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叶天涯下课后正准备给星夜打电话,突然一个黑衣大汉走了上来拦住他道:“请问你是叶天涯同学吗?”


叶天涯一愣,迟疑了一下才道:“我是,有什么事吗?”他感到了这个黑衣人身上的气息不弱。


“是这样的,有个人想见你,她叫倩儿,你的网友。你有时间吗?”黑衣人古板地说道。


倩儿?!叶天涯一愣,倩儿是怎么样认识自己的呢,出于好奇叶天涯点头说了有时间,他也想去认识一下这个叫倩儿的女孩。叶天涯一边跟着黑衣人向校外走,说走就走,叶天涯也不用通知星夜了,因为星夜最近被她母亲安排了什么交际学习,最近都很少与叶天涯在一起了,叶天涯虽然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想到星夜以后的发展需要,也不能因为一已之私,毁了她的大好前程。


黑衣人停在了一辆红旗轿车前,拉来了后面的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叶天涯坐进去之后,才发现后座上坐着一个清纯得不压于星夜,甚至比星夜还要纯一点的女孩,一身淡紫色的毛衣,下身上同色的长裙,长长的头发静静地披在背上,看到叶天涯坐进来看着自己发愣,女孩笑了笑道:“你好,叶天涯,我叫南宫倩儿,也就是网上的那个倩儿。”


“你,,,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可,,你怎么知道我的呢?”叶天涯惊讶地问道。这时车开动了,南宫倩儿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好像忘记了你给我说过你的长跑得第一的事吧,我可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哦”


叶天涯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先给倩儿说过自己要参加五千米长跑,然后跑完了又给她说自己是拿每一的那个,女孩自然知道了自己就是她的那个网友了。


“你是要带我去哪儿?”叶天涯不解地看着外面的景物倒退,问南宫倩儿道。


南宫倩儿笑道:“去我家,我们可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哦,我请你去我家参加我的一个PARTY,你不会拒绝我吧。”


叶天涯信以为真,尴尬地道:“可我什么也没有准备,会不会太唐突了?”


南宫倩儿笑道:“没关系,是我来找你的嘛,只要你人到了我就高兴了。”


叶天涯不疑有他,直到进了别墅的大门的时候,才发现不太对劲,因为他发现别墅的四周都有不少像前面那个黑衣司机一样高身手的人隐在暗处。叶天涯不动声色地戒备了起来。跟着南宫倩儿下了车,进别墅,


“高手!”叶天涯在进入别墅后,看到正在一起喝茶的两个老人中,靠左边的一个精神矍烁的老人时,心里打了个突,这个老人身边好大的气场,是叶天涯所见过的人中,最厉害的一个了。比夜枭等人要强上一个等级。两个老人正惊讶地看向自己。


看到冷清的客厅,叶天涯知道不是什么Party,于是回头看向南宫倩儿,冷笑道:“面宫小姐,请天涯来这里,不是真参加Party吧,有什么事,请说吧。”


南宫倩儿看到叶天涯语气变冷,忙解释道:“对不起,我是骗了你,可是我没有恶意,是韩爷爷想要见你,所以,我才不得以用这个方法请你来。”


“你好,影子”坐在那个高手老人对面的老人向叶天涯打招呼的称呼让叶天涯大惊,叶天涯始终阅历太少,就是那么一惊的表情,就让韩老确认了眼前这个白衣少看就是影子。


“老人家,你可能认错人了吧,我不叫影子,我叫叶天涯。”叶天涯恢复过来忙狡辩道。


这时叶天涯身后的南宫倩儿笑了起来道:“你就别否认了,别人不知道你叫影子,我却是知道的,你不觉得你大战日本黑客后匆匆改了网名有点欲盖弥彰吗?还有,你刚才听到影子这个称呼时吓成那样子,不会是装的吧,另外,,,嘿嘿,我在你的电脑里发现了几个那天你使用过的攻击程序,狡辩也没有用的。”


“不可能,你还没有本事入侵我的电脑里盗取程序,,,,,”叶天涯条件反射地道。可还没有说完,他就发现自己中计了,这完全是不打自招了,叹了口气,道:“你们赢了,想怎么样,说吧。”


身后的蓝宫倩儿笑道:“其实我真的没有盗取到你的资料,呵呵,这可不是我逼你承认的哦。”说完他笑着向老人道:“韩爷爷,我的任务完成了,影子我已经给你找来了,记得你答应过我让我参加联合特训的哦。”


老人向她笑了笑才向叶天涯笑道:“小伙子,别担心,我们没有恶意,我是负责分管国家国内安全的副总理,我姓韩,我今天请你来,是要谢谢你上次给国家援手的。如果不是你,国家将损失巨大,过来坐吧,我们慢慢聊。”


