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北京三环路边的楼房经常被粉刷、上海的城市有着历史悠久的繁华,广州那层层高楼已经掩映不住日久的陈旧和杂乱,三地的车展也都被各自城市的特色浓浓地浸透了。


如果说北京车展每年在进步、上海车展从开始就还不错,已经第五届的广州车展一如从前那般,没那么差、却似乎也并不怎么好。



记者证的领取,是给各路记者的当头一棒。虽然经过了在网上注册的程序,领取记者证时还需要携带打印出来的注册确认函、记者证或单位证明文件、名片及身份证,由于手续繁琐而办证窗口不足及效率过低,媒体日当天赶着9点参加第一场发布会的记者们几乎在办证处炸了窝,以至于最后组委会不得不临时“简化”程序,所有当时在场的人都可以不用经过任何审核手续领取到证件。


走进展馆,立刻恨自己怎么带了耳朵来,因为根据衣服的振动就能感觉到各展台在播放什么了。如两元店和路边那些永远是即将拆迁的鞋店般,汽车厂家们用最刺耳的音量和最煽情的语言叫卖着各自的产品。与不久之前举行的东京车展着重推广未来汽车理念和技术不同,与北京和上海车展一样,大概是多年广交会的熏陶,广州车展更像是个展销会。展示台上旋转着的就是你已经可以买到和即将可以买到的产品,开展前就有天价豪华车已经售出的传奇仍然在继续上演着。


媒体日里出现非媒体观众,是每届国内车展上的例行表演,虽然东京车展媒体日当天也有带小孩儿的观众出现,但远没有我们这么夸张。在专业观众日,来参观的观众显然并不怎么专业,很多人关注的往往是能否和穿着性感的模特合个影。在一个展馆的出口处,几个商贩正卖力地给气球充气,因为这玩意儿在专业观众日的销路居然相当好呢。


与车展相关,进步最快最大的恐怕是展馆里的麦当劳,从当年只有三两个售卖窗口到如今的10多个一排拉开、操作间里是当年人数数倍的人影在忙碌着,而餐厅的面积也扩大了许多。与之相对比,一个电梯之隔的新闻中心,多年如一日,无论是面积还是外形,都没什么变化,虽然采访车展的媒体人数在几何增长。


其实从展馆建设、证件技术先进性、展出投入等硬件方面,我们的车展与国际级车展的差距都已经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东京车展的展馆甚至比广州在用的这个似乎还要小些,而且为车展服务的工作人员也几乎完全用英语进行沟通。但是在意识上,我们恐怕还是差太多,如何从关注售卖的展销会模式向传播理念、展示技术、比拼服务的展会靠近,是国内车展一个大概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广州车展正式开幕的第一天,背着摄影包走出展馆,路边一个票贩子正低声叫卖着:看车展吗?20一个人,进去再给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