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节 道家至宝玄阴劲


师世龙站立在战船之上,运功双目观望着远方。


此时天才微亮,朦胧之间还下着细雨,在七艘战船上警视灯的照耀下,发现前方有一条小舟正在荡漾。


“报告二公子,小舟上已经没有人了,看来钦犯已经弃舟离去了。”一名士兵来到了年纪大约二十有四的师世龙身边报告。


师世龙身形高瘦,脸容古板,神色冷漠,一对眼神深邃难测,让人琢磨不透他武功的身浅。


“二公子,现在该怎么办?皇上指名了要王兰,但现在我们却失去了她的下落。”站在师世龙后侧的心腹手下张阔恭敬地说道。


师世龙嘴角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淡淡地说道:“放心好了,她中了我爹的家传绝学‘催心掌’,逃不了多远,必定躲到了距离此处最近的桂阳城。按照现在的行军速度,天亮便可抵达桂阳,到时候命令桂阳守将王须封锁城池,必定可以找到她。”


张阔陪笑道:“皇上想要道家的镇道之宝玄阴劲修炼长生不老之法,呵呵,这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不老吗?能活过百年就谢天谢地了。”


师世龙望了眼张阔,随意地说道:“这世界上长生不老之法尚且不能确定,但武功道术通玄者,活上个一、两百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战船行驶不一会儿,就抵达了桂阳城池。果真如师世龙所说的一般,阳光刚刚照射到船头,所有的官员将领都已经站在港口等待他们的命令了。


在岸边的师世龙对着心腹张阔传话道:“传令下去,所有人马封锁四城,不得放跑了一个人,直到抓住王兰为止。”


“是。”张阔领命下去吩咐跟随而来的七百士兵。


此时师世龙望着桂阳城池,身上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


这些年来,随着他家中的实力越来越大,以及他对家传武学上的研究,已经罕有人能够同他交手了。


现在这机会终于来到,又怎么不让他的血液开始沸腾?王兰的武学出自道派第一高手玄天教教主玄天老人亲传二十余年,再加上她天资聪颖,自身又修炼了十余年,此刻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虽然皇帝下旨要她道家的玄阴劲,不过被她一口回绝了。为此让当今皇帝极为不满,便秘密下令通缉王兰,务必将玄阴劲取得。


在师家家族族长师破天的率领下,王兰依照着她那强大的道法以及高深的武功,强行闯出了包围圈。不过就在她准备逃跑的时候,被师破天以家传绝学‘催心掌’震伤,负伤逃离,因此师破天便命令他的二儿子师世龙前来捉拿。


此刻在一家荒废的寺庙之内,一位美貌的少妇正盘膝运功治疗着自己的伤势。正在这时,心中忽然出现警兆,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疗伤。正沉吟间,一声干咳来自寺庙之外。


那少妇将运气的内息打住,脑际闪过无数的念头,最后叹了口气,一把比仙籁还好听的声音从那少妇的樱唇吐了出来:“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呵呵,想不到你真的在这,王兰。”师世龙举着雨伞走入了庙宇之内,将手中的雨伞扔到了一旁,对着仍然盘膝而坐的王兰说道,“怎么,不起来欢迎一下老朋友吗?”


王兰并不为他的话所动,依旧盘膝坐在蒲团之上,淡淡地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师家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高手。师兄,你不去讨好皇上,一直追踪我做什么?”(这儿师兄的师字指的是师世龙的姓氏,请大家不要误会。)


师世龙双手负于背后,溜目四周,最后才落在王兰那美艳的脸上,叹道:“还不是你害人不浅,皇上既然想要玄阴劲来修炼长生不老之法,你应当感到荣幸交出才对。若现在肯改变主意交出玄阴劲,那岂不皆大欢喜。”


王兰心念电转,但表面却是好整以暇,随意地说道:“玄阴劲乃我道家镇道之宝,若无此宝物,二十年一度的道魔大会我们又如何压制住魔域,还请师兄回去告诉皇上,就说小女子心领了。”


师世龙瞧着王兰,略带怒气地说道:“王兰,修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莫要我动手。”


若是未曾受伤的王兰,武功上仍然略胜师世龙一小截,自然不会畏惧于他。但此刻王兰为师破天所伤,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匹敌不过师世龙十招。


王兰皱着眉头说道:“在下软硬不吃,若师兄要动手,那就只有玉石俱焚,那时师兄岂不没法子向皇上交差?”


