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中国海军如何面对美军水雷阵

日前,一篇宣称美军先进水雷将是解放军噩梦的文章被国内各大军事网站铺天盖地般转载着.该文章认为,如果中美因为"台海有事"而摊牌,中国现在拥有的1.45万公里海岸线,将因为突破口太多而易攻难守,港口对外货运安全难再保证.很显然,港口对于中国不断发展的经济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一旦港口被封锁,经济将面临困境。美军通过在中国主要海港的外围部署水雷来发动封锁攻击,将给中国直接带来“噩梦”.对于这一奇招,文章预料中国很难找到有效方法应付美国的水雷战.


撰写这篇论文的美国学者试图制造这样一种假设,只要令中国海军舰艇动弹不得出不了海,那美国就不会直接面对中国潜艇的威胁了.最起码出得来回不去,先阻断港口弹药补给,继而对离岸潜艇逐个击破.美国海军一直强调反潜作战的最有利海区是敌潜艇的基地港口附近,因为不论潜艇的性能如何,不论潜艇在什么海区活动,都必须从基地港口出发,并返回基地港口。在开阔海域发现潜艇的行踪是困难的。唯有在它的基地港口附近,才能较可靠地发现和攻击敌潜艇。因此,反潜兵力的部署必须贯彻前沿部署的方针。为了确保在前沿地区取得预期反潜作战的效果,反潜兵力须作纵深配置,构成敌潜艇不可逾越的屏障。尽管中国的反舰导弹使得对手的战舰很难接近中国的海岸线,然而却不能阻止美国的飞机和潜艇进入对方领海区域进行布雷。自从二战以来,美国持续优先发展通过飞机和潜艇的布雷技术。解放军想防止美国海军在周边海域布设水雷,简直不可能。由于中国不能有效反制美海军布撒水雷,相较于美国的其他海上武器系统而言,美军的水雷是中国最忌惮的。


美国现役水雷主要有三种,即标准水雷、破坏者水雷和快速攻击水雷.破坏者水雷是用于浅水布雷的改装通用炸弹,而快速攻击水雷则是破坏者水雷的改进型,也是由通用炸弹改装的。美国现役的标准水雷有三种,即MK56型空投非触发锚雷、MK60自导水雷和MK67自航水雷,MK55—7型可用于反潜。现役的破坏者水雷也有三型,即DST-36、DST-40和DST-117D,而快速攻击式水雷系列包括MK62、MK63和MK65.破坏者水雷已不再生产,但是它仍在海军中服现役。也有一种空军使用型,名为DST-36(AIR)仍在使用,目前它是唯一可由B1B型“枪手”轰炸机携带的水雷,该型水雷是由MK82型500磅炸弹改装的.在海湾战争中由红海航母战斗群所用的打击陆上和海上目标的机载武器约三分之一是DST-36水雷.美国水雷多采用水压磁和地震波传感器引爆控制装置。一块手表的震动就足够引起它们的反应.自航式水雷中装有一台小型电动机,经潜艇布雷后可进一步将水雷推进到浅水区。当其电动机熄火后,水雷就沉至海底等待目标。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新一代水雷拥有更为强大的分析识别能力和反扫雷传感器.能够充分区分战舰和民船,经过内置的计算机进行简单的数据分析处理后,只会去攻击经过识别的敌人舰船.这种水雷能够布放在指定地点待命,一旦接到攻击信号就能马上移动接近攻击目标。正在考虑的一种方案是利用荚壳水雷和其他等待武器,赋予它们用外部传感器网或通过网络连接的方法激发的能力.这种水雷的作战速度和机动灵活性必将带动世界新型水雷制造的另一次革命.外界普遍认为如果这种新一代智能型水雷被投放在台湾海峡服役,那么对中国海军的应变能力将是一次严峻的挑战.


相对于美国人的乐观,中国的海军作战力量反应尚算平静.皆因解放军对时下水雷的发展形势与敌人的优劣长短了解得比较透彻,心里面早有对策.水雷是盾还是矛,关键看战场操控者怎么去定义它的作用.


