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三章丛林之王 第十六节啃不动的王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天刚亮鬼子的阵地上冒起青烟,显然这是鬼子在做早饭,狙击排经过一晚上的行军已经埋伏到鬼子的身后,狙击排全装备了加兰德狙击步枪,比手动的M1903射速要快许多,所有人都等着开火的命令,这次向缅甸纵深进攻的张学义习惯了当指挥官,个人物品全是几个勤务兵背着,长枪也不背着,身上除了手表、打火机、望远镜、手枪就是信号枪,他也不参加一线战斗,索性连钢盔都不戴。

张学义开鬼子陆续起床排队打饭,他感觉这时候可以打了,他拿出信号弹枪对着空中打出一发红色信号弹,三十来个狙击手等的就是这个信号,半自动步枪几乎同时开火,一排子弹落在队列之中,端着饭盒的鬼子还没弄清楚那里开火就被送回老家去。

山地步兵团的漫长的行军队列里,加强迫击炮连走全团比较靠前的位置,把几个步兵营远远的扔在后边,各连都有自己迫击炮,炮连也不用为他们担心,他们只需要紧紧跟紧了长官就可以,长官只带三十来人居然跑到全团的最前边,把三个营排成一字长蛇大阵,步兵连分成排守住许多要点,全负责补给线的安全,只有各直属连跟随长官前进。

在团部直属狙击排忽然开火的时候炮连也在三公里外看到鬼子的封锁阵地,再往里就是一一二团的阵地,炮连见主将身处一线随时可能被包围,连长立即指挥迫击炮猛烈轰击狙击排阵地前一公里的鬼子阵地,这下战斗十分热闹,鬼子躲进战壕里遭到迫击炮的轰炸,迫击炮是专对付战壕的,从战壕里出来又遭到狙击步枪的迎面痛击,张学义趴在地上看着热闹,他看看身后的迫击炮阵地,心想还是武器好使点仗好打,这么带劲的迫击炮要是十年前就有,而且要是弹药管够的用,自己早把鬼子从中国打走了,鬼子的命再硬也没炮弹硬,鬼子再能生再能养,也不会比造炮弹的速度快吧?看来国家的工业太重要,就因为武器不好使抗战十几年死了多少人呢?

侦察连伤亡不少但是也补充了不少人,各营的侦察排也都尽量补充到侦察连里,等侦察连跑到张学义身后,还没等张学义问呢,侦察连长问:“长官,炮已经把这炸开这么大的缺口,我打算把机枪和狙击组全留在阵地上,跟狙击排一起保护您,我们冲进去看看三十八师的状况,然后向您报告。”

张学义笑了一下,“你在这指挥所有人马,机枪手和狙击手全留在这里,拿自动武器的和半自动步枪的侦察兵随我来。”

张学义说完拿过一支M1冲锋枪就往出跑,侦察连这下可急了,生怕长官出意外,拿M1半自动步枪的兵和所有的冲锋枪射手全跟着张学义跑了出来,一群人边打边跑就从迫击炮轰炸过的地方跑了过去,脚下到处是鬼子的尸体,狙击排的信号兵早就给炮连打了旗语,迫击炮连的火力一分为二轰炸鬼子防线的缺口两边,掩护着侦察连一口气就冲到过去,狙击排也向前移动几百米守住了缺口。


半自动步枪急促的枪声在混在M1冲锋枪的枪声里格外明显,包围圈内的国军顿时振作起来,他们知道这是自己人来了,说不定还是美军来支援呢,众人提起精神就看着阵地外。

一群穿着远征军制服的士兵端着美式武器,张学义打完子弹边换子弹就跳进战壕,三十八师是王牌师,许多基层军官参加过一次缅甸战役,众人的目光落在佩带上将军衔的张学义身上。

“长官,您带了多少援兵?”一名连副走过来问。

“我只有一个团,三个营全守补给线去,只带一个连杀进来看看大家,因为种种原因我在第一次入缅作战里没见过各位,但是三十八师的名声我可知道,税警团的老底子,战斗力格外强,你们守的不错呀,一个团跟一个联队相持这么久,不容易呀。”张学义坐在战壕里喘着气,侦察连守在战壕里警戒。

“长官为什么您带一个团能在丛林里自由的行动,我们不能呢,难道您一路之上没遇到过鬼子的守军?第十八师团可全在附近呢。”团里的参谋有点不明白。

张学义笑了笑,“我干倒一个联队就来了,因为我的团配足了迫击炮,所到之处拿火力往平炸,鬼子有多少脑袋挨炮弹呢?你们这么被动就因为没带团属迫击炮吧?”