师世龙听她那威胁的语气,脸色微变。就在这心神略分的刹那间,王兰手掌一翻,一颗犹如夜明珠大小,闪烁着阴森汗气的宝物出现在了手中,一道阴森的气劲从宝物之中发出,隔空向师世龙袭来。


师世龙望见那夜明珠大小的宝物,惊叫道:“玄阴劲!”赶忙急推双掌,与那隔空气劲对拼。


“蓬!”


两股气动交击,形成了旋转的旋涡,在王兰与师世龙的中间四处激荡。地面的灰尘卷起,在烟尘弥漫的空气之中,根本就张不开双眼。


双眼无法睁开,师世龙立即聚功于双耳,倾听着寺庙的一举一动。


破空之声响起,在烟尘弥漫之中,师世龙右掌抵挡在胸前,左掌瞬间抓出,想要制服住攻击而来的王兰。


但天不从愿,师世龙抵挡在胸前的右掌握住了攻击而来的东西,那是——碎银。自然了,瞬间抓出的左掌也是掏了个空。


等到烟尘散去之时,王兰已经不在寺庙之内。原来先前王兰依靠着两股力量相交所产生旋涡从而卷起地面的灰尘,依靠着灰尘迷惑住师世龙的双眼,再以暗器手法扔出碎银,便立即远遁。


桂阳城西一个废弃的庄园,因为长时间没有修理的缘故,再加上风吹雨蚀、蚁蛀虫啃下而颓败倾塌。在乱石之下,有着一间小小的石屋,勉强可以作为栖息之所。


在石屋之内,一把带有童音的声音说道:“漂亮大婶,醒醒,漂亮大婶,醒醒啊!”这说话的是住宿在这石屋内的小乞丐,叫作赵少龙。他的父母家人早被坏人陷害,死于狱中,变成了无人照顾的孤儿。


黑暗之中,石床之上的那人呻吟了一声,无力地说道:“这是哪?阎王殿吗?”听到那呻吟之声,便知道是名女子,而且是受了重伤的女子。


那女子正是先前在寺庙之内与师世龙动手过招的王兰,她利用灰尘迷眼的手法逃离了寺庙。原本就受了伤的她,即使有玄阴劲的帮助,但又怎么支持得住师世龙的推掌?跑到这废弃的庄园附近便再也支持不住,晕倒了过去。


“漂亮大婶,放心好了,你服用了我祖传的密药,已经没有大碍了。”先前那略带童音的赵少龙说道。


王兰初时以为自己来到了传说中的阎王殿,因此并不怎么害怕。此刻发觉自己尚在人世间,而身边还有个全身破烂的小乞丐。王兰起身相谢道:“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


赵少龙摇手笑道:“没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阻止了王兰拍下去的行动,只听石屋上方有人说道:“喂,赵兄弟,快出来,九哥我有事情问你。”


“漂亮大婶,你看……”赵少龙问向了在他石床之上的王兰,再怎么说她现在在自己的家中,万一有什么流言蜚语的,可对她的名誉有损。


王兰知道现在师世龙必定还在桂阳城寻找着自己,现在自己受了重伤,不要说对付师世龙,即使是普通的官差自己也对付不了。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如先呆在这养伤,等伤好再作打算。


王兰爬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去吧!”


赵少龙点头说道:“好,我去应付外面的官差,你好好休息。”

本文内容于 2007-11-25 10:10:34 被xzh002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