枉送了很多英雄好汉的性命。就他个人而言虽没有雄才大略,但他是不是鼠目寸光呢?


宋江,介于黑白两道之间生存自如,靠名望,也靠仗义疏财。如果没有杀惜之祸,他也不会流落江湖,最终走上梁山,并选择招安之路,而招安也正符合他一个小吏的人生理想。我们后人的评论往往对宋江的归顺朝廷之举不赞成,口诛笔伐的多。如果在宋江等人归顺后,不是损兵折将,而是全部加官进爵,皆大欢喜,那么后人的评论将会又是另外一个样子。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是水浒里面的宋江,在后期面临梁山好汉的何去何从,是尽忠为国效力的思想去做归顺之举呢?还是联合方腊共举义旗呢?最后还是固守梁山自得其乐?

虽然是老生常谈,但宋江其人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欢迎广大战友来口诛笔伐!!

本文内容于 2007-11-25 19:26:08 被一鹤飞天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