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台海风云录 一、山雨欲来 一、山雨欲来(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5/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又是一年岁末,再过半天就是2037年元旦了,江楠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镜子,仔细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燕尾服,反复地梳了梳头发,确保自己的形象没有半点瑕疵之后,转身拿起了桌上的指挥棒,走出了休息室,伴随着雷鸣般的掌声,大踏步走向前台,在那里,他将迎来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高峰。

作为有史以来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最年轻的指挥家,刚刚二十三岁的江楠的头上有着太耀眼的光环,音乐神童,天才作曲家,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几乎所有音乐家所梦寐以求的头衔和美称,他都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了,现在还作为最年轻的指挥家,踏上了金色大厅的殿堂,这样的年纪就能有如此的成就,确实令人赞叹。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掌声,江楠来到舞台之上,向观众略略致意,右手扬起指挥棒,刹那间,所有的掌声同时停住,整个金色大厅内静得可以听到观众们微微的呼吸声。演出还没有开始,江楠就已经陶醉在音乐的世界之中,这一刻,他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凡人,而变成了一个跳动的音符,融入到了美妙的乐曲之中,他要把自己生命的乐章献给世人。

两个小时的演出很快就接近尾声了,当台下的观众跟随着熟悉的节奏,拍掌和乐团共同演出老斯特劳斯的拉德斯基进行曲时,演出达到了高潮,江楠带着乐队的成员们,总共谢幕了十八次,热情的观众们这才停下了早已拍红的双掌。

“终于结束了!”江楠舔舔因为激动而有些干枯的双唇,口中念叨了一句,接下来,他还有一项颇具挑战性的工作,就是按照新年音乐会的惯例,用世界各国的语言向全球的观众致以新年的问候,如果说音乐方面他是一个天才的话,那么语言方面,他就只是一个绝对的庸才了,要记住三十七种语言的“新年好”,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尽管事前他已经反复练习过无数遍,但依旧是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准确地说出每一句“新年好”,第一句中文的新年好对他来说,自然是易如反掌,但下来的法文、俄文等等,可就要饶舌许多了,不过总算顺利,似乎兴奋的心情有助于他的记忆,很快,随着最后一句英文的新年好,台下再次爆发出如潮的掌声,江楠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不过,这个时候他台下的经纪人却皱了皱眉头,今天江楠的发挥是近乎完美的,不过他刚才数了一下,江楠似乎只说了三十六句新年好,鬼知道说漏了那国的语言。这或许并算不上一个缺憾,但谁晓得那些讨人嫌的媒体记者们下来会不会拿这件事情来做文章。

接下来的新闻发布会上,经纪人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也不是一个语言天才,无从发现江楠到底说漏了那种语言的新年好,但是记者们却是机敏得很,只见一个小个子的记者一直高举着手,看样子是来自某个亚洲国家的,主持人将话筒交到了那人的手里,那个记者马上站起来说:“江楠先生,您好,我是来自日本朝日新闻的记者山本毅人。我注意到,刚才您在作新年问候的时候,并没有用日语说新年好,请问,这是事先就没有准备日语的问候呢?还是其他的原因呢?”

江楠挠了挠头,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不好意思,读书的时候我似乎没有选修过日语。”说到这里,台下众人似乎都微微笑了起来,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中文逐渐与英文一道成为了世界的通用语言,而在国内,外语也渐渐由必修科目转变成了选修科目,江楠接着说:“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我都用了那些国家的语言来说新年好。”台下众人听完这句话,都大声笑了起来,那个山本毅人也在大家的笑声中悄然坐下了。经纪人见江楠回答得还算巧妙,总算也是松了口气。

新闻发布会一结束,在回酒店的车上,经纪人就埋怨江楠:“你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啊?要知道,我们的市场份额有百分之二十是在日本哩。”

江楠撇撇嘴说:“假忘了又怎么样?我就是不喜欢日本啊,难不成日本人会因为我没用日语说新年好从此就不听音乐了?”

经纪人摇摇头说:“你啊你,现在已经是公众人物,可不能再耍小孩子脾气了,不管你对日本有什么成见,他们可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啊。再说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音乐是无国界的这句话吗?”

江楠转头看了看窗外说:“不错,音乐是没有国界的,可是音乐家是有国界的。”

经纪人说:“我的大哥哎,这句话你当着那些记者的面可千万不要讲啊。”他看了看表,接着说:“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赶早机去韩国呢,你先休息一下吧。”

作为最炙手可热的指挥家,江楠的演出日程已经排到了2038年年底,每天在交通工具上休息早已成为了生活中的一部分,他刚刚把眼睛闭上,经纪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江楠不禁皱了下眉头,听到经纪人简单地答应了几句之后,挂断电话,拍了拍江楠的肩膀说:“明天的行程取消了。”

“为什么?”

