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 迷失的子弹 引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4/


“李二拿,全体中国维和士兵为你送行!”一个身头戴蓝贝蕾、肩披橄榄枝、脚蹬黑军靴、身穿迷彩服的大高个冲天呐喊。


大高个手里举着枪,95式外观特别漂亮的新式步枪,加上一身的戎装,显得格外神气。可是,此刻他的脸上却满是泪水,流着一个男人、一个军人不应该有的泪水。



“啪!”大高个冲天开枪。


“李二拿,全体中国维和士兵为你送行!”


高大个身后的49名士兵,蓝贝蕾、橄榄枝、黑军靴、迷彩服,同样的装束,同样的威武。


“李二拿,全体中国维和士兵为你送行!”49名士兵持枪仰天大喊。


“啪。。。。。。”50名中国维和军人冲天开枪,为保卫世界和平而光荣牺牲的战友送行。


一个原始丛林,茂密的枝叶,高大的树干,遮的天空没有了阳光,就像在黑洞里穿梭。


就是这样的地方,有一条狭窄的路,泥泞的土路,别说车子,就是人走在上面都寸步难行,别说车了。


远远的,从这条路上驶来一辆迷彩军车,是一种小型的猎豹越野吉普,一会后面又跟来一串,大型的奔驰运输车,沉寂的森林顿时增加了一丝活力,叶子开始摇摆,招手迎接。


“起风了。”坐在头车的刘一南对李二拿说。


“是啊,难得的好风,好凉快啊。”李二拿开始手舞足蹈。


“小心,车翻了。”刘一南提醒。


“伤着我没事,伤着队长可不行啊。”刘一南说着冲身后一个高大个说。


高大个——袁剑,中国维和部队队长,少校军衔,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xx师特战大队大队长。


“好小子,还记得我啊,不错,口头奖励刘一次。”袁剑用手指着刘一南说。


刘一南,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xx师特战大队班长,三级士官军衔。


“不过说真的,二拿,在这样的道路上,你真的小心点。”袁剑抽回手郑重的说。


李二拿,三级士官,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xx师特战大队副班长。


车子就像舞厅里吃了摇头丸的花男绿女,来回摇摆,整个车队这时真得像一条长龙了。


森林没有尽头,死气沉沉,如果一个胆小的人在里面走肯定晕倒,就算是大胆的也会哆嗦。


“刷刷刷。。。。。。”脚步声,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


“挎挎挎。。。。。。”枪托声,不是一支枪,是一把枪。


刘一南听到了,李二拿也听到了,袁剑更是听到了。


“沈涛,沈涛,有情况,全体人员注意,提高警惕。”袁剑赶紧用对讲机喊话。


“是,队长,全体人员注意,提高警惕。”坐在最后一辆车上的沈涛用电台回应。


沈涛,中国人民解放军xx炮兵旅xx团警勤连排长,少尉军衔。


“哗啦啦。。。。。。”


车上的人同时举枪,子弹上膛,打开保险,眼睛目不转睛的顶着前方。


“刷刷刷。。。。。。”脚步声越来越近。


“挎挎挎。。。。。。”枪托声越来越响。


寂静的森林顿时热闹起来。


看见了,看见了,是一群人,一群手里端枪、肩上扛火箭筒的武装人员就像天兵降临,矗在车子前面不远处。


“一级警报,开启。”袁剑赶紧在对讲机里大喊。


“吱嘎!”李二拿开的头车紧急刹车。


“吱嘎。。。。。。”后面的车队也跟着紧急刹车。


5米的车距,泥滑的道路,要不是特别高超的驾驶技术,早就连续追尾,自酿车祸了。


人群慢慢逼近,嘴里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站住,请问你们是做什么的?”刘一南高喊。


没有人回答,只有脚步声在挪动。


“我们是中国维和部队,在执行联L团的任务,不要再向前走,否则我们开枪了。”刘一南继续喊。


还是没人回答,不过脚步停止了。


“队长,怎么办?”刘一南以前也没真正见过这样的阵势。


袁剑,也不禁为眼前的阵势所呆。


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久经沙场的战士,曾经参加过一次维和任务的老兵,不会就让这一帮小匪徒所吓倒。


