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闻】河北亿万富翁贫困村里当村官 开宝马带保镖

aaa99866 收藏 2 277
导读:雅宝路亿万富翁回乡当村官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1_25_70587_6470587.jpg[/img]   自己掏腰包为村里打井修路 希望带动穷乡亲一起富起来   从宝马车上下来,王文忠一头扎进了一所砖土结构的平房。修路、种树、困难村民的补助是他需要处理的工作。这间平房是河北省一个贫困村的党支部,也是他这两个月来的办公室。   在村里,大家习惯叫他王书记,608口人的1500元人均年收入等待在他的带领下大幅提升;在北京雅

雅宝路亿万富翁回乡当村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自己掏腰包为村里打井修路 希望带动穷乡亲一起富起来


从宝马车上下来,王文忠一头扎进了一所砖土结构的平房。修路、种树、困难村民的补助是他需要处理的工作。这间平房是河北省一个贫困村的党支部,也是他这两个月来的办公室。


在村里,大家习惯叫他王书记,608口人的1500元人均年收入等待在他的带领下大幅提升;在北京雅宝路,他是首屈一指的王总,拥有6家店铺和品牌,固定资产过亿。


两个月前,这个亿万富翁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回到自己的家乡———河北枣强县芍药村做一名村支书。


上访村邀富翁当支书


11月22日上午7点,河北平原起了大雾,能见度不足20米。一辆白色的宝马7系轿车沿着还稍显坑洼的土路开进了芍药村,停在了村党支部前。


在两名高大保镖的簇拥下,46岁的王文忠下了车,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他个子瘦小,皮肤黝黑,留着一撮胡子。如果不是手指上一枚硕大的白金戒指,以及偶尔在当地方言中夹杂着几句京味十足的普通话,很难在一群村民中间将他找出。


递来的名片上写着“王文忠大营镇芍药村党支部书记”,而同样是王文忠,在北京雅宝路,却是无人不知的皮草贸易巨头。


如果不是王文忠两个月前的回归,芍药村的名字不会为多少人知晓。这个位于河北东南部的小村庄,唯一能够被提及的,据说是宋朝杨六郎曾在此大摆“牦牛阵”。


然而,从衡水市到枣强县,再从大营镇到金子区,各级政府的领导都对这个拥有160户、608人、以种地和皮毛加工为支柱的小村庄印象深刻。不仅因为其人均1500元的年收入在附近村庄中排名靠后,更是因为村民不满村领导班子,多年坚持不懈地层层上访。


11月22日,枣强县委书记到芍药村走访时,还指着新上任的村主任代丙亨说:“我认得你,之前老是堵在县委门口上访的。”


村民的上访终于取得了成果。今年夏天,芍药村和金子区的支部书记先后被撤。


金子区新任总支书记兼区长王洪城说,他和镇里几位新任的领导分头向芍药村的村民、党员以及外出经商者谈话,到底谁来当支书大伙才服?“尽管其间也有人在运作,希望能当这个村支书,但大多村民们的意见还是指向了王文忠。”


“我们也觉得文忠是不错的人选,有能力,有经济实力,有各种社会资源。最起码,他不缺钱,不会去腐败贪污。”王洪城半开玩笑地说:“这个村子太乱,经不起其他人再折腾了。”


这个明确人选却让镇区的领导十分为难。他们并没有信心,把在北京的王文忠劝回来。王洪城也说,作为王文忠10多年的老朋友,他深知芍药村有多乱。从私人角度来说,他也不愿意让文忠回来。


半推半就回乡上任


王文忠的答复印证了对方的担心,在7月份镇领导第一次打电话邀请他回村当支书时,被他一口回绝。


几位领导除了打电话,还专门去了趟北京,承诺王文忠只需要在芍药村挂个名,依然可以回北京做生意,遥控指挥就行了。


“我说实在不行,北京这边事情太多,要不我给村子捐点钱,支书就不做了。”王文忠说,当时想着捐款也是对家乡的支持,同时对镇区的领导也有一个交代。


经过在北京12年的打拼,目前在雅宝路这个中国最大对俄服装贸易市场,王文忠有6个品牌和门店,手下员工40多人,固定资产超亿元。很多雅宝路商户都知道王文忠经常说得一句话,即他现在的生意蒸蒸日上,“给县委书记当我都不回去”。


9月初,几名芍药村村民也打电话给王文忠,希望他回去。王文忠说,这次他没法拒绝。“我三年级辍学后在大队干农活,力气小又贪玩,是这些叔伯们帮我把活做完赚工分;我当兵那几年,父亲去世,也都是左邻右舍的乡亲一直在照顾我母亲。所以,他们要我去,我推辞不了,就说先回去看看。”


9月10日,王文忠召集公司的副总和部门经理开会,通知他们自己回村当支书的决定。他没有和妻子说明实情,只说回老家呆几天。


对于他的这一决定,许多人表示不理解。雅宝路一名吕姓商户听说此事后,第一感觉就是荒谬。“他的生意在这算做得最大的,想当官也当个大点的啊,完全吃力不讨好,不会是太闲了吧?”


