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四节 抉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李忠贤的出现让龙天感到很意外,自从战争爆发之后就已经很少看到他了,这也很正常,议政府作为内阁首辅机构,李忠贤官居正一品左议政,加上又是皇亲国戚,在这种国家生死存亡之时,他的岗位的确应该在王庭里。


“哎呀李兄,何事如此惊慌啊?”,龙天假惺惺地问道,他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李忠贤狠狠地喘了几口粗气,一屁股坐在了钱江替他搬过来的椅子上,“龙兄啊,大事不妙啊,各地的告急文书都快把议政府给挤满了,倭寇此次来势汹汹,大有不灭我国誓不罢休之势,忠贤这次特地前来通知龙兄,早做打算啊”。


李忠贤是来通知龙天一行准备转移的,在他看来战败似乎已经成为定局了,他惟恐龙天消息闭塞,不了解目前的局势,所以特地前来嘱咐一番,而且他也已经为龙天一行撤离汉城做了安排。


殊不知龙天有侦察中队在手,李忠贤知道的他早就知道了,李忠贤不知道的很多他也都知道了,比如有几个城池故意“放水”,眼睁睁地看着倭军从眼皮子底下溜过去,竟然一炮不打、一箭不发,而是选择了弃城而逃。


“哼哼”,看着李忠贤一副狼狈样,龙天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轻蔑地冷笑了两声,“李兄,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贵国王庭在战争爆发之后,就只做了两件事”。


“哦?哪两件事?”,李忠贤感觉龙天的口气有些不对,连忙起身相问。


“第一,派出使节星夜赶往中国京城,向明朝皇帝求援”,龙天伸出了一个手指,在李忠贤的眼前晃了晃。


李忠贤默不作声,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脸色变得有些难堪。


“第二,贵国国王一定在收拾细软,准备北撤了吧?而且初步将行在定在平壤,对吗?”,龙天又伸出了一根手指,还在是李忠贤的眼前直晃悠。


龙天刚刚说完,李忠贤一屁股倒在了椅子上,头上的汗也冒了出来,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跑得太累了,还是因为天气已经开始升温了,不过龙天认为一定是戳中了他的软肋。


“不。。。。。。不瞒龙兄说,目前的战局不得不让我们有所顾虑”,李忠贤抹了抹满头的汗,轻轻地说道,口齿都有些不清晰了。


龙天围着李忠贤转了两圈,然后突然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用力地拍打了两下之后说道:“李兄,谢谢你来通知我,从这点上来看,咱们的友情还是经得住考验的,不过如果李兄有意,龙天愿助贵国一臂之力,打退这股北犯的倭寇”。


龙天话音刚落,李忠贤忽地站了起来,直觉得耳聪目明,精神气爽,在他来军营的时候,国王李芳远也曾经交待过他,让李忠贤试探一下龙天有无退敌良策,在李忠贤和李芳远眼里看来,这个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的家伙绝对是高人,只是暂时没有表露出来而已,高手都是这样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肯轻易地显山露水。


“龙兄真有退敌良策?那太好了,快说,只要能打退倭寇,要什么条件龙兄只管开口,忠贤自当一一照办”,李忠贤就象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急切地望着龙天,目光中闪动着渴求与希望,迫不及待地等着龙天的下文。


对于朝倭之战,龙天本来并不想掺和的,此行只想摸一摸倭军的底细,不过从目前的局势上来看,倭寇一路高歌猛进出入有如无人之境,而朝军则是节节败退一泻千里,这样的仗打得实在是太窝囊,所以思前想后他准备冒险一搏了。


龙天很想教训一下这股狂妄的倭寇,给他们点苦头吃吃,否则如果就这样北涉鸭绿江撤回台湾的话,他都不好意思和别人说自己到过朝鲜,还没看见倭军的影子,“一号首长”就仓皇逃窜,传出去的话会被别人笑话的,以后这兵他也没法带了。


“李兄,我给你一天的时间,由你亲自去说服你们的国王,条件只有两个,第一,两千‘马枪兵’全部交给李兄,别人我信不过,你把他们带到忠州牧,放心吧,我会派得力干将协助你作战,第二,把汉城东南的乌岭关交给我,我来替你们守乌岭关,只要这两个条件满足了,剩下的问题咱们明天见面再商议,否则一切免谈”,龙天板着脸孔严肃地说道。


通过侦察中队提供的情报,结合手头上的地图,龙天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作战方案,他不得不动手了,倭寇屡屡得手,骄气太盛,完全不把“一号首长”放在眼里,虽然这个时候倭寇连“一号首长”是谁都不知道,但只要龙天在朝鲜一天,他就不会轻易地全身而退,即使要走也得走得体体面面、轰轰烈烈的,打一仗再走,先不管输赢如何,至少对朝鲜这个“大客户”也算是有个交待了,龙天相信一旦此战获胜,马枪的订单又会呈几何级上升。