◆首先是因为解放军心里清楚自己的反水雷能力并没有西方国家想象的那么弱.据了解,中国海上扫雷的战法演练与技术储备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如何实现智慧型扫雷,解放军科研一线正以惊人的速度在突破瓶颈.目前由东海舰队技术骨干张建明设计定型的中国最新型扫雷舰在和智慧化程度极高的尖端水雷---某新型自航式战靶雷进行对抗演练时,创出了连续实战演习13次,次次成功,无一遗漏的奇迹.新战法新技术的应用,迅速提升解放军对高智能水雷“一剑封喉”的能力,打破了国外专家对该型水雷“谁也扫不动,谁也不敢扫”的历史性“定论”,被世界海军同行称为“不可思议的重大突破”。海军现代化进程也催生了一系列中国海上扫雷新思维:"战区同步磁场测试,联合编队合作扫雷","用特别处理过的导航诱导信号,让水雷长时间处于休眠状态","使用智能化水底机器人转移水雷攻击目标."实际上,再先进的设备也只是分析得越来越细,而最根本的决定还得靠人的判断.不迷信设备,重视方式方法是中国军人的一个要决.


◆其次是中国很早以前就体会到水雷具有隐蔽性好、不易发现、造价低廉、使用方便、爆破威力大、扫雷费用高等优点.受水下杂波、暗流等因素的影响,海上水雷探测和扫除的难度极大,一般扫雷工具对布设在大水深下的水雷基本无能为力;由于易布难扫,排除困难,水雷成了战争中经常使用的重要武器。1945年,美国用水雷封锁日本本土,重创日本舰船670艘,使其工业产值减少2/3,数百万人挨饿,史称“饥饿战役”。1950年,朝鲜在元山、仁川沿岸布放了3500多枚水雷,美国由250多艘舰艇组成的登陆编队及5万多名官兵被阻隔在登陆场外达8天之久。而航母战斗群舰艇数量多,吨位大,触雷概率要比单艘、小吨位舰艇高得多;所以,水雷在反航母作战行动中不可或缺,可以说是航母的一大克星。对于强调"三打三防"的解放军来说,水雷这种"防守就是最好进攻"的装甲利刃是阻拦美国航母编队接近台湾海域的最佳武器.


◆另外,台湾的水雷战力与扫雷能力均过于薄弱,难以对解放军构成威胁.台军虽然有和中国决战境外的野心,并且不惜重金从阿联酋买回方便布雷的袖珍潜艇,无奈现在库存的水雷绝大部分是美制淘汰品,性能落伍,稳定性不佳.加上美国很多型号的水雷生产线早已停产多年.所以零配件的供应很成问题,对台湾的日常操作使用造成极大困扰.早在50、60年代,台湾曾经设计过简易的水雷,如汽油桶式水雷、水泥墩式水雷等.80年代后期台湾迫于形势需要才开始自行设计新型水雷---万象(WanSheung)系列.WSM110型水雷为非触发沉底雷。该型雷呈圆柱状,为空投型水雷,布深为60米,以打击水面舰艇为主。其装药为TNT或HBX—3.WSM210型水雷也是一种非触发沉底雷,其外形酷似意大利的“曼塔”水雷,呈平顶锥形。该雷既可舰布,又可空投,以抗登陆打击登陆舰艇为主。该雷的最大底部直径为975毫米,高457毫米,总重220千克,装药140千克TNT或170千克HBX—3,水雷的最小布深为25米,最大布深100米。该雷采用磁声联合引信。80年代末推出了M89A2型磁性戚雷。