叶天涯并没有走过去,而是冷冷地道:“谢谢?可是我正准备向J国的交通,行政系统下手好好教训他们的时候,国内却有几十人反过来调查我,这就是你们的谢谢吗?作为一个中国人,做这些事是应该的,不用谢谢,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叶天涯说着就要往外走。韩老忙叫住他道:“等等,小伙子,我想这里面有些误会,调查你其实也没有恶意,只是想找到你后好请你出来为国家尽一份中国人该尽的责任,另个也是想在国家再遇到同类事件的情况下,能及时找到你请你出手帮忙,这也是我今天请你来的目的,”


叶天涯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老人,他说的话也都句句在理,叶天涯盯着他的眼睛,发现眼中很清澈真诚。没有一丝杂质。转念一想,这个老人可是为国家安全呕心沥血的大人物,怎么说自己也得给人家的面子。于是道:“没问题,只要再有这种情况,我愿意为国家略尽绵力,不过希望老人家不要将我是影子的消息泄露出去,不然我有麻烦,可能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这事韩老自然理会得通,忙道:“你放心,这事只有我,还有南宫祖孙俩知道,我保证不会将之泄露给不该知道的人知道。”


叶天涯点了点头道:“那就谢谢韩老了,没事我请告辞了。”叶天涯再次告辞。语气也平和了不少。


“留下来喝杯茶吃了晚饭再走吧。”那个高手老人挽留道。


叶天涯摇头道:“不叨扰了,我还有事,再见”


“可,我如果有事怎么找你呢?”韩老看着叶天涯向外走了,忙问道。


叶天涯冷冷地看了南宫倩儿一眼,道:“南宫小姐能知道我这么多东西,我想也知道怎么找我的吧”说完说往外走。


“喂,喂,等等我!我开车送你”南宫倩儿跑着跟了上来,叶天涯冷冷地道:“不用了,南宫小姐,我自己知道回去的路。”


“喂,叶天涯,你也太小气了吧,这就生气了啊,我知道我骗你是不对,可我也是不得已的嘛,不这样你能来吗,如果我一开始就挑明了你也不会跟我来了是不是?求你了,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们不是无话不说的朋友吗?”南宫倩儿一边跟出来一边告饶道。


“可是好像朋友却用我来作了交易的砝码了,不是吗?”叶天涯想起南宫倩儿以自己来与那个老人交易什么联合特训就生气。


“对不起嘛,以后我决不这么做了,你听我说嘛,你先上车,我送你回去,再给你说,你总得听听我的解释吧,如果我的解释不能让你原谅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南宫倩儿的最后一句话让叶天涯坐进了她的车里。两人坐在后座上,南宫倩儿幽幽道:“我知道我这么做很伤你的心,我郑重的向你道歉,记得我给你说过,我也是个孤儿,我只有个爷爷,爸爸和妈妈都在一次韩爷爷遇刺的时候保护他而遭遇不幸了,因此韩爷爷觉得亏欠了我太多,从来就不要我去犯险。可是,我们南宫世家的人决不能做懦夫,不能输给另外的三大世家,虽然我家现在除了老迈的爷爷就我一个人了。我也要证明南宫世家的人不是废物。还有几天学校就要选人去参加军队和学校联合的特别训练,这个训练很苦也相当危险,所以韩爷爷不让我去参加,而司马,欧阳,慕容三大家都有人要参加,我不想输,所以,我一定要参加,不得以,我才以你作为交换条件与韩爷爷做交易的。请你原谅我。”


叶天涯不知道南宫倩儿柔弱的外表下还有这么坚强的一颗心,不由心里感动,侧头看向她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还有这么些事情,我不该怪你的。”


南宫倩儿听了高兴起来,道:“真的吗,你不怪我了?太好了,谢谢你,影,,,,不,叶天涯。”


叶天涯听她差点叫出了影子这个名称来,不由看了看前面开车的大汉。由于心下好奇,问道:“对了,四大世家都要参加特训吗?为什么呢?”


南宫倩儿幽幽道:“四大世家都是古武学世家,与政府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常常为国家出力,而国家也为四大世家培养人才,我爸爸妈妈就是在为国家出力中不幸的,每年只要四大世家有人参加特训,军方都会在华夏大学里选出一些品学兼优的学生一起参加这个特训。也为华夏培养出一些优秀人才。今年可能在这几天就要选人了,反正我是去定了的。”


“怎么个选法呢?”叶天涯问道。


“品学兼优,从每一届的新生中选,但讲求的是自愿原则,因为可能存在生命危险,所以要签生死状,在训练中丧生不追究法律责任。”南宫倩儿娓娓而谈。道:“正因为如此,一般没有普通学生参加,所以只要四大世家没人参加特训的话,一般都举行不起这样的特训的。”


叶天涯点头表示理解。车到校门口,他下了车回头向南宫倩儿道了再见才独自进食堂吃晚饭。他不是真的有事,而是不想在那里与两个老人掺和,加上当时很生南宫倩儿的气,只好回来吃食堂里的粗茶淡饭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也比林城监狱里的饭好上几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