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对大盘的危害性而言,恶炒大盘股更甚于“5·30”前恶炒低价股、题材股,值得各方面高度重视。


危害之一:快速推升指数,加剧单边上升市的巨大风险。从9月12日5025点底部回升以来,主力机构就借助于中海油服、建行、神华、中石油即将回归A股的消息掀起了炒“中”、炒“大”的狂飙,制造了从5025点至6124

点连续20天的单边上升市,形成了指数过高、涨幅过大、股市过热的虚假景象,引发了有关方面和舆论的抨击和警告。


危害之二:造成指数虚高,引发有关方面的调控。


危害之三:打着“价值投资”的旗号对大盘股进行投机炒作。恶炒大盘股最大的危害性是打着“价值投资”的旗号,误导新基民和二级市场投资者跟风。其理由之一是“大盘股30多倍市盈率较大盘平均市盈率相对偏低”。其实,境外成熟股市大盘股市盈率均为十几倍,因为大盘股盘子大、行业周期性强、送股几率低,只能以分红率定价。唯独沪深股市分红极少的大盘股市盈率竟高达三四十倍甚至七八十倍,与中小盘成长股争市盈率。理由之二是“大盘股流通性好,进出方便”,这道出了基金炒大盘股的真谛,即不是中长线投资而是靠炒作赚取差价,争取排名靠前,难怪不少基金一个月就将资金换手一遍,是十足的投机。理由之三是“新基民排队交钱,哪有精力选股,不如买大盘股省心”。正是靠基民源源不断的新增资金,基金才获得了联手炒作大盘股的资本,大盘股才被越炒越高,变成庄股,破坏了市场秩序。


危害之四:制造股市虚假繁荣,引来超大盘股高速高价扩容。以往投资者从来就是对大盘股虚势以待,大盘新股的发行价市盈率均在20倍左右,如中石化发行价仅4.22元,还长期跌进发行价,去年工行、中行的发行价仅3.12元和3.08元。然而,由于今年机构恶炒大盘股,导致各方误认为市场对新股有充分的承受能力。一是大盘新股发行价越来越高,如建行的发行价6.45元,是工行中行的2倍;中石油发行价16.7元,是中石化的4倍;神华的发行价36.99元,是以往煤炭股发行价的5倍。二是扩容量越来越大,今年1至10月新股融资额高达5000亿,为2003年至2006年的总和,超过今年美国和英国的IPO融资额,居世界第一。三是大盘股扩容节奏越来越快,去年7月5日中行上市后,10月27日工行才上市。但今年超大盘股接踵而至。由于超大盘股的“挤出效应”,“5·30”以来在指数上涨80%的情况下,绝大多数投资者不赚反亏。


危害之五:“二八”现象破坏和谐股市。按照“和谐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精神,处于人民币升值、经济高增长背景下的中国股市也应是和谐股市,要健康、有序、稳定、全面地发展。而恶炒大盘股导致的“二八”现象 、“一九”现象严重杀伤了指数,造成大量股民亏损。


但愿经过这次大跌,市场能充分认识恶炒大盘股和“蓝筹泡沫”的危害性,更理性地发掘今冬明春市场的新热点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