“不要说话,看他们的动作。”袁剑说。


刘一南紧握手里的枪,李二拿正在瞄准,后车的沈涛已经叫王三娃架好机枪。


王三娃,中国人民解放军第xx师直属汽车连战士,一级士官。


没人说话,没人乱动,空气在瞬间凝固。


此时,可以听到的感觉到的竟然是人的呼吸。


“轰!”一声巨响,一颗炮弹落在车子前面,顿时烟雾弥漫,热浪激的车子颤了两颤。


“准备战斗!”队长大喊。


刘一南,李二拿,袁剑,跃起,跳车,隐蔽,架枪,一系列的动作瞬间完成。


其他人也都跳下车,在轮胎和车后隐蔽。


“噼!”匪徒开了第一枪,正好打在李二拿驾驶的猎豹车上。


“还击!”袁剑果断地说。


刘一南一枪出去,“啊!”对方顿时倒下一人,不死也得带伤。


激战开始,烟雾弥漫,枪声激烈,森林里顿时热闹异常,风也随着开始咆哮。


虽然有车厢的隐蔽,但是整个车队身处森林中间的空旷地带,易遭伏击。


“为什么刚才的炮弹没有落到车队里?四周会不会有埋伏?”袁剑在射出自己第一发子弹的同时,大脑也在飞速的转动。

“不好,肯定有埋伏?”当袁剑说出这话的同时,只见从森林里,也就是路两边相继跑出一些人,手里都有武器。

“早该想到的。”袁剑暗叹!

是啊,作为一名指挥官,特别是在特殊环境执行特殊任务,应该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才对。

中国维和部队这次是奉联L团之命去给靠近边境的难民营运送食品,还有巴基斯坦部队的一批弹药,因为最近有国内的反动分子联合境外罪恶势力意图发动政变,所以联L团特意加派人手,增加弹药,以应付突发事件。

“是啊,这肯定就是境外的匪徒,他们之所以没有炸军车,就是想得到车上的枪,因为一般人包括国内的其他武装是不敢轻易拦截维和部队车辆的。可是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袁剑疑惑起来。

“顾不得那么多了。”

“注意!注意!实行第二套应急方案,准备迎战强敌。”袁剑下令。

号令一出,如同倒海翻江。

司机一个越身跳上车,驾驶第一辆大型奔驰的司机一把方向绕过吉普,然后贴着路的一边向前飞进,大约十几米一个急转弯,横在马路中央,然后司机迅速跳车,伏在车辆里面。紧接着后面的车也是一个转弯,走到第一辆车的车头和车尾停靠,其他的照旧依次停下,最后一辆车一个急转弯,也是横在路中央,与其他车搭成一片。

猎豹在中央,其他车围成了一个四方的块状包围圈,中国维和部队不到五分钟内从刚才的三面受敌变成一个可以还击和防御的铁桶阵。

神速的部队,如同晴天一记霹雳,让敌人看的眼花缭乱,都忘了这是在战斗,不是看车技表演。

刘一南也和大家一样伏在车的里面,他正通过缝隙在枪上方的瞄准镜里窥视敌人的动向。

王三娃带领的机枪手也各自找了有利位置时刻准备站斗。

“怦。。。。。。怦。。。。。。”敌人又开了枪,不光前面的,两边的也一起夹击,子弹打在车厢上、玻璃上,噼哩啪啦,响声不断。

“怦。。。。。。”中国维和部队开始还击。

此时的森林不寂寞了,多少年的无声无息开始骚动,子弹就像雨点般穿梭。

“啊。。。。。。”不时的会听到敌方发出这样的声音。

铁桶阵起了作用,敌人不敢轻易靠近,也无法靠近,中国维和部队由明处变成了暗处,没有任何物体遮挡和的敌人当然处了下风,不一会纷纷后退,退进树林。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但无法按时完成联合国的任务,最主要的是耽误了弹药的及时送到而导致巴基斯坦部队无法正常防御,后果难以预料。”袁剑想到这里,就在对讲机说:“大家注意,大家注意,敌人开始后退,我们必须前进,必须前进,我命令趁敌人喘息之机,赶快上车想前冲。”

“是,是。。。。。。”全体人员收到指令立即回复。

所有司机迅速上车,发动起来。

“这次必须冲出去,要不然等他们改变注意,就彻底完了。”袁剑再次重复。

车辆在瞬间像离弦之箭一样飞驰疾出,倒车镜里,李二拿远远地看到被抛在后面的追兵,可是他忘了真正的敌人在前面。

“怦。。。。。。”又是一阵子弹。

大家赶紧又围成铁桶阵,下车迎战。

“队长,我有个想法,后面的追兵很快就上来,我们必须立刻解决掉前面这些家伙,我想开着猎豹架挺机枪冲出去,冲散他们,然后你们在后面跟上摆平他们!”李二拿说。

“这不行,太危险,不同意。”袁剑摇摇头。

“队长就像你所说的,没时间了!”李二拿说完,端起一挺挂满子弹的机枪,跳上猎豹,启动。

“李二拿,我不允许。”袁剑急了。

车子一个转弯,从大奔驰很小的夹缝里冲了出去。

“李二拿,你敢抗命?”袁剑在对讲机里大声地喊。


车子一溜烟出去几十米,袁剑听见了由大变小、由强变弱的回声,大家也都听见了:“队长,我犯错了,我从当兵到现在还没违反过纪律,更没违抗过军令,这次就破例一次,队长我去了,兄弟们,胜利会属于我们,属于我们这支英勇的中国精兵。”听着李二拿遗言似的话语,大家心里难受极了。

