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

老金跳下车,一条黑影就扑了上来。

“妈的,畜生。”老金来不及开枪,下意识的用枪托一砸,但他显然忘了九五式没有枪托。那狼扑上来咬住老金的右胳膊,虽然隔着厚军服,老金仍感到一股钻心的疼。他腾出左手,狠狠的向狼眼砸去。狼是铜头铁脚麻杆腰,狼头只有狼眼是最没有防护。咬住老金的狼像是知道一样,扯着老金的胳膊就往后拖。老金左脚照着狼腰踢了过去。“嗷”被老金的大头鞋踢中了老二,终于松了口。后边几只狼迫不及待的又扑了来上。老金手中的九五疯狂的扫射着,拌着他凄厉的叫声。他被扑倒在地,狼牙距他的喉管0.0001毫米,他能感觉到狼急促的呼吸,充满着对血腥的渴望。老金忙把头一偏,双手拼命的挥舞着九五步枪。几只狼撕扯着老金的军服,裂开的口子抖出雪一样白的棉絮。

“日你妈,快朝我开枪”老金在绝望中喊了出来。

高杨傻站着看着这一幕。他的脑袋已经发木。以前只有在电视上见到捕食场面,使他难以相信这是真的。他的手紧紧的攥着钢枪,手心冒着汗,脸色煞白。老金的绝望喊声彻底惊醒了另一边站着发呆的他。“啊~~~~”高杨大叫一声,手里的九五朝着老金射去。“哒哒”5.8毫米子弹的弹壳随着硝烟退了出来,枪口喷出的火光映衬着高杨血红的眼睛。车内的田娜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把头侧了过去。

这就是自然的法则,弱肉强食,一切公理尽在武力之中。

“嗷”几声狼叫,子弹撕开了包围圈,同时也穿过了老金的大腿和肩膀。几只狼嗷叫着返身向高杨扑来此时的老金也缓过手来,顺势开了火。高杨正庆幸帮老金摆脱困境,干掉了狼群,手中的九五刚一垂下。

忽然从车底窜出一条黑影,迅猛如雷电,它的身形远远比其余的都大,没错的话,它就是刚才卧在车前的狼王。这个狡猾的首领卧在车下面,等待致命一击。高杨猝不及防被狼王一扑就倒在了地上。狼王用锋利的牙齿撕开高杨的厚军装,狼牙已深深的嵌入高杨的肩膀。白花花的肉翻着血水冒了出来。高杨感到一种被撕裂的感觉传满全身。剧烈的疼痛差点使他晕了过去。“咚”一种坚硬的金属碰击的声音,好样是什么东西撞在狼头的声音。高杨定睛一看,田娜手里握着大铁扳手,奋力的砸着狼头。那狼咬住不放,刚一侧头,“噗”一股狼血飚了出来。田娜的扳手恰好砸在狼的左眼上。狼王痛苦的叫了一声,刚一松开嘴。高杨也不知从那来的力量,他奋起九五式步枪枪杆狠狠的扫在狼王的腰间。狼王“嗷”的被扫出去两米多远。“哒哒”高杨不等它站直身子,就朝地上扫了一梭子。子弹好象是射中了狼王,狼王凄惨的叫着。“叭叭”高杨打完了最后的子弹,弹头在狼王的腰间绽出了血花,刚才凶猛的身姿,跌落在雪中。

田娜握着扳手,全身发抖,她凌乱的头发,哆嗦的嘴唇,发呆的站着。“小心”老金在一边叫道。刚才被射倒在地的另一只狼垂死挣扎向田娜扑来。田娜一声尖叫,女性特有的尖叫声回荡在旷野。“叭叭”老金勉强抬起的右手扣动着扳机。

大地一片寂静,仿佛只能听见雪花落地的声音。

老金的呻吟,高杨的惨叫,反而使原野更加空旷,更加幽静。田娜愣了一回神,终于清醒过来。忙跑到高杨身边查看伤口。狼牙把高杨的左肩撕掉了一大块肉,鲜血一股股的流着。刚才过度的发力,高杨的脸成了青色,大口喘着气。“去看老金。我没事。”高杨咬着牙蹦出几个字来。田娜这才明白老金伤的更重。她虽然是医生,但是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老金卧在地上,喘着粗气。他的大腿,臂膀被撕掉了好几块肉。幸好他护住喉管,否则早就毙命,狼牙毫不客气的挂掉了他半边耳朵。还有高杨准确的子弹,在他身上穿了好几个弹眼,鲜血从伤口处汩汩的渗出。“老金,老金”田娜泣不成声。“我没事,快拿胶带止血。”老金虚弱的说着。田娜赶紧跑到车里翻出医药箱,把云南白药撒了上去。老金疼得惨叫着。她颤抖着包扎好老金,把老金扶正坐在地上。

这时高杨又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一头栽在雪里。高杨气弱游丝的说着 “田姐,我呼吸。。。。。,上不来”“啊~~~”田娜象丢了魂的飞奔到车里。吸氧,止血。一番忙碌之后,两个男人卧在雪里,一动不动。旁边的田娜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的抹着泪花。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许久许久。。。。。。。。

“我们走,不能冻死在这里”老金哼唧道。高杨吸完氧后,明显好转了很多。“恩”他支撑的爬了起来,把老金的九五拿了过来。高杨的枪已经没子弹了。高杨看了下老金的弹匣,还剩五发。他把枪斜跨在身后。“田姐,我们走。”高杨用右手扶住老金,田娜在左边拄着高杨的九五。

三个人搀扶着,蹒跚的在雪地里前行。雪也小了很多,空气越发的纯洁,刚才弥散的血腥味,冲淡了很多。这时已接近傍晚,前面的路越发显得昏暗。

“你他妈的,子弹打的可真准,一发也没打到我胸口上。”老金不忘调侃道。高杨听了只是憨笑。“好小子,上山让老王好好练练,没准以后也会象我老金一样是个神枪手。”老金哈哈的笑着,不料牵动了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这时侯了,你还开玩笑。”田娜心疼的说道。“我不是在鼓舞士气嘛。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我们才有七公里。怕啥?”老金说道。是呀,就只有七公里,坚持,坚持。高杨心里想着,为了父亲,我要坚持。高杨紧紧的咬着牙,深邃地望着远方,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必须走下去。他心里反复的念着。

“我说,小子,你咋不爱说话呐,上面的哨所只有你和老王两个。那狗日的,也是半天不放出个屁,你们两个一天不闷死了。“老金还是不忘数落高杨。“别说话了,留点精力,这样对你伤口不好,老金。”田医生责备道。“是,首长。”老金郑重的说道。田娜叹了口气道:“男人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

而在三人不远的身后,这时正有一双幽绿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们。

~~~~~~~~~~~~~~~~~~~~~~~~~~~~~~~~~~~~~~~~~~~~~~~

票票!!!我要票票!!!巴朗化身成狼王,对月长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