它是一种由蛙人使用,可附着在舰体上的小型水雷。该雷的直径为270毫米,厚度为140毫米,重6千克,使用水深6~25米,装TNT或C4炸药。使用时,它通过磁性吸附在钢壳船体上。拔出保险销,定时器自动计时,可在15~360分钟范围内设定起爆时间。水雷起爆后,可在15毫米厚的钢板上炸开直径1~5米的洞,破坏威力较大。台湾时至今日尚不具备有主动攻击能力的特种型水雷,战略反击能力欠缺,而且扫雷能力被广泛质疑.以台湾现有的扫雷舰队,碰上中国海军的水雷战术,恐怕也是自身难保。目前台湾能够正常服役的扫雷舰队中,4艘是建于1950年代经整装的美制远洋扫雷艇,4艘是1990年初向德国采购的猎雷舰,另外4艘是二战时期的美制扫雷舰,修修停停几近退役。以美国目前的扫雷资源来说,能否迅速有效地回应中国布下的“水雷阵”,恐怕很难说。“美国(距台海)最近的扫雷部队是两艘驻扎在日本长崎的扫雷艇,抵达台湾需花3天时间。至于美国主要的扫雷舰队,基地在得克萨斯州,至少得花上数周时间才有可能抵达台海参战。美国最有可能的选择是派扫雷直升机飞抵台湾,但到时若面对激烈的空中制空权争夺战,派去的排雷直升机有多少架能活着工作,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最后,解放军的水雷战力威力强大,只不过一直以来低调示人,引而不发.中国军备库里约有各型高性能水雷6万-7万枚。包括传统的锚雷、漂雷、沉雷和先进的自航水雷与火箭水雷。中国拥有的先进潜射自航水雷和火箭上浮水雷,可攻击中型规模的水面舰艇和潜艇.其中,中国的EM52型火箭上浮水雷的操作深度至少达到200公尺,性能卓著.海军现正发展一种杀伤力较低,但在军事行动中作用很大的“反直升机火箭上浮水雷”,可以摧毁在海面上低空飞行的扫雷直升机,换言之,台湾就算从美国购得12架“海龙”(MH-53)型扫雷直升机,也同样会面对中国新型水雷的攻击,这款水雷对投放拖曳声纳的反潜直升机亦具备摧毁能力。中国目前海上布雷手段多样灵活,几乎所有的潜艇都能携带水雷,虽然数量不多,但容易隐蔽,布雷精准。主力舷号为814的918级布雷舰,可运载多达300枚水雷进行战区拉网式布雷,埋雷范围广阔,作用效率高;空军水轰-5战术轰炸机,也可以执行远程紧急空投水雷的任务.解放军对美军的水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惧怕.中国的智囊团从伊拉克战争中发现美国的扫雷行动反应迟缓,为避水雷甚至不敢从科威特一侧海岸登陆,于是认识到美国扫雷技术的不足之处.同理,现在的伊朗核问题一直是布什政府急于解决的首要事务,但美国军事行动却畏手畏脚,理由就是一旦美国决定动用武力解决伊朗问题,那么位于波斯湾南部的世界石油运输生命线---霍尔木兹海峡,就极有可能受到伊朗海军水雷的封锁。美军为作好打伊朗的准备,需要时间尽快提高自己的反水雷作战能力.美国人比中国更头疼如何解决扫雷技术上的软肋.


中国内部近来也在讨论如何更有效地解决战时台湾海峡的水雷封锁.有一股意见认为,与其花大力气在扫雷上,不如早早干扰对手的布雷行动更为实际.战场上谁能占得先机谁就能把握主动.把敌人赶出布雷区,先于敌人在台湾岛周围布雷就能反客为主,打乱对方的军事布署.那么,解放军干扰敌方的目标定在哪个身上才能一击即中呢?台湾的布雷舰艇在战时肯定会成为DF导弹的第一波打击目标,生存率低.至于飞机布雷,刚才已经说了,在争夺制空权的交错空间,结果还未定就飞过去布雷只会是鸡蛋打水漂---有去无回.所以美台只剩下最后一种选择---潜艇布雷.中国海军需要重点防犯的就是敌人的潜艇在各个港口的破坏活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