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 短文二篇

短文二篇





夕阳•木棉树印象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当然不具有诗人的伤感与无奈,却很喜欢黄昏那一份沉甸甸的厚重。我喜欢在黄昏中踱着悠闲的步子,在体味一天最后的喧哗,去幻想即将到来的夜的安宁与静谧。我仿佛游离于动与静、清醒与迷离的边缘,这种心境我很喜欢。


太阳奔波了一天,是该喘口气了。当最后一抹残阳给大地涂满金黄的色彩时,一切突然之间变得金碧辉煌起来,那该是一种多么伟大的壮观呀。而此时,我尤其喜欢独自踱到广场,凝视着耸立于西南面的那四棵木棉树。


看着夕阳羞涩地投来最后一抹光线,便使人想起温柔的少女羞红了脸,把美丽的花环抛在伟岸的木棉树身上。于是,木棉树的树干、枝叶便涂满了金黄的色彩。它宛如一个壮硕的男子,惬意地受着夕阳的抚摸。


木棉树哟,是受得起这金色的荣誉的啊。脱掉炎夏火红的艳装,穿上平和的绿衣,你更潇洒。在烈日当空的中午,站在木棉树下,顿觉凉爽。顺着粗糙的树干望上去,那一树的绿叶宛如硕大的手掌,托住了太阳,却从缝隙中漏下了不少的阳光,星星点点地往下滴,让人嗅到绿色的清幽,感受到笼罩于粗犷中的一丝丝温柔。


太阳下山了,一阵晚风吹来。吹得叶子都在笑:沙沙沙——笑得晃颤着身子。几片黄叶落下来,慢悠悠地打着转儿,羞涩地,想是在回味着一个梦。于是便甜蜜般地翩翩起舞。刚才为什么没注意到这些黄叶呢?我这才想起:秋天将到,绿叶总要枯黄,再那么带着惆怅地慢慢地飘落下来。待到秋天 ,叶子大概会落光的。到那时候,木棉树脱光衣服,在呼啸的寒风中反而更坚定地站着,胸怀坦荡地俯视着脚下那几棵可怜的灌木在风中瑟瑟发抖,那该是一种多么伟大的自豪呀!








两杯茶





两杯茶,放在桌上,已经冷了。它们的主人正侧倚在沙发上睡着了,一脸的懊悔。要是昨晚,可不是这样。


昨天晚上,主人早早就洗好了澡,往身上狂喷着香水,又小心翼翼地梳理着头发,穿上了他最喜欢的、最漂亮的衣服。接着他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说:“这回你可要好好表现,不要又给人家吹了。”他信心十足地说:“我要有人才有人才,要身材有身材,要家财有家财,这事当然十拿九稳!”


门铃响了,主人忙开门。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门口,很文雅地问:“请问,XX先生是住在这吗?”主人忙很风雅地点了点头,侧身道:“我就是,请进!”女人进了门,带进了一阵香气。主人贪婪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殷勤地沏了这两杯热茶,是那般快乐:“你喝!”他抽空潇洒地打了个响指,“这茶是好茶,一斤几百块钱的。嘿,虽然我现在,嗯,是以前,是个光棍汉,可买的东西也都响当当的。”于是屋里高级家具、电器,就成了主人夸耀的对象。


客人是位年轻的女人,很漂亮,听了主人的话,皱了皱眉头,想拿茶杯的手缩了回去。可主人没发觉,还眉飞色舞地讲着——


“嗯……”他突然发现客人沉默无言,忙停了下来,很温柔地看着她,“你很漂亮,真的。“他看见客人脸上现出笑容,得了鼓舞般地继续说下去,“比罗敷还美!‘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他真的用双手在下颌摸来摸去,捋着那幻想中的胡须。


客人扑哧一声笑了:“你说话很风趣!”


主人可乐了,得了更大的鼓舞,侃侃而谈,从李白、杜甫,谈到艾青,从《命运》谈到贝多芬,整部人类史在他的舌尖滚来滚去,一个个有趣的人物掉进客人的笑声中,铿锵有声,一句句风趣的言语,溜进了女人的心田,流露出敬佩的眼光。女客人听得入了神,忘了喝茶。主人讲得兴致勃勃,也忘了喝茶,两杯茶就这样被他们冷落在一旁。


后来,主人的手捏住客人的小手,客人惊慌地抽了回去,碰到一杯茶,那杯茶溅出少许茶水。一阵沉默,客人红着脸,站了起来:“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可主人心中涌动着一种原始的欲望,突然双手抱住了客人。客人奋力地挣脱他的搂抱,气急败坏地抽了主人一巴掌,然后冲了出去。


再后来,屋里就剩下主人一个人,懊丧地倒在沙发上,抱着头:“唉,我真傻,这个又吹了……”


两杯茶原封不动地在原处,看着主人伤心欲绝,它们也渐渐地冷了……


同意发表---清河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