“刚收到的消息,韩国空军击落了一架朝鲜的战斗机,现在三八线上已经是剑拔弩张,为了安全起见,举办方已经把活动取消了。”

“哦。”江楠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句,心想:“这仗,难不成真的要打起来了?”

经过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今天的朝鲜早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要靠着邻国的粮食支援才可以喂饱人民的国家了。手中有了足够的钞票,不需要整天靠着发展核武器去进行讹诈,朝鲜领导人在国际上说话的底气明显也足了许多,通过再各大国之间的左右逢源,朝鲜已经不再是那个超级大国口中的邪恶轴心,而成为了一个逐渐融入世界的地球村新成员。

作为第四代领导人的金永骏从前辈的手中接过这个似乎一切都欣欣向荣的国家只不过短短的两年时间,但他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国家潜在的巨大隐患,和许多亚洲国家在高速发展时碰到的问题一样,贪污和两极分化日益严重,半个世纪前,老大哥中国遇到的所有问题,金永骏都遇到了,尽管这个国家在表面上看来还十分平静,但是一股暗流正在广大的对现实不满的民众之中激荡。过去是大家都没有饭吃,那么日子虽然不好过,但心里面还算平衡,现在饭是够吃了,但是看到邻居家里的菜比自己的要好,有些人难免还是心有不平,更何况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大多数都未必是靠着自己劳动所得,特权阶级和少数企业家垄断了社会的大部分财富,而底层人们的生活却还是刚刚能解决温饱,社会矛盾不可避免的渐渐激化了起来,更何况,与过去中国不同的是,朝鲜的最高权力始终掌握在金氏家族的手中,这使得执政党内部都出现了许多不和谐的声音,要求尽早的进行权力更换。但是,世界上又有那个人会把手中的权力轻易交出来呢?而且,与他那碌碌无为,只是在中美两国压力之下才被迫进行改革的父亲不同,金永骏有的是雄心壮志:“想要对付我?没那么容易,我自有收拾你们的办法。”虽然在党内的话语权已经远远不如建国初期那两任领导人那么强,但是毕竟军队还掌握在手中,金永骏得知党内的一些不同政见者们要在下一次的党内大会上对自己提出强烈的挑战,心想该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虽然现在已经不能和过去一样,随便打压政敌,但是他自有树立自己威信的办法。

十二月下旬的一天,朝韩两国的边境突然异常热闹了起来,这回唱主角的不是边贸商人,而是军队,朝鲜人民军的四个师,包括最新组建的两个全数字化师在靠近边境的地方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尽管这次演习已经事先知会了韩国方面,但不可避免地,还是引起了周边国家,尤其是韩国,日本以及美国的高度紧张,演习开始当天,韩国和日本的军队就调高了警戒级别,韩国更是加密了战机巡逻的次数,边防军队也都开始进入战备状态,以防不测。美国佬的新闻发言人也对朝韩边境的紧张状态表达了不安。

看着世界各国的各种表态,金永骏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这次演习他已经精心策划了很长时间,在这个关键时刻,一来,可以向世人展现军队还控制在自己手中,警告政敌们不要轻举妄动,二来也可以转移国内平民百姓的视线,为自己迎接政敌的挑战创造一个有利的氛围。如果实在到了危急时刻,这支部队随时可以调转枪口,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以致命的一击。想到自己的绝妙安排和那些政敌们听说军演消息后的无奈表情,金永骏终于笑了出来。可是没等他开心上一会,一个秘书匆匆跑了进来,告诉了他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空军的一架J14战斗机在一次侦查演习中被韩国空军的F44击落了。听到这里,金永骏的脸刷一下子白了,损失一两架飞机倒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和韩国方面发生冲突却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那些军队的高层们手中有了一点先进武器,就头脑发热了起来,今天发生的事情难说不是他们预先策划好的,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就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了。

金永骏恼怒地一拍桌子,大嚷:“给我告诉朴永烈,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对韩国方面采取任何报复行动。”毕竟,这次军演只是他扭转政坛不利局面的手段,要是发展成军事冲突,使得半岛陷入恐慌,导致各国的制裁,白白浪费经济发展的大好时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秘书慌慌张张离开的样子,金永骏肚子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原本精心策划的演习却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结果。正当他在办公室里面大发雷霆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远在朝鲜半岛三八线的另外一侧,韩国总统金先漱也是对着下属大发脾气,刚刚上任不到半年的空军总司令白文京脸色铁青,听着总统的训斥,心中暗暗发誓,回去一定将那个惹祸的飞行员给碎尸万段。

