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捉蝉

儿时的记忆中,美丽的事情有很多,例如下河捞螃蟹、养蚕、收集烟盒、捉迷藏、过家家等等。然而让我一直最难以忘怀的便是捉蝉。

夏日时节,烈日当空,那蝉(俗称知了)便在杨树或梧桐树上拚命的嘶吼。它的声音尖利而刻薄、沙哑而连贯,它似乎要将整个世界吵的天翻地覆,它不吐不快,它不停的喊着:“知了、知了”,映衬着烈日的强烈照射,它似乎喊得更加起劲,但是这种声音听起来是让人郁闷和烦躁不安的。

老人们讲,蝉是害虫,因为它以吸取大树的液汁为生;小朋友们讲,一个夏天,蝉会将一棵大树榨取得死去活来;我自己想,如果我身上有一个蚂蟥一直在吸取我的血液,我会很疼的。

在乡下老家,小朋友们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捉蝉。

捉蝉要选择在傍晚时分以后。因为那时候,没有脱壳的幼蝉开始出动,它会努力的顶出地面上的盖子,它会披着一身黄金甲向树上爬去。为何幼蝉会选择在晚上出来呢?我那时一直没有想开,以至于多年以后仍然没有弄明白,我想这大概是动物进化的缘故吧,白天如果它跑出来,会遭到很多的天敌伤害。

吃过晚饭,小朋友们开始相约一起去捉蝉。工具很简单,只要拿一把手电、一个小编织袋即可。

只有到了晚上,天气才会凉爽下来,欢乐的小朋友们唱着歌一起去村外的树林里去捉蝉。

大伙分散开,一人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那些笨拙的蝉很多,它们一个接一个的爬在大树上,用手电光一照射,它们就会停下上爬的脚步,我们就会迅速的跑过去把它们一个个收入囊中。

然而有时候也会出意外,由于是在晚上,我们会经常把蝉壳子当成是幼蝉,或者是被幼蝉的尖刺所划伤。

这时候想起来,我们老家那里真是蝉太多了,因为我一个晚上(二、三小时)就会捉到大约二、三十只蝉。

捉蝉回来后,便是我们的节日。因为大人们会将孩子们捉来的蝉收集好,然后把蝉放到一个乘上水的盆子里,搓动几下后, 那些身上布满泥土的幼蝉便会自动吐出一些肚子里的污垢。

架起大油锅,便开始炸蝉。那香味扑鼻,瞬间四溢了整个小乡村,馋的小伙伴们直流口水。等到炸制完毕,撒上盐,小朋友们就会一拥而上,吃得津津有味。

回想起来,小时候在乡村里吃炸蝉真是美味啊!可是多年以后,我在饭店里要了炸蝉,不但价钱十分昂贵不说,最令人郁闷的是,怎样吃都吃不出儿时的那种滋味……

晚上的捉蝉是一场盛宴,白天里的捉蝉便使孩子们的欢乐游戏了。

由于幼蝉只是在晚上出现,白天我们便是练习自己靶子的时候了。小时候,每一个小伙伴都有自己的弹弓或是自制的、能发射出纸子弹的“枪”,孩子们成群结队的去捉蝉,因为白天里捉到的蝉可以拿回去喂鸡、鸭以及鹅。

小朋友们的小弹弓都很好使,顺手拿起来一个小石子,便可以夹好发射了。然而蝉却不好瞄准,因未成年的蝉不像幼蝉,他长着一双翅膀可以飞翔,加上目标又小,所以命中率低得可怜。弹弓不好打蝉,更别提“枪”了,那只是虚张声势,因为望尘莫及。

心急的小朋友会拿起一根长的木棍向树上打去,这一招只是片刻之间有效,会打下来一些蝉,然而高处的蝉依然是够不到。

用木棍打蝉是很好玩的,因为一击之后,原本爬在树上嘶吼的蝉不是毙命便是四散逃走,空中瞬间就会响起一片凄厉的“哀怨”声。

还有心急的小朋友会脱下鞋子,很快就会爬上树。在我们老家那里,小朋友们很多都会爬树,他们敏捷而潇洒,一会工夫便会把蝉捉下来扔到地面上接应的孩子手里。

还有一种那时极为时髦的捉蝉方式,就是将一根长棍接上纱布,看准蝉的位置,一会工夫便会将蝉收到纱中了。

儿时的好玩事情很多,如同朝花夕拾般,那些碎片的美丽却不能让人细细回味,因为想多了便会增加莫名的伤感。

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时光隧道,我愿意回到那捉蝉的儿时,我愿意把流逝的时光捉在手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