此时,森林里的风越来越大,还夹杂着沙子,天空一片昏暗。

猎豹一转眼到了敌人的前面,李二拿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扶着机枪,“哒哒哒。。。。。。。。”子弹不停的突出来,敌人也不停的叫喊和倒下。

“冲啊!!!”后面的人就像以前抗战年代八路军攻山头一样的呐喊起来。

敌人四散分开,李二拿还是一往之前。

敌人本来都潜伏在路上一个坡的后面,突然驶来一辆飞车,躲不及防,很多人中弹,但是,李二拿毕竟是顾车发不了枪,顾枪又开不好车。

敌人的一发子弹打中轮胎,车子一个趔趄,向路边翻滚,李二拿被压在车下,由于方向盘卡住他的身体,一时无法动弹。当然此时脸上、胳膊和大腿都被磨破。

敌人看李二拿翻车了,冲着车子开了几枪,看看没动静,以为他死了,随即继续朝车队开枪,并且开始投掷炸弹,幸好这时风沙大作,敌人也很慌乱,所以没炸到重要部位。

李二拿顿时感觉有些窒息,有两颗子弹打中他的胸膛,“我这是在那里?天堂还是地狱?”他看见了白云,看见了蓝天,还看见了天上的马车拉的仙女。

车子在冒着烟,斜躺在路边,血一点点地顺着车子从李二拿的身体流出,渗在地面的黄色的泥土里,慢慢的泥土变成红浆。

“二拿,我的好兄弟,我的好战友!”当猎豹车翻倒的那一刻,刘一南从心里大喊。

所有人的心都绷紧,袁剑把牙咬的咯吱咯吱的,一个拳头狠狠的砸在车厢。

虽然敌人被李二拿暂时冲散,也上了一部分,但是依靠坡上有利的潜伏地形,依然在进行着顽强的抵抗。

车队开到这里,也就是快到了森林的尽头,可是却遇到了上坡,无法一起通过,李二拿刚才是凭着一个冲劲上去的,而且是小车,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刘一南也在飞速的置换弹夹,他的胳膊也受伤了,不过幸运的是没有中弹,是被擦伤的,其他人也有受伤,特别是沈涛,因为他在后面压阵,不小心被子弹射中大腿,现在真的是寸步难行了。

“队长,我请求到后面去!”刘一南斩钉截铁的说。

“好吧。”袁剑知道此时需要有个人在后面压阵,这个人非刘一南莫属,就算他不允许,刘一南也会像李二拿一样的“抗命。”因为他太了解自己手下的兵了。

刘一南得到允许,迅速撤到后方,后方的敌人此时已经趁车队停留之际追了上来,不过出于刚才的惊吓和不利的地形,他们也就是摆摆阵势罢了。

晕厥中,李二拿隐隐约约又听见了枪声,炮声和呐喊声,对,就是呐喊声,中国军人的呐喊声。他慢慢的试图睁开眼,可是无法回到记忆,过了一会,终于可以动了,他看到了敌人在坡上疯狂的射击,他愤怒了,晃晃悠悠站了起来,他看见了车上的机枪,慢慢的使尽全身的力气拿起来,向前走了几步,端起机枪,扣动扳机,“哒哒哒。。。。。。”冲着人群扫射。

“啊!”他这次终于清楚地听到了敌人撕心裂肺的哭泣和哀嚎,“哈哈哈。。。。。。”他大笑。

敌人回过神来,几十支枪对准了他。

“噼。。。。。。”他的身上成了枪眼,成了马蜂窝,他依然站立着。

“轰!”一发炮弹落在了李二拿的身旁。

没了,什么都没了,猎豹车没了,机枪没了,李二拿也没了,有的只是硝烟和炮火,还有惊呆的敌人。

“冲啊,为李二拿报仇!”中国维和部队齐声呐喊,还没等敌人反映过来,一场肉搏战已经来临。

刘一南和沈涛还有王三娃,以及其他的机枪手正在应付后面的敌兵,敌人慢慢的没了气力,但是刘一南也不能冲过去,局势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刺刀不一会都成了红的,枪也成了红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红的,红的血,敌人的血,中国士兵的血。

敌人被中国军队从头到尾的快速反应和大无畏所震撼,不一会就四散逃去,后面的敌兵见大势已去也纷纷撤退,剩下的只是一个个站着的中国军人。

不远处,尘土飞扬,霎那间五辆装甲车飞驰而来,巴基斯坦的维和士兵听到了枪声紧忙干了过来,不过已经晚了。

“李二拿!”袁剑冲天呐喊。

“李二拿!”所有人冲天呐喊。

“好兄弟,我们给你送行!”袁剑满脸泪水。

“好兄弟,大家给你送行!”所有的人举起了枪。

“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经久不息,“向英勇献身和平事业的勇士致敬!”沉浸已久的森林也开始狂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