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四十一章节 踏上争途投老爹

那士兵恭敬地说道:“来者自称赵少龙。”

“什么,是少龙来了?”还没有等军师许寻说话,李霸山便惊叫地站了起来。

许寻疑惑地问道:“赵少龙是何人?”在他的记忆之中,似乎没有什么名将谋士叫赵少龙这个名字的。

李霸山笑道:“他是我新认的义子,前些日子我让他没事情就来我这,想不到来的这么快。”

许寻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说道:“既然是主公的义子,那快传他进来。我也好看看,主公收的第三义子女本领如何!”

李霸山一直思考着如何能够一统天下,因此到现在都没有儿女,无奈下他只好寻找本领强者收为义子义女。在赵少龙之前,李霸山曾经收过一子一女,那义子原名孙广,后被李霸山赐姓李,现在叫作李广,乃是个虎将,武艺之强已经有李霸山六成的火候。可惜这义子有一嗜好,便是喜欢用鞭子毒打手底下的士兵。他的那些士兵畏惧李广的身份,只好有苦自己吃。

至于李霸山收的另一义女,便是他帐下三大军师之一,叫作李柔。她的原姓就是李字,因此也不用再赐姓李了。此女之谋略,就连许寻也是赞不绝口。李家内部人都知道,李霸山能够有现在这样的成绩,有四分之一归功于李柔。

此刻李霸山听得许寻之话,笑道:“此人的名头军师或许没听说过,但赵大龙的名头应该有所耳闻吧?”

“赵大龙?可是前不久盛传的江湖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赵大龙?他和你这义子有什么关系?”许寻吃惊地说道。要知道赵大龙独斗深渊魔蛇的光辉事迹早就已经在江湖上盛传,许多的人都称其拥有与江湖第一高手玄天老人匹敌的实力。

李霸山淡笑道:“军师或许不知道,那赵大龙正是在此子的身体之内,是个不确定爆发的因素。而此子本人,武功亦是进步神速,极为厉害。只是他不懂得谋略,即使能够有赵大龙的实力,充其量不过一武将罢了。”

“哦?鬼神一族的传人?那我倒要看看。”

许寻与李霸山一同出了外堂,此刻那士兵也引着赵少龙到了堂外。

“少龙啊,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相见了。来来来,老爹为你洗尘。”李霸山说完,便拉着赵少龙向外堂内走去,铁牛自然跟在了赵少龙的身后。

穿过了外堂,四人来到了走廊之上,正准备向内堂而去的时候,一声惨叫声传入了四人的耳中。

李霸山皱了皱眉头,带着赵少龙向声源处走去。跟在李霸山、赵少龙以及铁牛后面的军师许寻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当四人来到了声源处时,但见一名壮汉赤裸着上身,手中拿着皮鞭正在鞭打着一名士兵。那名士兵被绳子绑在了一株大树之下,身上到处都是血迹,其中的疼痛不足以用言语来表达。(想知道那士兵的疼痛以及当时的心情,你可以让人把你绑在树下,然后让他鞭打你。这种心情和疼痛我没有尝试过,所以也无法表达。)

“啪!”

那壮汉又一下鞭子打上去,这次可能鞭子因为负荷超过,直接断裂成了两截。

那壮汉吐了口唾沫,将断裂了的鞭子扔在了一旁的地上,重新又取来了个新的。赵少龙望着地面之上,刚刚被扔了的断裂鞭子旁,还有三四条断裂了的皮鞭在那‘躺’着。

李霸山望见那壮汉又准备用新的鞭子打上去,赶忙上前制止道:“广儿,还不住手。”

李广对他的义父李霸山非常地恭敬,听得李霸山的话语,便停止了鞭打的手,笑着说道:“老爹,你怎么来了,难道又有仗打了?”

李霸山摇了摇头,却并没有搭理李广,对身旁的许寻说道:“军师,你带他下去疗伤。”

“是,主公。”许寻答应了一声,上前解开了那士兵身上的绳子,扶着他下了去。

李广似乎对许寻也及为的恭敬,心中虽然有些不愿意,但也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待许寻扶着那受伤了的士兵离开,李霸山怒道:“广儿,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再鞭打手底下的士兵,你却一直都不听。”

李广嬉皮笑脸地说道:“老爹,被我打上一两下又没有什么,你放心好了,我下手有分寸,顶多就在床上躺个月余,出不了人命的。”

赵少龙听了李广的话,不由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顶多在床上躺个月余,出不了人命的’,这是什么伤势,既然要在床上躺个月余的时间才能够恢复。

“咦?他们是谁?难道是给我的两名新士兵?”这时,李广看见了李霸山身后的赵少龙,两眼放光的说道。现在他手下的士兵越来越少了,每次鞭打的都是这么几个人,今日见到了新面孔,如何不两眼放光。

赵少龙恐惧地望着李霸山,心中决定,如果李霸山把自己安排在眼前的壮汉的手下,那自己还不如离开。

李霸山自然知道任谁都不喜欢有个喜欢鞭打手下的上司,否决道:“他们不是给你的手下。准确来说,这位身份和你一样,都是我的义子,以后你们可要和睦相处啊!”李霸山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身后的赵少龙。

‘和睦相处?’赵少龙心中暗想道:“少见这位大哥的面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否则指不定哪天被他鞭打。”

“至于这一位,是少龙的随从。”李霸山并不清楚铁牛的名字什么的,就直接说是赵少龙的随从。

李霸山现在最想要的就是如何破了晋阳东境,便不再逗留,说道:“广儿,我们要商议军事,你可不要再鞭打手下将士了啊!现在你去把许军师叫到内堂来。”

李霸山说完,便带着赵少龙和铁牛向内堂走去。

李广心想反正刚刚鞭打了一通,现在神轻气爽,答应了一声,直接去叫许寻去了。

到了内堂,李广坐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说道:“坐。”

赵少龙可不是喜欢拖泥带水的人,直接便坐了上去。铁牛也很自觉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片刻之后,许寻走了进来,他身后还带了个人。李霸山并没有问身后何人,而是率先问道:“那名士兵怎么样了?”

许寻摇了摇头,说道:“全身上下都是鞭子的印子,恐怕被打了很多次了,想完全康复需要月余的时间。”

李霸山叹了口气,说道:“广儿手下的士兵越来越少了,再这样下去,他必定会去鞭打其他人的手下,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许寻说道:“主公,先不谈这些,陈兵正有紧急军情要禀告。”这陈兵乃是李霸山早年安排在晋阳东境的奸细,看来此刻有紧急军情了。

李霸山这才转头看向了许寻身后的那人,说道:“陈兵请讲。”

陈兵禀报道:“朝廷方得知主公要攻打晋阳东境,便命师世龙带兵二万前来支援。师世龙暗中令晋阳东境守将朱康伏兵于东城门口,只待主公挥军攻城之时,大开城门,趁主公军马愣神之迹,直接取主公而来。朱康已照师世龙之计行事,主公此行应万分小心!”

李霸山背生冷寒,心有余悸地说道:“若无陈兵,恐怕我挥军攻打之日便是丧命之时!此地不得久留,陈兵你速速回去,以免朱康心疑。”

陈兵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那我这便告辞了。”行了一礼,匆匆而去。

李霸山问向了许寻:“军师,此如该当如何处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