“啊?您是那个军校毕业的呢?”参谋好奇的问。

“我没上过军校,也是初中学历,不如你们师长军长呀。”张学义坐在阵地上看了一会,感觉此团的战斗力还是不错,士兵脸上没有迷茫和惊慌,看来他们也没把鬼子放在心上。

“长官,您是张学义吧,我们听说您多次进入缅甸,来这里不是一回两回,至少进来四五次都能全身而退,您真不愧为是丛林之王呀?”参谋发出赞叹,张学义一摆手说:“别捧我,我这人一被夸奖连路都不会走,小心我带人呆在你们这混饭吃。”

一一二团的官兵听了都被逗笑了,张学义命令手下:“留一些弹药给他们,把急救包和干粮罐头都给他们留下,我们轻装回阵地,三十八师是王牌,我们不用帮他们守阵地。”

侦察连的救护兵把药品留下,其他人按长官的命令把自己的吃的给了一一二团,随后侦察连离开阵地跑回自己的阵地之上。

此时迫击炮连已经把所有的弹药全部打光,鬼子的反击炮火越来越强,迫击炮连害怕鬼子的野战炮轰炸全溜进丛林隐蔽,鬼子的军官用炮队镜仔细观察,迫击炮连的阵地上全剩下空弹药箱,打黑枪的狙击排扔出大量的烟雾手榴弹掩护全队撤离,鬼子的炮兵没地方撒气,只好用山炮野炮榴弹炮使劲轰炸一一二团的阵地,张学义带着人早跑远了。


张学义跑到了第五十五联队的身后,联队随后立即向第十八师团报告,师团长田中新一得到报告,在指挥所里的天中新一有点坐不住了,他不知道另一队国军来此做什么,他们没跟一一二团联合起来守阵地,这到底是做什么呢?他打电话问第十五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也,“长官,支那军援兵靠近我师团,现在不知敌军动向,您看我是否要抽调部队对付援兵?”

牟田口廉也拿着电话沉思了一下,“你附近有一支被击溃的联队,那些残兵败将不至于饭桶到连一支小部队也对付不了,千万不要松动包围圈,过去歼灭支那军一个军一个军团都是如此容易,现在歼灭一个团居然要用一个月,你可不要前功尽弃呀,身后的两个联队足以维持防线,你尽力去对付敌三十八师。”

“明白,长官,我立即命令后方部队提高警惕。”田中新一决定遵守军部的命令,他挂上电话又直接跟第五十五联队通电话。

藤井小五郎大佐刚才指挥炮兵打了一顿,出了出心中的闷气,他拿起电话立即立正站好,“阁下,有何吩咐?”

田中新一拿着电话说:“不要打飘忽不定的支那援军,全力夺取支那守军的阵地,一定要尽快拿下,战斗都拖延了一个月,我不知道你这个联队长怎么当的,如果你不能胜任,军部的参谋不用向大本营报告,你的前途可就完了。”

藤井小五郎知道战事久拖不决对自己前途不利,他决心打不死支那军就自杀谢罪,绝对不能被撤职送到军事法庭受辱,“长官,我明白我该做什么,请您放心,我这就上前线。”

第五十五联队的兵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现在全靠炮兵帮助才勉强包围敌军,四比一的兵力优势在消耗中变成二比一,现在接近一比一。

第五十六联队在五十五联队身后构筑了绵长的防线,就是为了防止五十五联队崩溃,可第二道防线内的鬼子怎么也想不到国军有杀到自己的面前,第一一四联队是鬼子第十八师团的第三道防线,他们也负担保卫师团指挥所,田中新一认为有三道防线足以把国军三十八师消耗光,远征军就新二十二师和新三十八师,他不信自己连一个师都打不过,他认为只要弹药和补充兵可以保证不停的补充,绝对可以消灭新一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