他也是不久前才收到的消息,说是有两架朝鲜人民军的J14战斗机已经靠近了三八线韩国一侧,韩国空军马上派出了两架F44战机前去拦截。其实邻国的战斗机前来挑衅也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韩国人自己也没少做过这种事情,按照常规,派出两架战机,象征性地飞两圈,对方也就知趣离开了,但是偏生这次被派去拦截的两架战斗机的飞行员都是刚刚从美国训练回来的,自以为本领高强,心高气傲不说,还沾染了美国飞行员那种大大咧咧的习气,一见对手前来挑衅的是刚刚买进不久的J14E战斗机,这种中国产战机属于第四代战斗机中的佼佼者,比起同属第四代战斗机的美国的F22和F35无论是在机动性还是隐身性上都要强上不少,甚至有的军事评论员认为J14E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和属于第五代战斗机的F44媲美,因此,今天能在实战中和J14E交手,这两名飞行员自然不会放过表现自己的机会。而对手似乎也憋这一股劲要和自己斗上一斗,于是双方各展神通,想着法子要把对方给压下去。从超视距空战开始,双方打开火控系统,各自模拟着实际空战的目标锁定和导弹跟踪,并暗暗地计算各自击中了对方多少次。由于F44上装备了更为先进的雷达,因此轻易地抢先发现敌机并“发射”了AIM-130C导弹,而与此同时,J14E上的飞行员似乎也觉察到敌人的行动,马上采取蛇形机动,一边试图延缓F44的攻击时机,一边继续搜索对手。很快,F44也进入了J14E的攻击范围,J14E立即“发射”了导弹,不过由于AIM-130C已经接近J14E,J14E不得不采取大角度爬升,以躲避攻击,从而无法给自己发射的PL-15导弹提供中继制导,PL-15上的主动寻的雷达无法在敌机实施电磁干扰的情况下有效锁定目标,因此失去了击落敌人的机会,第一回合,F44小胜。

尽管知道自己无法在F44身上占得半点便宜,但是那两架J14E还是不服输似的,不顾韩国方面的警告,一再向着韩国领空逼近,很快,F44上的飞行员就可以看看远处隐隐的两个高速接近的光点了。见到对方那种咄咄逼人的模样,两名韩国飞行员不禁也是有些紧张,毕竟刚才的“击落”对手只是模拟出来的,到了这么近的距离,只要自己稍不留神,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尽管地面控制塔并没有同意他在受到威胁时首先开火的请求,但是僚机上的飞行员还是将手指按在了导弹发射按钮上,他可不想成为那些控制塔里面只知道纸上谈兵的家伙们优柔寡断的牺牲品。这个时候,那两架J14E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已经处在了危险的边缘,于是在离F44不远的地方,一个潇洒的转身,朝着北面飞回去了。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双方也该松一口气,为今天的遭遇战划上一个和平的句号了,但偏偏那架F44僚机的飞行员觉得被对手大摇大摆地到自己的地盘上转悠了一圈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于是没和长机商量,就加大马力,朝后面的一架J14E追了过去,长机见僚机主动出击,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无奈也只能跟了上去。这种举动显然激怒了J14E上面的飞行员,本来自己已经是见好就收,但是对方这样紧追不舍,分明就是欺负自己的战斗机没有F44先进,于是两架J14E跟商量好了似的,前面的长机突然向右急转,引开F44长机的注意力,J14E的僚机突然一个斜斤斗机动,利用自己出色的爬升能力,一下子反过来,咬住了F44僚机的尾部。F44僚机飞行员万万没有想到J14E的机动性能居然如此出色,此时自己的长机已经被另一架J14E引开,而自己一下子从追击者变成了被追击者,听到耳机中响起的被对方火控雷达锁定的警报,不由得一慌,两手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拉起操作杆,进行躲避,并且同时按下了导弹发射按钮,等到这时,机上的飞行员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闯下了大祸。F44作为第一款服役的第五代战斗机,主要任务是在超视距空战和对地支援中取得优势,而近距的格斗则不是F44的强项,为了弥补自身机动力上的不足,F44上的雷达系统一旦搜索到目标之后,可以通过机载电脑的计算和地面雷达及预警机数据链的支持,从任何的方位上发射空空导弹消灭对手,而不用向其他的战斗机一样要依靠机头的雷达锁定对手之后才可以发动攻击。所以,尽管刚才已经被J14E咬住了尾部,但是F44依旧还是可以在这个极为不利的位置上发射导弹的。J14E上的飞行员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会真的攻击自己,压根就没有做好战斗准备,等见到对方机翼下方的武器仓火光一闪,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枚AIM-141近距格斗导弹就以六倍音速朝自己疾飞过来,而自己除了下意识地一拉弹射座椅的按钮之外,再没有任何的办法去挽救这架心爱的飞机。看见僚机被击落,J14E长机没有还击,而是马上开足马力,朝着朝鲜方面逃逸。此时,两架F44战斗机上的飞行员非但没有一点空战得胜的喜悦,反而吓得手脚冰凉,慌忙向地面指挥塔报告了误击事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