前任仅留下8000元


芍药村的落后在枣强县出了名,整个村子只有进村出村两条土路通向外界,勉强可够两辆摩托车错车。王文忠当年上学的学校也被撤销了,村里的孩子要走七八里去镇上的学校上学。一旦刮风下雨,出村的路泥泞得无法下脚,孩子们就只能在家呆着。


村北的水井亦是多年失修,每个月只有两次放水的时间。村西头的老人刘玉栋因为住处离着水井太远,即使放水的时候也常常接不到水。“只能拿个塑料袋,到邻村去接水,回来倒进水缸里省着用,要不就去地里抽潜水层的咸水。接太多的水,我和老太婆也搬不动。”


除了19岁去东北当了4年兵,王文忠34岁前往北京做生意之前,都是在芍药村生活。虽然每年春节、清明都回家乡两趟,但王文忠说,这次回来看到的,依然和他十多年前离开时没什么区别。“乡亲打电话说再这么下去就得出去要饭了,我当时不信,现在看还真是这样。”王文忠说自己很难过。


回村后,王文忠很快和前任完成了交接———8000元现金、一个大喇叭和村民历年来的3万余元欠款,连村委会和党支部的办公地点都没有。


雅宝路万邦大厦的业委会主任徐强也不能理解好朋友王文忠的做法。在王文忠上任没多久,他就跟着去了一趟芍药村。


“只知道是落后,没想到那么苦,汽车根本开不进村。”徐强说,比起邻村的栋栋小洋楼,芍药村基本都是平房,且以土房和砖房居多,破破烂烂的。“我劝他回北京,他不听,说家乡这个样子他就更不能走了。”徐强临走时,给村子留下了1万元钱。


按照多年的习惯,刚上任的王文忠习惯事无巨细都要自己过问,大到村路的规划设计,小到党支部门前的标语刷得是否整齐。因为有次水泥路面铺得不太平整,王文忠觉得监工的几个村民不负责,气得大喊“不干了!回北京了!”


一掷千金的隐忧


在花了6000元租农家院、置办桌椅和通讯工具建立办公地点后,王文忠个人出资80万元,重新打井并铺设管道,让所有村民用上了24小时的自来水,并在村内修建了6公里的道路,还安上了电灯。“这些是最需要解决和改善的地方。实在不忍心让村民出钱,只能自己先垫上,告诉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王文忠说。


22日早8点,村中古老的广播响起,村民们在雾中沿新修的村路两旁种树,新铺的水泥路面再过5天就将全部竣工。据村委会的统计,每天都有五六十个村民自愿帮助施工,最多时候有三百多人。“乡亲们给了很大的帮助,要不我的这点钱肯定不能干成这些事情。”王文忠对此很是感激。


个人出资近百万打井修路,也让少数村民对这位有亿万家产的支书有了想法:就算自己什么都不做,书记也会不断地拿钱出来。


对此王文忠有担心,他承认这样的想法是存在的,可能全村一两成人都会这么想,“但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更不是腐败来了,也是血汗钱。就算我能出一百万甚至一千万,也不可能让大伙都住洋房开洋车。”王文忠说,自己投入的钱甚至都只能算是垫支,虽然不确定以后村里如果真的赚了钱会不会再要回来。“如果这个村支书仅仅只是要我不断花钱,我是不会回来的。”


“光输血是不够的,重要的是造血的功能。”王文忠将自己未来5至10年的规划图挂在村口,每每有领导和媒体到来,他总要把对方拉到跟前,详细述说自己的想法。根据规划,在村子南边的空地上,将建一个新村,分为住宅区、商业区和工业区等等,还要建学校、幼儿园、医疗点。“这个规划也证明了我不是心血来潮,不把芍药村发展起来我是不会走的。”


按照王的想法,利用枣强县是中国最大的皮草原材料集散地的优势,在芍药村建立起养殖场和加工厂,通过自己在皮草商人圈里的关系,吸引同行来这投资,甚至把交易也放在村子里,形成一个产供销的中心。他想召集在外经商的芍药村人,鼓励他们每年带两名同村人出去闯荡, “滚雪球”效应才能使更多人致富。


王文忠计划月底回一趟北京,召集雅宝路的同行们探讨在芍药村投资的问题。


希望穷乡亲也富起来


虽然开着宝马带着保镖,大张旗鼓地打井修路,但区长王洪城认为王文忠处事还是非常低调。当初镇里想找媒体报道王文忠的情况,但被他阻拦。之后是衡水电视台的一名副台长回老家路过时,发现一向落后的芍药村正大兴土木,迷惑之余打听到王文忠的事情,这才报道了出去。


在当地媒体报道之后,王文忠更加忙碌,除了村里的事务外,还要接待各级领导的视察和各地媒体的采访。随之而来的,也有更多的疑问和不解。


“我理解大家的质疑,因为就连我的亲人和很多朋友都不能理解。”王文忠此时有些激动,“为名,我在北京随便捐点钱,再找一些媒体,都能有不错的反响;为做官,只要我想,应该可以当得比村支书大得多。”


王文忠常感慨自己在北京每天去公司转一圈就能找地方喝茶、休闲,而在芍药村早上要6点起床,晚上11点才能休息,说芍药村这两月比在北京的12年还累,自己廋了十多斤。他患有肝硬化、胃炎、胆囊炎等疾病,每天要固定吃3次中药、2次西药,助理就拿着温水瓶跟在身边,以便他随时吃药。


当初镇里承诺是允许他在北京遥控指挥村里的事务,现在已经反过来,成了他在村里不时接个电话,遥控着北京的生意。公司副总张绍强说,由于经营步入了正规,王总之前就不太来公司,这次他走了两个多月都没有回北京,但有什么大事都会给他打电话。


“物质上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有了几套房产,几辆好车,还要什么?直升机还是游艇?可能就追求点精神上的东西。”王文忠说,作为一名商人,任何的行为都要讲究一个目的。他回村当支书的目的,就是希望能让乡亲们也富起来,这些可能和只是简单地捐钱修桥修路不一样。


比起“亿万富翁”的称呼,他更喜欢称自己是创业者。他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从农村到大城市打拼小有所成的创业者的标杆,让更多有实力有心意的创业者,能够用实际行动去投资家乡建设家乡。 本报记者 唐骏


(责任编辑:赵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