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刺苏俄领导人花样多 刺客多被以精神失常脱罪

行刺苏俄领导人花样多 刺客多被以精神失常脱罪




上个月,在俄总统普京出访伊朗前夕,曾有人放出要暗杀他的风声。但是普京没有打退堂鼓,如期访伊,并且全身而返。事实上,苏俄不少高层领导都曾遭遇过暗杀。


少校上屋顶暗杀叶利钦


1993年1月,俄军基建工程营的少校伊万·基斯洛夫曾策划刺杀叶利钦,原因是他无法原谅后者使苏联分裂。莫斯科军区军事法院现已同意向记者们开放相关资料,而在叶利钦时期这宗暗杀事件一直秘而不宣。


这位来自俄远东的少校的时运实在不济。他从哈巴罗夫斯克带了两枚炸弹,装在了口袋里,但后来不巧被雨淋湿,炸药受潮了。开始时,他在总统府大门口等“猎物”出现,但叶利钦一直没有现身。后来他想出一招:在总统府的屋顶上蹲守。于是便扮成一个扫院子的清洁工,爬上了房顶。他想,一旦总统车队出现,就纵身而下,行刺叶利钦。可是这位少校忽视了一点:清洁工是根本不会上总统府的房顶的……


当年的法院卷宗中记录了莫斯科卫戍区军事法官如下的一段话:“伊万·基斯洛夫来莫斯科只有一个目的——刺杀总统。我们曾经直截了当地问他:是不是患有精神疾病?他回答说,作为一名军人,他不可能有病,心理状况也很正常。”但是,法庭最终宣判基斯洛夫患有心理疾病,不具备完全行为能力。基斯洛夫因此被无罪释放。


钳工手持火枪行刺戈氏


苏联时期,11月7日“十月革命节”是全国的盛大节日,这一天莫斯科照例进入最高战备状态。可在1990年的那一天,在节日庆典现场,竟然发生了一起针对当时的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刺杀事件!


当时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红场上,戈尔巴乔夫忙着向劳动人民致节日问候,没有觉察到一名手持双筒火枪的男子迎面闯了过来。就在这一刻,守卫在旁边的上士梅里尼科夫眼疾手快,及时挡开了火枪,子弹擦着戈尔巴乔夫身体飞过。此时,身穿制服的军警一拥而上,将刺客摁倒在地。


刺客名叫亚历山大·什莫诺夫,是圣彼得堡市的一名钳工。有关他暗杀戈尔巴乔夫的材料多年后才得以曝光。他在受审讯时交代了自己如何制作更大威力的弹药,行刺用的火枪是德国的高级货,花了900卢布买到的。行动之前,他还做了精心伪装,特意穿上了高领夹克和齐脚外套,贴了假胡子,戴了假发。还在裤子口袋里留了一份遗书。


17年后的今天,什莫诺夫已获自由身,他还住在圣彼得堡一个工厂小区的公共宿舍里。对于当年的“壮举”,什莫诺夫回忆起来仍是津津乐道。


其实,早在1988年,就有人曾想暗杀戈尔巴乔夫。当时负责苏共政治局安保的克格勃第9局第一处接到情报,称一名外国记者准备在里根访问莫斯科时对两国总统行刺。而报名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数以千计。经过仔细排查,最终确定那名记者来自南美,且已是癌病晚期。由于发现及时,这名记者随后被遣送回国了。


勃氏遇刺差点被直播


那是在1969年,正值苏联载人航天飞行的起步阶段。一次,勃列日涅夫亲自去莫斯科伏努科沃机场迎接刚完成航天任务的宇航员。载着总书记和宇航员的车队穿越莫斯科城区,驶向克里姆林宫。国家电视台对全国进行实况直播。正当车队驶过勃罗维茨门的时候,勃列日涅夫车队突然遭恐怖分子袭击,直播被迫中止!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苏联克格勃的摄像机记录得一清二楚:当时头车已经进入克里姆林宫,车里的宇航员们刚一扭头,就看见一名身着警服的男子向尾随的轿车一阵射击……


一个小时后,电视台恢复了直播。但是那次暗杀事件的真相25年后才被披露出来。恐怖分子名叫维克多·伊利因。


伊利因至今回忆起行刺的那一刻时,还感觉一切都历历在目:“事情的发生就用了五六秒。所有的动作都是下意识的,脑子好像突然不转了,就像个机器人。”茶色车窗后面坐着的究竟是谁,伊利因压根就看不见!他只是机械地扣动了扳机。当司机被击中后,轿车停下了。但是他仍然继续开枪,总共射出了14发子弹。


只是到了第二天,伊利因才得知,勃列日涅夫坐的是另外一辆车,而他打伤的是一名克格勃上校。苏联著名宇航员列昂诺夫也差点被他击毙。伊利因本人由于暗杀事件受到强烈刺激,此后在精神病院度过了20年光阴。他的病被治愈后,勃列日涅夫也已经过世。他便被释放了。


赫鲁晓夫遭“格式”暗杀


格鲁吉亚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叫巴戈达德的小村庄,但是提起在这里居住的“头号恐怖分子”——老雕塑家阿卡基亚·姆迪纳拉泽,却是无人不晓。1960年,他曾主谋刺杀赫鲁晓夫,刺杀原因是“听说他讲了很多侮辱格鲁吉亚的话,而且打算要将格鲁吉亚人移民!”


密谋行刺的除姆迪纳拉泽外,还有他的3个同谋。这4个血气方刚的小伙把电影《条顿之剑》看了无数遍,决定借鉴影片中的“声东击西”袭击法:首先在人群右侧引爆炸弹,将警卫人员吸引过去之后,从左侧向赫鲁晓夫发起袭击。


这是地道的格鲁吉亚式的暗杀方法。炸弹被藏在了酒坛子里。“这种酒坛子是我们民族所特有的,坛子底部铺了一层黏土。”姆迪纳拉泽说:“我取出黏土,放上了炸药。”


他们的暗杀阴谋于1960年12月暴露,此时距赫鲁晓夫访问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还有5个月时间。“我至今不知道,是谁出卖了我们。”姆迪纳拉泽说。


法庭甚至无法拿“精神失常”来替他们开脱罪名——事实很明显:他们是很有思想的罪犯,所以对他们进行了严厉的处罚。今天,老姆迪纳拉泽端着茶杯追忆往事时,已是“一笑泯恩仇”了:“为勃列日涅夫干杯!是他将我们4个人从大牢里解放出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