“哼哼,到时候价格可就不是一百两了”,龙天心中暗暗地说道,他的眼前又开始浮现金灿灿的黄金光芒了。


“好,龙兄请放心,此事包在忠贤身上”,李忠贤上前一步,大力地握住了龙天的双手,他的嘴唇在微微地颤抖着,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甚至有一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那是感激的泪水呀。


李忠贤乐颠颠地离开了汉城军营,急匆匆地奔向王宫充当“说客”去了,从他个人的内心来说,他也觉得这场战打得太窝囊,从开战到现在朝军竟然没打过一次哪怕是小小的胜仗,也难怪连李芳远都决定要北撤了,如若不是因为宫中的金银细软和后宫佳丽太多,说不定现在早已经跑到开城或者是平壤去了。


“首长,真的要打啊?”,钱江凑了过来,神秘兮兮地问道。


“是啊,怎么?怕了?”,龙天故作姿态地问道,虎着个脸故意在激他。


钱江一听立即就不高兴了,他捏了捏拳头,指关节压得叭叭直响,“怕?怕个鸟,要不是首长三令五申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弟兄们早就冲上去了,不过,嘿嘿。。。。。。”。


说到最后钱江自己都笑了起来,然后开始把侦察途中与倭寇的十几匹探马相遇,被钱江带着一个班杀得一干二净,抢了马匹跑回汉城的秘密说了出来,这件事干完之后,钱江下了“封口令”,所有当事人都守口如瓶,惟恐被龙天知道后挨处分。


“妈的,钱江,你小子长本事了啊,都学会欺上瞒下了,你他妈的”,龙天一听忍不住又开骂了,不过他这是无心的,一边骂一边用力地拍着钱江的肩膀,仿佛是在鼓励他以后可以继续“欺上瞒下”。


“嘿嘿,嘿嘿,。。。。。。”,钱江一直傻笑个不停,虽然挨了一顿不痛不痒的臭骂,但他心里却是开心异常,毕竟在他的手里打响了“抗倭援朝”的第一枪,再有就是听龙天说还有大仗可打,可把他给美死了,所以在现在的钱江听来,龙天的骂声简直象音乐一样动人。


从吃过晚饭开始,龙天就一直躲在营帐内,对着地图在默默地思索着,他在用他那点儿可怜的军事知识去构略未来的两场大战,虽然有信心,但心里仍然没底,毕竟他只是一个刑警,从来没有接触过战争,在小说里在影视剧里是不可能学会战争的。


对于李忠贤的说服工作,龙天并不担心,因为朝鲜的局势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生死关头,可以想象李芳远现在一定是火烧眉毛了,龙天相信明天一早,李忠贤就会给他带来佳音。


“什么?首长,你只带一个警卫连?不行,不行,把我的侦察中队都带去吧,忠州牧那儿我一个人去就行了”,钱江一听龙天只带一个警卫连去守乌岭关,连忙摇头表示否定。


龙天计划安排钱江的侦察中队去协助李忠贤守卫忠州牧,而他则带着一百名警卫战士前往乌岭关,不过在钱江的再三推托,直到最后钱江就差点给他跪下磕头叫爷爷了,龙天这才改变了主意,答应从侦察中队中抽走50人,其余的50名侦察战士跟着钱江到忠州牧去。


“记住八个字‘沉着冷静,随机应变’”,龙天对着钱江嘱咐道。


钱江则忙不迭连连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还有,不要冲在前面,带去多少人,你得给我带回多少,明白我的意思吗?”,龙天生怕钱江脑子一热,带着武警战士拼命去了,这个楞小子很有可能会这么干的,所以龙天又一次得给他洗洗脑,在龙天看来,守忠州牧是李忠贤的事,钱江只是从旁协助,再说了有两千“马枪兵”在,根本不需要钱江带人去冲锋陷阵。


龙天、钱江、王小柱,三人研究了很长时间,直到把作战方案定下来之后才各自回营睡觉,不过三个人和他们的战士一样,听说有仗打,几乎没有一个人合眼的,武警营帐里的灯亮了一夜,战士们都在兴奋地窃窃私语,再有就是不停地把枪擦了一遍又一遍。


五月初十,朝阳刚刚升起在北岳山顶,汉城军营内就已经是一片繁忙景象了,龙天早早地就起了床,把随行的武器弹药全部分发了下去,战士们的弹药袋里塞得满满当当的,王小柱是最高兴的,因为龙天把二十箱“秘密武器”全都分配给了警卫连,到目前为止,只有警卫连的战士使用过这些“秘密武器”,据说威力相当不小。


“龙兄,昨晚睡得可好?”,李忠贤有些神情复杂地问候龙天,他的心里一直在七上八下的。


军营的训练场上排列着两个整齐的方阵,一边是昂首挺胸的两百多名武警战士,另一边则是士气低落的朝鲜“马枪兵”,虽然穿着相同的军服(龙天让战士们换上了难看又难过的朝鲜军服),不过一眼就可以看出两支部队的战斗力。


“李兄,你可真行啊,怎么只有一千人呢?”,龙天一眼就发现朝军队列中的人数不对,细数了一下,才发现原定的两千人给打了个对折,只来了一千“马枪兵”,所以忍不住发火了。


“龙兄,来来来,借一步说话”,李忠贤面露难色,连拉带拽地把龙天引进了他的军帐里,然后冲着随行人员摆摆手,示意他们都退出去,除了两个女人之外。


李忠贤首先恭敬地捧出了一把宝剑,双手递给了龙天,“龙兄,这是国王亲赐的尚方宝剑,有它在手,你可以指挥乌岭关一线的所有军队和官员,国王允许你便宜行事”。


龙天单手接过了宝剑,感觉有些沉甸甸的,“尚方宝剑”的作用龙天是知道的,现代的影视剧里都做出了详细的说明,不过虽然尚方宝剑在手,但他还是余怒未平。


李忠贤偷偷地看了看龙天的脸色,又连忙打开了两只箱子,“龙兄,这是一点小意思,就当做龙兄的军费吧,还望龙兄笑纳”。


箱子里装的是金灿灿的黄金锭,少说也有三千两,让龙天有些眼花燎乱了,不知不觉中气也消了一半。


宝剑和黄金交付完毕之后,李忠贤手一挥,两位年青漂亮的朝鲜族姑娘慢步走上前来,对着龙天下跪行礼,姿态异常优雅,一看就知道是受过宫廷礼仪训练的。


“妈的,又是美人计”,龙天心里狠狠地骂了起来。


“龙兄,这两位女子都是从国王的后宫选出来的淑媛,英雄配美人,请龙兄留下”,李忠贤见龙天收下了宝剑和黄金,脸上也明显得高兴了起来,他捻着山羊胡,眼中闪过了一丝邪淫的目光。


这已经是李忠贤第二次给龙天送美女了,第一次是二月初在台湾时,两个朝鲜族美女都被龙天送进了女兵排,这次朝鲜之行他带了一个过来当翻译的,不料被李忠贤撞见了之后,还以为龙天喜欢朝鲜姑娘呢,所以又一次给龙天使上了美人计。


“李兄,这就不必了吧,我们这是去打仗,不是去泡妞,这两个女人你还是送回王宫吧,也代我谢谢你们的国王,就说龙天心领了,人我就不要了”,龙天婉言谢绝了李忠贤的好意,虽然李忠贤再三让龙天收下,不过龙天的态度非常强硬,不收就是不收,李忠贤无奈也只得吩咐随从把两个女人重新护送回王宫去。


龙天一激动说出了“泡妞”这个现代词汇,这两个字让李忠贤琢磨了好几天都没搞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他再一次前往台湾之后,才最终恍然大悟。


“好了,李兄,至于详细的作战方案,就让钱江和你研究吧,昨晚我都已经交待好了,他会协助你守住忠州牧的,李兄尽管放心,此战必胜无疑”,龙天准备出发了,形势逼人,倭寇的进攻速度实在太过迅猛,如果不尽快在乌岭关和忠州牧组织起防线,那么一旦两路倭寇突破这两道天险,不用说首都汉城了,就连整个朝鲜北部都要沦陷于倭寇的铁蹄之下了。


誓师大会上,龙天慷慨激昂,不时地提起有力的拳头,频频地朝着南方挥动,随着震耳欲聋的一声“出发”,训练场上的大军开始跑出了军营,地上扬起了阵阵尘土,这次的部队兵分两路,一路由钱江和李忠贤率领,朝着东南方向的忠州牧开进,另一路由龙天亲自率领,朝着南面的乌岭关开拔。


李忠贤和钱江是最先出发的,他们距忠州牧的距离比较远,待他们出发之后,龙天才命令一百五十人的小部队出动,不过临近出发前却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野蛮女友,出列”,龙天走过武警队列时,突然间大喝一声,因为他看到了一位朝鲜族的姑娘女扮男装地混在队伍里。


野蛮女友?这是龙天给那位朝鲜族姑娘取的绰号,这个姑娘叫全顺姬,就是李忠贤第一次到台湾时送给龙天的两位鲜族姑娘之一,长得非常漂亮,肤色洁白,身材匀称,初见到龙天时,全顺姬还显得有些不高兴,因为在龙天的办公室里,当全顺姬羞答答地站在一旁偷瞧一眼她未来的“主子”时,龙天围着人家小姑娘转了三大圈,眼睛直勾勾地盯在姑娘的脸上,整个一副“色狼”的模样。


猛然间,龙天突然大叫了一声“野蛮女友”,然后是连连拍手称奇,因为龙天第一眼看见全顺姬时,总感觉非常眼熟,经过了大半天的回忆和联想之后,终于想起来是电影《野蛮女友》里的女主角,全顺姬的模样简直和片中女主角全智贤长得一模一样,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龙天就用“野蛮女友”来称呼全顺姬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